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12时:20分:44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推荐名家 » 正文

坐禅原来可以这样有趣——田旭桐的水墨小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17  
核心提示:禅,在很多人印象中既高深又艰难。禅这个字,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时髦的字。 其实禅境是我们凡人无法企及的,无法企及并不代表
 禅,在很多人印象中既高深又艰难。禅这个字,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时髦的字。
      其实禅境是我们凡人无法企及的,无法企及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资格去了解和接近禅,让生活有禅意,让我们的环境变成禅空间。
     在解释“禅”这个词上,著名当代水墨画家田旭桐有他独到的解释。田老师解释的方法不是用字词,而是用笔墨。简单几笔,禅境便跃然而出。
     去年是田老师的禅意水墨备受国内藏家青睐的一年。在欧洲和东南亚已经久负盛名的田老师禅意水墨画首次登上2011年保利秋拍,备受关注,名为《万象之象》的系列水墨以12万元落锤.

   
      发一些田老师的禅意水墨小品,大家可以静静观想。
      或许您也可以渐入禅境呢?
 
     人们说茶禅一味,饮茶如悟禅,禅有一味也有百味,画画也是如此。自2000年我的绘画逐渐脱离开以往的抽象色彩或细密的黑白线条组织方式以来,一直 在探讨如何表现禅意禅趣。说到禅,人们总以微言大义,玄虚诞妄,处处禅机联系在一起。其实禅不是信仰,不是宗教也不是应万般需求的灵丹,它是一种心境,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入林不动草,入水无波动”如清水般的大智慧。
 
    我喜欢宋人的画,那些画似乎是画家们深入到了山水花鸟的境界之中,自然而然的消失到了里面。他们不是隐者,而是换了一种角度,强调了一种意蕴,特殊的形式,在静水印月般的世界里观照一切。
    中国传统深厚,圣贤多,有时不知听谁的好,其实把它们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去比较,就会发现每个时代都有非常明确的风格样式,是用最简洁的看似直接的手段,借 几乎固定的程式化语言去塑造出心中的而非眼中的树木花果,云雾山川。他们不断的重复着,却又像是不断的发展变化,表露着不一样的心境。这几年我的创作一直 在寻找中国传统绘画语言中那种精神层面上的符号,就象宋人的画那样,把复杂的禅理,通过简洁的符号化处理,阐述的透明起来,让人们从中获得一种崇敬完美的 感受,一种宁静致远的意境。
 
    很多时候,我喜欢用线造型,几乎所有的画面上都存留着或直或曲或粗或细的线条,并且线不是以规划形的意义存在,也不是国画中十八描之类的线,而且贯穿画 面,起到引导视线的直观作用。线是许多画家离不开的造型手段,视为形之根本,与之相比,我在画面上使用的线不同于极为讲究的画线勾勒之法。而是选用带有飞 白或断续感的线形,并且数量上非常的少,在对比力度上求极端,从而尽可能的给人们带来一种原创意味的美学样式。
 
    除了线之外,符号的特定作用也是近期比较注重的问题。不仅是形象的符号化处理而且使用符号的范围即固定,特征也尽可能的保持完全一致。这是一种尝试,具有 一定的冒险意味。但我喜欢这种方式,因为从另一方面上说它更象是一种心智游戏。把手段、技巧和复杂的造型隐藏到了画面背后。人们直接去面对形象,用单纯、 简洁、清晰的形式和明了的构形,没有比这些更引人入胜的了。用这种看似简单的编排手法处理画面需要很好的预测力。一条线是一个空间,一个点也是一个空间。 画无须让人看的透彻,它不是小说、不是戏剧、不是电影,它像舞蹈、音乐,留得一点思考的余地也许更能找到知音。马克斯·魏勒说:“易即是难,难既是易。” 一种禅味,一种哲学,用一根线去代表一切,用一个侧坐的人影暗寓思考,一切变得心性澄明。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