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1日 22时:15分:0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一 » 真假活佛 » 正文

03 二、前三三,后三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3  作者:佛教展会网  
核心提示:  二、前三三,后三三  莲生活佛曾讲解“文殊三三”的公案,记载于〈呵佛骂祖〉一文(刊于《密教奥义书》页12-14),兹摘录于
  二、前三三,后三三

  莲生活佛曾讲解“文殊三三”的公案,记载于〈呵佛骂祖〉一文(刊于《密教奥义书》页12-14),兹摘录于下:

  【无著禅师游五台山,到荒僻之地,文殊菩萨化一寺给他住宿。(文殊化一老翁)

  文殊问:“从什么地方来?”

  “南方。”

  文殊又问:“南方佛法,如何住持?”

  无著答:“末法时代比丘,恪守戒律的少了!”

  又问:“有多少比丘?”

  答:“或三百,或五百。”

  无著反问:“这里的佛法如何住持呢?”

  文殊说:“凡圣同居,龙蛇混杂。”

  “有多少人呢?”

  文殊回答:“前三三,后三三。”

  在喝茶时,文殊举玻璃杯子,问无著:“南方有这个吗?”

  “无。”〔古时玻璃杯极为珍贵〕

  “那么平常用什么吃茶呢?”

  无著无语。

  文殊令童子相送无著。

  无著禅师问童子:“前三三,后三三,到底是多少?”

  童子说:“大德!”

  无著应了一声。

  童子便问:“是多少?”

  无著又问:“此是何处,是何寺?”

  童子回答:“金刚窟般若寺。”

  无著禅师再一回头,寺和童子都不见了,只是空谷一片。

  (后来,无著禅师每见文殊菩萨显现于饭锅内,见之便打)

  ……〔无关的部分省略〕

  我的境界:

  可以打佛。

  可以骂菩萨。

  但,汝们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到了最高无上的境界之后,发觉“不可说”的境界原来如此,“心则狂乱”的境界原来如此,“至上意识”原来如此,如此如此,所以可以打,可以骂。

  因为,打也是“空”。

  因为,骂也是“空”。

  这是“空”对“空”。

  宣监禅师、文偃禅师、无著禅师,“呵佛骂祖”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证悟。

  “前三三,后三三,是多少?”已经明白显现。到了此地步的行者,对于露了相的,是不是应该打!

  ●

  我在此,提示密教奥义:

  迷惑于幻觉妄想者,堕入无明的黑暗之中,完全执著幻相无明者,堕入更大的黑暗。

  还有迷惑于“有相世界”者,将进入无明黑暗,因为“有相皆幻”。

  有相要破除。

  幻相也要破除。

  只有到了破无可破,才是开悟!

  ……〔无关的部分省略〕

  谈到“前三三,后三三,是多少?”我的悟境如下,前三三,后三三,还不是在原地吗?即返回原来之地也。

  那是直指佛性,直指真如,直指不动。

  这娑婆世间,唯一不动的,就是“无云晴空”,也就是虚空,在文殊菩萨的眼中,岂有什么数字?

  只有“前三三,后三三”。

  只有“佛性,真如”。

  后来无著禅师开悟了之后,一见“文殊菩萨”显现,便举手就打。

  因为“有相皆幻”。

  ●

  有人问我:

  “莲生活佛卢胜彦,您是开悟者,您呵佛骂祖吗?”

  “不骂!”

  “为什么?”

  “释迦牟尼佛拈花微笑,禅师就笑骂他老人家露出狐狸尾巴,如今,我也学人家呵佛骂祖,岂不是也是一种名相。”

  “那您怎么办?”

