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23时:32分:1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二 » 正觉口袋书 » 正文

13、密教夸大不实之神通证量—概说密宗系列(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2  作者:香道网  
核心提示:  13.密教夸大不实之神通证量—概说密宗系列(三)  ───────────────────────  目 录  一、妄想
  13.密教夸大不实之神通证量—概说密宗系列(三)

  ───────────────────────

  目 录

  一、妄想之神通行门…………………………01

  二、漏尽通之妄想……………………………15

  三、神足通之妄想……………………………19

  四、以明点发起界外神通之妄想……………32

  五、附论神通与证悟…………………………39

  附录 参考书目………………………………52

  ───────────────────────

  一、妄想之神通行门

  密宗古今诸师妄以为明点气功之成就,可以成就天眼及天耳通,譬如萨迦派之《道果——金刚句偈注》云:

  即颂云:“如天眼清净,能觉有际顶下禅定之觉受”,谓:依景像,见三界种种色法差别,生有漏天眼通。颂云:“具铃之音”,谓:殊胜具铃者,其为中脉,若由九界所出之风气同集于其上,则内脉之声如蜂鸣。非殊胜者为若心气集摄于左耳至慧口(梵字阿)字间,则于九界之声音无分远近,悉皆得闻,如天耳通。(61~498)〈详见参考书目〉

  然而天耳通之修证,实非如是;观于四阿含经中所说之修法,不曾说由明点中脉及宝瓶气之修行通达者可以证得天耳通也。是故欲修神通境者,当依佛所说法而修,莫依密宗虚妄想所说之法门而修神通,否则引来诸魔鬼神示现种种似神通境,令行者误以为是自有之神通,而做诸狂妄行为;著迷不舍之后,便遭鬼神诱引而入鬼神道中。

  若密宗行者后时了知彼为鬼神示现,而欲远离,不欲入鬼神道中与之为伍,鬼神便作种种违心之境,令密宗行者精神错乱,须长住精神病院中、一世荒废;欲令彼鬼神远离者极难,彼等必将加以作祟而令行者偿还鬼神曾为行者服务之债也。如是事例,于各大精神病院中,所见极多,而皆说言修学“佛法”导致;其实并非真正修学佛法,乃是修学密宗之外道法所致,而由佛教承担此一恶名。又如:

  气趋入之门、持气之法、与其利益等,颂云:“如是气行于鼻尖,五种颜色善自观,如是念诵之数同,昼夜六时常时念。趋入之门鼻两孔,口与下方共三道,此身具有四种门,持法呼吸住入出。清清楚楚而算明,持住无别任运上,自心即能生任运,颜色形状相娴熟,有漏神通从此出。”依正士上师,口诀云:“火风之气从鼻孔出,水气从口出,地气从下道出,黄门气从全身毛孔出。”上师麻尔巴云:“上外二门气防守,下内二门气防守,中共门中而防守〔原注:师云:上二门鼻孔,下二门二便道,中指脐下三脉会合处〕。持气方便有四:初、妄念多者,宜用数法,身七支坐,平坦住,令息出入,次心认持而数之〔原注:唯数入息〕。 二、随法,气于身内全体或某部分行,以心随之。 三、止法,气遍全身已,心止于无分别上。 四、观法,心放下一切世出世法,及法之去来住,皆住于自性显空无分上,趋入清净胜义。 如上显密二经已详,地藏十析云,心实难调,气外驰,心亦外驰,故心者说为气,颂所云:持住无分任运上,自心即能生任运。此则属时轮之别摄支也。 所谓利益者,如前所说,颜色如能明显出生,于身内外得坚固已,则成十遍住定。 又于心间观第八识无垢月轮,余识皆集中于此而修,可显五神通,详见金刚阿闍黎贡加宁波与大善巧嘎登借巴所著《密集广注》中颂云……。”(34-407-409)

  曾闻陈健民为密宗近代修行者中之佼佼者,密宗既有如是胜妙之法,而陈师抛家弃子,出外寻师访道、一生精进修证密法,已经穷尽贡噶及诺那上师之所传者,既如是,陈师应当早已证得神通也,彼修证密法之证量及广修,可谓近代密宗上师之最故。然而陈师因于何故,至临终时犹未证得神通境耶?

  所以者何?谓如是密宗所说,藉由中脉及明点、宝瓶气之修法而可证得神通境者,违 佛所说神通之法,亦违显教三乘诸经所说修神通之法,事实亦见密宗诸师之言神通者,皆是死后由弟子而言之也,未曾于死前有之也。如此谓之穿凿附会之说,非有实质也。是故密宗所言可藉中脉及明点、宝瓶气之修法而可证得神通境者,非如实语,违背神通之正修理论与行门故。若言如是修法可得神通者,民间诸传授气功之大师等人,应当各各皆有神通之证量,而密宗诸师更应过之,云何彼诸气功师等人悉无神通之证量?云何古今密宗诸师通达宝瓶气者,于死前皆见无有神通之修证?要待死后由其弟子们渲染附会之?有智者监之。

  复次,“心者说为气”,此说有大过,自语相违故。密宗诸师说法,前后相违之处甚多,有时说明点即是心,有时说气即是心,有时说觉知心是心,有时说明点即是阿赖耶识,有时说明点即是如来藏,所说莫衷一是。今者更言“心即是气”,违教悖理,复违自语,所说前后非一,云何可信?如是违教背理之法,而言其法是更胜妙于显教之究竟法,有何意义?

