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4日 17时:44分:05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二 » 我的菩提路(一) » 正文

20 第十九篇:黄惠卿居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3  作者:香道网  
核心提示:  第十九篇:黄惠卿 见道报告  一心顶礼本师 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大悲 观世音菩萨  一心顶礼敬爱的导师 平实菩萨摩诃萨


  第十九篇:黄惠卿 见道报告

  一心顶礼本师 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大悲 观世音菩萨

  一心顶礼敬爱的导师 平实菩萨摩诃萨

  一心顶礼敬爱的亲教师 正圜菩萨摩诃萨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可以证悟生命的实相,真是不可思议啊!原来 释尊教导佛弟子的佛法是这么真实、科学,不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只要用功照著去学、去做,每一步都是可修可证的,不禁让弟子对佛菩提道充满高度的兴趣与爱好。若非佛菩萨慈悲的安排,让弟子来同修会上课,怎么可能有今天的体悟,内心真是无限的感恩啊!

  禅三圆满后,下了山马上打电话给妈妈,告诉她:“ 我过关了! ”老人家听了哈哈大笑说:“ 没想到这么笨笨的惠卿居然会悟,比明得 (我同修) 还快! ”我说:“ 就是头脑简单才容易悟嘛!想得太多就难了。正觉所教的法,都是实修实证的,您可要好好安住在讲堂学法 (母亲目前上周六下午章老师的班) ,要有信心好好加油! ”妈妈高兴的说:“ 好!好! ”挂上电话,想到母亲这一生的苦,为人子女的我无以为报,只有天天祈求佛菩萨让她能安住在正法中而离苦得乐,早证菩提。若能因悟而使母亲对正法具足信心,那总算可以回馈她老人家于万分之一啊!

  从小,我们五个子女便与父亲的缘浅,家就像旅馆,他偶而才回来一趟,不久即匆匆离去。一家大小的生计,全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她终日踩著缝纫机,赚取一家人的温饱;还好有外婆帮她照顾五个孩子,日子才过得去。但善良刚毅的个性,使她从来不把内心的苦告诉我们。直到长大进大学参加佛学社,我带了一些佛书给她看,她才跟我说:“ 如果早一点接触佛法,就不会白白受苦那么多年了。 ”才知道原来她的心一直都是充满愁苦的;所以便开始将自己在社团所学的净土念佛法门介绍给母亲,善根深厚的她,很喜欢听法师讲经的录音带,因此开启我们母女一同学佛的历程。

  大一那年进辅大,因为好奇,想知道佛学社到底在学什么?便参加每周一次的“大专佛学十四讲表 〔编案:李炳南老居士编制〕 ”的研讨,开始对佛法有了认识;也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听,从来没有怀疑;师长教什么,即全盘接受;因此凡是寒暑假、社团办的干训、台中莲社办的大专佛学讲座、忏公师父办的斋戒学会,统统去参加;大学四年,念的虽是西班牙文,但其实全副的精神、体力,都是投注于对佛法的吸收、了解。妈妈笑我说:“ 学了四年的西语,只学到一个‘打舌’的技术。 ”真是一点儿也不错。

  四年的佛法熏习,使我对极乐世界很向往,也明白助念的重要,但若问我有没有信心往生西方?我则会说:“ 没有信心!如果能生到边地就偷笑了。 ”因为念佛的功力太差,习气又重,遇到境界起,心马上随境转,上下起伏不定。为什么学了这么多的法,对自己爱生气的毛病,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只能怪自己的闻、思、修、定力不够。

  毕业后忙于工作、结婚、育子,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虽然内心对佛法仍有一份渴求,但却不愿再回社团参加《阿弥陀经》的研讨及共修;因为对极乐,我明白其殊胜之处,可是到底要怎么念佛才能一心不乱、净念相继呢?这般逐句逐字的解释、查注解,听的当下也许是法喜充满,念佛的当下也许是心情寂静,但共修完了以后呢?对我而言仍是烦恼、仍是习气,完全使不上力。为什么当年所学的佛法只是知识,塞满心中,却对生活没有用处?难道这世间就没有真正有修有证的圣人可以教我吗?

