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6日 02时:11分:07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一 » 真假活佛 » 正文

05 四、理悟与实修之辨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3  作者:佛展网  
核心提示:  四、理悟与实修之辨正  《燃灯》第61期41页的〈理悟与实修〉,是莲花尧中绘《莲生活佛般若行》系列漫画其中的一篇,在漫画
  四、理悟与实修之辨正

  《燃灯》第61期41页的〈理悟与实修〉,是莲花尧中绘《莲生活佛般若行》系列漫画其中的一篇,在漫画中莲生活佛这样说:

  【我发觉世上确实有这样的一等人,他们也是学佛的,把三藏十二部弄得滚瓜烂熟,说法论道,引经据典,辩论第一义谛,舌灿莲花。

  他自认为世界第一人,别人学佛,全是错悟,唯有他,是正悟也。

  真正悟了吗?

  理念上的开悟,佛经上的通达,并不等于证得不生不灭的真实心。

  理念上的开悟,要加上实际上的实修,看见自己的本来真心,这才是真实的悟心。

  明心见性当如是也。】

  当今世上真有这等人吗?当然有!不然莲生活佛何必讲这个话?记得莲生活佛当年也曾不畏讥嫌的说过:“中华国内无禅师”(见《伏魔平妖传》〈唯我独尊是魔吗?〉,引自“真佛资讯网”),又常说自己是“必胜的狮王”(见《金刚怒目集》〈疯行者的疯言疯语(代序)〉,引自“真佛资讯网”),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个“他”,“自认为世界第一人,别人学佛,全是错悟;唯有他,是正悟也”,这一位“他”,气魄之大,和当年的莲生活佛倒是旗鼓相当。如此杰出的人才,即使您不赞同他,至少也该正面评论他,想办法收服他才对──便如当年 世尊收服央掘魔罗,使之归于正途,而成佛门龙象。

  不过,看莲生活佛的措词,却不是在做法义辨正,而是揣测他人的心理,暗示他人是“我执深重、没有实修、不是真实的悟心”。当然,从另一角度来看,莲生活佛不指名道姓的评论,不会立刻遭到“他”的反评,比起那些冒冒失失的后生小辈来说,是高明多了。不正面评论人家的法义,而标榜“理悟与实修”,等于是在说:“理悟与实修是两回事,‘他’只是理悟而已,我才是真修实证的人。”

  在《清净的圆镜1──莲生活佛讲圆觉经》211页,也有类似的说法:【现在我们大家都已经开悟了。所有真佛宗的弟子,所有众生,学佛者,在“理”上都清楚明白。在“事”上呢,事实上你不一定能够讲得通的。你在实修上面,你不一定能够知道怎么样子去修行,去证果的。】

  莲生活佛这种说法,和禅门、教门都大相迳庭。先举“云门教意”这个公案,从禅门为证,然后再从理上来说。《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三:【师到江州,有陈尚书请师斋,相见便问:“儒书中即不问,三乘十二分教自有座主,作么生是衲僧行脚事?”师云:“僧问几人来?”书云:“即今同上座。”师云:“即今且置。作么生是教意?”书云:“黄卷赤轴。”师云:“这个是文字语言。作么生是教意?”书云:“口欲谈而辞丧,心欲缘而虑忘。”师云:“口欲谈而辞丧,为对有言;心欲缘而虑忘,为对妄想。作么生是教意?”尚书无语。师云:“见说尚书看《法华经》是不?”书云:“是。”师云:“经中道:‘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且道:非非想天有几人退位?”书无语。师云:“尚书且莫草草。十经五论,师僧抛却,却特入丛林,十年、二十年尚不奈何,尚书又争得会?”尚书礼拜云:“某甲罪过!”】

  语译如下:【有一次云门匡真禅师到江州,陈尚书请他吃饭,一见面就问:“儒家的经典义理我且不问,三乘十二分教的教意自有诸方座主在宣扬,我也不问。请您告诉我:什么是出家人行脚的本份事呢?”云门问:“被你问过这话的出家人,总共有几个人来著?”尚书答:“就如同今天我所问的上座您一样啊!”

  云门道:“这个较深的宗门中事,我们就暂时不谈。专就你所认为较为浅易的三乘十二分教的教意来说,我倒是想要问你:什么是教意?”尚书说:“不过是以黄纸和红轴装订的很漂亮的书籍罢了!”