  非唯陈师如是妄说,萨迦派之密续中亦复如是妄说:

  于佛母诸脉处(于明妃之中脉等一切脉处),其界净分能无所碍(于提取其身中之淫液种子净分能够无所障碍者),以见而行秘密缘起(以此正见而行秘密缘起。合修双身法者非可为外人说,又因合修此双身法可以成就“究竟佛果”,其法从缘起法中修证,极为秘密,故名秘密缘起)后,见外境觉受之所现,乃生五神通而无碍。又,若见净分集于眼门,则生眼通,集于耳门则生耳通,若见集于心间,则死时得迁识,生时得他心通;若见充盈于顶髻等一切脉处,则得生神燮之神通而无碍。 本顷中云:“若净分临脉字,生神变而无碍”,谓能变化自身种种脉界,若于此引导手印之净分,则生变化外境种种色之神变而无碍。(61-565-566)

  如是而言明点等修法,可以成就诸种神通者,云何密宗诸多大证量者,不能证得此诸神通?而须装神弄鬼以笼罩学人耶?此谓密宗所说之法,既皆以假作真、以表为真,是故以为观想成就时,即是所观之法成就。然而所观之像并非即是所欲得之现实世界境界,唯是自己之“内相分境”尔,非即是外境成就也。是故欲藉观想之法而成就诸种神通境界者,乃是妄想,不能与神通境之真正修学法门相应也。如是而言神通之修证者,即成无义。

  若言性高潮时所上提之精液淫液净分“集于眼门,则生眼通,集于耳门则生耳通”者,则有过失:此谓密宗诸师既信如是言,复转为他人宣说,乃至印制成书而广流通,则应此说是事实,应能如法修成。然今现见密宗诸师自称已证初地乃至成佛者,广有其人,以及“活佛”再来世间者,亦复不计其数,然而悉皆未证神通(舍寿后则必有弟子广说其舍寿时之大现神通)。此则显示彼过有二:一者,显然所证双身修法,未能提其净分至于眼耳……等处,是故无有天眼、天耳……等神通;若言尚未能提升至眼耳等处故无神通者,则不应名为“活佛”,于密宗道之生起次第尚未能具足证得故,尚无证量故;或应双身法所言之“提升净分至眼耳等处能生神通”者,乃是妄说——唯是言说而不能修证之也。

  复次,此段文中所言:“若见集于心间,则死时得迁识,生时得他心通”者,亦复有过。此谓密宗诸师既皆错会所观想之明点为阿赖耶识、为如来藏,然而明点却只是因缘所生之法——由意识及五根、意根、如来藏之配合而生,非是真正之如来藏。既非真正之如来藏,则密宗所说“迁移明点往生来世即是迁识”之说,即成虚妄之法。既未亲证如来藏真相识,而言能迁识往生来世者,显然所说成妄,非真佛法也。

  复次,密宗诸师既未能知余心中所证诸多种智,乃至不能稍知余心中所证最浅之般若总相智(根本无分别智),显然普皆未得他心通;既皆未得他心通,显然未能将彼等在双身法中所修之净分提升至心间,是故未得他心通;既未得他心通,显然过去世未曾修成迁识法,则所说“若见集于心间,生时得他心通”者,亦成妄言。

  如是进退失据之言、自相矛盾之言,云何密宗诸师闻之不能解其邪谬?文中所言“若见充盈于顶髻等一切脉处,则得生神变之神通而无碍”者,亦复如是虚妄邪谬,皆属《楞伽经》中佛所说“妄想之想”也,皆不可信也。由是故说密宗所说诸法皆非真正之佛法,唯是借用佛法名相而行其外道法之宗教尔。

  而密宗中人所说神通者,自古以来,一向有此现象:所说具有大神通者,皆是已过世者,未曾有人于在世时显现神通者。密续中所说之莲花生……等人现大神通者,皆非在世时有之,皆是过世之后,由后人宣扬其在世时有何大神通;若后时无人反对者,便载入典籍中而广流传。犹如今时之元音老人显密双修,在世时亦未有丝毫神通可言,然死后之台湾诸多弟子,却大肆宣扬其死时死后示现大神通境界等事,悉是穿凿附会渲染之说,绝无实质;所以者何?谓元音老人乃是身罹重疾、吐血不止,倒于陈白华教授身上吐血至死者,焉有大神通之可言者?而密教中人大肆宣扬其坐脱立亡及死后之现大神通,乃是不实之事,有何可信之处?元音老人之事如是,密教中之一切古时大师亦复如是,皆是死后由其弟子渲染附会、加油添醋而流传之,本无神通可言也。

  此谓神通之修证,必须依禅定正修之后,复作神通法门之加行,然后始能证得;非如密宗所说之由中脉明点观想后、加修宝瓶气之可成就也,亦非如密宗之以双身法实修时作此观修所能成就者也。复次,密宗所说之禅定者,乃以双身法中正受淫乐之离念灵知境界,作为禅定正修;如是修行,完全违背禅定之正修行法门,亦完全违背禅定之修证境界,复与神通修证之加行完全无关,云何能依之而发起神通耶?

