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8日 07时:53分:19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禅宗经典 » 禅宗语录 » 看话头祖师语录 » 正文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05  
核心提示:  卍新纂续藏经第 70 册 No. 1402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示薰禅人  薰禅人。此去但参个赵州因甚

  卍新纂续藏经第 70 册 No. 1402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示薰禅人

  薰禅人。此去但参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只如此断。于举起处只如此参。但参时不要举。只于赵州道无字之下默默参去。都不要别生知解。死却一切心念。猛利参去。久久无间断自然开悟。然参禅是痛为生死大事。了参不为别事。你但为生死之念真切。自然参得行也。你若不为生死。直饶参得禅会得禅。都是业识。都无用处。

  示圆禅人(因受戒)

  戒即是道上之戒。道即是戒中之道。名二而理不二也。因甚么持戒。为生死也。因甚么学道。亦为生死也。若是为生死之心切。不期戒而戒自持。不向道而道自进。你若真心不为生死大事。持戒也不是。学道也不是。

  示硕禅人

  道人有故乡。不在东海岸。剔起两茎眉。风前宜自看。若看不见时。提起古公案。急如救头然。操心求了辨。一念忽湛然。当处沉昏散。白日摸璧行。远归何所干。大事须早明。触目皆浮幻。趁此身强。莫言佛法不怕烂。

  示丘渊二禅人

  你两人远来我这里。无可言者。只有一个所参底话头。你但信教及参去赵州因甚道个无字。便于日用中不问久远参取。或于此话上提不起。疑不行时。只将个生死无常思量一遍了。再提前话参去好。

  示素禅人

  参禅初无方便。只要你𢬵取一片真实为生死大事底正念。提起个所参话。不问三十年二十年。一气不转头。疑不得处去疑取。捱不上处去捱取。但疑不得捱不上都不要别起第二念。要如何疑如何捱。原夫疑亦只是疑个所参底话头。捱也只是要捱个所参底话头。除此个所参底话头。更别无甚么轻安寂静奇特殊胜灵验等与你做窠臼。才觉所参话不现前。便又与之密密提起。念念不断参去。但辨肯心。决不相赚。

  示运禅人

  参禅只要痛为死生大事。单提所参话于动静闲忙中体取。决不可执坐为工夫。你若执个坐底。执个静底。更妄认四大身中轻安寂静境界。久之则生百千种禅病。佛也莫救你。不见它古人素不曾向蒲团上。惟以动用诸缘与之作对。但是此个要究明生死之正念。孜孜不舍兀兀无休时。不知不觉向不柰何处独脱。便是心空及第之时也。除此别无方便。运禅人但恁么体取。

  示祖禅人

  祖师来。万象森罗活眼开。净法界身全体露。香匙茶盏舞三台。你若有眼看不见。提起话头须勇健。十二时中不暂停。千劫直教无转变。忽然冷地蓦相逢。䥫壁银山有路通。有问西来祖师意。平叉两手惟当胸。

  示良遂禅人

  道业也无进时。进是妄想。也无退时。退成怠墯。去此二途。单单只提起个所参话。只𢬵取生与同生死与同死。立定决定不变异之正志。任你这边那边住坐一味参取。除参外更不许别起第二念思惟佛法禅道。久之自然心空及第耳。遂禅人不要急性。至祝至祝。

  示幽禅人

  深固幽远之旨在伊口唇边。凡涉语言未尝不满口道着。幽禅人还知么。如其未委。但将一个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𢬵取一生决定身心直参。教能所俱泯。向幽深更幽深处一肩负荷。方不孤逾海越漠之志愿耳。

  示日本中浦居士

  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本来面目。中浦还直下曾与至中之理相应么。如其未能。此事不是说了便休。便须单单提起前话。𢬵取一生孤寂身心空闲志气。默默然如大死人相似。如不致悟决定不休。但辨此等坚密肯心。则身与心境与缘俱不期中而中矣。复何疑哉。复何疑哉。

  示日本平亲卫直庵知陟居士

  昔庞居士问马祖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你道。此说之下其直如弦。你拟涉思惟则当处已不胜其曲矣。又庞居士谓。难难。百石油麻树上摊。庞婆谓。易易。易似和衣一觉睡。其女灵照谓。也不难。也不易。百草头上祖师意。三人虽说难说易。而亦不知其当下其直亦如弦也。你拟于难易边觅又不胜曲矣。所以毗耶老人有直心为道场。离诸委曲故。如其于此至直之理未能披襟领荷。总不要别第二念。但只将个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话顿在胸中。默默然参取。孜孜然究取。矻矻然疑取。凛凛然做取。做到情忘识尽处。蓦忽猛省。始信迷时也直。悟时也直。得时也直。失时也直。上天堂下地狱坐莲台入剑阱。更无有一斯须不与至直之理吻然混合。到此也无佛可求。也无众生可弃。直之又直者矣。亲卫平居士号直庵。出纸需予以警䇿入道之语。乃直笔以酬之。并为说偈。言直行直心乃直。拟存知解便乖疏。话头日用参教彻。说个如弦已涉途。

