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0时:13分:09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大藏经精选一 » 佛所行赞 » 正文

佛所行赞 第二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09  作者:佛教故事网  
核心提示:佛所行赞 第二卷(亦云佛本行经)马鸣菩萨造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车匿还品第六须臾夜已过众生眼光出顾见林树间跋伽仙人处林流极清旷

佛所行赞 第二卷(亦云佛本行经)
马鸣菩萨造
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
车匿还品第六
须臾夜已过众生眼光出
顾见林树间跋伽仙人处
林流极清旷禽兽亲附人
太子见心喜形劳自然息
此则为祥瑞必获未曾利
又见彼仙人是所应供养
并自护其仪灭除高慢迹
下马手摩头汝今已度我
慈目视车匿犹清凉水洗
骏足驰若飞汝常系马后
感汝深敬勤精勤无懈惓
余事不足计唯取汝真心
心敬形堪勤此二今始见
人有心至诚身力无所堪
力堪心不至汝今二俱备
捐弃世荣利进步随我来
何人不向利无利亲戚离
汝今空随我不求现世报
夫人生育子为以绍宗嗣
所以奉敬王为以报恩养
一切皆求利汝独背利游
至言不烦多今当略告汝
汝事我已毕今且乘马还
自我长夜来所求处今得
即脱宝璎珞以授于车匿
具持是赐汝以慰汝忧悲
宝冠顶摩尼光明照其身
即脱置掌中如日曜须弥
车匿持此珠还归父王所
持珠礼王足以表我虔心
为我启请王愿舍爱恋情
为脱生老死故入苦行林
亦不求生天非无仰恋心
亦不怀结恨唯欲舍忧悲
长夜集恩爱要当有别离
以有当离故故求解脱因
若得解脱者永无离亲期
为断忧出家勿为子生忧
五欲为忧根应忧着欲者
乃祖诸胜王坚固志不移
今我袭余财唯法舍非宜
夫人命终时财产悉遗子
子多贪俗利而我乐法财
若言年少壮非是游学时
当知求正法无时非为时
无常无定期死怨常随伺
是故我今日决定求法时
如上诸所启汝悉为我宣
唯愿今父王不复我顾恋
若以形毁我令王割爱者
汝慎勿惜言使王念不绝
车匿奉教敕悲塞情惛迷
合掌而胡跪还答太子言
如敕具宣言恐更增忧悲
忧悲增转深如象溺深泥
决定恩爱乖有心孰不哀
金石尚摧碎何况溺哀情
太子长深宫少乐身细软
投身刺棘林苦行安可堪
初命我索马下情甚不安
天神见驱逼命我速庄严
何意令太子决定舍深宫
迦毗罗卫国合境生悲痛
父王年已老念子爱亦深
决定舍出家此则非所应
邪见无父母此则无复论
瞿昙弥长养乳哺形枯干
慈爱难可忘莫作背恩人
婴儿功德母胜族能奉事
得胜而复弃此则非胜人
耶输陀胜子嗣国掌正法
厥年尚幼少是亦不应舍
已违舍父王及宗亲眷属
勿复遗弃我要不离尊足
我心怀汤火不堪独还国
今于空野中弃捐太子归
则同须曼提弃舍于罗摩
今若独还宫白王当何言
合宫同见责复以何辞答
太子向告我随方便形毁
牟尼功德所云何而虚说
我深惭愧故舌亦不能言
设使有所说天下谁复信
若言月光热世间有信者
脱有信太子所行非法行
太子心柔软常慈悲一切