  不想再去作字面上的说食数宝,我要的是“方法”,谁可以教我如何面对生命中的烦恼、习气?谁可以教我真正的佛道该如何走?难道这一辈子就是这样念佛、行善、看经书中度过,一切等往生极乐再说!但是我却没有把握能往生西方,一点把握也没有。这种想学而无处可学的感受,真是苦啊!

  佛菩萨一定了解我内心的痛苦,让我的生命有了转变。三年多以前,过年照样回台南探亲,我最喜欢去拜访四叔;家住高雄的四叔一直很用功念佛,六年多以来佛号不断,这一点就让我很佩服,这是多么不容易做到的事!平常沉默寡言的他,说话很实在,绝不说假话,所以我相信他。他告诉我和明得:他找到一个真正证悟的大善知识,智慧深广不可思议。而他随之修学,不久就开悟了,悟得本心。这实在太使我们震撼了,这世间真的有证悟的圣人存在!最重要的是:“ 只要跟他学,也可以证悟! ”虽然我不懂“开悟”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唯有实修、实证的圣者,才能教他人实证;没有真正证悟的人,无法教导实证;这也是我多年来在内心一直渴求的愿望呀!四叔向我们提及他和 导师您之间的因缘,总叫我们好生羡慕,真希望有一天也能在座下受学。

  回到莺歌之后,翻阅四叔和我们结缘的法宝:《无相念佛》、《念佛三昧修学次第》,心想: “ 这位善知识真是不简单,能把持名念佛到实相念佛,每个用功的步骤都解说得如此详尽,若非自己实际体证,如何可以做到? ”于是循著书上的地址、电话,索取报名表,报名参加禅净班,并劝明得一定得去上课。后来接到电话通知,我们可以上周一班张正圜老师的课,只可惜孩子还太小,得留人照顾,只好先让在台北上班的明得先去上课,自己再想办法。后在书本的后页得知,当时桃园 □ 老师也有开班 〔编案:今已终止〕 ,时间是星期六晚上。离家比较近,明得也有空载我去,孩子也可由他照顾,于是就受业一年。

  但是由于刚进去,课程已经进行到“菩萨戒”的部分,我对前面的课程毫无所知,尤其是无相拜佛、忆佛的要领,老是抓不住,心里很慌,再加上班上的同修大多已明心或见性,因此压力很大。一年后,课程就要进入参禅的部分,总觉得自己连忆佛都还搞不清楚,更何况去参究?真是进退两难、不知所措。还好,明得因在小参室中向张老师提及我的状况,并向老师询问我可不可以到台北的周五新班去上课? (因周五新班已开课二个月了) ,蒙张老师慈悲摄受,成为该班新收的最后一个学生,而开始了我在讲堂听张老师说法的幸福。

  同样的法,由不同的人说,即展现完全不同的风貌, □ 老师说法重点在法义上的解说、贯串,而张老师说法则是把法义融入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你真实的去感受法的妙用。好感谢张老师这般用心,把自己的糗事也藉著法义的比喻,毫无掩饰地告诉我们,让我们可以借镜,那么真诚、自然而直接;每一次上课,总有无数次的感动,温暖著一颗颗学员的心,使我们觉得跟老师的心是如此的贴近。好喜欢听她说法,每一句话我都想把它抄下来,以重新调整自己的心境去面对生命中的顺逆。不照顾自己的面子,只求能利益众生,这是需要何等的智慧与慈悲才能办得到啊!

  由于张老师对正法的信心及对 导师您的敬仰与护持,她那份信任与了解,每次提及您,不是热泪盈眶,就是满脸的幸福;也在在处处地感染了座下的每个学员,所以那份护法的决心与勇气,也在我们心中不断地壮大滋长。二年多来,收获好多,除了拿到老师九张书法还有正确的知见以外,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她的身教 ── 真诚、直心与慈悲。老师曾送我一幅书法,上面写著:“如月清凉披众物,以法滋味益群生。”那正是老师最好的写照,而我亦将此作为一生努力的座右铭。

  本来自己看话头的功夫,总是断断续续无法成片,根本不敢想要报禅三,但在老师的打气、鼓励下,接了报名表,从此不得不逼著自己加油、把话头看好。过年前,老师说要开始参究了,就把其他的事情全部放下,专心拜佛、参究,并且把老师上课时自己抄的笔记拿出来复习,当我看到“只因 □□ ,所以 □□□ ”、“你在 □□□ ,祂 □□□ 。”就疑著背后有个祂,并且在拜佛时发现 □□□□□□□□□□□□□ ,对 □□□□ 的 □□ 变得很 □□ 敏锐,觉得很奇怪。

