热搜: 因果  八正道  如来藏    楞严经  观世音菩萨  烧纸  明心  五戒  成佛之道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8-07-21   浏览:439   回复:0

八正道义理

一、 断除贪瞋痴三种根本烦恼,最好的方法就是实践八正道。
《杂阿含经》卷二十八第七八三经:“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尔时,尊者阿难亦在彼住。有异婆罗门来诣尊者阿难所,与尊者阿难共相问讯慰劳。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白尊者阿难:‘欲有所问,宁有闲暇为记说不?’阿难答言:‘随汝所问,知者当答。’婆罗门问:‘尊者阿难!何故于沙门瞿昙所出家修梵行?’阿难答言:‘婆罗门!为断故。’复问:‘断何等?’答言:‘贪欲断、瞋恚、愚痴断。’又问:‘阿难!有道有迹,能断贪欲、瞋恚、愚痴耶?’阿难答言:‘有,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婆罗门言:‘阿难!贤哉之道!贤哉之迹!修习多修习,能断斯等贪欲、恚、痴。’尊者阿难说是法时,彼婆罗门闻其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
语译如下:“一时,佛世尊住在拘睒弥国的瞿师罗园。那个时候,尊者阿难也住在那里。有一个外道婆罗门来面见阿难尊者,与阿难尊者互相问讯慰劳。问讯慰劳之后,就退坐一面,向阿难尊者请问:‘我想要向尊者请法,不知道尊者有没有时间为我说明?’阿难回答说:‘随您所问,如果知道的话,一定如实回答。’婆罗门问:‘尊者阿难!您是什么缘故而在沙门瞿昙所出家修梵行呢?’阿难回答说:‘婆罗门啊!我是为了断的缘故,而出家修梵行的。’又问:‘是要断什么呢?’阿难回答说:‘是要断贪欲,也要断瞋恚和愚痴。’婆罗门又问:‘阿难!有什么方法能断贪欲、瞋恚、愚痴呢?’阿难回答说:‘有,这个方法就称为八圣道,即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婆罗门说:‘阿难啊!这是贤圣之道、贤圣之迹呀!如果能够修习再修习,就能够断除贪欲、瞋恚和愚痴。’尊者阿难说这个法时,那个婆罗门听闻之后,非常欢喜,并随喜尊者所说,从座位起身而去。”
此段经文的意思,是佛世尊最亲近的多闻弟子阿难尊者,对婆罗门的质疑所作的解答。主要是在说明,断除贪瞋痴三种根本烦恼,最好的方法就是实践八正道。总合而言,八正道大部分都是有关道德行为的规条,可见声闻法所要对治的是众生自私的自我观念,而贪、瞋、痴等恶心所,都是由于错误的我见我执而引发。佛法说“无我”,虽有各种不同之层次差别,但最简单的无我概念——五蕴十八界皆因缘所生,无有真实之我存在——也不是单纯的知识所能对治得了,必须有长期的闻熏正知见,确实观行、思维,加上具体的行为实践,在历境对缘中汰换染污识种,进而净化身心,如此才能转化成真实的受用。所以佛所说的八正道,就充分显示出佛法真正的实践特质。
二、 世间八正道
佛世尊所开示的八正道,包含世间八正道和出世间八正道。
世间八正道中,正见者,谓信布施、不犯戒、行十善、供养佛菩萨、礼沙门道人、孝顺父母等之一切善法者,后世自得具福。正思维(正志)者,谓念道、不贪、不瞋恚怒、忍辱、不相侵害。正语者,谓不犯妄语、绮语、恶口、两舌之过。正业者,谓不杀、不盗、不淫而行诚信。正命者,于饮食、床卧等生计,以正确方法而求。正精进者,谓正行精进而不厌。正念者,谓念念不作虚妄之想。正定者,谓守意护意而不令犯也。此世间八正道可以作为一切佛子在世间行为之轨范。兹分述如下:
一正见:正见的意思是正确的见解,亦即是正确的人生观。作为一个崇信三宝的佛弟子,要正确的认识善恶业报,深信三世因果。并且要孝顺父母、和睦亲族、守五戒、行十善,这是世间的正见。
二正思维(正志):思维是思量分别,正思维是由正见所引起的正确的思量分别;这是指无欲心、无瞋心、无害心三种想法,主要是针对身口意三业中的意业而说。亦即是在思维上远离一切贪、瞋、痴、慢、疑等烦恼,而保持心理上的纯正;这种无贪、无瞋、无害之心的纯正意志,表现出的行为就是正语、正业和正命。