深爱而弃舍此则违宿心
愿可思还宫以慰我愚诚
太子闻车匿悲切苦谏言
心安转坚固而复告之曰
汝今为我故而生别离苦
当舍此悲念且自慰其心
众生各异趣乖离理自常
纵令我今日不舍诸亲族
死至形神乖当复云何留
慈母怀妊我深爱常抱苦
生已即命终竟不蒙子养
存亡各异路今为何处求
旷野茂高树众鸟群聚栖
暮集晨必散世间离亦然
浮云兴高山四集盈虚空
俄而复消散人理亦复然
世间本自乖暂会恩爱缠
如梦中聚散不应计我亲
譬如春生树渐长柯叶茂
秋霜遂零落同体尚分离
况人暂合会亲戚岂常俱
汝且息忧苦顺我教而归
归意犹存我且归后更还
迦毗罗卫人闻我心决定
顾遗念我者汝当宣我言
越度生死海然后当来还
情愿若不果身灭山林间
白马闻太子发斯真实言
屈膝而舐足长息泪流连
轮掌网鞔手顺摩白马顶
汝莫生忧悲我今忏谢汝
良马之勤劳其功今已毕
恶道苦长息妙果现于今
众宝庄严剑车匿常执随
太子拔利剑如龙曜光明
宝冠笼玄发合剃置空中
上升凝虚境飘若鸾鸟翔
忉利诸天下执发还天宫
常欲奉事足况今得顶发
尽心加供养至于正法尽
太子时自念庄严具悉除
唯有素缯衣犹非出家仪
时净居天子知太子心念
化为猎师像持弓佩利箭
身被袈裟衣径至太子前
太子念此衣染色清净服
仙人上标饰猎者非所应
即呼猎师前软语而告曰
汝于此衣服贪爱似不深
以我身上服与汝相贸易
猎师白太子非不惜此衣
用谋诸群鹿诱之令见趣
苟是汝所须今当与交易
猎者既贸衣还自复天身
太子及车匿见生奇特想
此必无事衣定非世人服
内心大欢喜于衣倍增敬
即与车匿别被着袈裟衣
犹若青绛云围绕日月轮
安详而谛步入于仙人窟
车匿自随瞩渐隐不复见
太子舍父王眷属及我身
爱着袈裟衣入于苦行林
举首仰呼天迷闷而躃地
起抱白马颈望绝随路归
徘徊屡反顾形往心反驰
或沉思失魂或俯仰垂身
或倒而复起悲泣随路还
佛所行赞入苦行林品第七
太子遣车匿将入仙人处
端严身光曜普照苦行林
具足一切义随义而之彼
譬如师子王入于群兽中
俗容悉已舍唯见道真形
彼诸学仙士忽睹未曾见
懔然心惊喜合掌端目瞩
男女随执事即视不改仪
如天观帝释瞪视目不瞬
诸仙不移足瞪视亦复然
任重手执作瞻敬不释事
如牛在辕轭形来而心依
俱学神仙者咸说未曾见
孔雀等众鸟乱声而翔鸣
持鹿戒梵志随鹿游山林
麤性鹿睒[目*昜]见太子端视
随鹿诸梵志端视亦复然
甘蔗灯重明犹如初日光
能感群乳牛增出甜香乳
彼诸梵志等惊喜传相告
为八婆薮天为二阿湿波
为第六魔王为梵迦夷天
为日月天子而来下此耶
要是所应敬奔竞来供养
太子亦谦下敬辞以问讯
菩萨遍观察林中诸梵志
种种修福业悉求生天乐
问长宿梵志所行真实道
今我初至此未知行何法
随事而请问愿为我解说
尔时彼二生具以诸苦行
及与苦行果次第随事答
非聚落所出清净水生物
或食根茎叶或复食华果
种种各异道服食亦不同
或习于鸟生两足钳取食
有随鹿食草吸风蟒陀仙
木石舂不食两齿啮为痕
或乞食施人取残而自食
或常水沐头或复奉事火
水居习鱼仙如是等种种
梵志修苦行寿终得生天
以因苦行故当得安乐果
两足尊贤士闻此诸苦行
不见真实义内心不欣悦
思惟哀念彼心口自相告
哀哉大苦行唯求人天报
轮回向生死苦多而果少
违亲舍胜境决定求天乐
虽免于小苦终为大苦缚
自枯槁其形修行诸苦行
而求于受生增长五欲因
不观生死故以苦而求苦