  示薰禅人

  参禅必欲悟。不求解。将个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之说。和会入心。以此说会古人意。是解也。非悟也。以如此解。直饶将千七百祖意一串穿过。正是业识茫茫金屑入眼。要了它生死根尘。转见没交涉。方所谓依它作解障自悟门。是谓杂毒入心。非真参学人所期于此也。薰禅人远逾鲸海为死生大事而至。切不得如此错用心。至祝。

  示月庵归一居士

  万法如月之在空。本无圆缺出没之相。而众生妄病在眼。咸谓有之。又有见第二月者。若欲洞见真月之体。但将个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置之胸臆。都不问闲忙静闹。密密绵绵与之参取。参到岁月深工夫熟能所空。时节至。蓦忽猛省。方知尽乾坤宇宙皆一月之庵。光明照映净白无尘。觅一点是月非月是庵非庵之异见。了不可得矣。 归一居士号月庵。求警䇿语。乃尔应之。

  示寔上人

  本色衲僧。学道无剪爪之功。动步有出身之路。岂肯自生退屈与诸尘旋绕于轮回生死之岸。而不思掉臂独脱者哉。古人谓便恁么去。已涉程途。而况三搭不回。生死无常是甚么事。且莫匇匇草草。十二时中当机对境之际。须猛提起个所参底话头。密密自看。切忌回头转脑动步移身。立定脚头只与么讨个倒断。如不倒断。只𢬵得生与同生死与同死。又何有难学之道哉。你若立志不坚。着脚不稳。眨得眼来白云万里矣。寔上人出纸觅进道之语。故书此以答之。就为说偈。

  衲僧无剪爪之功。学道身心疾似风。若使暂时轻放过。依前落在有无中。

  示头陀道者志成

  要做本色真正道流。直须受得勤劳。甘得淡薄。耐得岁寒。守得贫苦。当得重务。忘得名利。弃得恩爱。持得戒律。做得工夫。了得生死。参得禅道。会得佛法。这许多事业一肩荷负了当。更要你不见彼短不务己长。不逞见闻不眩声色。十二时合取两片口皮。竖立万年一念之志愿。常存正念守护身心。不堕境缘不生憎爱。倘或行之不移守之不易。则灵山一枝花拈起已久。当不让老饮光破颜于百万大众之前矣。方不孤汝离父母舍世缘剪须发着弊衣行苦行做道者也。倘或不能如是。则口食它饭身着它衣。头戴它屋脚踏它地。孜孜不省兀兀无知。一报忽终且酬宿欠。改换质流转轮回。何有益于理哉。道者志成出纸求语为终身警䇿。就为说偈以示之。参禅学道要图成。剑刃冰棱纵步行。行到路穷回首处。堂前三板放禅声。

  示本净上人

  即今语默动静俯仰折旋见闻知觉者。是狂妄颠倒精魂。非你自心。你若要了得自心真实底。直须将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话。三二十年参去。直待彻悟方为谛当。你乡里人参禅多不曾参而至于悟。但只以聪明之姿学解禅诠。妄认目前昭昭鉴觉者为自性。不肯下死工夫真实求悟。总是痴狂外边走。大不济事。

  示逸上人

  永嘉谓。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这个说话脱赚多少人向无事甲中蹲坐。究竟不能超越。当知绝学之理。不是便与么休歇底事。须到心空及第之处。命根子亲切断一回。方绝学也。既尔绝学。则无为之道卓尔现前。如今真个要亲切与此道相应。但于十二时中单单提起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𢬵取三十年向所参话上讨个分晓。则知无为不待别有所为。而自然步步相应者矣。逸上人但如此体取。如其不然。非予所知。

  示养直蒙首座

  初祖少林谓。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言直指之直。离言说有言说则不直也。绝思惟才思惟则不直也。无造作拟造作则不直也。泯修证微涉修证则不直也。于是六传至曹溪谓。说个直指早已迂曲了也。此说之下更容得个甚么道理。古人不得已教你放下休歇。又教你一念不生。乃至善恶都莫思量等语。与么商量总不直了也。蒙首座号养直。若有志要养直指之直。但将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顿在方寸中。莫问它一念生与不生。道理直而不直。立定丁字脚头。𢬵取一生真实身心。立决定志。但恁么参取。或疑不去时参不上时把不定时靠不稳时。都不要别起第二念。于做不得处做取。行不得处行取。但一个真实痛为生死大事底正念不变不异。说甚三十年二十年。壁立万仞尽形毕命参去。参到情妄消知解泯。不知不觉豁尔开悟。如醉醒梦觉。出身白汗。便见老维摩谓直心为道场。离诸委曲故。上而诸佛下而众生。大而虚空小而微尘。更无有一点不直之理。谓养直之号须恁么一回。直不待养即自直矣。如不神悟。任你千般闻见祇益其曲耳。宜勉之。

