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0日 18时:55分:1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禅宗经典 » 禅宗祖师 » 正文

452 破山海明禅师悟道因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30  作者:沉香网  
核心提示:  四川夔州破山海明禅师,天童密云圆悟禅师之法嗣,俗姓蹇,四川渝州(今重庆)人,生于大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海明禅师天


  四川夔州破山海明禅师,天童密云圆悟禅师之法嗣,俗姓蹇,四川渝州(今重庆)人,生于大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海明禅师天资过人,十三岁纳室某氏,人情世略不经心。十四岁父母双亡,淡然世务。十九岁投姜家庵落发。
  一日,海明禅师听慧然法师讲《楞严经》,至“一切众生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回”这一段时,心生迷闷,于是找来《楞严经》,反复熟读,至“七处征心,八还辨见”,恍然有所悟入。于是他便入室,向慧然法师请益。慧然法师不能为他决疑。不得已,海明禅师便孤杖出蜀,遍参诸方,先后礼谒过憨山清、博山来、云门澄等诸老,但是未能契旨,疑滞犹在。
  不久,海明禅师便来到黄梅破头山,见泉石幽深,遂结茅而居,自誓云:“若不明此事,终不出此山。”于是,海明禅师便过起草衣木食的隐居生活。隐居期间,海明禅师曾依《高峰录》,以七日为限,意欲克期取证。一日,海明禅师登上万丈悬崖顶端,自誓云:“悟不悟,性命在今日了!”于是便站在悬崖边上,猛力参究,从辰时站到未时,忽然,海明禅师只觉人境浑然两忘,唯见一平世界,更无坑坎,遂举足径行,不觉堕入崖下,摔伤了一只脚。到了晚上,海明禅师翻身负痛,悄然有省。第二天早晨,海明禅师高声叫道:“屈!屈!”这时,有一居士走近前,问道:“足痛么?”海明禅师劈面便掌,说道:“非公境界!”
  海明禅师后听说密云圆悟禅师在金粟接众,于是前往参礼,请求印证。
  海明禅师刚到金粟的那天,适逢雷霆大作,大雨倾盆。圆悟禅师上堂,告诉大众云:“假饶雷来打我,汝等如何支遣?”
  海明禅师一听,便从大众中走出,回答道:“用遣作么?”说完便呈偈云:
  “□地雷声意自悠,内人欢喜几人愁。
  吾师纵有分身法,血溅黄沙倒逆流。”
  于是圆悟禅师便令海明禅师留在座下,主维那、西堂之事。
  一日,海明禅师入室请益。
  圆悟禅师端坐默然。
  海明禅师问道:“正恁么时如何?”
  圆悟禅师反问道:“你可到恁么地否?”
  海明禅师于是震威一喝。
  圆悟禅师拈拄杖便打。
  海明禅师于是又连喝两声。
  圆悟禅师道:“再喝两喝看!”
  海明禅师便掀翻禅床,拂袖而出。
  圆悟禅师追上来,举起拈杖,劈头就打。
  海明禅师道:“恁么为人,瞎却天下人眼在。”
  过了几天,海明禅师又随众入室参礼。
  圆悟禅师道:“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正恁么时,以何为界?”
  海明禅师道:“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圆悟禅师一听,遂点头称可。
  第二天,海明禅师便呈偈云:
  “太平之世,野老风淳。
  内不放出兮,乐国乐民。
  外不放入兮,足食足兵。
  虽然正化无私通,只恐关头暗渡津。”
  崇祯元年(1628),海明禅师欲辞别圆悟禅师回四川。圆悟禅师于是书“曹溪正脉来源”一纸,交付给海明禅师。后来又遣使者给海明禅师送来法衣。
  海明禅师出世后,最初住禾州之东塔。后又应邀住持过岊(jie)岳、大峨、万峰、中庆、凤山、棲灵、祥符、无际、佛恩、双桂等道场,一时宗风遐播。
  明朝末年,李自成起义,遍地干戈,生灵涂炭。海明禅师曾有诗感叹云:
  “十戈队里几经秋,恐我师徒难聚头。
  今日相逢舒一气,两城烟水自悠悠。”
  为拯救生灵,减少无辜杀戮,海明禅师悲心化导,以自己的德望,不辞腥秽群魔,多方周旋,救免杀戮者,数以万计。
  海明禅师住山期间,曾有朱婆子来参。
  朱婆子问:“一切时参究念佛底是谁?”
  海明禅师道:“你这一问从甚处来?”
  朱婆子道:“朝夕不离。”
  海明禅师追问道:“不离个甚么?”
  朱婆子于是转身绕师一匝,云:“不离者(这)个。”
  海明禅师道:“也是赤土涂牛奶。”
  朱婆子问:“弟子现是女身,父母未生前,还是男是女?”
  海明禅师卓拄杖道:“还识者个么?”
  朱婆子道:“无去无来。”
  海明禅师道:“是甚么所在,说来说去?”
  朱婆子道:“即今如何抵敌?”
  海明禅师道:“好与三十棒。”
  这段机语对辩,颇有意味,学禅者可细细体会。
  海明禅师圆寂于清康熙丙午年(1666)三月,春秋七十岁。临终的那天晚上,夔州太守梦见海明禅师交给他一把扇子,上有诗偈云:
  “屣声滑滑响苍苔,老去寻山一块哉!
  回首五云堪一笑,澹然潇洒出尘埃。”
  太守醒后,立即遣人问候,而海明禅师已经迁化了。太守非常惊异,于是将其诗偈及法语刊布于世。
 关于如何做功夫,海明禅师曾有一段极精彩的示众法语,云:
  “初做功夫,于行住坐卧四威仪内,遇境生疑、逢缘理会处,稍知分晓,则不必疑,此是先德入门最要紧处。若久做功夫者,似是而非,终是恍惚,唯理障难除,当机有依倚,事觉沾滞,总未大彻大悟之过也。然彻悟处,非在方册子上印证过来,诸方知识口角头许可去就。所谓‘把手牵人行不得,为人自肯乃方亲’。学道如登万仞山,且万仞山犹有形段可立,犹有程限必期可到。然此道无形段,非期月程限而可必者。故古圣云:‘佛道长远,久受勤苦,乃可得成。’须立远大之志,将我日用寻常,穿衣吃饭,迎宾待客,屙屎放尿,看是阿谁主张,贴体理会去。老僧前所谓遇境生疑、逢缘理会者是也。
  古有十八高贤,内有一弃妻出家,夜梦与妻不净行,忽醒来梦遗,致疑谓:‘彼又不曾来,我亦不曾去’,不待天明,豁然大悟。灵云看桃花,香严击竹,而非人不见闻,因何不悟?此今人古人非根器别,在人功夫切不切耳!……若不切,纵经尘劫,犹未梦着在。前辈者流,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赵州答云:‘我在青州做领布衫,重七斤。’众兄弟,看他问处答处,是何道理?此是漫天要价,不妨就地还钱。须是当家种(zhong)草(犹言佛种,能够延续佛法慧命之大根器者),始解翻腾者矣。若是裁长补短,较重论轻,虽是新奇,亦成滞货。老僧如是告极,未审人还委悉么?莫教错过眼前事,无限春光不再来。”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