三正语:是指正确的、如法的语言。主要是针对三业中的语业而说。经典上语业有四种——妄语、绮语、两舌、恶口。妄语就是虚伪不实的谎话,绮语就是轻佻的话、有挑逗性的话;两舌是挑拨离间,破坏他人感情或从中谋取利益的假话;恶口是粗暴鄙俗或尖酸、刻薄、恶毒的骂人话。修道的人,应该远离以上的四种口业,以诚实语、质直语、柔软语、温润语、和诤语,对待他人,以启发他人的向道之心。
四正业:是指正当的,如法的行为,这是针对三业中的身业而说的。十恶业中的身三业:杀生、偷盗、邪淫三种恶业,皆应远离及断除。所谓杀生,主要是指杀人,但也包括故意杀害一切有情众生,都属杀害生命。偷盗是窃取他人财物,虽一针一线之微,不告而取即谓之偷。邪淫,是指不正当的性行为,非人、非时、非处行淫皆称之。在家佛弟子若能远离以上三种恶业,进一步爱护生物,布施资财,宣扬正法,已婚在家人保持正常的夫妇关系,出家人则为终身不淫,这就是正业。
五正命:是指正当的生计,也即是远离邪命。世尊住世的时代,社会上有“五邪命”——诈现异相、自说功德、占相吉凶、高声现威、说得供养。亦即是指以五种不正当的职业诈欺诳惑众生为手段来维持生计,此即是邪命而活。佛弟子应以正当的资命方式维持生计,而不可以开设赌场、开设妓院、贩卖枪枝及毒品、走私、诈骗、虚设行号诈财……等不正当手段获取生计资财;同时也不可以从事屠宰、捕鱼、打猎,乃至贩卖伤害众生生命之器械、笼、网等行业。
六正精进(正方便):即是依于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来修行,相续无间,勇猛策进,是名正精进。《大智度论》卷三十中以四正勤为精进目标,即“已生恶法断之令灭,未生恶法能令不生,未生善法能令发生,已生善法能令增长。”此即是一切学佛人,不仅是在世间法上,乃至在出世间法上皆应奉为圭臬者。一切世出世间法的成就,皆因精进不懈,方能有所成就。
七正念:正念是正确清净的念力,修道人以“四念处”为正念,即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而若以世间法来说,则应时时保持正念,保持冷静清醒,处处小心谨慎,以免因心思散乱而造成重大的错误,导致遗憾发生,害人害己。
八正定:即是正确、正当的定力,使自己的心境随时都可以精神集中,心情平静,此即是世间正定。儒家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由此可见,定力是一种精神修养,凡是一个有修养、有大担当的人,也一定有相当好的定力,否则无以致之。
以上所述为世间八正道之正理,相较于出世间八正道正理,世间八正道没有思维修习四圣谛,及无漏思维的修习,大致上属于意识层面的修习,泰半着重在基本人伦的运作与实践。一切佛子,若能以人伦为基础,勤修十善业,修身齐家,进而发挥仁民爱物、慈悲众生之情怀,自身力求解脱,并愿度一切有缘众生同得解脱;自身愿求佛道,也普愿一切有情皆能同证菩提、共成佛道,则此世间八正道,即是一切佛弟子成佛之基础。
八正道中的世间八正道,是以基本人伦为基础,教导佛弟子们在世间生活,若能遵照八正道之正理实践,就能建立良好的品德,培养慈悲为怀、温良恭谦的心性,以作为修证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之基石。
三、  出世间八正道
八正道中的世间八正道,是以基本人伦为基础,教导佛弟子们在世间生活,若能遵照八正道之正理实践,就能建立良好的品德,培养慈悲为怀、温良恭谦的心性,以作为修证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之基石。至于出世间八正道之实践,且举尊者舍梨子在《中阿含经》卷七《分别圣谛经》中的开示,可以显示出八正道之真实义:
“诸贤!云何苦灭道圣谛?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云何正见?谓圣弟子念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择、遍择、次择,择法视、遍视,观察明达,是名正见。
“诸贤!云何正志?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心伺、遍伺、随顺伺;可念则念,可望则望,是名正志。