  示伟禅人

  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那个是你本来面目。只个说话无你解处。无你会处。无你一切用心处。惟有信得及。切切以死生大事为己重任。不惮三十年二十年。脚踏实地孜孜地向三根椽下的的地参取。政于参时都无方便。亦无程限。但有昏沉散乱现前。亦不要顾它。参得也如此参。参不得也如此参。久远不退转。一旦情识泯伎俩都尽。不觉不知忽然开悟。便是你心空及第底时节。惟有为生死大事切于正念者能行之。你乡里人教人参禅。只要令人向意根下卜度。以心识领略相似语言为解会。决定不了生死。伟禅人当信予言。决不相赚。

  示恩禅人(因受戒)

  不杀生。杀生则断慈悲种。不偷盗。偷盗则断喜舍种。不淫欲。淫欲则断解脱种。不妄语。妄语则断真实种。不饮酒。饮酒则断智慧种。不嗔斗。嗔斗则断忍辱种。不退菩提心。退失菩提则断灭佛种。如上七戒。或缺漏破犯。断此七种清净出世间种子。或保护圆满。则超越三界。现优昙花。续佛寿命。

  示无我敬禅人

  圆湛虚寂之道。如大火聚之不可轻触。如太阿锋之不容凑泊。苟非全身领荷觌体混融。更无你着一点伎俩而可涉入。睦州所以云现成公案。又古德谓直下无事早是相埋没了也。如大火聚宁容将心凑泊。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猛提起便恁么参取。政当参时。更若别起一毫心念要如何若何。则展转没交涉矣。敬禅人出纸求警䇿语。乃直笔以告之。

  无我

  观四大不见有我。则致敬之诚具足无欠矣。乃至观一切法俱不见有我。则不待别有所敬而敬之。一言圆满矣。敬禅人宜勉之。

  示南徐松禅人

  松直棘曲。鹤白乌玄。拟议不荐。十万八千。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做一领布衫重七斤。觌体更无藏覆处。当机曾不滞言诠。者里许你聪明不得。学解不得。凑泊不得。抟量不得。直须是自家三寸命根子率地折爆地断绝知解忘能所。自然步步超越拍拍是令。苟或未到此真实纯熟正当田地。未免十二时中八识田内常有二人作主。有一人思念生死无常要了辨道业者。又一人放世间顺逆爱憎境界不过。直欲要做到了处。此二人存乎自心。但见工夫今日也做不上。明日也做不上。今年也费力。明年也费力。以其费力又做不上。渐渐退屈矣。江湖中做工夫不上而生退屈者比比皆是。所以先师常教学道人不起第二念。久久自然相应。且唤甚么作第二念。但是你向白日青天大开两眼。稍于公案上靠不牢把不住。转转移念上世间身心情识等境上瞥生一念如芥子许。即此宜便是第二念也。只个芥子许第二念。直下便与百千万亿无穷生死之所交接。岂易事耶。今日学道正要单单为自家有一种无常生死。恨不能一口气透出。又焉肯迁延岁月度光阴。取性徇情坐待沦溺者耶。德山又谓。毫厘系念。三途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斯言皆尽之矣。南徐松公出纸求语。故写此以答之。然为说偈。

  一归何处话头通。佛祖齐教立下风。门户孰云将欲堕。须知撑拄有长松。

  示会庵嘉禅人

  死生大事不是说了便休。不是会了便休。说得底会得底总是无始时来轮回业识。急须吐却。但单单提起个所参话头。𢬵取一生真实身心。向三根椽下坐。如大死人相似。胸中绝气息忘见闻泯知解。惟有一个所参话立定脚头。只与么参去。纵使一生不悟。其所参之正念不变不易。来世出头来管取一闻千悟。此是决定底事。古所谓但辨肯心决不相赚。会庵嘉禅人求语警䇿。乃尔示之。

  示无隐晦禅人(住南禅禅寺。法嗣于师)

