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6日 03时:50分:3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一 » 真假活佛 » 正文

09 八、莲生活佛与大威德金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3  作者:沉香网  
核心提示:  八、莲生活佛与大威德金刚  莲生活佛在《守护神的秘密》161页说:  大威德金刚于梦中示我:  “明日,有一僧至,是来诘
  八、莲生活佛与大威德金刚

  莲生活佛在《守护神的秘密》161页说:

  大威德金刚于梦中示我:

  “明日,有一僧至,是来诘难斗法的!”

  “如何对之?”

  “此僧读你的书,有信有不信,故来试之。他一至,只合掌问讯,心中想问题问你,却不开口,而你就得回答。”

  我大骇。

  “这不开口,却如何答?”

  “僧人要试你的他心通!”大威德金刚说。

  “岂有此理,我不理会。”我火了:“这那里是斗法,这是来刁难!”

  大威德金刚说:

  “这位僧人有一寺,你若答对,他即皈依,同时全寺比丘皆皈依,这是度化的机缘,不可轻弃。”

  “如何答?”

  大威德金刚说: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这样就成了。……”

  ●

  明日,突有一僧至。

  僧人向我合掌问讯,果然不言不语。

  我亦不语。

  我取来一纸一笔,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圈圈,就扬一扬亮给僧人看。

  他两眼瞪得大大的。

  又隔一会儿。

  我又在纸上写了一个很特殊的字,这个字就是:“炁”字,此字乃“先天气”也。

  我亮给僧人看。

  僧人看了一下,先是不解,后来略有所悟,脸孔呈惊异之色。

  最后,我拿出小串的念珠赠给僧人,这念珠是红色的,红得很美,很晶亮。

  僧人一脸惊骇。

  僧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佩服!佩服!果然高明,我皈依师尊。”僧人向我顶礼皈依,修真佛密法。

  ●

  ……〔无关的部分省略〕

  这位僧人找我,是文斗。

  他心中想三个问题,只是默想,不开口,而我就要回答。我也不开口,以牙还牙。

  僧人的第一个问题:“何谓空性?”

  我画一圈表徵。

  僧人的第二个问题:“你我从何而来?”

  我写一“炁”字。

  “炁”则“气”也,有“气”则“生”,无“气”则“死”。人乘“气”而来。

  僧人想的第三个问题,是很难的。他想问,他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僧人最喜红色念珠,红色家俱,他的大红戒衣最具特色,连钵也是红木作的。

  我取“小串红念珠”赠他,就是答了他的。

  他吓得皈依了。

  其实,非我之能,我无啥!

  这次斗法,只是我背后的高灵,大威德金刚的事先预告而已!

  首先要说明的是,神通境界之有无,不是本书所要讨论的,笔者只检视莲生活佛写在书上的“佛法”是否正确。神通的有无,不能证明般若实相智慧的有无;如同外道之中也有人修得神通,但却仍然没有般若智慧,仍然是个外道,所以笔者就不必去检验莲生活佛有没有神通了!因为检验的事情,在佛教般若的证量上来看,是没有意义的。再者,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通灵境界,以及是否曾真的发生过这件事,都因为缺乏可靠的证据可加以判断,所以笔者不作任何评论──基本上,笔者信赖莲生活佛,相信他写在书上的都是事实──假使连这个都靠不住的话,也就不需要我写这本书来评论他了。

  这位大威德金刚不是别人,正是莲生活佛的根本护法,不但替莲生活佛料理“武斗”,竟然也替他料理“文斗”。僧人诘难的三个问题,第三个问题和佛法无关,我们就放过不论,直接来检视前二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何谓空性?”莲生活佛的“回答”很标准:

  明日,突有一僧至。

  僧人向我合掌问讯,果然不言不语。

  我亦不语。

  我取来一纸一笔,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圈圈,就扬一扬亮给僧人看。

  他两眼瞪得大大的。

  大威德金刚果然是个老参!不要说那僧人被笼罩了,即使是石头希迁这种老经验的禅师再世,一时之间也辨他不得。但画圆相来指示空性,算是宗门的“老套”,稍懂得禅的人便知晓;若要以此来证明莲生活佛或大威德金刚确实悟了,显然仍是不足;因为天下野狐遍地,学模学样并不困难,只要胆子够大、口才够好就行;若是宗门法匠,则不宜如此应对,免得落人话柄,谓之为东施效颦。尤其是莲生活佛事后的解释:“我画一圈表徵”,并没有点出关键,极可能是讲“圆圈表徵空性”,也可能只是学著真悟祖师依样画葫芦,很启人疑窦。

