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7日 23时:08分:45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禅宗经典 » 禅宗祖师 » 正文

6 牛头法融禅师悟道因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30  作者:佛友网  
核心提示:  牛头法融禅师悟道因缘  牛头法融禅师,俗姓韦,润州延陵人(今江苏镇江市)。法融禅师十九时,便学通经史,不久开始阅读大


  牛头法融禅师悟道因缘
  牛头法融禅师,俗姓韦,润州延陵人(今江苏镇江市)。法融禅师十九时,便学通经史,不久开始阅读大般若经,对般若真空之旨,有所悟人。他曾感叹道:“儒道世典,非究竟法。般若正观,出世舟航。”于是产生了出家的念头,后隐居于茅山,依三论宗学者炅(jiong)法师落发,并从他学习般若三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和禅定。
  二十年后,法融禅师离开了茅山,在牛头山(今南京市中华门外)幽栖寺北岩下的一个石室中专习禅定。他的禅定功夫很好,有很多灵异之事。原来这一带经常有老虎出没,连樵夫们都不敢从这里经过。自从法融禅师入住后,再也没有老虎了。有一天,法融禅师正在打坐,突然来了一条丈余长的大蟒,目如星火,举头扬威。那蟒在石室的洞口呆了一天一夜,见法融禅师没有任何动静,于是就自动走开了。更为奇特的是,经常有群鹿伏在石室的门口,听他讲经,甚至还有百鸟衔花来供养他。
  贞观年间,四祖道信禅师正在蕲州黄梅双峰山弘法。有一段时间,四祖经常遥望金陵一带,发现那儿紫气缭绕,知道必定有奇异之士在那儿修行,于是亲自前往寻访。
  一天,四祖来到幽栖寺,问寺院里的僧人道:“此间有道人否?”
  那位僧人不耐烦地回答道:“出家儿那(哪)个不是道人?”
  四祖反问道:“阿那(哪)个是道人?”
  被四祖这一喝问,那僧无言以对。
  这时,别外有一位僧人出来,告诉四祖:“此去山中十里许,有一懒融,见人不起,亦不合掌,莫是道人么(离这儿十多里路的深山里面,有个叫懒融的禅师,终日坐禅,见有人来,既不合拿问讯,更不起来接待。莫非他是个道人)?”
  四祖听了,于是策杖入山,来到石室跟前,只见懒融禅师正在打坐,神情自若,目不他顾。
  四祖于是问道:“在此作甚么?”
  懒融禅师回答说:“观心。”
  四祖又问:“观是何人?心是何物?”
  懒融禅师一下子被问得无言以对。于是便站起来,向四祖作礼,并非常客气地问道:“大德高栖何所?”
  四祖道:“贫道不决所止,或东或西。”
  懒融禅师问:“还识道信禅师否?”
  四祖道:“何以问他?”
  懒融禅师道:“向德滋久,冀一礼谒(我仰慕这位大德很久,希望能有机会前往礼拜参访)。”
  四祖道:“道信禅师,贫道是也。”
  懒融禅师非常惊喜,问道:“因何降此?”
  四祖道:“特来相访,莫更有宴息之处否?”
  懒融禅师于是指了指屋后,说道:“别有小庵”。
  说完,便引四祖来到小庵前面。四祖发现,庵的四周尽是虎狼之类,于是,顺势举起两手掩面,作出害怕的样子。
  懒融禅师道:“犹有这个在。”懒融禅师的意思是说,没有想到你这位大名鼎鼎的祖师,还有恐怖心或者说执相的心在。
  四祖反问道:“这个是甚么?”四祖的意思是想提醒懒融禅师注意当下,看看现前一念究竟是个什么?
  懒融禅师于是默然无语。
  过了一会儿,四祖在懒融禅师打坐的石头上写了一个“佛”字。懒融禅师见了,心里畏怕,不敢上坐。
  四祖趁机点拨道:“犹有这个在。”四祖的意思是说,你学佛那么久,还没有达到无相的境界,还有佛相在。
  懒融禅师不明白个中的妙旨,于是向四祖顶礼,并请他宣说法要。
  四祖道:“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一切戒门、定门、慧门、神通变化,悉自具足,不离汝心。一切烦恼业障,本来空寂。一切因果,皆如梦幻。无三界可出,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无阙少,与佛何殊?更无别法,汝但任心自在,莫作观行,亦莫澄心,莫起贪嗔,莫怀愁虑,荡荡无碍,任意纵横,不作诸善,不作诸恶,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快乐无忧,故名为佛。”
  懒融禅师问:“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
  四祖回答道:“非心不问佛,问佛非不心(离开了心,不要谈佛;谈佛,不能离开心;心即是佛,佛即是心)。”
  懒融禅师问:“既不许作观行,于境起时,心如何对治(既不许作染净、善恶等二边分别观照,那么请问,当境界起来的时候,如何用心对治)?”