  复次,欲证神通者,必须舍离欲界淫欲之贪著,方能发起初禅定境,而密宗却教人贪著欲乐中之至乐大贪,贪著不舍;证得神通之人,若复贪著淫欲,则其神通境界不久便又丧失,必须远离淫欲之贪著心,重新再作神通加行之观修,而后始能复得神通;然密宗却言“舍弃双身法之贪者即是犯密宗十四根本戒,必堕地狱。”与修证神通之法背道而驰,绝无可能修证成功。p.13

  密宗所欲教人修证者,悉与所欲修证之境界相违,越精进而修,则离所欲修证之境界越远;故说密宗所言“经由双身法四种喜之中脉明点观想与宝瓶气之修行,可以证得神通境”者,乃是神通妄想,非是神通境之正修也,绝无可能成就神通故。

  二、漏尽通之妄想

  密宗非唯欲以观想而思成就五神通,乃至欲以观想而思成就漏尽通:

  又于心间观第八识无垢月轮,余识皆集中于此而修,可显五神通,详见金刚阿闍黎贡加宁波与大善巧嘎登借巴所著《密集广注》中颂云:上中下三密瓶气,能作具解脱之业,利益八种如下述。时轮云:于师口诀、烟等相未生以前,应不断修之;修法则于脉轮之命气(明点)与下行氯(与贪求射精高潮相应之气)坚持,月气(女方之淫液)塞住、曜气(男方之拙火宝瓶气)塞住、菩提心(物质明点之精液)塞住;任何人于此略具希求心,如上行已,可令太阳(可令男性之拙火)增长太阳月力,二气平等不平等相已清净,皆住于中脉之火上,命气与太阳气,则集中于太阳时可据非死时云。解脱者,如大幻网经所载狮子解脱功德已详,所谓八种功德者。(34-408)

  犹如此段文中所举,欲以观想中脉、明点、拙火、宝瓶气等法,而成就“具”解脱果者,名为妄想。学人当知:欲求证解脱果者,绝非以意识心而取证解脱果——非以意识心入住无余涅槃之中也。何以故?谓 佛说无余涅槃者,乃是灭尽十八界法,令自我消失于三界中,亦复不再有自己之十八界法再出现于三界中,是名无余涅槃,此是解脱修证之唯一法门。

  若人欲取证 佛所言如是无余涅槃者,应灭我见及我执——现前观察意识等六心(见闻觉知性及离念灵知心)虚妄、现前观察思量心(时时处处作主之心)虚妄,如是现前观察而断除对于“自我真实不坏”之知见及执著;如是断除我见及我执已,则成有余涅槃——具足解脱及解脱知见。如是之人名为慧解脱者,舍寿之时,便能灭却自己,不复受生于任何境界之中,故不再有“未来世之自我”出现于三界内,是名无余涅槃。如是修证方属佛教所说之解脱也。

  今者密宗所说者,皆是欲以观想等法,将意识入住于所观之境界内;复以精液明点之不漏、而能如是常住性高潮之第四喜中,以此作为证得报身佛之常住大乐果报、作为解脱轮回生死、作为漏尽通,以如是境界而名解脱。其实皆未曾断“我见”之一分一毫,何况能断我执?此谓密宗古今诸师对于我见及我执之意涵悉皆错会,亦对解脱涅槃之意涵生诸错会,甚至完全不能理解涅槃之真实意旨与内涵,如是以淫欲之乐及观想等法,而欲成就解脱,是名对于漏尽通所生之虚妄想也。

  三、神足通之妄想

  密宗以梦妄想及观想之妄想,而欲成就神足通及出世间果:

  第二个修之道理,乃修时做梦、幻化样子。修此有二:一、世间的修,二、出世间的修。何谓世间的修?即以前所无者,现在变出来(以觉知心在心中观想变出来)样子修;或以前已有者,现在变成别种样子修(或将以前所观想之境相加以变化)。譬如以前没有,现在变出(观想变出)一女子样子修;或以前是男,现在变为女身样子修。女身觉得不好时,再(观想)变为男身。世上种种,其实不外此二途:即以前所无者现在(观想)变出来,或以前已有者现在(观想)变成别种样子是也。修时行者心中想:身乘日光至三十三天,上下自如;本来气之力能走,可以如飞机腾云驾雾破空而去。修成者可乘月光上升游行各处焉。以上皆属世间的修。至于出世间的修,即修时想:身往世间之外去;譬如往极乐世界去,或往不动佛之显喜处去,或往究竟天去,或往其他清净佛土去,见佛听经问法受教。如此观想修持,此之谓出世间的修也。夫平时修练气功,使明点能至身体各部,即为此时前往佛土之基础也。倘明点不能运行自如,则此时佛土万不能去矣。白日醒时一心修习,观想此身前往佛土听经问法;晚上梦中自亦如是修持,醒睡如一,然后方可于睡梦之中、魂赴佛国,应念而到焉。(62-251-253)