  记得以前练习无相拜佛的时候,也有这种情形,尤其是练完“ □□ 气功”后拜佛 (因女儿才幼稚园中班,就近视三百多度,所以才带她去学,陪她一起练) 更为明显,那时便想可能是身体的气太强所致,便不去管它。如今已经很久没有练了,为何还在呢?于是上课小参便向老师询问,老师说是因我定力增强的缘故。

  后来有一次上课中,老师要大家回去一定要拜佛,因为“全神贯注中,如来藏的 □□□□□□□□□ 。”于是回家拜佛时,便细心的观察:这个能知、能觉、能领纳六尘的意识心及处处作主的意根在头部,便 □□□□□ ,先不去管它;而如来藏 □□□ ,那到底什么 □□□ 呢? □□ 吗?不是,那是 □□□□ ,是 □□ 。那除了这个 □□□□□□□ 的感觉,就没有别的啦!莫非是祂?

  怀疑之际,便想起 导师在书中常提及“如来藏的心行很微细,并且在根尘触相触之处有种子流注让识生起”。既然种子如瀑流,再怎么微细也应该有点察觉吧!于是便开始做实验:眼见色时,注意看看 □□ 有没有这种微小东西流动的感觉?结果:有!于是再试试耳闻声时,耳朵中有没有?有!手摸地时呢?有!鼻子呼吸时呢?有!舌头碰触口中的东西时呢?有!当我在思考时,头部也有同样的情形产生。那是不是随我的注意力 □□ 呢?于是便全身上下,随便注意一番,一下子手臂、一下子脚、 □□□□ 、 □□□□ 、 □□□□ 、 □□□□ 。天啊!真的随意根 □□ ,这实在太有可能是祂了,因为若是属于 □□ 的 □□ 之一,不应该会随著我的意念 □□ 啊!应该是心法才对。会不会只是 □□□□□ 而已呢?可是眼球、耳内并无 □□□ 啊!如果这就是如来藏、是真心,那祂是不是离见闻觉知呢?是啊!祂对外面的六尘并不起心动念;那祂是不是了七转识的心行呢?是啊!祂很听意根的话。而且整个来看,祂的确是清净性、无我性。实验到此,心中已确定个百分之八十,但我不敢完全肯定,得问问老师才行。

  周五上课再排小参,跟老师说:“ 我找到了。 ”老师要我把原委说清楚,陈述之后,老师问我:“ 那如来藏在哪里? ”我指著自己的身体,支支唔唔的答:“ 在这里啊! ”老师说:“ 如来藏全身都是,大家都知道。你得要口说手呈,一一说明清楚,来说服老师相信你找到的是如来藏。 ”心里觉得很挫败,便问老师: “ 如果我的方向错误,请老师指正,我重新再找。 ”老师回答:“ 有眉目了,回去继续参。 ”这样半肯半不肯的回答,至少方向没有错,再弄清楚一点就是了,因为我的信心并不够。

  回家之后,便把 导师写的书,一本、一本拿来细看,从《真实如来藏、心经密意、邪见与佛法、我与无我、楞伽经详解(一、二辑)》、《正觉电子报》中“真假开悟”的解说,以及公案拈提中的《入不二门、宗门正眼、宗门正义 …… 》等,对公案,有的懂、有的不懂,却也明白古时禅门问答如此直接,直接到根本不用思考, □□□□ 。

  当翻开《宗门道眼》中的“自序”时,一边读,眼泪竟不听使唤的夺眶而出;二千多年来佛法之所以凋零至此,被 和尚您说得针针见血,读后方能更深知您为我们安排课程的用心及护法的悲愿;为匡正佛法被错误的流传,您肩上的重担又何其沉重!如此大业,又岂您一人所能单独作为?而能成为座下弟子的我们,身上所背负的责任又何其重大啊!是故常在 佛前回向:“愿讲堂弘法事业顺利,所有的师兄、师姊们都能在导师座下明心、见性,成为一股护持正法的重要力量,让世尊遗留下来的正法能正确的永久流传下去。”因为唯有得法的弟子越多,实际体会正法的妙用,方能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以力挽狂澜;让正法的推展更顺利,普利全天下的佛子回归如来藏正法,以亲证菩提为始,在佛菩提道上实修实证,地地增上,直至成佛。