  云门道:“你说的这话语仍然是语言文字,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什么是教意?”尚书答:“嘴巴想要说,却忘了言语;心里想要缘于你所说的话,可是却都忘记思虑了。”(从这个回答,可以看出陈尚书是一个以定为禅的人,落在离念灵知心中,误以为觉知心离念而不思惟、不了知万法,就算是开悟了。)

  云门道:“你嘴巴想要说,却忘了言语,这是相对于有言语而说的;你心里想要缘于所说的语言意思,但是因为住在离念境界中而忘了要思虑,这也是相对于语言文字的妄想而说的。然而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什么是教意?”尚书原本自信满满,没想到被云门禅师几句话问倒,到这时,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了。

  云门问:“我听说你常常读《法华经》,是吗?”“是的。”“经教中有说:‘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既然如此,那些非想非非想处天的天人们,有哪些人退出非非想天了?他们干嘛不下生人间呢?”云门是在驳斥陈尚书以定为禅的邪见──如果觉知心绝言忘虑的境界,就是教意中的真义,那些非想非非想处天的天人,应该是最懂得教意的人了;可是他们显然仍不明白“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的真意,以致一个个都躲在非非想天的定境当中,恐怕生起语言妄想而不敢下生人间。尚书到此,当然无言以对。

  这时云门禅师开始训话了:“尚书可别把教意看得太简单了。那些讲得十部经、五部论的大法师们,自知大事未明,辞掉讲座专心参禅,进了丛林中参究十年、二十年都还参不出来,尚书你又怎能真的会得禅理?”陈尚书立刻礼拜云门禅师悔罪,并且说道:“某甲我确实有罪过!”】

  这位陈尚书和多数禅和子们一样,误以为:经教是经教,第一义谛是第一义谛,二者不同,所以问:“三乘十二分教自有座主,作么生是衲僧行脚事?”事实上教意所述的正是宗门所悟的第一义谛。他不问教意,知见都还不足,却想问第一义谛,可见他不懂禅、不懂实证的内涵与真义。

  陈尚书第一次答说教意就是:“黄卷赤轴。”因为有些禅师是在事相上指出教意,也是藉教意的回答而方便宣说了宗门祖意,但是陈尚书不会玄旨,便依样画葫芦,想要蒙混过关;可是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云门禅师一句话就把他撂倒了。陈尚书第二次回答:“口欲谈而辞丧,心欲缘而虑忘。”他以为没有语言文字妄想的境界,便是教意所说的宗旨;这又错了──没有语言文字妄想,是意识处在定境当中,仍然落于一边,仍然是意识觉知心,不是绝对的真理。自以为懂得佛法的人都应该自问:“怎么来回答云门这一句:‘作么生是教意?’”如果莲生活佛能够远离世间的对待相(眼对色、耳对声……乃至意对法,禅定对散乱,善对恶,凡对圣……等等皆是对待相),亲道一句来,才可以说自己已经懂得佛法。

  现在莲生活佛说:【现在我们大家都已经开悟了。所有真佛宗的弟子,所有众生,学佛者,在“理”上都清楚明白。】这说法比陈尚书更加夸张,陈尚书至少还读过几部佛经,会讲一点口头禅,莲生活佛却只凭读者读过他书上所讲的几句话,就把所有读者都印证为开悟。如果云门再世,一定会这样骂道:“莲生且莫草草!”不要说所有真佛宗的弟子,恐怕莲生活佛自己也答不得云门这一句:“作么生是教意?”若真答得,便知教意甚深微妙,就不会讲出这么夸张的话来。

