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9日 04时:06分:1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一 » 入不二门 » 正文

01 忻州打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2  作者:佛友网  
核心提示:  第二则 忻州打地 (依各辑公案拈提书中排定之则数顺序排列)  忻州 打地和尚 打地和尚自江西马大师处领得真旨,自晦其名。
  第二则 忻州打地 (依各辑公案拈提书中排定之则数顺序排列)

  忻州 打地和尚 打地和尚自江西马大师处领得真旨,自晦其名。凡学者致问,惟以棒打地示之,时人谓之打地和尚,久之不称法名。一日,被僧藏却棒,然后致问,师但张其口。有僧来参,问其门人曰:“只如和尚每有人问,便打地。意旨如何?”门人即于灶底取柴一片,掷在釜中。

  星云法师讲禅云:《“谁在辛苦?”“谁在吃饭?”“谁在经行?”“谁在说话?”佛光禅师经常忘了自己,这样回答别人,也反问别人。 不少的禅者学人,因佛光禅师的话而寻回了自己、认识了自己。

  世间上的人,有时肯定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知识、自己的拥有,反而失去真正的自己;有时候什么都不认同、不肯定,又迷失了自己,像行尸走肉,没有灵魂,没有立场。如果一旦有了禅,虽然否定了一切,其实拥有了一切;虽然肯定了一切,其实解脱了一切。

  所以,禅者的语默动静,都另有一番深意;禅者的生活作息,都另有一番境界。他们的机锋险峻,言行虽然朴素单调,但妙味无穷;他们的警策虽然严厉,但风度亲切,达观超凡。“谁是禅师?”其实,这就是禅师了。》(佛光《没时间老》90页)

  平实云:佛光禅师者,即是星云法师之自称也!由于不便明说自己已悟故,乃以佛光禅师之名,说有“不少的禅者学人,因【佛光禅师】的话而寻回了自己、认识了自己。”以如是手法,在私下令随学者误认彼为真实证悟之人,由是可以维持信众之绝对信心,保持名闻利养于不坠;亦可在未来时机成熟时,由继承人公开称说星云确已证悟,以便继续发展佛光山之事业。然因今时不便明示为悟,以免平实拈提之,是故提到佛光禅师时,有时不免要在公案中故弄玄虚,将他人所供养之钱财故意以“银两”之名而说,以此欲令读者误以为佛光禅师是古人。然而偷吃之后,却又未曾将嘴擦拭干净,不免有时露出马脚来;有智之人,读毕星云所著《石头路滑、没时间老、活得快乐、大机大用》四书时,便能寻得书中之蛛丝马迹乃至明显证据,便可判知书中所说之佛光禅师者,其实正是星云法师之另一分身也!

  如今星云法师既以悟者之身分说法讲禅,书中明说佛光禅师是证悟者:已经引导“不少的禅者学人寻回了自己、认识了自己。”与其以前在《菜根谭讲话、六祖坛经讲座》等电视节目、录像带、光盘中谦称未悟者,完全相反,言行不一,则平实于第七辑中所说三年不予拈提之承诺,即应随之取消,彼已依未悟之身而妄自称悟故。为救其大妄语罪,为救佛光山学人同免大妄语罪,平实如今便以悟者应有之见地衡之,令大众同得观赏其“悟处”。

  “谁在辛苦?谁在吃饭?谁在经行?谁在说话?”如是话头,本是禅门参禅好语,然而一经佛光禅师解释之后,却成了万劫系驴橛:“禅者的语默动静,都另有一番深意;……他们的机锋险峻,言行虽然朴素单调,但妙味无穷”,如是言语,其实与禅浑然无干,根本未曾将“谁”之一字关节所在拈出,说得千言万语,句句皆与禅无涉,何来妙味?佛光禅师既是禅师,又是“证悟”之人,何可如是言不及义?

  星云法师又云:“他们的警策虽然严厉,但风度亲切,达观超凡。”如是之语,真悟之人闻之,莫不哂之,何以故?皆于如是一句中,了知其落处故。星云法师更道:“‘谁是禅师?’其实,这就是禅师了。”如是,不必拈示公案悟入之关节所在,只要能时时问人:“谁是禅师?”即已经是禅师也!

  禅师如是容易担当,无怪乎恁多法师居士,个个自告奋勇,出世竞当禅师,于是现在连慈济之证严法师也敢以悟者自居,说起十地菩萨之证境来。然而,究竟禅师问尔“谁在辛苦?谁在说话?”时,究竟阿哪个才是“谁”字所指之真实心、直心?尔佛光禅师还曾领会得么?

  早知尔佛光禅师根本未曾会得,且举打地和尚之打地公案,共尔佛光禅师扯葛藤去也!

  打地和尚自从当年在马祖大师座下证悟之后,便隐匿名号,未曾大肆张扬。后来仍有学人知其已从马大师处证悟实相心,渐渐闻于他人,乃有学人渐次来参。然而打地和尚一生接人,多以棒打地,并不开示教门知见,亦不开示禅门参禅之知见,是故时人乃称之为打地和尚,其法讳乃至不再传闻于人间。

  打地和尚既不开示教门及禅门之言语知见,是故时人难以会得;一日,有人因此藏却其棒,然后复问禅旨;打地和尚无棒可用,便张其口。古今多少禅狐不会其旨,每疑打地和尚未悟。殊不知打地和尚所悟甚深,只是拙于言语,不讨人喜;悟得片段及未悟者,皆不能揣测其意旨,故生疑谤。若是大悟成片者,但闻彼打地张口故事,便皆遥相作礼,岂况疑谤之?且道:打地和尚一生打地,为人之慈悲在什么处?尔佛光禅师还会么?

  知尔不会,平实且教尔一招:若有学人来参问法界之实相,欲悟般若者,大师只须于学人问毕时张口便得,更勿作任何开示。否则平实闻之,不免年年拈提去也!

  学人离去之后,大师何妨每日里佛光山中四处行走,行走之时,见人但只张口闭口便得;余事尽付侍者,万事勿作即得。

  后时有僧因为打地和尚唯以打地为事,既不能从此会得打地和尚玄旨,便退求其徒,问其门人曰:“只如和尚每有人问,便打地,意旨究竟如何?”门人闻彼僧恁问,不答其语,却取木柴一片,掷在釜中。

  多有禅狐不解打地和尚门人之意,便在事相上作文章曰:“门人取柴一片,不掷在釜下柴火中,却掷在釜中,乃是制造震撼之气氛,容易打破学人之疑团。”如是言语,只成个村言俚语、隔鞋搔痒,根本不曾搔著痒处,于禅于道有何相干?如今佛光禅师既道是悟者,平实且要问问尔,且道:门人于灶底取柴掷在釜中,意在何处?

  尔佛光禅师若真会得,便见打地和尚亲切为人处,从此以后可以真为禅师也!可以明著自称星云禅师,不必以佛光禅师遮遮掩掩而隐称也!亦可以广受大众更大之供养也!从此可以日消万担粮故。

  尔佛光禅师若犹不会,平实且教尔一招:但有学人上得山来问禅求道者,尔佛光禅师只须牵著学人手,拉到柴房,看伊会不会?若犹不会,且取木柴一片,当头打去便得。更勿言语,否则便露破绽,招得悟者当面戳破,须不好看!

  非唯如此,事既败露,被人举向诸方悟者面前时,必招悟者依禅门古风拈提之,载于典籍流传,遗臭万年,岂有丝毫益处? 且道:取柴劈向学人,竟是什么意?

  参!

  (由公案拈提第一辑《宗门正眼》录出)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