  当我看到您要将书寄往台湾各地及大陆各处时,就明白 导师的心系著的不只正觉的佛子们,不只台湾、亦不只大陆,而是全世界的佛子。这样广大无私的心量撼动著我;要完成这项任务,一个人的力量何其微小,须团结众人的心力,方可达成。是故,能来讲堂学法的弟子们实在有因缘啊!所以每位学员都不可自轻,亦不可存一己之私,即使是一根小小的螺丝钉,被正法所用,都可发挥其无比的功效。

  自从接下老师手上的禅三报名表,心里压力很大,想自己二年多来并不是很用功,定力不足,虽然懂得无相念佛与看话头,但无法成片,哪有资格参加呢?值得庆幸的是上课时很专心,像海绵般把老师上课的内容全盘吸收,未曾有疑,非常信受。而听 导师说法,亦复如是,学佛十多年了,我不曾看见有人说法如此深妙、自然、不造作,可以把甚深的法义如此轻松、清楚地表达出来,对自己的修证亦未隐讳不明,完全如实相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管懂或不懂,我皆直呼过瘾,意犹未尽。是不是以这样的因缘,而能录取参加呢?只有 导师知道了。

  收到录取通知单,很感谢 导师慈悲,愿意让我这个我执、我慢深重的学生一个破参的机会。由于心里已有消息,及前一天去布置场地,就比较不紧张,很开心的去参加禅三,临行前,在 佛前祈求佛菩萨能让我有一念相应的经验 (因为是自己依老师的开示,推敲出来的,感触并不深,怕般若慧无法生起故), 并且能在 导师的引导下,对真心做更深的体验与了解。

  佛菩萨对这个笨弟子,实在太好了,你怎么求,祂就怎么满你的愿,丝毫不虚。说老实话,我之所以那么快就找到,除了对老师的开示、真心以对,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拜佛时,我曾祈求佛菩萨让我在上山前有一点消息,才不会使 导师太辛苦。没想到才参一个星期,就真的找到了,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导师及老师常说太容易参出来的,很容易退转。于是自己又陷入烦恼中,万一退转了怎么办?应该要参久一点、辛苦一点好,这下子可进退两难了!

  上了禅三,位置刚好排在第二排靠中间走道, 和尚礼佛用的拜垫就放在身旁,内心真的好紧张,万一 导师站在身边,心里不小心起了不敬的念头,一定瞒不过您,是故恨不得将脑袋放空,不起任何的念头;但越是如此,念头便更不听使唤的跑出来;末那的染污实在太严重了,便在 佛前礼拜忏悔,希望能身心清净。尤其在拜愿忏悔时,更是哭得 淅沥哗啦 ,想到自己瞋心重、我慢强,无始劫来不知得罪过多少人,害别人受折磨的痛苦,造的恶业一定是无量无边,便不断地向怨亲债主们说“对不起”,请求他们的原谅;便承诺愿将明心、护持正法以及种种修行的功德,不论今生乃至未来际生,所有的功德悉皆回向给他们,愿他们也能离苦得乐、早证菩提。又想 世尊在世时,我在哪里混呢?看著今生的我,习气如此深重,过去一定很懈怠,未曾在修除性障上精进,才会从小就被自己的臭脾气所苦恼,不得自在。想著想著便哭得更厉害,对 佛说:“ 今生不混了,性障一定会修除。 ”

  下午 导师开始杀我们的我见,不以觉知心为我,不以意识的种种变相为我。道理都听得懂,以为我见已经断了,没想到 导师您问我们:“ 我见断了!高不高兴? ”便不加思索地回答:“ 高兴! ”此时已落入您设的陷阱中,因为会高兴的心乃是觉知心呀!这时您才指著弟子说:“ 连最后这一分也要断除。 ”才警觉,断我见可不是嘴巴说说就算数,得真的做到才行。

