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0日 22时:02分:29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推荐名家 » 正文

张明中:终南山书法第一人“佛”字再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14  
核心提示: 前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中指出:相传印度的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
 前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中指出:“相传印度的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而佛教所倡导的,正是入世、慈悲、和谐、宽容的价值。在人类文明史上,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曾留下了灿烂辉煌的文化遗产。中国古代的建筑、文学、绘画和音乐中,也无不渗透着佛教文化的精髓和内涵。佛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方式,已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基因。因而,传播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任重而道远。

 
  对于宗教的信仰,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表达方式。而在书法艺术家张明中身上,古老的佛教文化与传统的书法艺术,得到了完美的融合与互通。在张明中的书法作品中,佛学的意韵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扬与阐释。静观明中居士的书法作品,无不有一种静谧悠远的禅意与耐人寻味的哲意。美,在张明中先生的书法作品中,不仅仅是形式,更是意境。用他独特的方式,传承着中国古代书法艺术,同时也向社会传递着佛学的慈悲与仁爱。
 
  张明中,1965年生,陕西西安人。或许正是西安这座十三朝古都的气魄与魅力,造就了他注定不平凡的人生。自幼喜爱书法与音乐,但却因为沉浮于商海而与自己的初衷渐行渐远;人到中年,毅然而然地融入终南山的怀抱当中。
张明中:终南山书法第一人“佛”字再造
  终南山是中国道教的发祥地之一,在这里,张明中先生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几乎与外界隔绝的生活,开始与自己对话,与大自然对话。走访苦修禅师、研习书法音乐,三年多与终南山的日夜为伴,最终为他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苦炼和修行。
 
  与终南山结缘 书法为伴
 
  陶渊明笔下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曾经是张明中先生向往的生活状态。他说,或许等有一天到了年逾古稀之际,自己就会去山里耕种一片地,体验这人间仙境般的桃源生活。不过,这理想中的幸福生活,比他预计的来得更早一些。
张明中:终南山书法第一人“佛”字再造
  2010年5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遇见了值得他一生尊敬的人。他叫姬秦安,西安西蓝天然气公司的董事长。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慈善家,多年来,姬先生不仅供养了许多苦修禅师,而且十分热衷于公益慈善事业,救助了无数孤寡老人与贫困学生。姬秦安先生的胸怀和博爱让张明中感动。更让他难忘的是姬秦安先生带领他第一次走进终南山,走进这片令无数人称道的“天下第一福地”。
 
  张衡的《西京赋》曾有一段描写终南山的雄伟,“终南山,脉起昆仑,尾衔嵩岳,钟灵毓秀,宏丽瑰奇”。如此千峰叠翠的自然之景,让张明中先生为之深深陶醉。“我觉得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走进大自然的怀抱,亲闻云海中的山石林立,鸟语花香,紫竹林的香火缭绕,以及阵阵诵经钟鼓声回荡峡谷。”如此美景,任谁都无法拒绝。第二天,明中先生决定搬到山上住下,开始沉淀自己,过上了“隐士”般的生活。
 
  张明中先生说,在山上的生活,幸亏有书法与音乐相伴。“刚住到山上的第一周,每天满是兴奋之情。但逐渐弥漫于心中的孤独和寂寞,不得不说也让人动过下山的念头。”他回忆,曾经大雪封山时候,整条山路就他一人踩着厚厚的积雪背着相机,四周寂寥无声。但是渐渐地,他开始适应并享受这样的生活。古柏雪松、晨钟暮鼓,唯有在终南山顶才能遇见的奇观美景,也让张明中先生逐渐感受到与自然相处的乐趣与奥秘。他说,正是这样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才让他开始有完整的时间,与自己对话,并且去寻回心中对书法和音乐最初的挚爱与热情,他在终南山上,用镜头拍摄了无数幅叹为观之,常人又难以捕捉到的奇观,给“天下第一福地”终南山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照片。
 
