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4日 06时:29分:4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因果故事 » 现代因果 » 正文

学佛母亲讲述:女儿的白血病源自我的杀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2-07  作者:地藏七网站  
核心提示:  文/上海 振红(女 32岁)  我1979年出生,一路走来比较顺利。1999年,医科大学本科毕业。2004年,妇产科硕士毕业,毕业至今,

   文/上海 振红(女 32岁)

  我1979年出生,一路走来比较顺利。1999年,医科大学本科毕业。2004年,妇产科硕士毕业,毕业至今,在妇产科从事医生工作。2008年,女儿出生。2011年年初,女儿被确诊为白血病。

  女儿被确诊为白血病

  2011年2月10日,我女儿被确诊为白血病。和其他白血病孩子一样,一确诊即住院化疗。不同的是,其他孩子化疗效果挺好,我女儿一边化疗,指标一边增长,从低危转中危又转高危。医生把能用的药都用了,没有效果。医生说她先天耐药,只有移植一条路,不移植就等于放弃。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深知移植对孩子的伤害,我就打算放弃移植。

  在我打算放弃移植的时候,心里那种痛苦无法形容。自己的亲生女儿,放弃移植就等于放弃治疗,等于看着女儿一天一天,慢慢地从我面前、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着亲人——特别是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遭受病痛折磨,一天天迈向死亡而无能为力。

  就在这痛苦的折磨中,我的一位同事告诉我,她有一个病人子宫肌瘤手术后恢复得特别好。她挺奇怪怎么恢复这么好,那个病人说她是学佛的。同事就把我女儿的事和这位病人说了,问看有没有办法帮忙。同事提起我女儿,痛哭流泪,那个病人深受感动,说要我们家长也学佛吧,试试看能不能起作用。这位病友还给我拿来了好多关于佛教的书。有病乱投医啊,不管听到什么方法,都想要去尝试一下,就这样,我开始试着去接触和了解佛法了。

  因为女儿化疗没有效果,停了一个月化疗后,再检查残留白血病从1.2%一下长到了13.8%(正常小于0.01%),医生说治好的几率基本没有了,真是当头一棒!过了半个月又查,医生说平均也就三个月的时间了!感觉天塌下来了,医生没办法了,面临的结局就只有一个——死亡。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我了解到碧云净院有水陆法会,于是我就去参加了。参加后,我女儿的脸色果然变得特好,白里透红的。医院说只有三个月时间,可两个月过去了,孩子还是活蹦乱跳的,和正常孩子一样,表面看不出什么不正常的。一家人都很开心,觉得孩子就算没好,至少也开始好转了。可是去医院检查,结果出人意料,骨穿涂片幼稚淋巴细胞从21.6%长到68.8%(正常小于5%),残留白血病从13.8%长到85%。当时婆婆就哭了,难道女儿真的没有救了吗?难道她的面前,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造成女儿白血病的,不是别人,正是我

  水陆法会期间,请了一本《地藏七打七日记》,回来后,我如饥似渴地看完,觉得太好了,觉得我一定要去参加,天塌了也要去。我感觉女儿有救了,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救我女儿的办法。

  说起来太惭愧,接触佛法之前,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事,错都是别人错,我自己都是对的。比如女儿生病这件事,女儿刚一确诊,作为医生,自己就开始找原因。最终,我觉得是我老公家的遗传因素。我父母和兄弟姐妹身体都比较好,不太生病。而老公家公公婆婆浑身毛病,老公兄弟姐妹从小身体都很差,经常吃药。老公姐姐家的孩子眼睛先天有毛病(具体病名不太清楚,说长大了眼睛会失明);老公堂妹家的孩子先天性心脏病;我女儿两岁多患白血病,所以我总结他们家就有这种先天性毛病的遗传因素,觉得自己特倒霉,嫁了这么一个有遗传病史的家庭。所以我对公公婆婆和老公的态度比较恶劣,觉得都是他们造成我女儿现在这个样子的。

  但是这次打七,我真正明白了,造成我女儿白血病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是我自己——女儿的亲生母亲一手造成的!

  是我对不起女儿,是我连累了女儿,让女儿受了这么多的罪!

  这一次,我深刻认识到自己所造罪业的深重,如果一一说来,可能几天都难以说尽。在这里,暂且不说不孝公婆;不说不敬老公;不说没尽到母亲的责任;不说偷盗、邪淫、妄语;不说贪、嗔、痴;只说自己的杀业,真是太严重太严重了!在杀业里,暂且不说小时候,伤害过的小蚂蚁、蝴蝶、蝗虫、知了、蚊子、蟑螂等小生灵;不说上医科大学,在学校实验课上杀死多少无辜的小动物;不说上解剖课,把一个完整的尸体分割得七零八落,只说在我实习期间及参加工作以后,作为妇产科医生,做人工流产手术,所伤害的无数无辜的胎儿。

  感恩佛菩萨,让我真正认识到自己杀业的严重啊!