  《佛藏经》〈诸法实相品第一〉说:【若有众生说我者、说人者、说众生者、说断灭者、说常者、说有者、说无者、说诸法者、说假名者、说边者,皆违逆佛,与佛共诤。舍利弗!乃至于法少许得者,皆与佛诤。与佛诤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若非我弟子,即与涅槃共诤、与佛共诤、与法共诤、与僧共诤。】这段话是说:众生因为没有亲证如来藏识而不懂实相,因此对于生命的本源,宇宙万法的本体,就会有种种违背事实的虚妄想像,包括我见、人见、众生见、断见、常见、有见、无见、边见……等等的邪见,但是却会自以为已经离开我见、人见……等邪见了;而佛菩萨所说的法,则是本于事实、无虚无妄的法而为众生开示,说出来的法一定不同于我见、人见的凡夫众生的邪见;因此这些落入邪见中的凡夫众生必然会“与佛共诤、与法共诤、与僧共诤”、与善知识共诤。简单的说,如果没有见道,必有根本烦恼上的邪见(恶见),无法真正理解佛经的义理;这些人如果说法,必定处处邪谬,误人误己。当他看见真悟的菩萨们出世说法,却与他完全不同时,他就一定会与真悟的菩萨们诤论,所以莲生活佛才会用“他”字来影射 平实老师,但仍没有胆识敢指名道姓的诤论。

  接著配合理证上面来说:以真佛宗的弟子们来说,具足邪见的人比比皆是,譬如莲慈上师说:“并没有什么可称之为心,找到也是垃圾”,这是“说断灭者”;缘空师兄在〈唯识名相〉(曾张贴于“真佛资讯网”讨论区)一文中说:“第八识也是因缘生起之假法”,这也是“说断灭者”;莲戒上师说“清净本心是能量”,则是“说常者”;莲晓上师说:“死后还有意识的续存,意识死不了兜著走,兜著业障走”(参见〈提起生存的勇气 有感尘世的自杀潮〉,刊于《燃灯》71期,页20),也是“说常者”。如果 世尊再世,一定会责备他们:“皆违逆佛,与佛共诤”。莲生活佛身为佛法中的师资,领受弟子们的身、口、意供养,应当救护弟子们出离邪见,而不是乱盖冬瓜印,妄说他们都开悟了;除非莲生活佛不知道他们的落处,那就另当别论。

  这些被莲生活佛印证为开悟的真佛宗弟子们,包括莲生活佛在内,其实都不是真的开悟、都不是 佛陀的圣弟子,所以套一句莲生活佛的话:“在实修上面……不一定能够知道怎么样子去修行,去证果的”。反过来说,如果是真见道的圣弟子,必知如何修行、如何进一步断尽思惑。《大般涅槃经》卷36说:【断三结名须陀洹,一者我见,二者非因见因,三者疑网。】其中的“非因见因”,又称为“戒禁取见”,就是说:非解脱之因却误见为解脱之因。初果须陀洹人,不会再非因见因;换句话说:什么样的见地与行为(包括积极的行为和消极的戒律)会导致解脱,什么样的见地与行为无益于解脱,他十分的清楚。也就是说:初果断三结的见地,就可以让他一路修到第四果,并不需要别的知见。因此,不知如何修行者,即是未见道者,不应说之为悟;莲生活佛所判的“理念上的开悟”,不但没有任何实义,也不会有修行上的利益,而且很容易让人起增上慢、误犯大妄语业。

  莲生活佛说:“理念上的开悟,要加上实际上的实修,看见自己的本来真心,这才是真实的悟心。”这句话是以亲证的语气来说的,因此等于是说:“我莲生活佛是经过理念上的开悟,再加上实修,才看见自己的本来真心;若只有理念上的开悟而没有经过悟后的实修,则无法看见自己的本来真心,不是真实的悟心。”换句话说:莲生活佛达到理念上的开悟时,仍然是看不见自己的本来真心所在;他是悟后实修之后,才看见自己的本来真心。可是在理证上来说,真悟的人都是一念相应时就当场悟得如来心阿赖耶识心体的所在,从来没有人是理悟时看不见自己的第八识本心,由此可知,莲生活佛所谓的理悟,并没有证得第八识本来真心的所在。理悟时证不到第八识本心,如何可以说是真的悟了?又如何懂得悟后实修之道?

