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9日 20时:38分:0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素食 » 素食资讯 » 正文

新的解放从餐桌开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22  作者:佛展网  
核心提示:  一部西方近代发展史见证了权利范围的不断扩展,从第三等级、黑奴、工人阶级、女性一直到同性恋者乃至动物、及另外一些自然物


  一部西方近代发展史见证了权利范围的不断扩展,从第三等级、黑奴、工人阶级、女性一直到同性恋者乃至动物、及另外一些自然物等等。日益深刻和彻底的各种解放运动,往往都是从颠覆人们习以为常的深层文化传统开始的。例如女性主义、动物权利、环境权利运动所挑战的对象,过去都曾被认为仅仅是私人领域的现象,今天却越来越被认为属于公共领域,涉及到权利关系,具有政治和伦理意味,成为不断深化和扩展的解放运动的重新界定的领域。
  以往人们不假思索拒绝考虑的“荒唐”观点,不仅日益成为社会关注并激烈争论的热点,而且正不断成为文明社会普遍接受的具有政治正确性的主流观点。而按照《深层素食主义》的观点,素食主义也许将会成为文化先锋运动的最新且影响深刻的冲击波之一。
  作为一本提出统一素食理论的著作,《深层素食主义》从动物保护、环境生态、医疗保健、女性主义等多方面论述了素食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几乎穷尽了所有能想象到的反对素食主义的各种论证,并一一加以反驳,几乎达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作者福克斯是专门研究环境伦理学的哲学教授,涉猎极广,著作等身。正因如此,与坊间常见的宣传素食的劝善读物不同,本书论述全面、逻辑严密、犀利雄辩,台湾生命关怀协会理事长因此誉之为“素食主义百科全书”。
  作者认为,我们在餐桌上吃什么食物,绝非个人私事,它与我们的基本价值观紧密相连,关涉到我们如何与他者相联系,如何定义我们在自然界中的地位。总而言之,我们吃什么说明了我们作为人类是谁、是什么。素食主义帮助我们去确认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区隔于、优越于动物与自然界整体的统治者,从而使我们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藩篱。这种人类中心主义,如不加限制,必将导致地球的毁灭。素食主义在今天,一如既往,始终是弱势伦理论述的永恒潜流,不断激发着个人与社会的道德进步。
  《深层素食主义》这一书名暗示了素食与深层生态主义之间的深刻关系。深层生态主义对生态的关注,与“浅层生态学”仅仅从资源利用角度来考虑生态问题不同,强调的是生态系统内在的价值。与此相同,深层素食主义之提倡素食,不是仅仅从饮食健康的角度来考虑的,更重要的是把着眼点放在道德角度上,将深层生态学的主张进一步落实和深化。当然首先考虑的是动物的利益,为了我们人类的口腹之欲,日复一日地大量虐待、宰杀动物,这在道德上无论如何是难以辩解的。
  除了动物的福祉之外,环境与社会公正同样也是素食主义所关怀的对象。因为,用谷物饲养肉用动物,在从植物性食物转变成肉食的过程中浪费极大,占用和侵蚀大片良田,制造大规模污染,因此肉食给环境带来了不必要的巨大压力。
  这种工业化的动物饲养,满足的是发达国家和少数富裕人士的奢侈享受,但是肉用动物吃掉了人类本来可以食用的粮食,而欠发达国家和贫困民众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障。因此,肉食制度不仅对动物不公平,也助长了人类社会的不公。
  从理论上看,素食与女性主义的内在关系应该是本书最有特色的部分。在当代西方文化中,女性主义一般被视为人类解放运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不仅是因为它本身关注人类一半成员所遭受的压迫;更重要的是它关注弱势群体,强调多元化,强调他者视角,这些方面对其他各种形式的压迫的揭露和解放都发挥了重大的指导作用,成为当代解放运动冲在最前沿的先锋。本书认为,“物化——裂解——消耗”的三段论压迫结构,在对于女性和动物的压迫和奴役中是共同的。从这一角度讲,素食主义应该是彻底的女性主义的逻辑结论和必然归宿。