  晚上听 导师讲公案,似懂非懂,但您的一言一行皆从自性中自然流露,没有丝毫的虚伪造作,使得公案亦变得如此精彩、亲切,一个小时实在听不过瘾啊!公案讲完后,弟子便在 佛前礼拜感谢:“ 感谢释尊您派这么好的老师来教我们,弟子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活泼生动的佛法,好好玩,又有趣;真希望弟子有这个福报可以跟著导师修学一辈子,乃至生生世世也都要黏著导师学,也请导师慈悲,一定要收这个笨学生啊! ”

  接著开始拜佛参究,此时心中又突然起疑:到底我找到的这个究竟是不是真心呢?可是除了这个,浑身上下,实在没有其他的类似真心的体性啊!为什么自己没有勇气去承担、去肯定祂呢?内心陷入矛盾、挣扎当中,十分痛苦。拜到十二点钟,便累得向 佛告假跑回寮房休息;但是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著,满脑子的矛盾,弄得一夜未眠。一到清晨四点,起来洗个头,梳洗之后就又回禅堂拜佛。早上过堂用斋,菜色虽好,却无心品尝,心里还是疑惑、挣扎:到底是不是?是的话,为何不肯承担?

  等到 和尚起身巡视、开示,叫大家吃馒头,虽然吃不下,仍很听话地拿起一个小馒头啃,当 和尚走到身旁,说一声:“ 吃! ”便再一口咬下,这时突然一念相应: “啊!这种感触如此分明,与先前找的是一样的! ”此时满眶热泪,无比的感恩,疑惑、矛盾,一时烟消云散,原来一直就是祂,祂就是如来藏。没想到竟被 和尚以半个小馒头换得天下太平。过堂结斋后,回到大殿礼佛,脑海中突浮现一句:“ 顶礼老和尚。 ”看著前座二位法师,拜下去的同时,彷佛自己亦身披僧服、圆顶,向 老和尚礼拜。好奇怪!怎会突然称 导师您为“老和尚”呢?怎会突然有这种错觉呢?连自己也搞不清楚。

  中午用完午斋, 导师您指令惠卿及另一位同修去洗碗,并教我们要 □□□□□□ 来洗。洗完后,回到位子上,便想 □□ 与如来藏定有关系,于是 □□□□ ,左右来回互看,果然真心亦 □□□□ 而 □□□□□□□ ,真是有趣!可见真心真的很 □□□□□ 。学员们一个一个进去小参,下午很快地就轮到惠卿,敲门礼拜后,和 导师您面对面,竟一点也不怕,反而觉得好亲切、好熟悉。没想到您劈头的第一句话竟是:“ 你这个愿未免发得太大了点吧! ”口气让我觉得好笑。同学们梦见 导师,大多是 导师您示现机锋给他们,而我唯一做过与您有关的梦,却是一口摆满鲜花的棺木;虽然没有看见里头躺著的是谁,可是我知道是“您”,所有的人脸上都充满哀戚与不舍。那个时候,进张老师的班上课还不到一年,连无相念佛都还不太会,于是梦中非常难过,想自己找了好久的大善知识,竟那么快就走了,自己什么都还不会,这下子该何去何从?恐怕世上再也找不到像您这么难值难遇、有修有证的善知识可以跟随了。那自己的道业怎么办?同修会的弟子们怎么办?乃至全世界所有佛子的法身慧命该依谁而出生呢?于是陷入深深的绝望与无奈中,不能自已。

  后于梦中惊醒,心想:还好只是个梦。但是内心还是很害怕,怕您早走,于是跑到佛堂,非常不安的向 佛祈求,怎么样才可以让 导师长命百岁呢?想 导师大我约二十岁,不如就把二十年的寿命供养您,只要您活得久,就可以跟在您身边学久一点,大家才活得有希望,正法才能广益全天下的佛子。其实这个愿并不大,是有私心:为自己、也为他人,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在小参室中却被您回绝了,您说您心领了,认为我还年轻,可为正法多做一点事,于是您不忍接受。

  其实早料到慈悲的您定不会接受的,可是怎么样才能让您活得久?您说一切看 世尊的安排,那弟子就天天求 世尊吧!求祂老人家让您长久住世,除了完成祂交待的任务外,也让您有时间完成您今生想修学的境地,广益一切佛子。您说这样好不好?!如果二十年的寿命能换得您无病无痛、身体强健康泰以度众无碍,惠卿非常愿意呀!求 和尚您接受了吧!拜托!拜托!