“诸贤!云何正语?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除口四妙行,诸余口恶行远离、除断,不行不作,不合、不会,是名正语。
“诸贤!云何正业?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除身三妙行,诸余身恶行远离、除断,不行不作,不合、不会,是名正业。
“诸贤!云何正命?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非无理求,不以多欲无厌足,不为种种伎术咒说邪命活;但以法求衣,不以非法;亦以法求食、床座,不以非法。是名正命。
“诸贤!云何正方便?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若有精进方便,一向精勤求,有力趣向,专着不舍,亦不衰退,正伏其心,是名正方便。
“诸贤!云何正念?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若‘心顺念’背不?向念、念遍,念忆、复忆,心心不忘心之所应,是名正念。
“诸贤!云何正定?谓圣弟子念苦是苦时,习是习、灭是灭;念道是道时,或观本所作,或学念诸行,或见诸行灾患,或见涅槃止息,或无着念观、善心解脱时,于中,若心住、禅住、顺住,不乱不散,摄止正定,是名正定。
“诸贤!过去时是苦灭道圣谛,未来、现在时是苦灭道圣谛,真谛不虚,不离于如,亦非颠倒,真谛审实。合如是谛,圣所有、圣所知、圣所见、圣所了、圣所得、圣所等正觉,是故说苦灭道圣谛。”于是颂曰:“佛明达诸法 见无量善德 苦习灭道谛 善显现分别”。尊者舍梨子所说如是,彼诸比丘闻尊者舍梨子所说,欢喜奉行。”
以上尊者舍梨子所开示八正道之正理,翻译成白话,就很容易明白其内涵。语译如下:
“诸贤!如何是苦灭道圣谛呢?所谓苦灭除方法的真实道理,是说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八个方法。诸贤!如何是正见?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就是苦’的时候,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灭苦的道就是灭苦的方法时,或者观察本来所作的身口意业,或者学习回想以前所作的种种身口意行,或者看见种种身口意行的过失招来轮回的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的止息一切痛苦,或者不执着于所忆念的种种观察、善净心获得解脱的时候,于这中间,能抉择正确的道理、普遍在所有境界上作抉择,又再一次重复的观察而作抉择,抉择了正确的解脱之法而且观察这个解脱之法、并且广大的遍观一切境界中的解脱法,观察到明白通达了,这就是正见。
“诸贤!如何是正志呢?是说圣弟子想到所观察的三界苦就是三界苦时,知道熏习是怎样熏习的、知道息灭是怎样息灭的;想到所观察的灭苦之道而知道怎样就是灭苦之道时,这时或者观察原本所作的身口意行,或者学习回想以前种种身口意行,或者看见了种种身口意行引生未来的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境界止息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的忆念与观察、善净心得到解脱时,在这中间,心观察、普遍的观察、随顺解脱而作观察;观察以后对于可以忆念的法就忆念起来,对于可以仰望的法就加以仰望,这就称为正志。
“诸贤!如何是正语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正是苦的时候,也知道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息灭的方法是息灭的方法时,此时或者观察原本所作的身口意行,或者学着回想以前的种种身口意行,或者看见了种种身口意行引生的未来世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中止息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的想念所观察的以前身口意行、所以获得善净心的解脱时,于这中间,除了觉悟解脱之后口中所作四种妙行(不妄语、不恶口、不绮语、不两舌)以外,种种其余的口业恶行都远离、都除断了,不再作种种口恶行,凡有所说不与口恶行相合、不再与口恶业际会了,这就称为正语。