  本书不仅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述了素食主义的各种理由,还从符号、心理、历史等角度多方面深刻地分析了肉食文化流行的根源,说明肉食之所以流行,绝非生理上的必需,而是特定历史条件下文化建构的产物。而在当今社会条件下,我们已经完全可以不用杀戮和残害动物来实现原先必须借助肉食才能达到的目标。肉食文化已经是一种过时的历史错误。
  在现实社会中,素食主义的宣传者和实践者们,最常遇到的责难还不完全是公然站在物种主义立场上的反对,更多地是一种过度的苛求。例如,植物也是生命,为何厚此薄彼?种植植物的过程也不能完全避免杀害动物,那么素食也是伤害生命;既然吃素了,素食馆为何还做仿荤菜,这不是说明不能完全忘情于肉食吗?不是很虚伪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任何一种道德关怀在扩展时都会遇到的责难。例如,当年妇女解放运动初起时,就有资深哲学家将动物权利与妇女权利进行类比,其目的当然不是嫌妇女解放运动不够彻底,要扩展解放的范围,而是以此来否定妇女解放的合理性。对此,女性主义者们今天可以这样回应说,您的批评也许是非常正确的,仅仅解放妇女而不解放动物是不彻底的。但相对于妇女受压迫的状况,不彻底的解放就更显得有必要了。历史发展总是逐步的,如果您真要关心动物权利,您现在肯定也是支持妇女解放的。
  同样道理,声称关心植物权利的人,连动物权利和素食主义都反对,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和伪善吗?与肉食相比,素食无论如何是可以帮助少杀害生命的,无论是动物和植物。至于批评某些素食者不能忘情于肉食,这更是不得要领的。这里的关键是,素食者的行动减少了原本可能受到迫害的动物的数量。尽管由于千百年来基于肉食的烹调文化,建构了有利于肉食的味觉,但是素食馆通过烹调技术使得味觉未被彻底改造的人们可以通过素食少伤害动物,还贪馋于肉食滋味的素食者们在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却做到了保护动物,难道不是一件值得赞叹的好事吗?即使那些没有做到彻底食素,只是戒除某些肉食,或者在某些时侯戒除肉食的人们,与其他人相比,在尽可能保护动物方面做得更好,为什么一定要求素食者们一下子那么彻底呢?
  提到素食与动物保护的关系,同样也是如此。当然更彻底的动物保护,自然以素食和不使用一切动物制品为最佳。但是,古人云“莫以善小而不为”,即使还没有做到彻底食素也是有权利从事和宣传动物保护的。另一方面,由于长期以来对动物的奴役和迫害已经普遍制度化,成为社会基本结构的核心组成部分,任何人都不能彻底自身度外于这种制度,都不可避免地被迫成为迫害动物的一分子。我们只能在尽可能的条件下,选择更有利于动物的生活方式。问题最终的解决,只能依赖于整个制度的改造。本书对于肉食文化及其制度的详细分析,展示了支撑素食运动的深厚学理,也说明了素食运动作为新一波解放运动的伟大意义。
  当然,在当今中国保证基本人权不受践踏尚属当务之急的情形下,基于动物权利的素食主义难免有过于超前之嫌,甚至常常缺乏作为辩论对手的资格。素食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在动物保护方面不要说和西方发达国家无法相提并论,就是与许多经济水平不及中国的发展中国家相比也是差距甚大。然而,人类的历史从来就是不断推翻常识、更新观念的历史。受到攻击、嘲笑、谩骂乃至迫害,是先知先觉者的宿命,但这是任何有价值的新文化为自己开辟道路必不可少的牺牲。
  写作这篇书评时,恰逢北京大学素食文化周活动举行。北京大学又一次充当了中国文化界的开路先锋,我们有理由相信,正如其他许多由北京大学在国内率先倡导的进步思潮一样,在我们这个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度,素食文化一定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茁壮成长的。
 
 
[ 素食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