  铺一桌笔墨纸砚,吹一曲葫芦清丝,坐观日出日落,淡看云卷云舒。远离世俗生活的幽静与清远,慢慢赋予明中先生更为饱满的人生体验。三年间,他苦练书法、研习经书、拜访禅师。他说,常常喜欢一个人坐在山崖上静听紫竹林里传来的晨钟暮鼓及师父们做早晚课的诵经声,从而提笔挥洒而下的墨迹,让他觉得自己的书法作品又多了几分虔诚与禅意。
 
  曾经,他在山上走访一位苦修的尼僧,并被她的故事深深震撼。她叫晨光师父,一架大山上孤身一人守着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以流入地窖的融雪之水补给生命之需,把变貭的豆腐切成片放在石头上晒干作为充饥的干粮。她是一位苦修僧,过午不食,但却十分健谈、开朗。张明中说,从晨光师父身上,他开始逐渐领悟佛法的真谛。这是一种虔诚、超脱与执着。明中先生笑言,“其实我对佛教的认识还很肤浅,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一颗虔诚之心,去对待我身边每一人每一物及每一笔每一画。我想,这是我对终南山最大的敬意。”
 
  因此,他常常说,我是终南山人。是终南山的三年多,写就了张明中的不凡。每每抄写一次《金刚经》或《心经》,都是一次对人生的洗礼。如果说进入终南山之前的张明中仅仅是一位书法爱好者,那么在终南山上三年多的苦练和修行,足以让他成为一位书法界的高僧与大师。三年的沉淀,让佛学的精髓与书法的意韵在张明中先生的书法作品中彼此渗透、完美融合。如今,称其“终南山书法第一人”,确乃名至实归。
 
  以禅宗之境挥毫泼墨
 
  张明中先生的书法,最大的特色便是其中的佛意与禅境。看过很多人写“佛”,唯有明中居士笔下的“佛”字,静穆而雅致,让人回味无穷。张明中先生独具创意的书法艺术,让一个简简单单“佛”字,变成了一幅充满禅意的画面:左侧是虔诚跪拜者的人形,右侧则是三缕青烟直上的香炉。这是对“佛”字的变形,亦是对“佛”字的再造。方块字到画面的演变,凝聚的是张明中对人生的彻悟。一个字,足以力透纸背,容纳万千。
 
 张明中说,开始写“佛”,是他住到终南山两年多之后。这之前,他几乎天天书写《心经》。唯有不懈的苦练,才赋予了他下笔之时不同以往的功力与心境。时到如今,每每写这个字前,他依然会沐手焚香心中默念。第一支香心中默念;供养佛,觉而不迷;第二支香心中默念:供养法,正而不邪;第三支香心中默念:供养僧,净而不染。“佛”字完成之时,都会得到新的升华与感悟。
 
  令人惊讶的是,张明中先生在书法上的成就,完全由他多次走访名师,静闻松风竹影与大自然结合修炼而得。仅仅是幼年时“太羡慕人家能把字写得那么漂亮”,让他一生都与书法结缘。他说,“那时我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放学回家搬个小桌子拿起毛笔写写画画。”
 
  张明中凭从小酷爱音乐和书法艺术,对事业非常执着。年少轻狂的他,曾经是国内一个颇具规模的乐队爵士鼓手,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与国内的不少著名歌星、音乐人成为莫逆之交。
 
  他说:“我小时候上街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街道上商业门头牌匾上的字。每当有大人带着到街上,我就喜欢挨家挨户地看。有自己喜欢的字体就拿手比划着写两下。尤其是过春节看街道上写春联儿,我能站着几个小时不走。”或许是骨子里对书法的天然好感,使他逐渐叩开这座中国古代书法艺术殿堂的大门。
 
  令人敬佩的是,在并没有书法前辈指点的情况下,他能始终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临摹与创作。“王羲之、颜真卿、赵孟頫、米芾等等,这些古代大书法家的字帖我全都临摹过。从赵孟頫的《洛神赋》、《三希堂法帖》、《赤壁赋》到米芾的《珊瑚帖》,再到欧阳询的《九成宫》和王羲之的《兰亭序》,都是我非常挚爱的碑帖。
 
