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7日 02时:39分:41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漫谈 » 正文

出世入世间——诗僧黄宗仰的传奇人生(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2-02  
核心提示:  民初政潮 愤言频频1911年10月,武昌首义,各地纷纷响应。黄宗仰在先出资协助陈其美、李燮和诸人策动上海光复。事成后,陈、李
 
民初政潮 愤言频频

1911年10月,武昌首义,各地纷纷响应。黄宗仰在先出资协助陈其美、李燮和诸人策动上海光复。事成后,陈、李为护军都督席位相持不一,他又出面调解,力劝李燮和退让,使率所部退驻吴淞,并为此劝说哈同捐资助其率师北伐。是年秋冬,感应国内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章太炎、孙中山相继从海外莅沪。黄宗仰又亲至吴淞迎候,借爱俪园作其掩护藏身之处。

此后,面对民国初年回流曲折的政潮和波谲云诡的时局,黄宗仰虽谢绝交际,但并非不闻政治。比如,针对革命党思想涣散、日趋严重的分裂局面;针对因财政窘迫而衍生的外债交涉问题,黄宗仰以卓然的姿态、犀利的文字,坚决站在革命党人一边,与当政的袁世凯北京政府展开了尖锐的思想交锋。

由1913年3月宋教仁被刺事件所激起的风潮中,黄宗仰更是亦诗亦文,涕泗无从,他既为挚友壮志未酬而扼腕,更警策国民急起征讨反动派的罪行,寄望于国民继承先烈遗志,矛头直对指使暗杀的主凶袁世凯,口诛笔伐,在舆论上动员讨袁。

在兴师讨袁以及随之而来的“二次革命”中,黄宗仰因事因人,契机契理,无不随时作出了自己的反映。面对革命党人在反袁策略上的意见歧异,黄宗仰呼吁同胞团结精神,鼓起民心,以弱战强,克敌制胜。随后,当李烈钧宣布江西独立,他高吟“一朝雷雨动地来,大江淘起英雄浪”,为“二次革命”的爆发欢欣鼓舞。当蒋观云等发起弭祸公会,要求袁世凯辞去总统职务,以消弭战祸之际,他有感发文,表明坚决的讨袁态度。针对当时新闻界巧言遁辞、不敢主持公道的种种迹象,黄宗仰又撰文要求言论界审时度势,在倒袁义举中与国民同心合力,共歼袁贼。同时作《讨猿篇》长诗一首,由“猿”及“袁”,以物拟人,以巧妙构思之句,痛快淋漓之语,鞭挞袁氏当政以来的种种暴行,生动刻画了国人怒不可遏的反袁心理。

这些见诸报端的时评政论表明,身处错杂动荡、急遽更替的民初政治局势下,黄宗仰以鲜明的立场,犀利的笔调,直斥袁世凯专制独裁的真面目,讴歌年轻的民主共和国,充分体现了旨在维护共和政体,保卫辛亥革命成果的真诚愿望,从而标志了他应机而化的思想跨入了又著新色的阶段,也为他的传奇生涯再度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廓然归山 重振栖霞

“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正式确立了独裁统治,并加紧复辟帝制活动。1914年初秋,黄宗仰知事不可为,终于辞别上海,重返镇江金山寺,并于1915年至1917年,过起了掩关三年的生活。期间穷究遗编,遍览十二部经。所谓“提起精神行得,脚跟把定立得。源头寻得坐得,放下万缘卧得。如是来得去得,饿得冻得,万物静观皆自得。”题赠高鹤年《名山游访记》的一首诗偈,最能说明他此间的参禅境界了。

不过,看似息影山林,掩不去的依旧是对时事默默关注的心影。

1915年12月,袁世凯帝制自为,改民国五年为洪宪元年。感叹袁贼倒行逆施,黄宗仰抚今追昔,嘘唏难言。在他眼里,天地含愁,山水饮恨,为此以“江山送别”为题,以“共和末日”为念,绘图一幅,兴亡之感溢于画外。随后又作《丙辰纪念图》,意在颂扬蔡锷讨袁护国的业绩。

1918年出关后,黄宗仰衲衣芒鞋,先后出游匡庐、九华、天台、雁荡诸山。此外,积极支持欧阳竟无等在金陵刻经处筹设支那内学院,并代募三千经费。不久,黄宗仰偕同青权法师、扬州寂山、雨山法师,前往南京栖霞寺访僧绍遗绪。栖霞寺作为南朝齐梁名刹,清咸丰年间因太平军战火,殿宇倾圯,残破不堪。游访至此,黄宗仰备觉凄凉,萌生修复宏愿。1919年7月,黄宗仰以金山分灯,致力于修复栖霞寺,驻锡其地,发愿重振宗风。孙中山闻讯后捐银元一万,四方善士一时慨然募资。

正当大殿即将落成之际,黄宗仰因操劳过度,于1921年7月22日圆寂于僧舍,年仅57岁。弟子惟德在缮完殿堂后建塔纪念,章太炎为撰《栖霞寺印楞禅师塔铭》。


 

政府褒典 世代宗仰

黄宗仰示寂后,其爱国爱教的非凡道行一直为后人所缅怀。

1922年,时任民国总统黎元洪挽以联云:“奥旨遐迩,道根永固;辞机旷远,名翼长飞。”1936年,国民党中央委员张继﹑于右任﹑戴季陶﹑吴稚晖﹑邵元冲﹑朱家骅﹑李烈钧﹑居正等人联名呈请政府加以褒扬,认为:“迹其生平,襟怀磊落,德性坚定,闻义必先,避免若浼,实佛门之龙象,吾党之瑰奇。”(雪烦《宗仰上人与孙中山先生》)对黄宗仰匡襄革命、竭智尽忠的历史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后由政府拨专款修塔立碑,以示表彰,成为身后唯一荣膺国民政府褒典的佛界中人。

黄宗仰为金山临济宗第四十四代祖师,金山分灯中兴栖霞第一代。南京栖霞寺为此专设宗仰上人纪念堂,堂内正中为黄宗仰画像,有题联一副:“说法宗三论,印心属二伽。”并陈列了翁同龢、章太炎题赠黄宗仰的墨迹,以及黄宗仰手绘图卷和其他有关史料。台北佛光山寺星云法师为栖霞法裔,也在佛光山大智殿设有“宗仰上人纪念堂”。由弟子惟尽撰写碑文,接待世界各地前来瞻仰的人们。

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乌目山僧黄宗仰的业绩理应载入史册,永远值得后人的敬仰。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