一切众生类心常畏于死
精勤求受生生已会当死
虽复畏于苦而长没苦海
此生极疲劳将生复不息
任苦求现乐求生天亦劳
求乐心下劣俱堕于非义
方于极鄙劣精勤则为胜
未若修智能两舍永无为
苦身是法者安乐为非法
行法而后乐因法果非法
身所行起灭皆由心意力
若离心意者此身如枯木
是故当调心心调形自正
食净为福者禽兽贫穷子
常食于果叶斯等应有福
若言善心起苦行为福因
彼诸安乐行何不善心起
乐非善心起善亦非苦因
若彼诸外道以水为净者
乐水居众生恶业能常净
彼本功德仙所可住止处
功德仙住故普世之所重
应尊彼功德不应重其处
如是广说法遂至日云暮
见有事火者或钻或吹然
或有酥油洒或举声咒愿
如是竟日夜观察彼所行
不见真实义则便欲舍去
时彼诸梵志悉来请留住
眷仰菩萨德无不勤劝请
汝从非法处来至正法林
而复欲弃舍是故劝请留
诸长宿梵志蓬发服草衣
追随菩萨后愿请小留神
菩萨见诸老随逐身疲劳
止住一树下安慰遣令还
梵志诸长幼围绕合掌请
汝忽来至此园林妙充满
而今弃舍去遂成丘旷野
如人爱寿命不欲舍其身
我等亦如是唯愿小留住
此处诸梵志王仙及天仙
皆依于此处又邻雪山侧
增长人苦行其处莫过此
众多诸学士由此路生天
求福学仙者皆从此已北
摄受于正法慧者不游南
若汝见我等懈怠不精进
行诸不净法而不乐住者
我等悉应去汝可留止此
此诸梵志等常求苦行伴
汝为苦行长云何相弃舍
若能止住此奉事如帝释
亦如天奉事毗梨诃钵低
菩萨向梵志说己心所期
我修正方便唯欲灭诸有
汝等心质直行法亦寂默
亲念于来宾我心实爱乐
美说感人怀闻者皆沐浴
闻汝等所说增我乐法情
汝等悉归我以为法良朋
而今弃舍汝其心甚怅然
先违本亲属今与汝等乖
合会别离苦其苦等无异
非我心不乐亦不见他过
但汝等苦行悉求生天乐
我求灭三有形背而心乖
汝等所行法自习先师业
我为灭诸集以求无集法
是故于此林永无久停理
尔时诸梵志闻菩萨所说
真实有义言辞辩理高胜
其心大欢喜倍深加宗敬
时有一梵志常卧尘土中
萦发衣树皮黄眼修高鼻
而白菩萨言志固智能明
决定了生过善知离生安
祠祀祈天神及种种苦行
悉求生天乐未离贪欲境
能与贪欲争志求真解脱
此则为丈夫决定正觉士
斯处不足留当至频陀山
彼有大牟尼名曰阿罗蓝
唯彼得究竟第一增胜眼
汝当往诣彼得闻真实道
能使心悦者必当行其法
我观汝志乐恐亦非所安
当复舍彼游更求余多闻
隆鼻广长目丹唇素利齿
薄肤面光泽朱舌长软薄
如是众妙相悉饮尔炎水
当度不测深世间无有比
耆旧诸仙人不得者当得
菩萨领其言与诸仙人别
彼诸仙人众右绕各辞还
佛所行赞合宫忧悲品第八
车匿牵马还望绝心悲塞
随路号泣行不能自开割
先与太子俱一宿之径路
今舍太子还生夺天荫故
徘徊心顾恋八日乃至城
良马素体骏奋迅有威相
踯躅顾瞻仰不睹太子形
流泪四体垂憔悴失光泽
旋转恸悲鸣日夜忘水草
遗失救世主还归迦毗罗
国土悉廓然如入空聚落
如日隐须弥举世悉曛冥
泉池不澄清华果不荣茂
巷路诸士女忧戚失欢容
车匿与白马怅怏行不前
问事不能答迟迟若尸行
众见车匿还不见释王子
举声大号泣如弃罗摩还
有人来路傍倾身问车匿
王子世所爱举国人之命
汝辄盗将去今为何所在
车匿抑悲心而答众人言
我眷恋追逐不舍于王子
王子捐弃我并舍俗威仪
剃头被法服遂入苦行林
众人闻出家惊起奇特想