  于观想时之想,或梦中作想者,皆是妄想,与实相完全无关。然依此而起愿,观想极乐世界、以此欲求舍报而生极乐者,亦可得生也;然此非因己力而生,乃因自己有此“愿生极乐”之心,复以观想之法而努力观之,则如《观无量寿佛经》所说之作观,即是《无量寿经》所说之系念思惟念佛法门也。由此而观之相,虽非真正极乐之相,然因一心欲生极乐故,即成念佛之法;由此便得具足信愿行等三法,舍寿时,佛自来接引;虽非行者自身之力能生极乐,无妨亦能生彼极乐七宝池中也。

  然诸密宗行者若认如是观想所见之极乐世界即是真正之极乐世界,则成妄想;虽然亦能因佛愿力神力而往生于彼,然彼所观绝非极乐之真实影像也,唯是自心如来藏所现之“内相分”尔。

  所举如是文中之言,谓观想时或梦中所想:变成何身即是何身、变成何境即是何境者,皆是妄想也。如是而言世间修:谓想自己变成何身即可来世真成何身,想自己能乘日光而往忉利天、即成自己能真正乘日光而至忉利天,想自己能乘月光而至世界各处、即成自己真能乘月光而至各处者,皆是妄想所得,绝无实质修证可言;依此修之而认以为真者,若不变成精神失常及自大之狂徒者,已是万幸,何况能成真正之世间法修证耶?终无可能随意往至各处也。

  文中开示所言“出世间的修”:“即修时想:身往世间之外去;譬如往极乐世界去,或往不动佛之显喜处去,或往究竟天去,或往其他清净佛土去,见佛听经问法受教。如此观想修持,此之谓出世间的修也”,真乃大妄想也。

  何以故?谓观想自身往世间之外去之言,乃是无智凡夫之言也。所以者何?此谓密宗诸师迄未能知何谓世间、何谓出世间故。极乐世界既有七宝池与八功德水,既有凡圣同居土之饮食如意,则是具足十八界之法,焉得谓为三界之外?乃至菩萨所生极乐世界之实报庄严土中,尚有修定、闻法、供养十方诸佛等行,则必仍有眼耳身意等根及识,亦必仍有色声触法等尘,具足十二界,焉得名为已出三界?故知密教诸师之误会三界、出三界”之真意也。当知极乐世界非未出三界、非已出三界,是理已说于拙著《宗通与说通》之中,兹不重赘。由此可知密宗诸师皆不能真知出三界之理也。

  复次,所言“修时想:身往世间之外去”者,名为不解佛法者之所说也。所以者何?谓一切有情之身(不论是欲界身、色界身、观想所成身)皆不能往世间之外去,乃至一切有情之觉知心、思量心,亦皆不能往世间之外去故。若所观想之身能往三界外去者,则无色界天应在三界世间之外,不应言为三界世间之内也,无色界天唯是不触五尘之四空定中觉知心尔,尚且无身,更胜“身往世间之外去”之有身者,何况密宗所说尚有色身之三界外”?岂非更逊于无色界?然 佛所言,及现观无色界有情众生,皆在三界之内,未曾脱离三界生死轮回,焉得谓为已出三界者耶?何况出“三界”后尚有色身者?其境界必较无色界更低劣也。是故密宗所说“身往世间之外去”者,实有大过焉。

  若所观想之身能往世间之外去者,则能观想之心更应能出三界之外去,理必如是故。是故,此文所说“出世间修者,修时想:身往世间之外去”,即是密宗诸师对于出三界之虚妄想也。密宗一切上师皆堕凡夫与外道妄想之中,总认为能知能觉之心可以出三界,亦认为三界之外有某种境界可以令觉知心长住其中、作种种乐事。然实三界之外无一切法,亦无有情一切种身,亦无有情一切种心,亦无世界任何境界,亦无六尘之任何一尘,亦无十八界之任何一界,亦无觉知心、思量心,十八界俱灭故,唯余本离见闻觉知之第八识如来藏故。

  十八界俱皆灭已,方名已出三界。然十八界既皆灭已,尚无“众生我”在,云何而可言有三界外之世界可供觉知心安住而受众乐?而密宗竟言有所观之身可出三界之外?竟认为觉知心可出三界之外?竟认为出三界后之佛尚受欲界之淫触?解脱道知见之严重不足,乃至于此,显见密宗古今诸师于显教之解脱道完全不知不证,而言“已修已证显教之法后始能修密乘”者,真乃狂妄无知之言也。

