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9日 00时:39分:32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基础 » 佛学常识 » 正文

太虚大师破斥古天竺邪师月称《入中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15  
核心提示:《阅入中论记》──太虚大师 民国三十二年十月在汉藏教理院作※月称论师入中论,于译稿曾随阅隋删润。顷刊印初出,复览一遍,综
《阅入中论记》

──太虚大师    民国三十二年十月在汉藏教理院作

※月称论师入中论,于译稿曾随阅隋删润。顷刊印初出,复览一遍,综前寻伺之所及,久恐遗忘,乃援笔记之。三十二年十月四日,汉藏教理院编译处监译太虚记。※



全论节成六卷。初赞佛因大悲五纸,洎说初极喜地、二离垢地、三发光地、四焰慧地、五难胜地,共为一卷。次于六现前地般若度,依龙猛中论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自然生义,繁兴巧辩,独得四卷,乃入中论之所由命名者也,故论义特萃于是。次于第六卷前四纸半,说七远行地、八不动地、九善慧地、十法云地。次三纸半,再综说菩萨十地所得功德。再次、由称颂门赞佛功德,约十七纸。最后二纸,为月称述其本龙猛中论所成自论,最胜无比,并劝奉持,并申回向。



首赞诸佛第一胜因之菩萨大悲与向来力主应先学菩萨之意合。最所倾诚服膺所说二颂:『声闻中佛能王生,诸佛复从菩萨生,大悲心与无二慧,菩提心是佛子因!悲性于佛广大果,初由种子长如水,常时受用若成熟,故我先赞大悲心』!愿与闻此论者恒时诵持,策励其心者也。
此论从菩萨初心以至后心之一切广行宏德,无不陈说。又能特显中观要旨,较龙猛中论之仅深观空性者为完足,可兼摄大智度、十住之义。故西藏宗喀巴大师于月称见,不取专释中论之显句论,而特取入中为必学之一者,良有以哉!


入中论虽以悟入于中论之性空义为肝要,力说诸法无自性;但于卷二第九:『诸佛之胜义乃真自性,由此无虚妄故是胜义谛,此为诸佛各别内证,如是思择真实义时,唯诸圣者方是正量』;又三卷末:『如是自性,于依他起所作法上是遍计执,…………于佛境界乃是真理,非遍计故,由不触着所作性事唯证自性,证悟真理名为佛故』;又卷五第二十九:『一切诸法如同影像,既无自性亦无共相,岂有现量及比量耶?此中唯一现量,谓一切智智』;卷五第二十二:『论师论中所说差别行相,如是本性,论师许有耶?曰:如薄伽梵说:「若佛出世,若不出世,诸法法性恒常安住。所说法性可许是有,……..唯此非胜义事,亦非无事,以此本性即寂灭故』。则大乘中道佛性已及之。
又卷六第二十二:『次明佛于一乘说有三乘,是密意教。………由彼是乘亦即是大,故名大乘。若大涅盘唯有一者,………彼等亦当如佛,圆满资粮证得一切智智。宣说一乘之理,如集经论等应了知』。而不执三乘同证无余涅盘之说,则一乘究竟涅盘亦及之。
由此可见入中论于别大乘法亦非不具,但于台、贤所谓圆教之义,则尤逊一筹耳。