呜咽而啼泣涕泪交流下
各各相告语我等作何计
众人咸议言悉当追随去
如人命根坏身死形神离
王子是我命失命我岂生
此邑成丘林彼林城郭邑
此城失威德如杀毗梨多
城内诸士女虚传王子还
奔驰出路上唯见马空归
莫知其存亡悲泣种种声
车匿步牵马歔欷垂泪还
失太子忧悲加增怖惧心
如战士破敌执怨送王前
入门泪雨下满目无所见
仰天大啼哭白马亦悲鸣
宫中杂鸟兽内厩诸群马
闻白马悲鸣长鸣而应之
谓呼太子还不见而绝声
后宫诸婇女闻马鸟兽鸣
乱发面萎黄形瘦唇口干
弊衣不浣濯垢秽不浴身
悉舍庄严具毁悴不鲜明
举体无光耀犹如细小星
衣裳坏繿缕状如被贼形
见车匿白马涕泣绝望归
感结而号咷犹如新丧亲
狂乱而搔扰如牛失其道
大爱瞿昙弥闻太子不还
竦身自投地四体悉伤坏
犹如狂风摧金色芭蕉
又闻子出家长叹增悲感
右旋细软发一孔一发生
黑净鲜光泽平住而洒地
何意合天冠剃着草土中
佣臂师子步修广牛王目
身光黄金炎方臆梵音声
持是上妙相入于苦行林
世间何薄福失斯圣地主
妙网柔软足清净莲花色
土石刺棘林云何而可蹈
生长于深宫温衣细软服
沐浴以香汤末香以涂身
今则置风露寒暑安可堪
华族大丈夫标挺胜多闻
德备名称高常施无所求
云何忽一朝乞食以活身
清净宝床卧奏乐以觉惛
岂能山树间草土以籍身
念子心悲痛闷绝而躄地
侍人扶令起为拭其目泪
其余诸夫人忧苦四体垂
内感心惨结不动如画人
时耶输陀罗深责车匿言
生亡我所钦今为在何所
人马三共行今唯二来归
我心极惶怖战栗不自安
终是不正人不昵非善友
不吉纵强暴应笑用啼为
将去而啼还反复不相应
爱念自在伴随欲恣心作
故使圣王子一去不复归
汝今应大喜作恶已果成
宁近智能怨不习愚痴友
假名为良朋内实怀怨结
今此胜王家一旦悉破坏
此诸贵夫人忧悴毁形好
涕泣气息绝雨泪横流下
夫主尚在世依止如雪山
安意如大地忧悲殆至死
况此窗牖中悲泣长叫者
生亡其所天是苦何可堪
告马汝无义夺人心所重
犹如暗冥中怨贼劫珍宝
乘汝战斗时刀刃锋利箭
一切悉能堪今有何不忍
一族之殊胜强夺我心去
汝是弊恶虫造诸不正业
今日大呜呼声满于王宫
先劫我所念尔时何以哑
若尔时有声举宫悉应觉
尔时若觉者不生今苦恼
车匿闻苦言饮气而息结
收泪合掌答愿听我自陈
莫嫌责白马亦莫恚于我
我等悉无过天神之所为
我极畏王法天神所驱逼
速牵马与之俱去疾如飞
厌气令无声足亦不触地
城门自然开虚空自然明
斯皆天神力岂是我所为
耶输陀闻说心生奇特想
天神之所为非是斯等咎
嫌责心消除炽然大苦息
躃地称怨叹双输鸟分乖
我今失依怙同法行生离
乐法舍同行何处更求法
古昔诸先胜大快见王等
斯皆夫妻俱学道游林野
而今舍于我为求何等法
梵志祠祀典夫妻必同行
同行法为因终则同受报
汝何独法悭弃我而只游
或见我嫉恶更求无嫉者
或当嫌薄我更求净天女
为何胜德色修习于苦行
以我薄命故夫妻生别离
罗睺罗何故不蒙于膝下
呜呼不吉士貌柔而心刚
胜族盛光荣怨憎犹宗仰
又子生未孩而能永弃舍
我亦无心肠夫弃游山林
不能自泯没此则木石人
言已心迷乱或哭或狂言
或瞪视沉思哽咽不自胜
惙惙气殆尽卧于尘土中
诸余婇女众见生悲痛心
犹如盛莲花风雹摧令萎
父王失太子昼夜心悲恋
斋戒求天神愿令子速还
发愿祈请已出于天祠门
闻诸啼哭声惊怖心迷乱
如天大雷震群象乱奔驰
见车匿白马广问知出家