  我啊:

  “懒得理会,无聊!”】

  正犀辨正曰:这个“文殊三三”的公案,暗藏了许多关节,初悟之人尚不得全解,何况未悟之人?若以情解思维强行解说,必定处处错会。莲生活佛讲述此一公案,到底说对了吗?有没有符合 文殊菩萨的本意?岳灵犀请大家一起来检视看看。

  市面上有许多“公案解释”的书,包括早期的吴经熊、铃木大拙,现在的圣严法师、星云法师等人,还有公案的漫画版,也很受欢迎。这些书有一个特色,就是每一个公案的解释都不一样,一本书如果讲五十个公案,就有五十个解答;读这些“公案解释”,如果能让人开悟,那么五十个公案的五十种解答,应该就会让您开悟五十次;像这样子,一次又一次的开悟,到底哪一次才是“唯一实相”?最妙的是,同一个公案,竟然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解释,解释起来似乎都是言之成理;然而其中一定是只有一种解释是正确的(如果解释公案的人之中确实有某些人是真悟的人),那么到底哪个才是对的?

  大家应当知道,若公案可以公开密意而作讲解,当初那些创作公案的人,都应当自己来讲解公案,断掉后世那些野狐禅师乱解公案的机会;不应惜墨如金,使禅门变成罗生门,乃至被无知者诽谤为无头公案。可是公案为什么不能讲解呢?因为公案都是直指第一义;对一切证悟的人来说,这些公案都是举示分明,只要多说一句话,就会泄露密意、成就亏损如来的重罪。所以,公案只能拈提,将重点提示给大众参究,不能拿来讲解密意。

  有这么严重吗?是的!《佛藏经》〈净见品第八〉说:“如来现在善护法城,四大弟子智慧深远,今我法城不惧破坏。若与法城作障碍者,为是大贼,毁坏法城,盗我密法向外道说。是人常来至于我所,我与共语,示其教法,不说密要。是人为求所示教法,出家受戒,我知此人后应得道,听使出家四月中试。何以故?为护法城故,又使未来世贼不更起故。如是如来善护法城,使不得便。”

  拙作〈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参见《真假活佛》附录)曾阐述此段经文:【其中说到:“示其教法,不说密要”。所谓的教法,是见地与修证的方法。密要,则是悟者所悟的内容。从这段经文当中,我们发现显教里面也有秘密法。这是不共凡夫、外道、声闻、缘觉的秘密法。即使是在佛法当中出家的人,都还要观察他的根器,确定堪受大法以后,才可以传授。而让人很意外的是,“密法”居然可以用文字说明、可以被理解,才会有“盗我密法向外道说”的问题。这个和通常的说法:“悟者所悟的内容,只能意会,无法言传”,显然不同。

  迦叶佛曾经预记:“未来世中释迦牟尼佛诸弟子众,以利养故,为诸白衣说第一义空,尔时多有在家出家,愚痴不受违逆不信,而反诽谤失于大利,以是因缘当堕恶道。”(见《佛藏经》〈净见品第八〉)现在情况有些类似,许多人喜欢讲解公案,以便求取名闻利养,根本不把 世尊的告诫放在眼里。幸好这些人不知道密意所在,万一他们知道密意,还像现在这样到处明讲,大家听了以后不相信,群起而诽谤,佛法非断送在这些人手里不可。】

  以“文殊三三”这个公案来说,莲生活佛说:“我的悟境如下,前三三,后三三,还不是在原地吗?即返回原来之地也。”而圣严法师则说:“‘三三’两个字在此处不能用数字来定义,这句话的意思是‘差不多’,前面跟后面差不多,好的跟坏的差不多,南方的佛法和北方的佛法也差不多。”(《圣严说禅》页102 – 103,转引自平实居士《宗门正义》页289)两个人说法不同,到底该以何者为准?

