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06时:58分:1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基础 » 在家修行 » 般舟行法 » 正文

35天行般舟三昧修法汇报-汇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13  
核心提示: 行法因缘在2004年前,我是不知道有《佛说般舟三昧经》的。2004年4月有机会到昆明出公差,临行时在论坛上询问到云南有那些佛教胜

    行法因缘在2004年前,我是不知道有《佛说般舟三昧经》的。2004年4月有机会到昆明出公差,临行时在××论坛上询问到云南有那些佛教胜地必去,大家为我推荐了鸡足山。这才知道有一个华首们。于是发愿去朝拜鸡足山华首们,拜守衣入定的迦叶尊者。上山的前一天,祈求佛菩萨派人接我上山,结果大理宾川县候车室碰到大雄师和果杰师,于是我们一同上山来到放光寺,在途中,大雄师问我知不知道那两部经先灭,我说只知《楞严经》,大雄师告诉我另一部是《佛说般舟三昧经》,并从怀中取出来给我看了一眼。当我离开放光寺时,大雄师赠送了我一本,当我知道大雄师行了90天般舟时,也发誓在三年内要行一次7-21天的般舟。回到家,隔三岔五的读诵一遍《佛说般舟三昧经》,又经常到网上搜罗其他人行般舟的感受,看到别人的行后感受,越发想行,结果在2004年11月份时,机缘终于成熟,行了一次35天的般舟,虽然极不如法,也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但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虽没有吃着什么味道,但吃了,这对于我下次去如法行时,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求法、拜经我是11月21日到的北京,在处理完公差后,24日坐夜班火车到的辽宁海城(硬座94元,卧铺180元),用了12个小时(如果坐汽车只要6个小时,150元)。从火车站到保安寺打的只要5元钱,保安寺在海城厝石山公园内,在市内,非常好好找。 到了保安寺,拜见了当家师德灯师后,讲明了来意,说想行般舟。德灯师当时就同意了,并拿出印刷精美的行般舟公约(条件)给我看。主要为:如果行一日夜,需要背诵《佛说般舟三昧经》中的三字诀;如行7天需要拜经,拜《佛说般舟三昧经》,一字一拜(大概有7000多字),同时要会背三字诀;如行90天需要完整背诵《佛说般舟三昧经》,同时需要拜经一遍;其它还有服从常住和护法安排,发心要正等等。这时正好从丹东来了位居士,也要求行7日般舟,于是我们就一起到大殿里开始拜经,刚开始拜时,比较轻松,大概连续拜了1000余字,就比较累了,而且腰疼,拜上30分钟到一个小时就需要休息一下,尤其第三天时,非常累,十几分钟就休息一下。丹东的师兄身体比较好,尤其是意志比较坚强,用了不到三天就拜完了,他基本上不休息。而我特别怕苦怕累,用了4天才拜完,到第四天时就不那么累了,感觉再拜上一遍都没有问题,而第二、三天时,每一拜,都是那么痛苦。这四天内要正常上殿(每天四次)。这是我第一次在大殿内呆的最长时间(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大部分时间都在大殿内),而且非常自在、从容,如同在家一般。 拜完经后,就洗澡更衣。然后打扫般舟殿(专门用于行般舟的大殿)。师父的要求是一尘不染。师父说,如果般舟殿内不干净,会对行般舟的人造成很大的干扰。 在拜经的4天里,有两件事让我非常惊奇和惊怔。 1.寺庙内有两名小和尚,大概在12、13岁左右,他们正在上学,白天上学(以僧人的形象,僧装),早晚还要参加上殿,每天下午和晚上在大殿内做作业。同时还要其他几名小居士同样在上学,每天也在参加上殿,而且都是过午不食。 2.我去保安寺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学寺140名尼师诵持《大方广佛华严经》的最后一天,布施的人非常多。这时当家师特意拿出140元为一名居士的爱人布施,回向给她,让她也结上善缘,不反对她爱人学佛,也归依佛门,第三天时,这个平时不支持爱人学佛的,也来到寺庙内拜佛。师父特意让她给佛前的灯续油点灯。佛力不可思议。 顺便说一下,大殿内供的是药师七佛,非常庄严美好,每位佛前都点有7盏油灯,一天24小时不断,非常的明亮。这在其他寺庙比较少见。 另:三学寺140尼师诵持《大方广佛华严经》的最后一天的前一晚上,天上打雷,11月24-25日,在东北已经是冬天了。龙天欢喜。 般舟殿般舟殿的结构和其他殿不太一样,东面是方丈室(共三间,包括方丈室、卧室、卫生间;在方丈室里,地方放的都是海绵垫,大家都是席地而坐,)。西面也是和东面一样的结构,但用途不一样,卧室是护法休息用的(有4-5张床),只有护法可以使用,中间为休息室,是行般舟和护法的人共同的房间,主要为中午用餐的。东西中间的大殿为般舟殿,大概有60平米(9*6米左右),正面的门已经用棉布等密封,以放漏风,有小门和东西房间相通。 般舟殿内已经结有界,以五彩棉绳(红、黄、白、蓝、黑)。11月30日,在般舟殿外结界(把方丈室已含在界内),按规定,非方丈、护法、行般舟的人,一律不能进入界内。这就意味着其他人就不能到方丈室了。而这之前,大家每天一有空就到方丈室喝茶、听师父开示。这等于剥脱了大家亲进师父的机会。这样,我们就独占了般舟殿。 按师父开示:行一日夜般舟,可以不结界,在家中或其他宽敞的地方都可以。但行1日夜以上的,必须要结界,必须要有人护法。