举身投于地如崩帝释幢
诸臣徐扶起以法劝令安
久而心小醒而告白马言
我数乘汝战每念汝有功
今者憎恶汝倍于爱念时
所念功德子汝辄运令去
掷着山林中犹自空来归
汝速持我往不尔往将还
不为此二者我命将不存
更无余方治唯待子为药
如珊阇梵志为子死杀身
我失行法子自杀令无身
魔[少/兔]众生主亦当为子忧
况复我常人失子能自安
古昔阿阇王爱子游山林
感思而命终实时得生天
吾今不能死长夜住忧苦
合宫念吾子虚渴如饿鬼
如人渴探水欲饮而夺之
守渴而命终必生饿鬼趣
今我至虚渴得子水复失
及我未命终速语我子处
勿令我渴死堕于饿鬼中
我素志力强难动如大地
失子心躁乱如昔十车王
王师多闻士大臣智聪达
二人劝谏王不缓亦不切
愿自宽情念勿以忧自伤
古昔诸胜王弃国如散花
子今行学道何足苦忧悲
当忆阿私记理数自应然
天乐转轮圣萧然不累清
岂曰世界王能移金王心
今当使我等推求到其所
方便苦谏诤以表我丹诚
要望降其志以慰王忧悲
王喜即答言唯汝等速行
如舍君陀鸟为子空中旋
我今念太子便悁心亦然
二人既受命王与诸眷属
其心小清凉气宣餐饮通
佛所行赞推求太子品第九
王正以忧悲感切师大臣
如鞭策良马驰驶若迅流
身疲不辞劳径诣苦行林
舍俗五仪饰善摄诸情根
入梵志精庐敬礼彼诸仙
诸仙请就座说法安慰之
即白仙人言意有所谘问
净称净饮王甘蔗名胜胄
我等为师臣法教典要事
王如天帝释子如阇延多
为度老病死出家或投此
我等为彼来惟尊应当知
答言有此人长臂大人相
择我等所行随顺生死法
往诣阿罗蓝以求胜解脱
既得定实已遵崇王速命
不敢计疲劳寻路而驰进
见太子处林悉舍俗仪饰
真体犹光耀如日出乌云
国奉天神师执正法大臣
舍除俗威仪下乘而步进
犹王婆摩叠仙人婆私咤
往诣山林中见王子罗摩
各随其本仪恭敬礼问讯
犹如倏迦罗及与央耆罗
尽心加恭敬奉事天帝释
王子亦随敬王师及大臣
如帝释安慰倏迦央耆罗
即命彼二人坐于王子前
如富那婆薮两星侍月傍
王师及大臣启请于王子
如毗利波低语彼阇延多
父王念太子如利刺贯心
荒迷发狂乱卧于尘土中
日夜增悲思流泪常如雨
敕我有所命唯愿留心听
知汝乐法情决定无所疑
非时入林薮悲恋娆我心
汝若念法者应当哀愍我
望宽远游情以慰我悬心
勿令忧悲水崩坏我心岸
如云水草山风日火雹灾
忧悲为四患飘干烧坏心
且还食土邑时至更游仙
不顾于亲戚父母亦弃捐
此岂名慈悲覆护一切耶
法不必山林在家亦修闲
觉悟勤方便是则名出家
剃发服染衣自放山薮间
此则怀畏怖何足名学仙
愿得一抱汝以水雨其顶
冠汝以天冠置于伞盖下
瞩目一观汝然后我出家
头留摩先王阿[少/兔]阇阿涉
跋阇罗婆休毗跋罗安提
毗提诃阇那那罗湿波罗
如是等诸王悉皆着天冠
璎珞以严容手足贯珠环
婇女众娱乐不违解脱因
汝今可还家崇习于二事
心修增上法为地增上主
垂泪约敕我令宣如是言
既有此敕旨汝应奉教还
父王因汝故没溺忧悲海
无救无所依无由自开释
汝当为船师渡着安隐处
毗林摩王子二罗弥跋祇
闻父敕恭命汝今亦应然
慈母鞠养恩尽寿报罔极
如牛失其犊悲呼忘眠食
汝今应速还以救我生命
孤鸟离群哀龙象独游苦
凭依者失荫当思为救护
一子孩幼孤遭苦莫知告
勉彼茕茕苦如人救月蚀
举国诸士女别离苦炽然
叹息烟冲天熏慧眼令暗
唯求见汝水灭火目开明
菩萨闻父王切教苦备至
端坐正思惟随宜逊顺答