  莲生活佛接下来说:“那是直指佛性,直指真如,直指不动。”倒比较像是禅师的言语。 文殊师利是何等人物?难得示现一次,哪有工夫跟你闲扯淡?以“文殊三三”这个公案来说,几乎没有半句废话,著著指向第一义,但未悟的人看不出这些关节所在,只好胡乱抓一句可以思惟的话“前三三,后三三”来作文章,辜负 文殊菩萨作此言语的用意。无著禅师至少承认自己不懂,肯低声下气的问老翁座下的童子;当代那些讲解公案的人,却不懂装懂,以此暗示他人:我既然会讲解公案,当然有开悟,可以指导你们禅修。

  莲生活佛既然知道公案都是直指第一义,却说:“我的悟境如下,前三三,后三三,还不是在原地吗?即返回原来之地也。”请问这句话和佛性、和真如,有什么关系?大家听到您这段话开示,会开悟吗?开悟以后,能妙解经典吗?能通达禅宗其他的公案吗?能断除三缚结、身证菩萨须陀洹果吗?如果不能,“返回原来之地”的说法,便与第一义无关,不应浪费大众道粮去买师父的著作来求悟。有请莲生师父讲清楚、说明白!

  天亲菩萨说:“第五、无为法者,略有六种:一虚空无为,二择灭无为,三非择灭无为,四不动灭无为,五想受灭无为,六真如无为。”(见《大乘百法明门论》)窥基大师解释:“言无为者,是前四位〔指第一心法、第二51心所有法、第三色法、第四心不相应行法〕真实之性,故云识实性也。以六位〔51〕心所,则识之相应;十一色法,乃识之所缘;不相应行,即识之分位;识是其体,是故总云识实性也。而有六种谓之无为者,为、作也。以前九十四种乃生灭之法,皆有造作,故属有为。今此六法寂寞冲虚、湛然常住、无所造作,故曰无为。言虚空无为者:谓于真谛,离诸障碍,犹如虚空,豁虚离碍,从喻得名。下五无为,义仿此说。”(见《大乘百法明门论解》)

  百法明门中有六种无为,莲生活佛却讲“这娑婆世间,唯一不动的,就是‘无云晴空,也就是虚空’”,其它五种无为通通不说,而且他唯一讲出来的虚空无为,偏偏又讲错了。怎么说呢?虚空不是实有的法,只是将没有物质的地方──依物质的边际无物处──假名为虚空而已;因此百法明门的“虚空无为”其实只是以虚空为譬喻而已,讲的正是第一义谛的如来藏心体犹如虚空的无为性,并不是虚空的无为性。可是从“无云晴空”这四个字可以看出莲生活佛讲的,却是虚空本身的无为性──在假名施设的法上面建立它的无为性,这对法界实相的修证上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窥基大师说:“言虚空无为者:谓于真谛离诸障碍,犹如虚空,豁虚离碍,从喻得名。”意思是说:第一义谛实相心,离开各种障碍,就像虚空一样;换句话说,虚空无为只是一个譬喻而已,讲的是第一义谛实相心的无为性,并不是虚空本身的无为性。“下五无为,义仿此说”,意思是说:另外五种无为,也不能离开第一义谛的实相心而去谈无为性。 窥基大师这样子解释,才符合“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正理。莲生活佛讲“这娑婆世间,唯一不动的,就是‘无云晴空,也就是虚空’”,企图在虚空中建立不动性,与第一义谛实相心无关,与法界万法实相无关,正是心外求法的外道知见。

  现在我们回头来看这个“文殊三三”的公案,莲生活佛说:【在喝茶时,文殊举玻璃杯子,问无著:“南方有这个吗?”“无。”“那么平常用什么吃茶呢?”】从最后一句可以看出来 文殊菩萨问的并不是玻璃杯,这么重要的关节,莲生活佛竟然没讲半句话──俗语说:“打蛇打七寸”,莲生活佛却专向蛇腹下手,要说他懂得禅,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岳灵犀现在也问一句:“莲生活佛平常用什么吃茶呢?”师父不要回答“杯子”、“茶碗”这些东西,也不要回答“返回原来之地”,这些答案都落在世间相中,无法触及第一义,拿这些东西混滥禅门,有辱您莲生活佛的大名。请您离开世间对待相,道一句来! 但您有一天若心血来潮,回到台湾当面问岳灵犀,我的回答仍然是:“杯子!”您仍然猜不著岳灵犀的答处所在。