     入关、行法经过师父安排,丹东的那位师兄愿意放弃行般舟,而为我护法;最后我也愿意放弃行般舟,我们共同一起为另一位老法师(60岁)护法。护法分内护和外护,如果行般舟者同意,内护可以和行般舟的人一起行。在最后发通行证时,法师的般舟证为“念佛、止语”,丹东的师兄为“念佛、护法”,我犹豫一番后,同时要了两个证,又行法、又护法。

    进关前,填写了发愿文(为什么而行法),护法也签字,师父作了简单开示,要求:1.止语;2.不准睡;3.不准卧;4.不准坐;5.日中一食,如有违反,发现一次罚100元。护法可以自己决定休不休息。我们(三人)都同意后,一起进入了关房(般舟殿)。

    首先是拜佛(仪轨),拜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拜《佛说般舟三昧经》、拜南无跋陀和菩萨、拜般舟会上佛菩萨、拜南无阿弥陀佛、拜鸡足山华首门守衣入定迦叶尊者、拜历代般舟大成就者、拜保安寺历代开山祖师、拜龙天护法、拜慈法大和尚。读发愿文,最后拜当家师(德灯师)。

    然后开始正式一心只(止)念南无阿弥陀佛,行般舟。

    前几天有两点不如法。

    1.由于是第一次行般舟,没有经验,以前也没有参加过佛七之类的活动。在晚上的后半夜,比较困,就盘腿睡着了(1小时左右)。前三天都如此,第四、五天再睡着时,正好被师父抓住,各罚了100元(记在帐,身上没有钱,行般舟时,身上不准带钱、带表、带手机)。

    2.行般舟一般要求是直行,从这头走到另一头,右转,再往回走,如此不断重复。但我没有经验,走着走着就变成左转。那位法师说左转会出现违缘,后面果然如此。

    后面才真正明白,实际上是完全可以抵挡住瞌睡,因为瞌睡也是阴、也是幻。此时只要大声念佛、快走就可以抗过去。(大家一定要注意:始终要出声念佛;如果不出声,很容易打瞌睡,念佛的声音要漫长悠缓(类似于唱),不可过急太快(困时例外))。

    我打瞌睡时,护法没有叫我的主要原因为:行般舟必须为自愿,不能强迫。

    从第二天开始,脚疼,而且越来越疼;丹东的师兄也如此,但他到第四天时就不疼了。(一般来说,前2-3天很多人都会脚疼(有些人不会),3-4天,有病的地方会疼痛,然后过了此关就好了,同时病也好了),从第4天起,丹东的师兄就越行越轻松,基本上没有困扰他的东西了。

    而我可能是业障深重的原故,始终脚疼,前15天一直处于脚疼的状态中,思想意识完全被脚疼占据。到了20天以后,才摆脱脚疼的影响。

    (实际上是越慢走、越怕疼,就越疼;这时需要快走,突破就好,就不疼了,我在20多天后,走的越快越轻松,有时可以连续走6个小时以上而不用休息,而且轻飘飘的,感觉象踩在海棉上一样;但一慢,还是不舒服)。

    第四天时,从浙江去了一位也要求行般舟的居士,他要求先为我们护法,再自己行般舟,当家师同意后,他就一直为我们护法。

护法的主要任务:

