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7日 13时:59分:3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推荐名家 » 正文

禅是什么?(田旭桐的水墨禅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17  
核心提示: 【注】认识田旭桐老师好几年了,认识的时候他刚刚在美术馆办完个展,田老师那个叫禅者坐进美术馆的个展给很多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注】认识田旭桐老师好几年了,认识的时候他刚刚在美术馆办完个展,田老师那个叫“禅者坐进美术馆”的个展给很多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充满浓郁东方风格的禅者形象让大家过目难忘!
     著名美术评论家贾廷峰先生对田旭桐老师的画有这么一段非常贴切的评论:
     “田旭桐的水墨禅画里总有一个或几个小沙弥的形象,或水墨晕染,或着以颜色;在种种景象中,或深陷其中,或游离其外,皆是打坐参禅的模样。符号化的小沙弥意指自我,预设或随心的各种场景意指众生。在简化单一的形式中,进则入世勇猛精进,退则出世反躬自省。渐修与顿悟的互化有无,佛家的“不二法门”便在这日复一日的案头修行中,动静等观,简淡清风。 ”
     田旭桐老师的禅画创作已经十几个年头了,每次见到他的画都能感觉到他的画风的变化,禅者还是那个禅者,但是禅者更加让人心存宁静了。
   田旭桐先生的画首次登上国内最大的秋季拍卖会:2011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
    拍卖的作品:象外之象系列在预展中就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
    我们期待吧,明天田旭桐先生作品中的这个红衣禅者就会让更多的人们记起!

 
    ——在2011年12月3日下午的保利秋拍中,田旭桐先生的《象外之象》系列禅意水墨画以120000元被藏家拍得!这是田老师第一次走上中国的拍卖市场,这个成绩是非常好的一个开始!祝福!
      
 
世上的事最绕不过简单二字, 制心一处, 无事不办, 智慧也就愈升华。你看人们谈《坛经》时,多是唯恐看不懂,理解的不透彻。其实它就是不识字的六祖慧能大师平日讲法的语录汇集。因为六祖不识字也就使其少了许多转弯抹角的隐喻。一句“善知识,菩提自性,本来清静,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话从此出,便见觉性。读书、画画,看似做学问,其实这些仅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当为读书而读书,为画画而画画时,只能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领会不到文章、绘事之乐。禅法就是活法,禅法也含画法。人们常说,人无压力轻飘飘,做任何事情似乎都得有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一副苦读的样子。换个观念,重压之下失去的也许是美好的愿景,获得的愉悦未必会有多么美好。
禅是什么?(田旭桐的水墨禅意)
 
 
很多时候我是一个把经典的东西不当经典看的人, 总觉得如果手捧着经典, 字字执著, 咬文嚼字, 凡事都必究寻根溯源,那样就会失去平常心的真实。我们写文章, 谈天说地时经常会引经据典,其实, 所谓的经典并非是多么玄奥的学问,那些就是人们口传心授的心得,是生活常识。只因称颂于口, 平常事中能够悟出千秋道, 也就成了经典,“经”就是常态、常理,离我们并不遥远。
有的书是放在书架上尘封不动的,只是个装点的摆设,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书看人。有的书看了开头,便急不可待的催促着翻到结尾,像是快餐店的盒饭,二口并一口填饱肚子了事,啥味都不知道。还有一种书是需要细细品味的,不着急结果,实际上这是与心的对话,时间走的很慢,这样的书可以清心,到了清心也就进入了境界。其实,书不管怎么读,它毕竟还是书,使人入境的在于书,也在于读书人。就像喝茶,再好的茶一经沏泡也就是水,如果非要把喝茶论出个悠闲自在,逍遥自得,相当的累心。喝茶喝到于坚说的:“龙井喝一年,那是普洱;普洱喝上一百年,那就是龙井。……喝的是无,有已经在慢里面无影无踪。” 这才是品茶的境界。
有些事情说来也怪,同窗旧友从法国回来,最想寻的竟然是醋熘白菜。上大学时,工艺美院食堂的菜大多数是一味到底,左右躲不开个咸字,唯独醋熘白菜除外。菜价便宜不说,醋味中透着白菜特有的清香。现在无论是街边小店,还是风味菜馆均无此菜,有的挂着醋熘白菜的名号,却成了酸辣白菜。其不知这菜特别忌辣味,白菜水分大,味淡且本分,只有醋的酸味才能把它浸释出来。如果加了糖和辣椒,在重味之下失去了淡而有味, 也就变样与酸辣土豆丝为伍了。读书、品茗、美食如此,画禅意水墨画也无二致,以简求丰,逸趣为妙。茶禅一味,书禅也是一味,人言食色性也,另一面食色禅也。
有段相声说的是一位画扇面的画师,吹嘘自己画仕女最拿手,一画就画坏了,便顺势改口说画张飞,没画几笔又画坏了,改画山石,无奈山石也画坏了,只能找辙说满涂漆黑底再描金线。趣谈归趣谈,画水墨画是无法修改的,画的过程中稍有迟滞,哪怕喘气喘错了地方,都会在笔墨间流露出来。画为心声不假,能画出真言更是。许多时候,画不是仅仅依靠笔墨技巧就能够解决的。画外画也好,画中画也好,总之一味的追求画面的表面效果,最终钻了牛角尖,悟不出品格高低。画者费力,观者费心,落得个左右不讨好。
自古文人有“千笔万笔,当知一笔之难” 的论述。石涛语:“一画者,无极也,天地之道。” 惜墨如金 将笔墨更简约一些,更讲究一些,用最少的语言去表述,用最直接的手法去表现。做到加一点则多余,少一点则空虚,这样的境界说一说还可以,真要是以它为标准去审视衡量一幅作品,就是非常苛刻的要求了,不过这也正是我努力的目标。不间断的减少笔迹墨色在构图中出现的数量,用少而单纯的形式赋予一个原创意味的图像具有精神化的意义。借符号化的构形模式,放弃叙事性和文学象征意义的捕捉情节的语言表述,达成大片空白处的“无画处皆成妙境” 的意境。创作时案头常备的书籍几经调换却一直有《坛经》一册,每每翻阅必有所得。这种所得并非用图像解释文意,更不是插图,而是从心境的角度表现自己对事物的理解。我一直认为,禅不是宗教,不是信仰,也不是应万般需求的灵丹,无需诵经礼拜,一心皈依,它是一种心境,如静水映月般的大智慧。
画禅意水墨画不能当学问做,因为禅不是学问;不能当艺术解,因为禅不是艺术。“禅性无住,离住禅寂。禅性无生,离生禅想。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量。” 禅是什么?种下个难题,日日揣摩,结了禅意水墨画这么个果,或甜或酸,或青或红,总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乐在其中。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