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4日 15时:49分:4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漫谈 » 正文

经营的是“艺”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06  
核心提示:  袅袅的沉香,肃穆古朴的佛像,一室的昔日帝王珍宝,天物馆中的每一件陈设都诉说着柳志伟对文化艺术的喜爱。他喜欢忙里偷闲点

  袅袅的沉香,肃穆古朴的佛像,一室的昔日帝王珍宝,天物馆中的每一件陈设都诉说着柳志伟对文化艺术的喜爱。他喜欢忙里偷闲点一支雪茄,泡一壶好茶,手中把玩一块和田宝玉或者品味那些浓淡皆宜的青花瓷盘,安逸悠然地度过一个下午。古时文人崇尚的念经礼佛、品茗、玩珍,被他演绎得惟妙惟肖。身处于上海这样一座繁华喧嚣的都市,柳志伟这一份闲情雅致不禁让人羡慕。他说自己的本职是商人,是艺术品经纪人,笔者认为,他经营的不仅是艺术品,更是艺术背后那一丝执著的情感和对“艺”趣的追求。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柳志伟涉足艺术收藏是从1996年大量购买庚申猴票开始的。1980年发行的这套庚申猴票是我国建国以来第一枚生肖邮票,由我国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邮票设计家邵柏林先生、雕刻家姜伟杰先生共同设计完成。三位艺术家的跨界合作将邮票的艺术价值推向了历史新高。柳志伟看准了其背后的升值潜力,赶上了96年开春的炒“猴”高潮,商人天生的敏锐嗅觉让其初尝艺术投资的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他告诉笔者:“房产、股票与艺术投资于我来说,其共性是具有保值增值的商业属性,但艺术品投资最符合我个人的喜好。”艺术投资讲究时机、性价比,有人会说把艺术与讨价还价的市井交易结合在一起,未免落入俗套,可是柳志伟则不以为然。中国的艺术界专业门槛较高,市场信息不对称,拍卖公司呼风唤雨,鉴定机构良莠不齐,都让那些想要入市的新手买家犹豫不决、望而却步。刚从邮市转向玉石界的柳志伟,在早几年里吃了不少亏,其中有很多还是熟人帮忙牵线搭桥的。这笔学费虽然昂贵却没有白交,兜兜转转,他最终成功地走入了这个圈子,踏上了正道。2007年以来,柳志伟先后与合作伙伴投资成立了诚和玉器与尚善堂。凭借这两个致力于推广收藏级和田玉艺术品的经营平台,他开始与于泾、樊军民、吴德昇、倪伟滨、刘忠荣等现代玉雕大师近距离交流。有时是他提供玉石原料请大师自由发挥,有时则是由他划定一个主题,请大师精心雕刻。当然,偶尔看上这些大师的其他作品,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收入囊中。这些交流不仅是为了积累玉石行业的专业知识,更是为了深入研究大师的创意,是精神层面的火花碰撞。

  如果说前面这些都是他在主要的房产股票事业成功后,寻求个人喜好的副业投资,那么后来与钱伟鹏先生共同创办天物馆,则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了。他们两位都是新上海人,凑巧是邻居,无意中得知钱伟鹏是国际知名的瓷器鉴定与收藏专家,家中的藏品不胜枚举,便应邀前往观瞻。看着一屋子的珍品,柳志伟边把玩古瓷,边听钱伟鹏娓娓道来每一件藏品背后古今中外的个中故事、轶闻史实,顿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初时,他们二人辗转流连于国内外的拍卖场,收入数百件的官窑瓷珍品。彼时柳志伟的想法还很单纯,一来是对艺术的兴趣和热爱,二来则是合理地配置资产,亦未曾考虑出售珍藏。直到有一天,他惊觉要将那些真正稀有的精品收入囊中光靠他一人的财力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才决心和钱伟鹏于2010年合力开创“天物馆”艺术投资管理公司,取意“天子之物”,走帝王路线,将传承有序的自宋以来至清末年间的精品官窑瓷器征集起来,与友人、客户共享。2011年,国际服装品牌“美特斯•邦威”的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周成建先生及其夫人王尚钧女士的加盟更使天物馆如虎添翼。

  艺术的邂逅,是偶然也是必然

  无独有偶,柳志伟先生在上海潜心打理的尚善堂与天物馆都位于其地处长柳路的物业淳大万丽酒店之中。熟悉这家酒店英文名的朋友应该知道“Renaissance”正是“文艺复兴”之意。这个万豪酒店集团旗下的高端品牌标榜自身高雅的艺术品味,它位于伦敦著名的国王十字站上美如童话的维多利亚时期建筑是那座城市永恒的地标。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淳大万丽,有了柳志伟的参与策划,增添了其中西结合,现代与传统碰撞的特殊韵味。原来“有缘千里来相会”于艺术也是相通的。

  早在大学时期,他就已热衷拜读诸如傅雷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等当时流行的艺术著作,柳先生的历次艺术投资经历绝不是一种单纯的商业行为,而是他骨子里对艺术与美天生的追求在作祟。多年在商界摸爬滚打的财富积累终于使他有了资本,去重新温习年轻时的美好憧憬,实现那一次次与艺术、与美的邂逅。很快,他还将与华谊兄弟等合作探索中国当代油画与雕塑,一趟崭新的艺术之旅又在等待着他的跋涉。

  艺术,会让人着了魔

  天物馆成立的两年光景里,他把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艺术资产的经营管理中,这俨然已成为他的主业。在聊到艺术品于他何以具有如此大的魅力时,他列举了三点:第一,每一件艺术佳作都是文化与艺术的结晶,都拥有自身独特的个性,即其背后的文化历史价值;第二,中国的新富阶层正经历由富转贵的阶段,游艇、飞机等都将成为过去式,艺术品开始成为财富与地位的新象征;第三,从长远的角度看,艺术品永远都是收藏投资的珍品。随着国内市场对艺术品需求的增长,其价值只会攀升得更快,尤其是那些不可复制的古董珍玩。

  财富超越了物质,艺术则升华了精神。在对《天物馆藏瓷》的系列书籍所作序言中,柳志伟如是写道:“藏一物,明事理,存己德,养己心,藏物养心,以物存德,正是通晓‘顺天时,量地利’之大道”。他将艺术融入生活中,嵌进骨子里,喻其为陶冶情操之物,净化灵魂之水,端正德行之器,真真是得道成魔的境界了!

  最大的“艺”趣,过眼即拥有

  柳志伟告诉笔者,把玩着这些昔日的帝王之物,最大的乐趣便是可以通过它们与当时创作的艺术家和那些原主人作跨时空的交流。例如乾隆帝那枚刻着“天行健”的黄玉扳指,内容出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想象着这位盛世明君在三希堂中运筹帷幄、处理国事的身影,这承载着远大抱负的灵物现如今就攥在自己的股掌之中,这是何其之缘、何其之趣啊!

  “发掘并分享这些“艺”趣才是藏者最大之乐啊!”正是有了这样的认知,柳先生才决心做一个艺术品经纪人或者说管理者的吧。为自己经手的每一件珍品发掘并传播其背后的“艺”趣,借以提升它的商业价值并得到市场认可。正所谓“过眼即拥有”,没有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这世间所有的奇珍异宝,曾经拥有的这段缘分与念想便是永恒了。


 
 
关键词: 艺术家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