1.要注意到行般舟的人是否打瞌睡,如果打瞌睡,需要及时叫醒,按要求,行者打瞌睡不能超过10分钟;超过10分钟,必须叫醒,以打响指或念南无阿弥陀佛的声音来叫醒,不准推搡或打骂;按规定,如果3声响指后还不醒的话,就应该出关。 2.在行者情绪低落(困乏)时陪行者大声念佛,让行者度过难关。 3.送饭,行者在般舟堂的休息间内过斋,由斋堂的人送到般舟殿的门口,护法的人从门口接过来摆好,然后叫行者来过斋(行者过斋时只能跪着吃,不能坐)。 4.打扫卫生,包括般舟殿、休息间、卫生间。 5.烧开水,为行者准备饮品(糖水或酥油茶)或茶水。 6.注意到行者上厕所的时间长短,不能超过15分钟,避免行者借此机会睡觉。

按要求,护法要如同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行者;超过3天的行般舟,护法的作用就非常大了,对行者来说能否圆满的行好般舟,护法很重要。

我有很多不如法的地方,按要求早就应该出关,但当家师特别慈悲,对我宽大为怀,处处容忍。

那位法师60岁了,以前以修禅宗为主,毕竟是出家人,基本没有看到他出现那儿疼痛。正因为有他要求行100天般舟,我才以他为增上缘,有机缘得以行35天。我要求行9天,当时德灯师只同意7天。

此次能有机会行35天般舟,靠3个机缘。1.那位法师要求行100天;2.来自浙江的护法(之前我不认识)放弃自己行般舟的机会;3.德灯师的慈悲同意和加持。

在第6天早上,大概在3-4点时,在一种特殊的因缘下,我出现了严重的违缘,开始指责(毁谤)那位法师,之后我又后悔了,向他认错,求忏悔。并在德灯师再次来检查我们行般舟的情况时,再次向德灯师认错,忏悔,当时我跪在地上,一阵子以后竟痛哭流涕,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由于严重不如法,又有近1-2小时没有念佛,再加上跪在地上痛哭,就成了散念,之后整个人都象散架一样,极度昏沉。

到天亮时,护法提出,问我愿不愿意继续行,并且“行到见阿弥陀佛为止”,他愿意为我一直护法,我立刻答应,并借他的手机把家中的事交待一下,主要把我正在履行的一个合同送人。当时发誓,宁舍生命、家庭、工作,也要见佛。

然后又求见了德灯师,要求继续行般舟到见佛为止(没有定时间)。

实际上到这天为止,我发愿文上要求的,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愿望,除了见佛外基本实现了。当然还有祈求国泰民安等大愿。

于是我又开始继续行般舟,并且以大勇猛心,精进念佛。一天下来,就立刻恢复了精力和体力。佛力不可思意。

两位护法也十分惊奇于那一天中我的变化,从完全崩溃中恢复出来,而且更胜前一天的状态。

此时仍然打瞌睡,丹东的师兄一句话惊醒了我。“明良,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是为了行般舟,不能总睡觉!”,从这天起,就开始克制自己的睡眠,不再主动睡觉。当然还有偶尔偷着睡一下,而其他大多数的睡着都是不知不觉的,而且很短,从几分钟到一两个小时都有(站着,跪着),师父仍然每天来查看,不时也被师父抓着,但师父再没有提罚款的事。这时基本不能跪,或磕头,有好多次都是还没有磕到第五个头时就睡着了。

大概从第五天起,就开始摔跤,由于困乏的原故,走着走着就打瞌睡,一打瞌睡,就容易摔跤,尤其是走到东西两侧的墙跟前,非常容易碰到墙,轻则咚的一声,重者摔倒在地,大部分都不是很疼,但也有例外,每碰、摔一次,都有好处,人立刻清醒过来,又开始大声念佛。

前7天我都带着眼镜行般舟(习惯了),连续碰了几次后,才把眼镜取下来,其中有三次都把眼镜碰得都变形了,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完了--眼睛受伤了,等我站起来,实际上一点事都没有。佛力不可思议!很多行般舟的人行完下来,视力都有较大恢复、甚至全好,我的度数也有下降。头上、脸上被碰了好多次,有一次嘴唇都出血了,一直想看看怎么样了,遗憾的是般舟殿内没有镜子,问护法和师父,都说没有问题。等我35天出来后再看,确实没有碰坏,只有额头上有一个小疤痕。

师父开示说,在般舟殿内是不会把人摔坏的,尽管由它好了,事实也如此。

(摔跤也可能是在消业,其中有一次摔得特别重,漆盖都红肿充血了,妙的是,就这一下,我的风湿竟然突然好了。摔跤应该是由于昏沉和业障造成的,对行般舟没有障碍。)

(提示:行般舟时,最好把眼镜取下来,少一点牵挂。)