我亦知父王慈念心过厚
畏生老病死故违罔极恩
谁不重所生以终别离故
正使生相守死至莫能留
是故知所重长辞而出家
闻父王忧悲增恋切我心
但如梦暂会倏忽归无常
汝当决定知众生性不同
忧苦之所生不必子与亲
所以生离苦皆从痴惑生
如人随路行中道暂相逢
须臾各分析乖理本自然
合会暂成亲随缘理自分
深达亲假合不应生忧悲
此世违亲爱他世更求亲
暂亲复乖离处处无非亲
常合而常散散散何足哀
处胎渐渐变分分死更生
一切时有死山林何非时
侍时受五欲求财时亦然
一切时死故除死法无时
欲使我为王慈爱法难违
如病服非药是故我不堪
高位愚痴处放逸随爱憎
终身常畏怖思虑形神疲
顺众心违法智者所不为
七宝妙宫殿于中盛火然
天厨百味饭于中有杂毒
莲华清凉池于中多毒虫
位高为灾宅慧者所不居
古昔先胜王见居国多愆
楚毒加众生厌患而出家
故知王正苦不如行法安
宁处于山林食草同禽兽
不堪处深宫黑蛇同其穴
舍王位五欲任苦游山林
此则为随顺乐法渐增明
今弃闲静林还家受五欲
日夜苦法增此则非所应
名族大丈夫乐法而出家
永背名称族建大丈夫志
毁形被法服乐法游山林
今复弃法服有违惭愧心
天王尚不可况归人胜宅
已吐贪恚痴而复还服食
如人反食吐此苦安可堪
如世舍被烧方便驰走出
须臾还复入此岂为黠夫
见生老死过厌患而出家
今当还复入愚痴与彼同
处宫修解脱则无有是处
解脱寂静生王者如楚罚
寂静废王威王正解脱乖
动静犹水火二理何得俱
决定修解脱亦不居王位
若言居王位兼修解脱者
此则非决定决定解亦然
既非决定心或出还复入
我今已决定断亲属钩饵
正方便出家云何还复入
大臣内思惟太子大丈夫
深识德随顺所说有因缘
而告太子言如王子所说
求法法应尔但今非是时
父王衰暮年念子增忧悲
虽曰乐解脱反更为非法
虽乐出无慧不思深细理
不见因求果徒舍现法欢
有言有后世又复有言无
有无既不判何为舍现乐
若当有后世应任其所得
若言后世无无即为解脱
有言有后世不说解脱因
如地坚火暖水湿风飘动
后世亦复然此则性自尔
有说净不净各从自性起
言可方便移此则愚痴说
诸根行境界自性皆决定
爱念与不念自性定亦然
老病死等苦谁方便使然
谓水能灭火火令水煎消
自性增相坏性和成众生
如人处胎中手足诸体分
神识自然成谁有为之者
蕀刺谁令利此则性自然
及种种禽兽无欲使尔者
诸有生天者自在天所为
及余造化者无自力方便
若有所由生彼亦能令灭
何须自方便而求于解脱
有言我令生亦复我令灭
有言无由生要方便而灭
如人生育子不负于祖宗
学仙人遗典奉天大祠祀
此三无所负则名为解脱
古今之所传此三求解脱
若以余方便徒劳而无实
汝欲求解脱唯习上方便
父王忧悲息解脱道得申
舍家游山林还归亦非过
昔奄婆梨王久处苦行林
舍徒众眷属还家居王位
国王子罗摩去国处山林
闻国风俗离还归维正化
娑楼婆国王名曰头楼摩
父子游山林终亦俱还国
婆私昼牟尼及与安低叠
山林修梵行父亦归本国
如是等先胜正法善名称
悉还王领国如灯照世间
是故舍山林正法化非过
太子闻大臣爱语饶益说
以常理不乱无碍而庠序
固志安隐说而答于大臣
有无等犹豫二心疑惑增
而作有无说我不决定取
净智修苦行决定我自知
世间犹豫论展转相传习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