  四祖道:“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心若不强名,妄情从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汝但随心自在,无复对治,即名常住法身,无有变异。吾受璨大师顿教法门,今付于汝。汝今谛受吾言,只住此山。向后当有五人达者,绍汝玄化。”
  四祖这段话的主要意思是,一切好丑善恶等二边差别,完全是心的妄想分别所致,并不是实有。只要我们的心一落入二边分别,我们就会产生取舍心理,作种种对治,而这恰好是跟解脱之道相违背的。因此观心的最要紧处,就是要作平等观,不取不舍。这种平等观源于对诸法性空的体认。
  四祖将祖师禅的顿教法门传给法融禅师之后,随即返回了黄梅双峰山,再也没有出来过。从此以后,牛头法融禅师的法席大盛,学者云集。法融禅师因此而被尊为牛头宗的初祖。显庆二年(657),法融禅师入寂于江宁建初寺,春秋六十有四。
  牛头禅师接引人的方式比较平实,多从教下入手。《五灯会元》卷二记载了牛头禅师接引学人的部分法语。此外,《景德传灯录》还收录了牛头禅师的《心铭》。这是一篇非常有价值的修行指南。不知道什么原因,千百年来,却并没有得到人们的重视。除了《景德传灯录》将它收入之外,其它的灯录几乎是只字不提。这是非常可惜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它跟三祖的《信心铭》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它比《信心铭》要冗长些罢了,也许这正是它被人忽视的真正原因。现将它附录于后,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心性不生,何须知见。本无一法,谁论熏炼。
  往返无端,追寻不见。一切莫作,明寂自现。
  前际如空,知处迷宗。分明照境,随照冥蒙。
  一心有滞,诸法不通。去来自尔,胡假推穷。
  生无生相,生照一同。欲得心净,无心用功。
  纵横无照,最为微妙。知法无知,无知知要。
  将心守静,犹未离病。生死忘怀,即是本性。
  至理无诠,非解非缠。灵通应物,常在目前。
  目前无物,无物宛然。不劳智鉴,体自虚玄。
  念起念灭,前后无别。后念不生,前念自绝。
  三世无物,无心无佛。众生无心,依无心出。
  分别凡圣,烦恼转盛。计校乖常,求真背正。
  双泯对治,湛然明净。不须功巧,守婴儿行。
  惺惺了知,见网转弥。寂寂无见,暗室不移。
  惺惺无妄,寂寂明亮。万象常真,森罗一相。
  去来坐立,一切莫执。决定无方,谁为出入。
  无合无散,不迟不疾。明寂自然,不可言及。
  心无异心,不断贪淫。性空自离,任运浮沉。
  非清非浊,非浅非深。本来非古,见在非今。
  见在无住,见在本心。本来不存,本来即今。
  菩提本有,不须用守。烦恼本无,不须用除。
  灵知自照,万法归如。无归无受,绝观忘守。
  四德不生,三身本有。六根对境,分别非识。
  一心无妄,万缘调直。心性本齐,同居不携。
  无心顺物,随处幽栖。觉由不觉,即觉无觉。
  得失两边,谁论好恶。一切有为,本无造作。
  知心不心,无病无药。迷时舍事,悟罢非异。
  本无可取,今何用弃。谓有魔兴,言空象备。
  莫灭凡情,唯教息意。意无心灭,心无行绝。
  不用证空,自然明彻。灭尽生死,冥心入理。
  开目见相,心随境起。心外无境,境外无心。
  将心灭境,彼此由侵。心寂境如,不遣不拘。
  境随心灭,心随境无。两处不生,寂静虚明。
  菩提影现,心水常清。德性如愚,不立亲疏。
  宠辱不变,不择所居。诸缘顿息,一切不忆。
  永日如夜,永夜如日。外似顽嚣,内心虚真。
  对境不动,有力大人。无人无见,无见常现。
  通达一切,未尝不遍。思惟转昏,迷乱精魂。
  将心止动,转止转奔。万法无所,唯有一门。
  不入不出,非喧非静。声闻缘觉,智不能论。
  实无一物,妙智独存。本际虚冲,非心所穷。
  正觉无觉,真空不空。三世诸佛,皆乘此宗。
  此宗豪末,沙界含容。一切莫顾,安心无处。
  无处安心,虚明自露。寂静不生,放旷纵横。
  所作无滞,去住皆平。慧日寂寂,定光明明。
  照无相苑,朗涅槃城。诸缘忘毕,诠神定质。
  不起法座,安眠虚室。乐道恬然,优游真实。
  无为无得,依无自出。四等六度,同一乘路。
  心若不生,法无差互。知生无生,现前常住。
  智者方知,非言诠悟。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