从第4天开始出现幻,幻视、幻听、幻觉。听到别人在说话、吵架、吹牛等等。看到很多人在般舟殿内走来走去。看到般舟殿内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用手一拿,又没有了,有时可以拿在手上。墙上的的影子可以变化成任何图形,尤其是门帘,一个褶皱就是无限多的图像,而且好多象电影一样,连续变化,此时好像智力特别高一样,具有无限的联想力,实际上应该是储存在种子识里的一切图形都开始显现出来。越往后,越严重,而且我经常用手去摸那些幻影,深陷其中而不觉。当时,在我清醒时很害怕今后(行完后)仍然如此,就麻烦了,别人非把我当疯子不可,事实上一从般舟殿里出来,就好了。大多数时候都明白是幻,一明白就没有了,有时我就用手一挥,就立刻消失。但有时会陷在其中1-2个小时而不觉,甚至更长。此时仍然在念佛。

出来后才知道这是阴,有些人有这个现象,这需要突破,才能进到更高的境界。

了身本 猶如幻 勿受陰 勿入界 陰如賊 四如蛇 為無常 為恍惚 無常主 了本無

耳听的以三类声音为主:1.念佛声,一切声音入耳,皆为“南无阿弥陀佛”的念佛声;二.非人的说话声、嬉笑声;3.佛菩萨的开示声。

大概从第10天起,突然一下明白了自己那些是正念、那些是杂念、邪念,就是“一心不乱”是如何的,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念头,当杂念生起时能察觉到,一明白,杂念立刻消失,能照看到杂念是如何消失的。这时如果入幻了,就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清醒过来。“不怕念起,就怕觉迟”。我入幻的主要形式有两种,一是:整个思维都跟着杂念走而不知觉(入阴),这时好比日常发生的事一样,比如感到自己就在家里,催促娃娃赶快上学等等,越是日常中的小事越不知觉,其他事情反而容易觉察;二是看到眼前有东西(如手机、钱包,越是平时用的最多的越出现),用手去摸、拿,或绕道走。

有一天特别可笑,感觉到自己是在湖边游玩,般舟殿的墙没有了,突然有点清醒,觉得般舟殿很不一样了,于是走到休息间来问护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问了好几声,护法说没有,我还不相信,又进到般舟殿内细细查看,看到什么都仍是老样子,仍还不相信,如此两三次,才真正相信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念就是一心只(止)念“南无阿弥陀佛”,有时可以很长时间(1-2小时或更长)心里头只有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口里发出也只有一句。
立一念 信是法 隨所聞 念其方 宜一念 斷諸想 立定信 勿狐疑 精進行
大家注意:我提到的时间(几分钟和几小时或几点)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在般舟殿里是没有钟表的(不准有)。第一个要消除的就是人们对于时间的执著和倚赖。时间长短,全靠感觉,所以不一定准确。每天对时间的确立来自于师父们上殿的打板声。
在第8天时,丹东的护法要求出关回家,师父同意了。他在这8天里表现了惊人的毅力,完全没有睡觉,没有任何卧、坐、跪,实在困了,就靠着墙歇一会,如果一睡着就会碰或摔倒,就会马上清醒而继续走。在他身上真正体现了“持佛力、三昧力、本功德力”,首先是佛力的加持,其次是一心止念南无阿弥陀佛,再次是自己的善根福德和毅力。由于我怕疼,心就放在脚上,没有放在系念“南无阿弥陀佛”上,自然就越疼、越困。他不怕疼,自然就很快突破,第四天就不疼了,就更容易一心系念在“南无阿弥陀佛”。他入关时,身上正患皮肤病,而且在前几天一直折磨他,但他一直忍住,到出关时就好了很多。
20天后,他又来了,专门为我护法,一看到他,我大吃一惊,他至少年轻了5岁。本来,他和我一样大,36岁,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看起来他比我大,而此时,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而且容光焕发,脸上有一种玉一样的光泽。“云何行。得端正顏好美艳”,佛是真语者、实语者。行般舟确实可以年轻很多(5-10岁以上)。
他这是第三次行般舟,他有行般舟的瘾,平时一有空就想行。据说,很多行过般舟的人回到家里,一有空,就自己行上2-4小时。我回到家里后也有这种感觉,这才体会到“般舟乐”。每天就想唱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想走。
听说无锡一位师兄行了5次,也是有般舟瘾的人。