  三界之外无有任何世界,三界之外若尚有世界者,则生于彼等世界中者,仍是令人轮回生死之世界也——由此“三界外之世界”而可再生往其余“三界外之世界”,则轮回继续不断故。若言“三界外之世界”唯有一世界者,则此世界亦有方所,试问此一“三界外之世界”处在何方何所?若有此“三界外之世界”者,则应 佛说四阿含诸经言说、皆是虚妄语,佛所说出三界者,乃是无余涅槃故;而无余涅槃本际之中,灭尽十八界法,无有一法留存故。

  今者密宗所言,既有“三界外之世界”,是故能令身心长住于此“三界外之世界”者,则 佛亦应为我等众,说有如是世界为出三界后之境界,令我等弟子证之。然而 佛终不作是说,佛始终作如是言:灭尽十八界法而不复生未来世之十八界法者,名为无余涅槃。如是之法方是 佛所言之出三界法,迥异密宗之所说也。

  由是故说密宗所言:“修时想:身往世间之外去”者,名为不解佛法者之所说也;纯是妄想,非佛法也。既非真实佛法,修之何用?唯益未来舍寿时之妄想及轮回尔。

  密宗诸师更作妄想:以为成佛之后,报身佛可以享受欲界最大最高之淫触(第四喜淫乐)乐受,以之为出三界之最大乐,以之为报身佛之出世间大乐果报,故名“抱身佛”,真乃邪妄至极之妄想也。所以者何?谓 佛于成佛之二大无数劫前,早巳视欲界淫乐如敝屣,并且一向宣说欲界淫乐是有情轮回生死之最粗重烦恼,一向宣说欲界淫乐必定令人由此贪爱而轮回于欲界之中、久受生死,一向说之为“欲界爱”,亦令诸弟子首先断此贪爱;云何复于最上上根人方可修学之密法中而言报身佛“长受恒受”三界中层次最低之淫乐?而复言此报身佛之境界为出三界之境界?岂有此理!

  信受密法、如教而修者,唯是浪费生命光阴尔:

  此无他心使然耳,盖吾人“心”之作用有不可思议之力量,凡有所思、无有不可成为事实,全视吾人心诚与否耳。古人不云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斯之谓欤。但未修之人固不能也,因其身体卧下即熟睡如死,奚得前往耶?常修氯功之人前往甚易,如正分不修,万不能修习。此法起分“自观为佛”之法未曾修过,亦不能修习。此法必也起分修好,正分多修,方可修之。如修之而力量不来,切莫心灰意懒,应再接再厉多多隆习,久自有效也。(62-253)

  密宗之最大弊病即是以假作真、一表万里。如是以假作真之观念,于密宗之一一法中,随处可见。此段文中所说者亦复如是,所言“凡有所思、无有不可成为事实”者,乃是虚妄之想,非是佛法之正修行也。所以者何?谓解脱道之修证,必须断除我见与我执,方能成其功、始可竟其业,非以观想自己解脱即能解脱也。

  佛菩提道亦复如是,须以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心,经由领纳第八识性而解了其“中道性”,而发起般若慧;非以观想某一法为如来藏者即是如来藏也,非如密宗之以观想中脉内之明点作为如来藏、便能成为如来藏也。是故密宗笃信“凡有所思,无有不可成为事实”者,即是密宗步入歧途之根本原因也。

  一切学人皆当建立正知正见,举凡佛法中三乘菩提之道,其修证之法,必须依于佛说之法,必须完全依于圣教量之真意,不得随于自意所想、而谓“凡有所思、无有不可成为事实”者,否则即成《楞伽经》中所说之“妄想者所想,妄想者所说”之法也。若依妄想而修者,所修悉皆不名佛法,绝不可能与佛法证量证境相应故,必定成为外道法、及外道之证境故。如是密宗邪见,而言佛法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之“果位修行”者,其实完全是外道妄想而假藉佛教教相与名相,与佛法修证无关也。p.31

  四、以明点发起界外神通之妄想

  密宗一切上师皆悉妄谓:明体之修证可以发起界外神通。譬如:

  一味功力已圆者,则见一切法随所显现,皆自明体而出,和合无碍;其功德即从此明体妙用,缘起实德上之果位十玄门、出生大神通变化。前二瑜伽、即专一亦未尝不可生起神通,盖前五通即界内禅定,亦可出生;惟此一味之大神通,因由明体直接出生,而非由定力出生,故与无漏通配合,而成为界外禅之大神通。(34-876)

  密宗诸师常以自意所想而说佛法,此段文意之中亦复如是,譬如此文所说之“界外禅大神通”者,乃是“虚妄之想”者所说也。何以故?谓一切法皆悉不出三界,若出三界已,即无一切法可得故。此谓三界者即是众生所处之境界也,法界者即是众生心所生一切法之界限也;是故若有一法能出三界者,彼等出三界之法,唯有一法——第八识如来藏。除如来藏外,十八界法中,无有一法“可出三界而有其用”也,而一切法皆不能外于十八界法而现起,是故无有一法能出三界也,何以故?谓除如来藏外,设若有法出现者,彼法所在之处必是三界之中,无能出于三界也;何以故?谓一切法皆必须依十八界法之全部或局部运作,方能现前,一切法莫非如是,悉皆不能外于十八界而现行;概依或多或少之十八界法方能现行,而十八界法必定出现于三界内,无有一界能于三界外出现,则知一切法悉皆不能出现于三界之外也。33

