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1月25日 08时:00分:24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素食 » 素食情怀 » 正文

吃素的女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2-03  
核心提示:那天约冲冲去龙之梦吃饭,被众多餐厅搞得选择障碍症发作。她对我讲:李老师,我是吃全素的。我稍稍愣了下,心想这个女孩是有故事
  那天约冲冲去“龙之梦”吃饭,被众多餐厅搞得“选择障碍症”发作。她对我讲:李老师,我是吃全素的。我稍稍愣了下,心想这个女孩是有故事的。
 
  在我走马上任“粉玫瑰”记者团团长之后,因为跟手下的一班志愿者记者都是素未谋面的,为了工作的开展,便约大家见个面,但是冲冲的工作之地远在北方,我想了想说无妨,哪天来上海出差时开小灶吧。于是,便有了这次“龙之梦”的首次约见。
 
  之前,与冲冲虽未曾见过,但她的文字是读过的。那次安排她采访某位相当著名的中医大家,一般来说,文理难相通,所以对医学专家的采访很难有深度。但冲冲不然,她能够写得极其专业、深入,而且文笔更是洗练流畅,这个,就叫我叹服了,也让我萌生了想见一见的好奇心。
 
  冲冲如预料之中的年轻,牛仔T恤短发,清清爽爽的样子,但眉宇间总是有点与众不同,或是因着那份超乎年龄的淡定。我们俩吃着素食,谈完了工作,便进入闲聊。冲冲说大学念的是中文(哦!难怪文字那么好了!),后来在上海工作期间又认识了一位道医,学了道家的“太素脉法”。因为母亲病重,便辞职回到家乡陪伴伺候。为母求医过程中又与国医名家相熟,便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中医(是了,是了,懂医之人的文章,自然能写得深入浅出了!)。遗憾的是,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都没能挽回她母亲的性命,从此,自幼丧父的冲冲,便没有了家。冲冲大病了一场,病得蹊跷、病得莫名,只是持续低烧,没有任何缘由地,冲冲说也可能是情绪引起的内分泌失调。因为悲伤和无助,陷入抑郁边缘的冲冲,想过逃避、想过出家、也想过死,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折中:把自己关在家里,吃素调养,边养病边学习。她说:中医能使人入静,慢慢地,心静了,身体也渐渐地好了。
 
  目前,冲冲的状态是这样的:除了一份朝九晚六的公务员差使,她还利用一切业余时间自习中医理论、并拜师求医。她做的每件事,都有着明确的、或者说更高尚的目的:比如学习古文,她说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和理解中医经典。至于未来的目标,她说期盼着能够成为医术较高的出家师,继续走在修行的道路上,仁心仁术、普度众生。 
 
  冲冲淡淡地讲着自己的故事,我却听得波涛汹涌。眼前这个女孩,分明是鲜活的,分明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娇娇之女,又怎能与“独卧青灯古佛旁”的形象相连系。又依我俗人之念,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应该神采飞扬地与闺蜜结伴逛街shopping、或者谈着恋爱撒着娇闹闹小情绪之类的,似乎那才是理所当然的生活常态。很想告诉她:你的优秀、善良和温柔,值得拥有一切的美好。所以,不要拒绝最平凡的欢乐,而应让它滋养你、拥抱你……但是,这些话语,在冲冲的执念面前,显得苍白了。是啊,冲冲一路走来,早已将得失、将物质置之度外,她拥有的是比同龄人更早的成熟。这个成熟,不是“老于世故”,而是“了悟”,也就是以强大的内心,去面对发生的一切,去担当、去给予。所以,归根结底,冲冲的人生态度是积极的,她的未来即使不按常理去走,也必定自有她的美好。我释然了:既然不需要我们去改变什么,那就静静地呵护、深深地祝福吧。
 
 
 
[ 素食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