  我还要请问的是:莲生活佛所见的真心作何相貌?是不是子光和母光?如果是的话,那是色法、境界法;要是你说这个就是本来真心,云门禅师一定会告诉你:“这是有对法,不是本来真心。”不论子光或母光,当然都是要在“悟得本心就是母光与子光”之后再实际静坐观想而实证的,这才符合莲生活佛悟后实修的说法,也才符合莲生活佛悟后才能看见本心的说法。但这却不是宗门理悟所证的第八识真心,只是观想所成就的相分有为法境界相罢了,其实与般若智慧的开悟完全无关。

  再举《成唯识论》卷三所说为证:【云何应知此第八识离眼等识有别自体?圣教、正理为定量故。谓有《大乘阿毗达磨契经》中说:“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此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楞严经》卷一说真心如来藏是:【离诸一切色香味触诸尘事业,别有全性】;这二段经论所指示的,才是正确的“教意”:大乘般若智慧的开悟都是指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一切真悟者所悟的内容,必能与此经教印证无误,因为这些教意所说的正是宗门中所悟的理体;而这个般若理体证悟,却不是悟后实修以后才证得的,却都是在开悟时一念相应而具足证得心体的,所以莲生活佛说要悟后实修才能看得见真心,显然是虚妄说。

  我发现:藏密诸师一向都小看了佛经的义理,莲生活佛也不免如此,才会说:【所有真佛宗的弟子,所有众生,学佛者,在“理”上都清楚明白。在“事”上呢,事实上你不一定能够讲得通的。你在实修上面,你不一定能够知道怎么样子去修行,去证果的。】可是《入楞伽经》卷七却说:【此如来心阿梨耶识如来藏诸境界,一切声闻、辟支佛、诸外道等,不能分别。】不要说所有众生、学佛者都不能分别,即使集合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三明六通具足的大阿罗汉和辟支佛们,穷尽无量劫也无法臆测第一义谛所说的如来心阿赖耶识心体,当然就无法懂得般若,不能发起般若实智。必须证解此一真实心的菩萨行者,方能粗通般若经,方能知晓般若总相和部分的别相,但对第三转法轮的方等经典所述的一切种智,却仍然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不知何时才能通达;何况莲生活佛尚未证得如来心阿赖耶识,又怎能通达?

  因此,若世上真有莲生活佛所说的这一等人:“把三藏十二部弄得滚瓜烂熟,说法论道,引经据典,辩论第一义谛,舌灿莲花”的人(必须是真实通达三藏十二部经论、辩才无碍、能够应答诸方问难的才算,而不是莲生活佛个人的认定),此人必是欢喜地以上的圣位菩萨摩诃萨;此人出现于世,必定如本师 释迦牟尼佛,以及 龙树、 玄奘等地上菩萨一样,决定会摧灭外道邪说,救护广大众生出离恶见邪行,使外道、天魔闻之丧胆,无有敢撄其锋者。正因此故,台湾、大陆各大山头未悟示悟的大法师、大居士曾被评论者,只要还有些许自知之明,大多会选择藏拙的作法,不敢声张;只有搞不清楚状况的后生小辈,才会出头法战、自取其辱。

  总结的说,“理悟与实修”并不是两件事;只要是真实的证悟,必然会知道悟后应该如何实修;只有真实证悟而当场看见本心的人,才会知道悟后如何实修。但是真实的证悟非常的困难,如果没有真实证悟,而是像莲生活佛所说的那种“理念上的开悟”(这种“理念上的开悟”其实是错悟,只是法义上的理解,并不是真实的证悟),不但没有解脱功德,甚至连证悟的见地都不可能有,所以也一定不知道该如何实修。像莲生活佛这种“理念上开悟”的人,要是敢胡乱说法,必定会处处错谬,一切真悟者皆可见其狐狸尾巴撩向半天际,无所遁形。

  莲生活佛既然看不出自己“理念上的开悟”是在哪里错了,可见他自己所悟的内容,和“理念上的开悟”并没有根本的差异,都只是在法义上的意识层面的理解而已,绝对不是真正的开悟,都还没有证得第八识本心,所以莲生活佛自己的错误,也难逃被真悟者一一评破的命运。恐怕有朝一日被人家评破,却不能举出教证、理证来反驳,只好先暗示人家不是真正的明心见性──堂堂一个莲生活佛、必胜的狮王,对外诳称是弥陀化身的莲生活佛,却只能说出这种缩头缩尾的讲法;身为活佛却沦落到这种地步,怎不令人浩汉?为什么不学学那位陈尚书,发现自己不对,就立刻忏悔认错?若能如此,尚不失为一条好汉,也是一位有惭有愧的佛弟子。莫等到舍报之时,犹抱残守缺、不愿认错,则一切皆迟矣!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