  在小参室中, 导师问我许多问题,会,我就直接回答;不会,就脑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答;当问至刚才 □□□□□ ,就是真心吗?“ 当然不是! ”“ 为何不是? ”却又卡住了,说不上来。于是您要我整理“ □□ 、 □□ 、 □□ 与如来藏”的问题,想清楚了再小参。回到大殿,坐在位置上左思右想,自己一直绕在 □□ 的变化为 □□ ,一个一个去拆解,却难能有个满意的答案,越思惟越搞不清楚 导师要我整理的方向为何?于是登记小参,想向监香老师问清楚;孙老师很慈悲地点出:要我在“ □□□□□ ”上思惟清楚。第二天晚上想到头都昏了,学佛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动动这个脑袋去做思惟的工作,这下子要用它来思考,还真的很难运转呢!十二点便去睡了,等明天脑筋清楚一点再说!

  第三天早上四点半就醒来,于是进大殿继续努力,精神好,脑筋也清楚了,便在 佛前祈求 佛、菩萨加持,使我对法义能够通达,并发愿:“ 若能顺利破参,愿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报师恩。也就是说愿尽形寿以弘扬正法为己任,虽然我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只要为了正法,佛菩萨要我做什么,导师要我做什么,我就去做,绝无二话。 ”便不再枯坐思竭,一边拜佛、一边思惟法义,突然就想到了,难怪 导师说:“ 脑筋急转弯,换个方向想就对了。 ”我应该从 □□□□□ 中去思考其组合成份,无非包含三部分: □□ 、 □□ 、 □□□ ,外人认为“ □□ ”只是“ □□ ”加“ □□ ”,并不如实了知有如来藏的运作,所以不能说 □□□□□ 就是如来藏。想清楚后便去登记小参,只是登记的人很多,到了下午才有机会向孙老师报告;通过之后,便安排再进小参室见 导师。

  顶礼完,您对惠卿说:“ 你的心量比较大,何妨来出家? ”心量真的有比较大吗?我实在心虚。至于出家,我真的很想,尤其是正法的道场,求之不得也!便对 导师说:“ 好! ”从接触佛法到现在,其实一直有出家的念头,虽然结婚、生子,但内心还是渴望有一天可以身披僧服。不过庆幸以前没有出家,否则今天要学正法可就难了!想在 导师座下学法更是难上加难。常听张老师说她祈愿自己有一天能现出家相、弘如来藏正法,因为正法需要僧团住持故。台下的我便在心中决定跟随老师出家。接著 导师您说:“ 我知道你想出家。 ”心中一愣!您怎么知道? …… 。

  不过让 导师知道,我很开心,而您愿意让我加入正法的僧团,表示福德因缘足够,才有此一问吧!只是希望自己能更用功,将来才堪任啊!虽然之前没有相处过,但是 导师您给我的感觉却是如此亲切,一点也不陌生;对于您说的话,都很信受,再加上张老师说过:“ 当一个人进小参室时,禅师即能明白过去彼此的因缘。 ”才会问您惠卿过去生中可曾随您出家?当场考 导师,请勿见怪。因为感觉太熟悉,就非常好奇。后来您只说了一声:“ 有! ”真是太好了,希望过去的我是属于乖乖牌的,不常惹您伤心难过才好。

  感谢 导师您不断地提问题,让我们去思惟法义,在一问一答当中,能以现观自身的如来藏体性,去结合之前所学的知见作归纳整理,惠卿好喜欢;有的答不出来,您即以譬喻引导,真恨不得能有如电脑般的记忆力,能将所有的问答都存档下来、毫不漏失。虽然并不聪明的我老是被您问得脑筋一片空白,可是可以感受您无尽的悲心与深广的智慧。您怕我们对法义不明了、不清楚,将来容易退失,甚至谤法,所以您不厌其烦地解说,就为了让我们对亲证如来藏有更深的了解及肯定。谢谢!谢谢师父的慈悲。

  从小参室出来礼佛三拜,感谢 世尊以如此深妙实证之法留传给众生,让我们可以亲证,并依之修学成佛、离苦得乐,感谢 世尊派这么棒的 导师来教导我们,弟子何德何能?竟有此福报可亲近修学,实在是太幸福了。从今以后,必将此身心奉献给正法,是则名为报佛恩、报师恩。