  唯有如来藏不复出生十八界法时,方可名彼法是出三界者也。而今密宗诸师悉欲以觉知心而出三界,皆是妄想者所说也。而今陈健民更说有“界外禅之大神通”,悉是自意发明之虚妄想也。所以者何?谓三界外、法界外,无有一法可得故;若强言界外有法者,唯有一法——第八识如来藏。若界外唯有第八识如来藏者,则此意即谓:界外无人、无我、无见闻觉知心、无思量心、无涅槃与生死,十八界俱灭,一切法俱灭。若此等皆无者,尚有何法而可谓为“界外禅”?尚有何法而可谓为“界外禅之大神通”?

  一切禅、一切神通皆悉依十八界中之意识界方能现起故。由此可知密宗所言之法,悉是属于自意施设所想之法,非依佛意而证得者也。

  复次,明点明体乃是所观想之法,由能观之心作诸观行所成;能观之心尚且是依他起性之法,何况明体乃是依于能观之心所作观想方能现前之法,云何而可言为能生万法之法耶?无是理也!果真明体是能生万法之法,则明体之法应如第八识心之恒时现前而未曾刹那暂灭——如证悟如来藏者之于一切时皆见有情之如来藏恒时现前。然而明体之法,唯是观想之时方能现起,觉知心不作观想时,便又消失。能观想之人,乃至可于一切时中皆观明体现前分明者,亦非恒时现前者也,眠熟即灭故、闷绝即灭故、正死位中亦必定灭故。

  明心之人现见一切有情之第八识恒时现前,不须观想,而彼被观者之第八识亦复如是恒时现前,不须观想而后现起;彼被观之人若得证悟时,亦如是现见一切有情之第八识恒时现前,不须观想而后方现,故名“遍一切时”之法。是故,密宗观想明体之法,乃是以假作真之法,乃是妄想之法也,所修所证非是佛法也。

  密宗古今诸师之神通证量,多属笼罩之词,非有证量;无有证量之人,而由后人穿凿附会后,载入文字中,令后人信以为真。乃至擅以己意而发明子虚乌有之法,如此段文中所说“界外禅之大神通”者,皆是子虚乌有之妄想法,有何可信之处耶?而密宗古今诸师若真有神通者,悉属报得神通或鬼神所示现之鬼通,绝非依彼等所说经由观想明体之法而能修得也。

  复次,密宗行者若有于此世修得神通者,必定非由观想明体之法而证也,观想明体之法不能发起神通故。又:极少数密宗上师所修证之神通境,设若有成就者,其层次皆甚低,不能远离欲界淫欲之极重贪故,未得初禅定境证量故,神通境依其禅定证量之高下而有差别故。

  复次,密宗中人若于前世曾修神通而致此世有报得神通者,万勿修学密宗之双身法,否则必令神通得而复失;神通境与淫欲乐触之贪著完全相背故,若贪淫乐者,久之必令神通境界渐渐失去故,如是正见,一切已有神通之学人普应知之,以免被密宗上师所误。如是普通之鬼神层次神通,于今尚且未见有何密宗上师依于明体之观修而得成功者,乃更发明“界外禅之大神通”名相,笼罩学人,无足采信也。p.37

  密宗“诸经、诸续”所说护法金刚之神通,皆是广大无边,并皆誓言护持佛教正法令不坏灭,所念诸咒亦复极具威力、世无其匹,而皆不能护持佛教不灭,有何大威神之可言耶?即使只是护持表相佛教之“密宗佛教”自身,亦复力所未逮,终被回教军队所灭,不能护持之,如是密宗之护法金刚,有何威神可言?率为山精鬼魅所化现尔,不足为凭;是故有智之人当明辨之。(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第十二章,正智出版社。)