  因而,张明中先生的书法可谓集百家之长,却又自成一体,形态各异、不受约束。既有碑文的逸宕灵动,又有行书的温婉洒脱,朴拙中见风骨,淡远中显雄健。而他更多的作品中,则充满了超凡的宁静和云鹤般的闲雅。闻字犹闻佛法,使人顿生慈悲之心。可以说,张明中先生的书法作品,融进了佛教文化的因素和血液,融进了他自身的人生体验和佛学感悟,因而流露出独具一格的意境与情怀。张明中说,心到则书到。心无杂念的创作,才是对情感和意境最极致的抒发。
 
  以慈悲之心兼善天下
 
  在终南山的三年多,也让一个“善”字深深地刻进了他的心中。虽如今已经很少在山上,但他还时常搬到山上小住,依旧像几年前一样,翻山越岭,让自己沉浸在奇特的自然景观中;亦或是走访禅师,沏一壶山泉清茶,听得道高僧诉说人生与际遇。张明中居士说,隐士生活最让人留恋的,就是其中的纯粹与宁静。当你离开了世俗的纷扰,也就自然学会了抛弃繁芜杂念。静,是一种令人身心极度愉悦的精神状态。
张明中:终南山书法第一人“佛”字再造
  如今,他在自己的工作室创作时,依旧保持了在山中的习惯,放一曲悠扬的旋律,沏一壶淡雅的清茶,待心到之时,便挥毫泼墨,让内心的情感在笔尖自然流淌。他说,三年前摹写,仅仅只是在外在形式上接近古代书法大师;而今创作,觉得自己更多了一层与大师的精神共鸣与互通。这其中有心境的融合,更有大爱的传递。
 
  他说,这三年多,他不仅获得了精神境界的改造,同时也收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善意与尊敬。他创作的“佛”字,曾被刻写在终南五台山宽9.4米、高14米的安仙宫石崖上,被誉为“终南第一佛”。许多寺庙都有他写的《心经》,一些寺院大雄宝殿菩萨身体中装藏的心经有些也是选用他的作品。而每次,当他看到有拜庙的居士路过刻着他作品的石崖,双手合十对着佛字虔诚朝拜的时候,那份欣慰与感动难以言喻。“自己的创作能传递更多的正能量,也算是积善之举。”明中居士笑着说。
 
  如今,张明中和几年前领他入山的姬秦安先生一样,十分热衷于公益事业。他通过捐赠书法作品的形式,帮助社会上的残障人士,供养和救助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同时也向山中因苦修而意外受伤的禅师伸出援助之手。他说,付出让他觉得快乐。佛教文化所传递的慈悲与宽容,也让他觉得,舍比得在很多时候是一件更让人幸福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佛缘,让他遇见了那个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生伴侣。他说,明娟才是真正领悟到了佛学的内涵与真谛。“她也是一位皈依居士,十分善良,对世间万物都怀有慈悲之心。她为了我放弃之前所有的生活,从上海来到西安细心打理我生活的一切,以便让我潜心书法创作。”他坚信,是佛缘,是虔诚与善良,最终让来自西安的他与来自上海的她相遇。
 
  谈及未来,张明中先生说,更多的是责任与义务。作为一个书法家,把中国的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发扬好,这是时代赋予他的历史使命。他将以书习佛,以佛习书,把更多对佛学的参悟和对禅境的理解,融进他的书法创作中;用自己毕生钻研的书法,去诠释自身对佛法的理解,去传播兼具形式美与意境美的中国传统书法艺术。他说,感恩与回馈社会,传递慈悲与仁爱 ,将是一场更有意义的世间修行。而他将用一生,去为这场修行写下最虔诚的注脚。
 
  人物名片:
 
张明中,1965年生于陕西西安。1986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曾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华书画协会西北分会副主席,中国书画研究院理事,东坡书画艺术研究院常务理事,西安巨人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多次参加国内外书画大赛并在大赛中获奖。作品先后入编《当代艺术家爱国书画作品汇赏》、《全国书画美术优秀作品集》、《中国书画名家优秀作品展》、《新中国书法家选集》等,2014年参加中国优秀书画作品展,作品入选中国邮票并由中国邮政全国发行。曾被授予“深爱祖国百强艺术家”、“和谐中国艺术人才”、“中国书法美术百强”等荣誉称号。作品先后在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展出,并被很多重要领导人收藏与称赞。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