  为了进一步勘验起见,岳灵犀设此一问:若岳某是那个僧人,便接过纸来,将纸连撕二回,成为四片,抛向脑后。请问莲生活佛:“依禅门证悟者的宗旨,您应做何处置?”真佛宗弟子别误会,以为这是用不礼貌的行动来试莲生活佛的脾气──这仍然是一板一眼的禅门机锋,正规到无以复加,丝毫没有半点轻慢的意图。

  莲生活佛不必预先猜测我的问题,我如今已经写出来了;您自己如果不会的话,可以找大威德金刚商量看;若还不会的话,再把真佛宗的上师,乃至所有的“圣弟子”集合起来,共同商量看。或者,您可以用“偷吃步”(闽南语,非正当的方法),用他心通来观察,偷看我心中的答案。如果伎俩使尽了,还不会,以后别再自称“活佛”、“金刚上师”,也别再册封全都未悟的徒弟们是“圣弟子”,大妄语业极为可怖故,有智者不应以身试律故。您在以前曾经无明过失而犯大妄语,罪过犹轻;现在看到这本书,明知自己没有见道的智慧,若还自称开悟、成佛,就是明知故犯,罪无可逭。

  第二个问题:“你我从何而来?”莲生活佛“写一‘炁’字”为答,事后解释道:【“炁”则“气”也,有“气”则“生”,无“气”则“死”。人乘“气”而来。】莲生活佛是否还记得?您自己说过“真我〔有〕圆成实性”的话,那么真我就是炁了?现在您是不是要改一下,改为“炁有圆成实性”?因为:没有圆成实性的法,是不可能出生你、我的。

  这个问题既然是接在第一个问题后面,当然不能离开第一义,等于是在问“生命从何而来?”生物学家可能会答:“从受精卵而来。”但大乘见道者不会满意这个现象界中的答案,只会满足于法界实相的答案;既已证解第一义,当知“去后来先作主公”(初来到这一世,在生命刚开始时,阿赖耶识最先入胎;在生命结束时,阿赖耶识最后离去,祂是生死的主宰),阿赖耶识才是生命的源头,父精母血只是助缘、只是一个现象的显示而已,并不是事实的真相。《成唯识论》卷3也说:【契经云:“有情流转五趣四生,若无此识〔阿赖耶识〕,彼趣生体,不应有故。”】

  莲生活佛答案是“炁”,“炁”真的是生命的源头吗?你看过哪部、哪篇、哪章佛经这样说过?这个问题很简单:不曾有佛经说过“炁”是生命的源头。这是道教典籍的说法,《道教诸神圣纪》页12说:【元始天尊生于混沌之先,其时宇宙无形、无气、无物,元始分真化炁,以一炁化而为三,在虚无自然的大罗天境,分化为元始、灵宝、道德三位天尊,此一炁亦称元始祖炁,也有尊之为元始天主的……三位天尊统称为“道”,而习称“三清”,是道教最高之神……三清化生诸天,生天、生地、生人、生万物,以无生有】。

  佛教典籍从来都是说“识”是生命的源头。 佛曾问阿难尊者:“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阿难尊者答:“无也!”(见《长阿含经》卷10)其中的“识”,即是指阿赖耶识,“名色”则是指意根和身根,也就是最初的生命形态。一定要第八识先入了母胎,才会有最初入胎位时被我们所拥有的名色:阿赖耶识执持受精卵而与意根同住于母胎中,受精卵色被我们所拥有了,所以才有最初期的名与色,渐渐才有我们具足五根的身体完整被出生了。因此,阿赖耶识才是生命的源头。如今,证实阿赖耶识才是生命的源头了,为了要让莲生活佛的开示符合佛的圣教,正犀倒是想请莲生活佛把原来的话“炁有圆成实性”,补充说明为“炁即是阿赖耶识心体”;至于剩下的问题,也就是作了这个补充说明以后产生出来的许多问题,就让莲生活佛您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吧!因为这并不是岳灵犀捅出来的漏子。