  另一个重要的关节,是【无著禅师问童子:“前三三,后三三,到底是多少?”童子说:“大德!”无著应了一声。童子便问:“是多少?”】这位童子既然久在 文殊座下,当然知道 文殊是何用意;可是他不正面回答,却没头没脑的向无著法师大叫了一声“大德!”然后又问一句:“是多少?”表面上看来似乎全无半点理路,难怪莲生活佛看不懂,全无交待。请问莲生师父:“童子所演示的机锋,您是不是还用‘返回原来之地’来解释?如果是,童子这个回答和‘返回原来之地’有什么关系?明明毫无关系。如果不是,这明明是童子代替 文殊菩萨的回答,都是指向同一处的机锋,怎可有两个答案?”有请莲生师父解释看。师父既是即身成佛者,可不能推辞说不会。

  再看看莲生活佛对呵佛骂祖公案的解释:【我到了最高无上的境界之后,发觉“不可说”的境界原来如此,“心则狂乱”的境界原来如此,“至上意识”原来如此,如此如此,所以可以打,可以骂。 因为,打也是“空”。 因为,骂也是“空”。 这是“空”对“空”。】莲生活佛所谓的“最高无上的境界”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返回原来之地”吗?“不可说的境界”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莲生师父却把它明讲出来呢?您所谓的“空”,是指什么呢?这些零乱、无次第的语句堆砌在一块,除了夸示境界高超之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地方可以助人证悟清净本心,也看不出莲生师父您确实证得原来之地的如来藏法身。

  记得有一次在“真佛资讯网聊天室”举行线上“中观讨论会”,舞自在师兄问我:“岳师兄认为密宗的最高境界也是中观思想?”(注:红教、白教、花教为自续派中观,黄教为应成派中观)我答:“如果是中观的话,怎么会有‘最高境界’呢?应该是诸法平等才对啊!”众生和诸佛的第八识心体,完全是平等的,没有任何高下;因此《金刚经》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境界法最多只能形容为“无上”,不能说它是最高;除非是境界法,才有高下之分。舞自在只是真佛宗弟子,一句话讲错,落在境界法中,不能加以苛责;没想到莲生活佛也说“我到了最高无上的境界”,这句话不只落在境界法中,同时也落入我见中:有我的存在、有最高境界被“我”所到。(“至上意识”纯系外道的虚妄想像,绝非佛法,请参阅本书〈妄想的本体论〉一文)〔编按:将于《正觉电子报》陆续连载〕师徒俱未断我见、未证无境界法,然而莲生师父竟无自知之明,任由弟子和鬼神尊称为“活佛、圣尊、华光自在佛”,自己则印证真佛宗弟子都开悟了,又称他们为“圣弟子”──这场光天化日下的闹剧,几时方休?

  师父所开示的“密教奥义”也是落在意识境界中,不是佛法。怎么说呢?《佛藏经》〈诸法实相品第一〉说:【“我”〔指第八识真心而言,相对于蕴处界的无我而方便说为我〕是真实相法,不可入不可取,不可舍不可贪,不可说、断语言道;无欢无喜,断贪喜心;非众缘合,离众因缘;无道断道至于无道,断诸语言论议音声,无形无色,无取无著无用,无实无妄,无闇无明,无坏无诤,无合无散,无动无念,无有分别,不可得示;非垢非净,非名非相,非心数法,非心所解。】因此,无境界的“真实相法”,必是无形无色、非名非相、非心数法、非心所解,哪有什么“幻觉妄想”、“幻相无明”?意识才有这些境界!《心经》也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意思是说:对第八识真心来说,本来就没有无明,也没有“无明尽”这回事。莲生师父主张:“有相要破除。幻相也要破除。只有到了破无可破,才是开悟!”和《佛藏经》、《心经》有明显的不同。