“诸贤!如何是正业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就是苦的时候,了知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灭苦的方法就是灭苦的方法时,或者观察本来所作的业行,或者学着回想种种正行,或者看见种种业行引生未来世的灾患,或者看见涅槃境界中止息了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忆念自己所观行的、善净心得到解脱的时候,于这中间,除了色身所作的三种妙行(不杀生、不窃盗、不淫或不邪淫),种种其他的身体恶行都远离了、除断了,不再造作了,不与身恶业聚合、不与身恶业相会了,这就是正业。
“诸贤!如何是正命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是苦的时候,苦习就是苦习、苦灭就是苦灭;想到灭苦的方法就是灭苦的方法时,或者观察本来所作的事,或者学着回想种种身行,或者看见了种种身行引生未来世的种种灾患,或者看见涅槃境界中止息了一切苦,或者没有再执着忆念所观察的一切法、善净心得到解脱时,于这中间,对于色身的生存没有了无理的欲求,不以很多的欲求而无厌足,也不造作种种技术咒语的邪命方法来存活色身;仅以合乎佛制的方法来求所需要穿的衣物,不用违背佛制的方法来求得衣服;也以正确的方法求得饮食、床座,不用违背佛制的非法来求得饮食等物。这就名为正命。
“诸贤!如何是正方便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所观察的苦就是苦的时候,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灭苦的方法就是灭苦的方法时,或者观察本来所作的事,或者学着回想以前所造的种种行为,或者看见诸行所引生未来世的轮回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境界中止息了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于以前想到的观行内容、善净心获得解脱时,于这中间,如果有精进的运用各种方便,一向专精的勤求解脱,有力量的趣向解脱,专心的执着解脱之道而不舍弃,也不衰退,正确的降伏其心,这就称为正方便。
“诸贤!如何是正念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即是苦时,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灭苦的方法就是灭苦的方法时,或者观察原本所作的种种三行,或者学着回想以前所作的种种身口意行,或者看见诸行引生未来世的轮回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境界中止息了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想念所观察到的一切、善净心得到解脱之时,于这中间观察,或者‘心有随顺所忆念的正法’而背舍了没有?这样子向着正念、忆念正法到很普遍,念想着、又再忆念着,心心念念不忘于解脱所应想的,这样的忆念就称为正念。
“诸贤!如何是正定呢?是说圣弟子们想到苦就是苦时,熏习就是熏习、息灭就是息灭;想到灭苦的道就是灭苦的道时,这时或者观察本来所作的身口意行,或者学习回想以前种种所作诸行,或者看见诸行引生未来世轮回的灾患,或者看见了涅槃境界中止息了一切苦,或者没有执着自己所观察的种种法、善净心得到解脱时,于这中间,或者心得安住、或者藉禅定境界而安住、随顺所观察的正法而安住,不掉乱也不散失,收摄自心止于正确的一处境界中,这就称为正定。