  不过,如果有人问禅师:“你、我从何而来?”他若是回答“从阿赖耶识而来”,仍然是不及格的;因为只要精通教典的人,便能如此回答。身为禅师,是实际体验与亲证的人,应该具体的指出阿赖耶识的所在,才是具格的禅师。岳灵犀有没有具体的指出阿赖耶识在哪里呢?有的!在我的作品里面,乃至这本书、这篇文章,我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指出祂的所在,这都是从自心流露,不藉他语与圣言。已悟的行者早已灵犀相通,对他们来说,岳某所设的诘难,都是小儿科,一脚就可以踢翻;对莲生活佛、大威德金刚或其他人来说,这些诘难却是壁立千仞、难以飞越的鸿沟。

  现在莲生活佛,答个“炁”字,显然是道教的说法。一炁化三清,三清又化生天地万物。意思是说全部的有情、无情,都是从这个“炁”化生出来的,也就说:所有的生命都是从同一个本体中化生出来的,生命的根源都是同一个本体。这种说法有很多过失,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早已破斥:【若言同者,一作业时一切应作,一受果时一切应受,一得解脱时一切应解脱,便成大过。】意思是说:【如果主张一切有情是同一个本体,那么其中一个有情造作善业、恶业时,应该所有的有情都会同时在造作同一个善业或恶业;其中一个有情正在受报善果或恶果时,应该所有的有情都会同时正在受同样的善恶果报;其中一个有情修行而证得解脱时,应该所有的有情,都同时得到同样的解脱。这样看来,是有大过失的。】在事实上确实不是如此,可见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是有大过失的。

  至于他补充的:【“炁”则“气”也,有“气”则“生”,无“气”则“死”。人乘“气”而来。】比道教的说法更加不通。要知道:能够呼吸,已经是出生以后的事了。受精入胎以后,在出生以前并没有呼吸,难道那个时候没有生命现象?又如在灭尽定中,在四禅以上的等至位中,在无想定中,都是没有气息的,但是那些定中的凡圣们都不会死亡,不是莲生活佛讲的“无‘气’则‘死’”,莲生活佛对此,要怎么解释呢?显然,莲生活佛对佛教教理尚且不通,对世间法中的第四禅、无想定、四空定、灭尽定的状况也都不懂,何况能证第一义、能讲出正确的第一义?所以人家来问法,自己教理不通,只好拿常见外道的知见来蒙混了。《佛藏经》〈诸法实相品第一〉说:【若有众生说我者、说人者、说众生者、说断灭者、说常者、说有者、说无者、说诸法者、说假名者、说边者,皆违逆佛,与佛共诤。舍利弗!乃至于法少许得者皆与佛诤。与佛诤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莲生活佛的应答,总是落在常见中、虚空断见中、世间妄想子虚乌有的无法中,都属于三界有的意识心想像出来的法,根本是在跟世尊唱反调;这种佛弟子,不但不及格,还得要被佛法学校退学的。

  莲生活佛说:【其实,非我之能,我无啥! 这次斗法,只是我背后的高灵,大威德金刚的事先预告而已!】经笔者这样检视,大家觉得如何?这次的斗法,莲生活佛像个傀儡似的听由护法神摆布,侥幸得到胜利,获得了寺庙。但是莲生活佛其实只是运气好,碰到一个没有开悟的僧人,只会勘验他人是否有他心通,不会勘验他人是否真悟;因此莲生活佛藉著鬼神通灵,再装模作样一番,便将那僧人唬得服服贴贴的。

  事实上,莲生活佛的对答根本是有问题的,如果有一天碰到真悟的行者,不留情面的当众勘验,他将当场下不了台。莲生活佛“背后的高灵”大威德金刚,若只有这点本事,在正法中恐怕还上不了台面,还是没资格和真悟的行者对话呢!“背后的高灵”既然不过如此,接受背后高灵指导的莲生活佛自己呢?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