  其实,接触佛法以来,我知道给人做人流也是杀业,但总是给自己找理由。觉得这只是我的工作,不是我能决定得了的,我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已,只是尽到一个医生的责任而已,所以一直不认为自己杀业严重。

  但是打七期间,是佛菩萨告诉我,我的杀业太重了!我女儿生病是我的杀业引起的,怨不得别人。打七的前一天下午,我就来了道场。晚上睡觉时睡不着(我平时睡觉很好,基本没有睡不着的时候,就连女儿生这么严重的病,我都没有失眠过)。

  盖了一床被子,有点冷就鼻塞了,更睡不着了。主持人告诉我们,遇到麻烦可以求菩萨试试,我就求菩萨让我鼻子能通畅,好好睡觉,明天还要早起。真灵,鼻子通畅了,睡着了,就做梦了,还是噩梦(我平时不做梦,一年也难得做两次梦,噩梦基本没有过)。梦见有只老虎在追我,我就跑啊跑啊,眼看就要追上了。

  我想算了,逃不掉了,就让它吃掉算了。我停下来不跑了,梦也结束了。第一天晚上看《地狱变相图》,犯什么罪堕什么地狱,我都记不太清楚,只有一个记清楚了,那就是堕胎者,堕虎啖地狱!因为刚做完老虎要吃我的梦,我又是给人做人流,专门堕胎的,所以这个地狱印象太深刻了。第二天晚上,看了短片《无辜的小鬼》(讲堕胎婴孩身心遭受痛苦的一部片子),看得泪流满面。我觉得那个无辜的小鬼就是我女儿,她那可爱的童音就是我女儿的声音!当时,我的眼泪流得一塌糊涂。打七的前三个晚上,先是梦到老虎要吃我,然后看了虎啖地狱,再看了《无辜的小鬼》,这不就是佛菩萨在告诉我,我给人做人工流产杀业重,要堕虎啖地狱吗?!那个无辜的小鬼不就是我伤害过的胎儿吗?我女儿生病不就是那些胎儿来找我报复吗?

  我女儿生病不就是我的杀业造成的吗?

  我真是太对不起我伤害过的无数的胎儿了,我太对不起我的女儿了,你们都太可怜了,是我一手害了你们!

  女儿承受如地狱般的治疗

  看到短片中无辜的小鬼,在妈妈的肚子里无忧无虑享受快乐时,我想起我杀死的胎儿。那些无辜的胎儿,在被我杀死之前,不都是在妈妈的肚子里享受着快乐吗?我更想起我的女儿,2011年2月10日,对我们全家人来说,是一个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是一个改变女儿命运的日子。这一天,医生告诉我们,女儿被确诊为白血病。听到这个噩耗,全家人哭得一塌糊涂,而天真可怜的女儿依然活蹦乱跳,拉着我的手说:“妈妈,你怎么哭了?我给你唱个歌吧,给你唱个歌再抱抱你就不哭了。”

  看着她童真可爱的样子,我实在控制不住,哭得更厉害了。“傻女儿,你还这么小,你怎么知道白血病是什么,怎么知道前面等着你的,是一条怎样布满荆棘和坎坷的路啊?!”

  当天,医生开了入院单,下午,女儿就住进了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血液科。来到病床上,女儿很新奇,看到这里有这么多戴着口罩的小朋友,还有一个带有小娃娃的有栏杆的小床,喜欢得活蹦乱跳。在这张有无数灾难等待着她的小床上,一边蹦蹦跳跳,一边一首接一首地唱歌。很多患儿的父母都过来看她:

  “小姑娘太可爱太聪明了,才两岁多会唱这么多歌,老天对她真是不公!”住院的第一天,就在她无限开心、快乐享受中很快过去了。她哪里知道这是她生命中快乐生活的最后一天,从明天起,等待她的将是日复一日、长久的、常人难以体会的痛苦和磨难。

  那些无辜的小鬼,不也和我女儿一样吗?怎么会知道等待他(她)们的将是怎么样的痛苦和折磨?我女儿不知道她面临的白血病是什么?同样,那些无辜的小鬼也不知道等待他(她)们的人工流产是什么?听到短片中无辜的小鬼说:“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了?为什么有人把我杀了?”我想起那些被我杀害的胎儿,我无情地将他(她)们从妈妈的子宫里用器械吸出,吸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如果他(她)们没有成形,就将他(她)们一块一块撕碎杀死;如果他(她)们已经长出胳膊和腿,就将他(她)们的胳膊、腿、胸和头,一块一块撕碎,取出后再一块一块拼拼对对,看有没有缺少的;如果他(她)们有几个月大,就往妈妈的子宫里注入毒药,将他(她)们毒死,一次毒不死再毒第二次。甚至有时候,他(她)们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时,还是活的还会哭,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人会救他(她)们,他(她)们只能慢慢地死去。