“诸贤!过去时的八正道就是苦灭道圣谛,未来、现在时的八正道就是苦灭道圣谛,真实的道理绝不虚妄,也不离于如而且不是断灭,也不是颠倒想,真实的道理详细而确实究竟。综合这样的真实道理,正是圣人所有、圣人所知、圣人所见、圣人所了、圣人所得、圣人所共同正确的觉悟,以这个缘故而说苦灭道圣谛。”于是舍梨子说了一首颂:“佛明达诸法 见无量善德 苦习灭道谛 善显现分别”。尊者舍梨子所说如是,彼诸比丘闻尊者舍梨子所说,欢喜奉行。
舍梨子尊者所开示的八正道真实道理,其实就是四圣谛中的苦灭之道,也就是灭苦的方法。如果能够依照八正道的正理而确实作详细的观行,就能确认离念灵知心非常住不坏心——不但是欲界中的离念灵知心、未到地定中的外道神我离念灵知心、初禅中的梵我离念觉知心,乃至非想非非想定中的离念灵知心,都同样是虚妄法。若能依前所述八正道之理,如理作意,详细而反复的思维观察,一一确认无误,就能确实证知自己的我见已经断了,也可以自我检查身见结使也真的断除了,不会再误认色身为我、觉知心为我了,那就是证得初果解脱。
综上所述,出世间八正道者,着重在圣弟子们必须不断思维四圣谛及无漏思维之道理;依出世间正见,能生起出世间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由于生起出世间正定之正受,所以圣弟子们心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心善解脱,圣弟子们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自知不受后有。这是以正见为首来综贯八正道,在实践修行上,八正道有互相资助的关系,必须是八正道齐头并进,缺一不可;在实践中,得闻、思、修慧,因此一分正见可以导引一分道谛,一分道谛的增上,亦可增益一分正见,是故一切佛子于四圣谛八正道之真实义,皆应仔细思维、观行,数数修习之。
佛世尊在阿含经中开示八正道之正理,着墨甚多,在在处处告诸弟子,于八正道之理须多熏习、多思维、多奉行,就可以从生死的此岸,度到解脱的彼岸。八正道其实就是苦灭之道,是灭苦的方法,正是四圣谛中的道谛——苦灭道圣谛。
依见道后之次第进修,说四圣谛在身口意上的行门是八正道,名为苦灭之道圣谛,简称道圣谛。若是尚未断我见、尚未见道而修习八正道,则不属于修道位的道圣谛,只是资粮位所修习的道圣谛,只能助益于未来的见道因缘,仍非修道位的道圣谛。
正见:能抉择正确的道理、普遍在所有境界上作抉择、又再一次重复的观察而作抉择,抉择了正确的解脱之法而且观察这个解脱之法、并且广大的遍观一切境界中的解脱法,观察到明白通达了,这就是正见。
正志(正思维):心观察、普遍的观察、随顺解脱而作观察;观察以后,对于可以忆念的法就忆念起来,对于可以仰望的法就加以仰望,这就称为正志。
正语:除了觉悟解脱之后口中所作四种妙行(不妄语、不恶口、不绮语、不两舌)以外,种种其余的口业恶行都远离、都除断了,不再作种种口恶行,凡有所说不与口恶相合,不再与口恶业际会了,这就称为正语。
正业:除了色身所作的三种妙行(不杀生、不窃盗、不淫),种种其他的身体恶行都远离、除断了,不再造作了,不与身恶业聚合,不与身恶业相会了,这就是正业。
正命:对于色身的生存没有了无理的欲求,不以很多的欲求而无厌足,也不造作种种伎术咒说的邪命方法来存活色身;仅以合乎佛制的方法求得所需要穿着的衣服,不用其他违背佛制的方法求得衣服;也以正确的方法求得饮食、床座,不用违背佛制的非法来求得饮食等物,这就名为正命。
正方便(正精进):如果有精进的运用各种方便,一向专精的勤求解脱,有力量的趣向解脱,专心的摄取解脱之道而不舍弃,也不衰退,正确的降伏其心,这就称为正方便。
正念:忆念正法到很普遍,念想着、又再忆念着,心心念念不忘于解脱心所应想的,这样的忆念就称为正念。
正定:心得安住、或者藉禅定境界而安住、随顺所观察的正法而安住,不掉乱也不散失,收摄自心止于正确的解脱智慧中而且心得决定,这就称为正定。

(原标题:八正道义理)

网站首页  |  弘法利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鄂ICP备2021015989号
鄂ICP备20210159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