  五、附论神通与证悟

  世俗神通乃三界中众生意识境界分段入出之法,愚夫不知其幻,执为实有,因兹起慢及瞋,造作能感后世三恶趣之三业行支,来世大多失于人身,沦入鬼神道,与诸夜叉地神山神宅神及诸精魅仙人为伍,展转互相牵绊,难复人身,不闻佛法;长劫处于生命之黑暗长夜,轮转生死,世俗神通是鬼神相应法故。(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复次,神通无关证悟,是三界中世俗境界故,无关般若故。如诸鬼神道及道教中之神只,亦如一神教之上帝阿拉,三如人间之有神通仙人与佛子,悉有神通,皆是世俗有为法;通力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然无有能知般若者,乃至浅如二乘菩提,彼诸神通众生与上帝悉不能知,何况能知大乘般若?是故神通无关证悟,不可谓有神通者必是证悟之人,唯除菩萨示现神通,以度俗人入学人位中。(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然于佛教中言,般若之证悟,有助于神通之增长,而非必发起神通。佛子于证悟般若前,若已曾修定修通有成者,于证悟后,心转清净,令彼原有世俗有漏神通转易成无漏妙定神通,通力及境界变化俱皆增长;是故佛子心大欢喜,欲示众生般若之妙,乃现神通:于虚空中若行若坐若卧,上身出水下身出火,上身出火下身出水,具十八种神变。然彼神通非因证悟而得,乃因悟前之修定修通而得,因悟后离染而增长。若佛子悟前未修定修通者,悟后唯得宗通,不得神通。唯除往世已证神通,今世忽忘者,此名报得神通,因悟而显。若往世未修得神通,则今世悟后亦不能现神通,是故佛门中不以神通之有无而判定是否证悟,此乃佛门中一切善知识之共识。(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复次,证悟之人无有神通者比比皆是,可以声闻乘及大乘之证悟圣者为例,证实余语之非虚也。如佛世之莲花色比丘尼,乃是俱解脱之大阿罗汉,早巳证悟声闻菩提及取证灭尽定,然因神通乃三界世俗有为法,无益解脱道之修证,反因修学神通而必障碍解脱道,故莲花色大阿罗汉悟后不修神通。一日,有诸强粱垂涎莲花色大阿罗汉之绝色,心生淫意,绑架禁闭之,欲俟入夜而后染指;莲花色阿罗汉虽有声闻菩提证悟,以及四禅八定灭尽定之修证,竟不能离去;后因目犍莲尊者闻悉此事,飞入禁闭之牢,当场传授神足通,莲花色阿罗汉方得随目犍莲尊者飞离彼处,免受玷污;是故神通无关证悟,证悟非必有关神通。(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亦如禅宗传至中土,二祖慧可禅师之后,大多未有神通,唯除悟前已曾修神通者。如三祖僧璨、五祖弘忍、药山惟严,马祖道一、南泉普愿、黄蘖希运、赵州从谂、石头希迁、德山宣鉴、临济义玄……乃至大慧宗杲转生至于二十世纪末仍无神通,如是证悟之人而无神通者,比比皆是,难以尽数,皆因修学神通之时未至故;皆因修学道种智之时间尚且不足,何有闲暇修学无关般若及解脱之世俗神通?然诸无闻佛子不得因彼诸祖无有神通,而妄谓为非悟之人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神通无关证悟,故若有人神通广大而示现者,非必是悟者;应以其著述中之演述三乘菩提内涵而判定之。若其所著所述三乘菩提知见偏差,纵有大神通能炫惑世人,令诸俗人迷信崇拜,仍不得谓其已悟。譬如余于二○○○年所著《宗门血脉》,及一九九九年所著《宗门道眼》书中所述大陆元音老人,今已逝世,而其徒众风闻宣扬其舍寿后之大神通及舍利,谓人曰:“如此具有大神通之修证者,云何可言其未悟?是必证悟之圣者。”如是之人,名为俗人,非佛法中之学人也。谓如是徒众不具闻慧思慧,不知神通之本质,不知神通与定慧之关连所在。(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元音老人在世之时,未有大神通,云何甫逝便生大神通?显见其殁后之大神通非真,多是穿凿附会,以讹传讹,渲染所成,非必真实。西洋有寓言云:某甲晨起,忽见一鸡无故掉下一根羽毛,说向某乙;某乙说与某丙时谓:“有人见鸡无故掉下二三根羽毛。”展转传至最后一人时,谓云:“有人晨朝忽见一鸡掉光全身羽毛。”密宗行人转述祖师证量及神通境界时,率多如是;如彼等传说密勒日巴之证量悉皆非实,以密勒日巴舍寿前尚未证得四禅,亦未修入初禅离欲境界,复未证悟大乘般若,乃至未证声闻初果,云何有彼传说中之大神通?(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元音老人殁后被人传说之大神通境界亦复如是,悉属以讹传讹、穿凿附会渲染所成,非真实也!何以故?以其生前尚未证得粗浅之初禅定境故,尚未证悟三乘菩提之任何一种智慧故;彼诸著述现在,识者阅已便知,不容徒众含混其词,假饶元音老人殁后真有大神通境示现,亦不能推翻其未悟之事实,彼于生前依常见外道见所作之著述今仍现在,铁证如山,无可怀疑。如智者大师云:“神通度俗人,智慧度学人。”有智学人唯依三乘诸经智慧为皈,不迷于一切凡夫所现之神通表相,何况生前未有神通,而于殁后由徒众渲染附会传说之者?(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复次,神通境界之高下,与行人之定境层次高低有关,亦与行人所证智慧之为有漏世俗智、无漏出世智有关;于佛法中,神通境界之高下,亦与所证三乘无漏智之差别而有异同,非可一概而论,佛子亦应知之。举要言之:同是证得神通之人,上地能知下地境,下地不知上地境。譬如凡夫及未证初禅之外道所得神通,不能测量已证初禅境界者之神通,……乃至凡夫外道证得无所有处定者所得神通,不能测量得非非想处定者所得神通。亦如外道凡夫之神通境,不能测量佛门证道者兼修神通所得通境。三如同为具有四禅八定灭尽定及神通之三乘无学,声闻不能测量缘觉通境,缘觉不能测量菩萨通境,菩萨不能测量佛之通境。凡此皆因定境高下、有漏无漏、三乘菩提差别等而有高下异同,佛门学人宜应知之,以免遭致有神通之附佛门外道所迷惑。(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三者,菩萨修学佛道,不应如诸名师之颠倒次第、一知半解而修。成佛之道有其进阶次第,佛说菩萨于三贤位之第六住修四加行及学般若,证悟藏识,生般若慧,渐渐通达而入初地,修学百法明门满足而入二地;二地持戒清净及修学千法明门而入三地,三地修增上心学——四禅八定及四无量心,将至满心位方修五神通。此是真正成佛之道,首要乃在明自真心——成就中观,而后随入初地无生法忍及二地三地无生法忍,依三地无生法忍般若而修禅定,禅定成就具足之后始修习五神通;乃是以般若慧为主,未得三地无生法忍前,不修五神通。闻慧思慧不具之人,不晓此理,迷惑于世俗神通有为之法,将彼具有神通之凡夫外道奉为证悟圣人,轻贱无有神通之三地以下菩萨,于菩萨依般若证量所开示之理不屑闻之、不屑读之,真俗人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桃园南崁亦有大活佛喜饶根登,奉常见外道之义云高为师,徒众渲染其神通广大,奉之如佛;然竟对于其座下某比丘尼之一指小疾不能诊治;更偕往四川谒义云高求诊,然亦无功而返,所谓大神通者,如是夸大不实,而愚人信之。如是未悟亦复无有神通之凡夫,假藉新闻传播机构,宣传夸大不实之事,以邀名闻利养,愚痴无智之人不晓内幕实情,投注钱财精神于彼常见外道法、及非真实有之神通证量,令人悲悯。(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复次,近日有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开示《佛法精髓》一书出版,以神通境界为禅门三关之修证,以神足通之穿墙入壁为过重关,阅之不禁喷饭大笑;无知若此,令人悲悯。彼亦以觉知心安住不动、不起妄念,以此境界为“六尘不染,四大皆空”,自谓“尔际则是了生脱死了”,与圣严、惟觉、法禅、印顺、达赖、创古、义云高……等人一般,堕于意识之粗细心境界。彼以证意识之知觉性不起一念为漏尽通,未离十八界之意识界与意根界,未离我见,尚未能证声闻初果断我见境界,何况能知四果漏尽通境界?何况能知阿罗汉所不知之菩萨七住破初关明心境界?更不能知重关见性境界也。彼以意识知觉性之如如不动,错认为证得法身阿赖耶识,堕于凡夫外道我见之中,而推崇莲花生、玛尔巴、密勒日巴等常见外道。复未知解缘起正观,而以神通之有无证得,作为“缘起大法”有无修证之判定标准,无知至此,乃竟有人迷之信之,真是末法也。假饶彼书所说“黄纸剪半混杂而后拼对”之事,非为事先串谋者,仍与三乘菩提证量无关;假饶彼书所说“甘露丸能于弟子手中依令跳动”之事,能确定为事实,亦与三乘菩提无关,与解脱道无关。而彼书中所谓缘起大法及般若,悉皆言不及义,若有比丘迷信彼法为“缘起大法”者,真名“愚比丘”也。后若有缘,当与彼“大法王”当众广论三乘菩提之异同,及四种圆寂之关连,今且暂时表过,不作细论。神通既与佛法二主要道(佛菩提道及解脱道)无关,是故本书不再谈论神通。(摘录自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第一章,正智出版社。)