  后来 导师让我们喝水去体验:一、 □□□□□ ,二、 □□□□□ ,三、 □□□□□□□□□□ 。才明白原来真心帮我们 □□□□□ ;再加上一回小参室中 导师的解说整理,才明白妄心的了别功能如此强烈,一瞥之间已同时了别明辨形状、颜色、速度 …… 。后又让我们设想在 □□□□□□□□□ …… 。谢谢护三菩萨的护持,在实际体验中,才略懂得观行是什么?原来法义的真实了解,须从日常生活中去细心的体察,佛法竟是这么科学,而纸上谈兵,大大地改变我对“学佛”的看法,是真实的从“行”中学啊!而 导师您深妙的智慧,正是行无数次的观行中累积而来的真实体验,有本而说、有根有据,难怪眼神如此坚定、炯炯有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双带有无比自信的眼睛。再者,若要法义通达,观行非常重要,可是发现自己的观行能力实在不行,很想多学、多练习,听说 …… 。

  四天三夜的禅三,一下子就过去了;真舍不得下山,能天天听您演说公案、法义,实在是很幸福的事,下次同修的假期若可以配合的话,一定要报名参加护三,一面向诸位护三菩萨学习,一面又可以和 导师共事,再听您讲公案,再累也值得。

  不过,在此向您忏悔,在解三前,弟子起了慢心,觉得这么简单,对法起了一念轻想,实在很不应该。还好 和尚的结三咐嘱,马上浇息了这样不好的念头。您说得很对:“ 我见尚且都断了,更何况是由我见而生之我所、我慢呢! ”马上向佛菩萨、 和尚礼拜忏悔。才警觉一个人在修行的过程中,善知识是如此重要,由于往世染污的习气种子随时都会起现行,若不依止善知识修学,很可能一念之差、误入岐途而万劫不复。想到这里,不禁令人毛骨悚然!于是更坚定:弟子不论今生乃至未来的生生世世,都要跟随 导师修学的决心,请求您慈悲摄受这个刚强难调的弟子,也求佛菩萨能满我所愿:愿能生生世世护持正法,生生世世依止 平实菩萨摩诃萨,恭敬承事、修学正法、摧邪显正,直至成佛。

  感恩张老师二年多以来的身教、言教,我会记得老师说的那句话:“ 悟后要依止如来藏的清净体性而住,才是真正的开悟。 ”面对自己满满的习气,我知道现在学佛才正开始。有一次老师说:“ 现在觉得日子好好过,终日也不会起一念瞋。 ”心里好羡慕,愿自己好好修除性障,不论五年或十年,也能“于烦恼中得自在”,像张老师一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对不起!写了这么多,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想告诉您,感谢 导师在禅三中像父亲般的关爱,给予惠卿从未享有的温暖。不论内心有多么不好的念头 (梦见 导师死了 。编案:这其实只是种子现行而看见往世的事相 ) ,在您面前一点也无须隐藏,如海般能纳净秽的心量,让这颗自责不已的心,得到安顿,谢谢您的一句话: “ 把它丢掉! ”惠卿无尽的感恩!

  最后,愿把见道的功德回向:

  一、愿 导师身心康泰、长命百岁,般若智慧、地地增上、无有障碍。

  师母身体健康、道业迅速增上、智慧如海,合家平安。

  二、愿正法长存、佛法常兴,所有在外流浪的佛子都能就路还家 (因为惠卿以前也是在外流浪、寻寻觅觅,找不到明师) ,依止正觉道场修学正法而亲证菩提。

  三、愿张老师、陆老师及所有讲堂的亲教师们,都能道业迅速增进、度众无碍,身心康泰、合家平安。

  四、愿讲堂所有的义工菩萨及所有的学员,都能在 导师座下明心、见性,护持正法、不遗余力。

  五、愿正觉寺早日顺利兴建完竣,禅三有固定的道场,不必四处流浪办禅三,正法的推展更广播。

  六、愿过去、现在的父母、师长、知识、法俗眷属,及历劫的怨亲债主,都能往生善处,皈依三宝、修学正法、早证菩提。

  弟子 黄正惠(惠卿)顶礼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