  我想起我女儿,住院的第二天,从零点开始就再也没有消停过。一会儿测体温,一会儿吃药,一会儿抽静脉血,一会儿抽手指血,还有做骨穿和腰穿,各种各样的检查。我的乖女儿吃各种很苦的药,做各种检查都不哭,非常配合,每一个给她做检查的医生都夸她听话。但是,挂盐水、抽血,做骨穿、腰穿这些操作已经超出了她“乖”所能承受的程度,一次的痛还没有结束,下一次的痛又来了。做腰穿的时候,我把她抱进去,她乖乖地按照医生说的姿势摆好,还高兴地跟我说:“妈妈,好好玩哦!”等做完骨穿出来,她已经哭得一塌糊涂,满脸无辜和委屈:为什么我已经这么听话了,还一遍一遍经受各种痛苦?做完腰穿要平躺六个小时,不可以抬头。她说:“妈妈,我很乖,我会乖乖听话,我不抬头。我听话就不用再挂盐水,不用再做腰穿,是吗?”我只是哭,我怎么回答你呢?我怎么能保证你听话,就不受这些罪呢?

  癌症的化疗,特别是白血病的化疗,没完没了的。就是不停地吃药、抽血、挂盐水,做骨穿、腰穿,要经受这些难以忍受的痛苦和折磨。第一疗程结束,女儿顺利出院。我有信心了,因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低危有70%治愈率,医疗水平的先进、女儿的配合加上家人的精心照顾,女儿肯定会没事的。然而,女儿的乖巧并没有让她逃过厄运。第一疗程结束复查骨穿,结果MRD(残留白血病)0.26%,正常要小于0.01%,医生说低危转中危了

  第二个疗程在门诊,打手臂阿糖。护士说打这个药很痛,可女儿为了病能早点好,为了不做骨穿,打针时痛得浑身发抖,她咬紧牙关,都没有哭。我说:“宝贝,这个药很痛,大人打也很痛的,你痛了想哭就哭吧,妈妈不怪你的,哭了也依然是妈妈的乖孩子。”她说:“妈妈,我很坚强,我不哭,我会乖乖打针,乖乖打针,病就会早点好,就不用做骨穿了。”女儿当时也只有两岁多,听着她说的这些话,我不禁又泪流满面。她哪里知道,她再懂事再坚强,该受的痛苦却一个也逃不掉,该做的骨穿还是如期而至。第二个疗程结束复查骨穿,拿到结果的那一刻,再一次遭受晴天霹雳!MRD不但没有下来,反而由0.26%上升到0.79%。医生说中危转高危了,要换治疗方案。

  就这样换方案,可是不久,检查结果不但没降,反而在继续增长。再换药,化验结果还在增长,换的药毒性越来越大,反应也越来越大。女儿被化疗得坐都坐不住了,头抬不起来,饭也不吃,并出现了肝功能损害,严重得恶心呕吐,吐得不像人样。

  一想起来,我就心疼,她真是待在人间的地狱里活受罪啊!

  救救我们的孩子

  那些可怜的胎儿,不也和我女儿一样吗?在被杀害的前一刻还那么快乐幸福,哪知道接下来,就是被一块一块地撕碎,一点一点在痛苦中死去。他(她)们没有罪,他(她)们没做任何坏事,他(她)们真的很无辜,很可怜!我女儿现在做化疗,就是往体内注射毒药,所遭受的一切痛苦,不正是所有无辜的小鬼所遭受的痛苦吗?

  这些可怜的小鬼是我亲手杀的,是我把他(她)们推进地狱般的生活,他(她)们也要让我最宝贝的女儿过上地狱般的生活。这不能怪他(她)们,真正的凶手是我,我真是罪业太深重了!如果真有地狱,让我下什么地狱都不为过!我向他(她)们深深地忏悔:我太对不起他(她)们了!我真诚地祈求地藏王菩萨能够超度他(她)们,脱离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写这篇文章时,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医院判我女儿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一天就是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感恩佛菩萨,我女儿顺利度过来了。虽然医院的结果还在不断跳高,但我女儿的状态却很好,外表看不出是癌症晚期的病人。真是太感恩了,感恩佛菩萨的慈悲!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呼吁大家——救救我们的孩子!作为一位母亲,以我女儿生病过程的深切体验;作为一名人工流产的执行者,以我打七过程中对无数胎儿的深切忏悔,呼吁天下所有的爸爸妈妈——结婚的、未结婚的,堕过胎的、将要堕胎的爸爸妈妈们:救救我们的孩子!我们不能杀害我们自己的骨肉!

  为什么现在的父母们,随随便便轻而易举就把自己的孩子做掉。为了自己一念私欲,不管自己孩子的死活,做掉两个、三个很普遍,更为甚者做掉九个、十个,甚至十多个。因为,这些父母没有真正明白生命的含义。每一个孩子从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那一刻起就是生命了,不管把他(她)们生下来还是堕掉,他(她)们都是你的子女,都是你的亲骨肉!

  医生们再怎么觉悟,也救不了你的孩子,只有你们自己可以救你们的孩子!所以我要呼吁:天下所有的父母,不要再杀害自己的孩子了,救救他(她)们吧!

 
 
[ 故事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