  参考书目

  本书举证文词之出处示意:

  例一:(230-3)为第230册之第三页。

  例二:(62-55-9)为第62册之55页第九行。

  例三:(1-24-B)为第一册之24页B面。

  编号说明:依取得之先后顺序加以编号。

  三四、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

  六一、道果─金刚句偈注(毕瓦巴著,萨迦班智达讲释,法护译,大藏文化出版社1992.5.初版)

  六二、那洛六法(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炤笔录,晨曦文化公司1994.8.初版)

  〈总计二六二册,篇幅所限,不及备载。欲知书目全部内容者,请迳阅《狂密与真密》一书即知〉

  ─────────────────────────────────────

  自从正觉同修会开始弘法以来,各大道场口头上的抵制说法是:“萧平实弘扬的法义很奇怪,与各大道场都不一样。”暗示说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有问题,因为他们不敢公然毁谤正觉的法义是外道法──恐怕承担谤法的大因果,心中又很想抵制正觉。然而正觉弘法将近二十年来,经过三次严重的法义质疑、检验,也经过各大道场十余年来私下不断的寻找法义过失而不可得。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既已证明是依照三乘菩提诸经所说的法义而实证、弘扬,各大道场都找不出本会的修证及所弘扬的法义与经教不符之处,又都已承认自己的法义与正觉同修会不同,这已证明他们的“修、证”都是不符经教的,才会与正觉的法义不同。

  ──正觉同修会──

  ─────────────────────────────────────

  〔注:转载自2009.06.印刷的纸版本〕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