  若真证悟者,则系以觉知心找到本无幻觉妄想、本无幻相无明的第八识真心,因为找到第八识真心的缘故,了知现象界诸法(包括觉知心,和觉知心所认识的事物)皆是虚幻不实,故不再迷惑于现象界诸法;以证得此智慧的缘故,一方面能渐断思惑,一方面能继续深入般若别相智和种智,最后终能圆满佛果。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不曾说幻相也要破除;若将幻相都破除了,就没有一切的有为法,试问菩萨要如何弘法利生?诸佛又要如何成佛?因此,菩萨行者只需证知“诸法如幻化”,不必破除幻相;那是小乘行者才做的事,因为只有“进入”无余涅槃才能破除一切幻相故。菩萨行者若破除一切幻相,则不能以如梦如幻的五蕴身心,在如梦如幻的世间,度化如梦如幻的众生,亦不能圆满如梦如幻的菩萨道、成就如梦如幻的佛果。因此菩萨行者必是不离世间幻化相,而证得本无幻化相的第八识真心──此即是《金刚经》所言“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真义。

  再说,莲生师父主张破除一切幻相,一向在“我所”(觉知心所认识的事物)上面用心,尚无只字片语论及“我”(觉知心)本身的虚妄性,甚至打算保持觉知心常住、而想要以觉知进入涅槃无境界的“境界”中(参见《真假活佛》附录〈岳灵犀的过失〉),这种想法是典型的外道我见,连声闻菩提的初果功德都不能证得,更何况是佛菩提的明心与增上慧学?

  莲生活佛说:“释迦牟尼佛拈花微笑,禅师就笑骂他老人家露出狐狸尾巴”,恕我少见寡闻,不曾听过这样的说法;即使真有这样的说法,也绝对是赞扬,不是贬斥的意思;因为无名相法(第八识真心)甚深难解,拈花微笑、呵佛骂祖、当头棒喝……等等机锋,都是为了使众生悟入无名相法,若非真佛、真菩萨,终不能堪任负荷此一如来事业。如《佛藏经》〈诸法实相品第一〉说:【尔时舍利弗从三昧起,行诣佛所,偏袒右肩,头面作礼,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所说一切诸法无生无灭无相无为,令人信解。”佛告舍利弗:“汝见何利,叹言希有:‘如来所说一切诸法无生无灭无相无为,令人信解’?”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在静处每作是念:‘世尊乃于无名相法以名相说,无语言法以语言说。’思惟是事,生希有心。”】舍利弗尊者本身是位行家,明白 世尊甚深微妙的法义,所以才出言赞叹:“世尊乃于无名相法以名相说,无语言法以语言说。”。如今莲生活佛却将大悲大智、开佛知见、示佛知见的机锋,视为“一种名相”,又说“懒得理会,无聊!”可见莲生活佛对直指人心的禅门公案尚无鉴赏能力,何况能作?由此可见他的成佛之说,完全是凡夫自我陶醉的说法。

  如今岳灵犀秉承如来的大威德,演示无名相法、无语言法,举证莲生活佛说法的错误,莲生师父既然会不得无名相法,当然也不知该如何辩驳。“弟子”却来请问莲生活佛:“那您怎么办?”师父可千万别回答“懒得理会,无聊!”那是鸵鸟心态,于己于人,终无所益。师父若能勇于认错,公开发露忏悔,则弟子于此书中所述的正知见,必有助于师父认明第八识真心的所在;一旦师父认明第八识真心,则真佛宗五百万师兄弟,何其有幸!但是请您千万不要再像以前一样的公开写在书中,也不要不观根器就随意传授给不该传的弟子,以免亏损如来、亏损法事。千万要记得 佛在经中的告诫:隐覆密意而说。

  弟子造作此书,欲助莲生师父证得实相般若,远离大妄语和不净说法的过失,师父可能体会?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