论与清辨派及唯识等大乘皆异者,乃其执二乘人亦必破法执、必达法空,方能通达补特伽罗无我,永断三界一切随眠。卷一第九如十地经云:『……故佛于大乘,圆满说彼义』。
二乘但明生无我,不明法无我,亦得解脱,大小乘所通许。但二乘利根亦有明法无我者,以无大悲愿故仍证涅盘者,大乘亦多许之。天台宗之通教,三乘同以无言说道而证涅盘,亦是此意。然谓声闻、独觉亦必达法无我乃证生无我涅盘,则为月称之所独说。盖台、贤等亦无不许有愚法声闻,虽未明法空,但达我空,亦解脱三界生死。且达法空固易达生空,然谓达生空必须兼达法空,理固不必。例昔人饮于友舍,错认杯中弓影为蛇而致病者,友知其病因,乃邀致舍原处原杯饮之,悬壁上弓影仍现杯内,其友移其弓并指示之,使豁然证之为弓影,病即得愈,岂必毁其舍、灭其弓、碎其杯而后乃可证蛇是无哉?此虽未执舍、壁、弓、杯等为实,固亦未观舍、壁、弓、杯等为空,而可证杯酒中弓影是空。则观唯是五蕴、四大等和续幻现生我,虽不彻见色识等皆空,亦何为不能见生我是空乎?故分别不深者,观只有六根等未尝不可悟生空;特推求深者,进执蕴、界等为实,认作生缘,佛乃说不达无相则无解脱。龙猛正为对破一切有执之小乘,乃夺之云不达一切法空,亦不能得二乘解脱。月称执之过甚,遂与各派抵牾。卒云:声闻乘中说法无我,仅略说耳;于大乘乃圆满广说法无我义。则略说乃等未说,小乘未能显示法无我义,大乘始显示宣说,则并不能坚持小乘亦必兼达法空说矣。


二卷初,问:菩萨如何得见缘起之真实性?答:谓缘起实性唯是以上六地菩萨之境,不应问吾。又般若经、十地经等圣教密意难解,故但当依龙猛论说。并引楞伽、大云,证龙猛为佛预记之能宏大乘法者。谦己以推先德,诚可尊信。然六卷第二十六曰:『月称胜比丘,广集中论义,唯增上信解空性之正见,最为希有』!于此待研讨者:
一、如月称意,龙猛之外,有否胜于龙猛──二地以上,等于龙猛──初地,近于龙猛──地前加行之菩萨,亦曾能造论显扬六地以上菩萨所见之诸法真实性者?若有、则不应言:『若离于本论,余论无此法』;若无、则龙猛外诸圣贤论皆应废弃!
二、佛及初地以上或六地以上菩萨能证说真实性,应为月称所许,其所说诸经等圣教,闻者是否亦能直从悟解?若能、则谓虽依不能宣说真实──例依法华、华严等──,不合道理!不能、则除龙猛论外诸余经教,概同废物!
三、
除自所宗中观论外,概谤余宗为乱造之理,如外道邪教,则应除所宗中论外更无五乘、三乘、一乘等之佛法!此种褊狭之胸襟,实出部派之恶诤,较之宗喀巴以三士道摄佛及圣弟子等所说皆为教授;上士道中摄二大辙及密咒道,宽隘天渊!犹使中国佛徒之不习印度部诤者,竟莫能想象其何以横恶如此!习印度部诤者,乃知大毗婆娑丑诋大天具造五逆,而分别功德论则推崇为唯一菩萨,过情失实,乃其斗诤惯风;印度之佛法由此而衰灭,不足惊尤不应学也!



卷二第三:『如是宣说缘起诸论……为如是闻者劝说真实义,非空无果』。卷六第二十七:『如是彼等虽已成就如是多闻,然无信解空性种子,故犹不能了解空性;若有宿世建树信解空性习气,即于现在唯由因力,亦能通达空性渊底』。此可见龙猛或月称等所说空性,仅于一类夙植乐闻说空习气之有情等,可有悟益。所余众多有情,固待佛之五乘、三乘、及大乘中多种,殊胜法义,乃能各契其机,各成其益。由于大乘法契悟者咸成了义,不应仅执契一类机所说之空独为了义而摈他说,遮闭圣教诸多胜方便门。则虽能开显一派宗论义,亦将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矣!


龙树菩萨是中观的创造者,到后来,佛护、清辩等人,打着龙树菩萨的旗号,创造了应成派中观、自续派中观。月称邪师所继承的是佛护的应成派的中观。此派的特点:
1,是不承认《解深密经》等佛陀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是了义经。
2,否定阿赖耶识的自证分,也就是否认有阿赖耶识的可证,否认万法唯识、三界唯心。
3,并以此邪见组织“大乘佛菩提道次第”,误导众生。此派的观点错误严重。故我国不传,后来被传至西藏,得到了阿底峡、宗喀巴的厚爱,极力推广,破坏佛教之严重!
 
 
[ 基础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