再谈护法这次为我护法的人共有4人:德灯师父(当家师)、浙江的师兄、丹东的师兄、辽宁油田的一位师兄。
从我们入关起,德灯师父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他的方丈室和般舟殿是一门之隔,只要我们一没有念佛声,他就立刻来查看。我们在般舟殿里行般舟,他在方丈室里念经。而且我们每天晚上和中午很困时就会大声念佛,声音非常嘹亮,此时实际上正是大家最需要安静休息的时间,但他没有休息,一直照看我们,我估计,他每天的休息时间不到2-3个小时。德灯师每天至少要走到般舟殿里来查看5次左右,中午1次,晚上4次。每次都在我们最需要人帮助(最困乏)的时候出现。有时他会领着我们一起行,并且大声念唱“南无阿弥陀佛”,其声音之优美,无与伦比。
在第25天后的某一天晚上,我入幻严重,竟然走出般舟殿来到外间休息室,把休息室的门打开,要走出关房(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千钧一刻的时间,德灯师竟然出现在我身后,此时门已经打开,就差抬腿出门。德灯师什么都没有说,我又乖乖的回到般舟殿继续行般舟。
同样在二十多天时的某一天,当时感觉极度昏沉,并且在和昏沉抗争,我突然听到从方丈室里传来“楞严”二字,如闪电一样进入我的脑海里,人立刻清醒了。后来才知道这时德灯师正在持诵楞严咒。
在30来天时,那天白天对自己说,今天无能如何都不睡,结果到后半夜时,在非常困乏面前,意志再度失败,正要坐下去时(已经开始往地下坐了),德灯师开门进来。
最大的阴和幻是睡眠,但只要正确发心和佛力的加持以及护法的精心护持,一定可以突破。
除睡眠 精其意
浙江的师兄是从第4天开始为我们护法的,他一直陪了我40多天,为了我行般舟而放弃自己行般舟的机会。他同样也是从远方专门来行般舟的。这之前我们不认识,他不是慈法师的徒弟,也不是德灯师的徒弟,只是听说海城保安寺可以行般舟,通过和德灯师电话联系后就直接来了。他是11月27日联系的,当时我在场。
他30岁,较胖,生意人,谈吐不俗,平时以持诵楞严咒(439句)为主,对佛法有深刻的体会和理解。他主要从6点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一直护持我们,打扫卫生、拖地、洗马桶,这些活,他在家都不用干的,但此时他任劳任怨。般舟堂是木地板,很容易脏,一天到晚都要拖。
他也有一个星期左右,全天完全陪着我们而不休息。没有他远道来护法,我不可能行35天,因为我当初自己只要求行9天,德灯师准了7天。后来我出现违缘后,他提出要我继续行,直到见到阿弥陀佛为止。以他作为第二个增上缘,并为我护法,我才得以行35天。当然没有德灯师的慈悲准许和加持以及对我的宽大,也是不行的。
丹东的师兄前三天为我们护法,此时他每天除了和我们一起行般舟外,还要照顾我们的生活,打扫卫生、拖地、洗马桶,这些活,照干。还要为我们烧水送水。前几天,我们要喝水时,就把写有水的牌子给他看,他就为我们准备好,并端到我们手里。要上厕所时就举写有“方便”的牌子,他同意后,我们就可以上厕所。
般舟殿内止语(不准说话),我们事先准备了6个牌子(分别写有:茶水、红糖水、水、酥油茶、红枣水、方便),需要什么,就举什么牌,后来大家熟悉了,才没有那么严格的执行,就自己的动手。
从第4天起,他就和我们一起专门行般舟,不再走出般舟殿,直到第8天出关,在这8天里,他仍然处处照顾我。
20天后,他又来专门为我们护法。等我们35天出关后,在没有休息的情况下,他又自己一人行般舟,3天,没有人护法,只有斋堂的人送饭。后来据他说,前两天,是他历次行般舟效果最好的,没有任何困顿和疲乏,但在第三天时,出现摔跤,而且严重,最后只好自己出关。(后来分析原因是不如法的结果:没有请法,没有填写发愿文,没有入关仪轨,只是和师父说了声就入关了,他入关的那天,师父他们到鞍山开会,所以没有人护法)
辽宁油田的师兄是每星期5下午来,星期天下午回去,从他家到保安寺需要1-2个小时。
他是每星期都来保安寺,长期护法,很有经验,也很严格。一般前半夜是浙江的师兄护持我们,后半夜是他护持我们,这样就一天24小时有人照看着我们。他一般从12-2点时就一直陪着我们行,一直到天亮。白天他还要和大家一起上殿,其他时间和当家师父一起处理一些事务,并负责出版经书的事务。
 

 
 
[ 基础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基础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