  法法不隐藏。古今常独露。你拟将眼看着。早已隐藏了也。此事须是悟始得。你若不曾真正悟明。说隐藏也不得。说不隐藏也不得。你若果然的确有个悟由。谓隐而不隐也得。谓不隐而隐也得。谓隐则不为潜匿所拘。谓不隐则不为显露所碍。是谓与夺自在左右逢原者也。如或未曾亲到此个田地。切不得匆匆草草向意识情妄上垛跟。但单单提起个所参底无义味话横在目前。都不要别起第二念。常使胸中冷如冰雪。兀若朽株。廓如太虚。坚如金石。尽形毕世不改变不放逸不外求不间断。乃至不隔一念做向前去。但久久把得定。管取向不知不觉处豁尔洞明。是谓心空及第。与么倜傥一回。方不孤出家行脚之志愿耳。今之学人多是不肯如此靠实做死工夫。只要掠虚妄说禅道。毁坏正因。作外道种族。甚非法门所望于此也。晦禅人号无隐。且道隐时隐个甚么。不隐时又不隐个甚么。或命根未即亲断。切忌妄通消息。

  又

  尽十方世界直下要隐也不得。要晦也不得。要认着也不得。乃至要弃之而不顾也不得。一切用心皆不得。直须是觌体悟明全身透入。不滞方便不依作用不存修证不住功勋。乃至不依倚一物。如水入水似空合空。然后即其所入所合之迹亦无地可寄。是谓一相三昧无功用法门。如今往往人说着个无功用便拟操心领荷。说个无功用如将心领荷。则又住功用了也。直下用一点心不得。惟有一个无义味话头。只要你信得及靠得稳把得住。一切处不起第二念。单单地只与么参取。但参不透。但不要别起第二念求方便觅资助。总没交涉。只要信得及。只恁么参取。久之自然不知不觉以之悟入。既悟矣唤晦作明亦得。唤隐作显亦得。一切施为俱无过咎。晦禅人出此长纸求警䇿。乃直书此长语以遗之。但辨肯心。决不相赚。

  示足庵麟上人(住京师万寿)

  麟上人从前参释迦弥勒是它奴且道它是阿谁。今时人参此话。多要堕落知解。妄认识情。颠倒分别。引起邪见。失佛知见。此去但只去参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十二时中猛提起一切处只如参。久之自然正悟。断不相赚。记取记取。

  又

  但除却一个所参底话头外更有心念。不问是佛念法念乃至善恶诸缘。皆是第二念。此第二念久久不起。惟于所参话上一坐坐断。久之和个所参话同时超越。便见尽十方世界皆是解脱游戏之场也。宜知之。老幻住明本书。

   又

  你说许多话。都是古人一期方便。都无实义。宗门下只贵悟在机先。你若不悟。任你百千相似语言总成剩语。皆成知解。总与己躬下大事都无交涉。佛法如大火聚。你拟近之遭其烧。古人不得已设个话头。控你个入处。有甚商量分。如今交你参赵州因甚道个无字。直下不能猛奋身心。截断一切思惟之妄念。单单提起直欲便去讨个倒断。虽如是也非真正道流。更拟又向它古人方便蹊径上垛跟。驴年转不相应。你今日万余里来。我断不相赚。都不要问如之若何。但向日用猛提起所参话。一气做向前。如是三二十年自然有个悟处。那时却将古人看时方才相应。至祝至祝。

  示逸禅人

  古今天下所传佛法。安有教内教外之分。古佛出现不奈众生迷失自性妄逐轮回。于无言象中演出一大藏教。更无一字不与人破除生死令自悟本性。嗟。一等学者不本圣人之本意。各专其所学所解。自谓会佛法。肆口而说。殊不知不曾悟自本性。其说益多其迷益重。以故少林初祖眼不耐见。直指其见性成佛脱去知解。今之禅林诸师又泛引临济三玄.洞山五位。重入其知解之门。所以又隔。去此知解只把个无义味话。教你立决定信心。尽其形命参取。你又信不及。又要老僧指示教内教外之说引起知解。你用心若如此颠倒。驴年也未会悟在。逸禅人。此去或不立定脚头如枯木死灰参去。再要觅知解。决不请相见。至祝至祝。老幻(某)书。

  示玉溪鉴讲主

  佛法是自心。此心一大藏教诠注不破。三世诸佛指点不出。千七百祖仰望不见。尽大地人追赶不及。从古至今任有百千玄解。皆是向此心背后叉手。由是曹溪谓。说个直指早是迂曲了也。此说之下。如马前相扑。拟眨眼来性命已在它人手里。安许停机伫思而后领略耶。或未能向未屙已前和身拶入。切不可匇匇草草向声前句后取次承当。不妨发起一片真实决定信心。向己躬下守个无义味话。奋平生猛利身心。孜孜兀兀拍盲做向前去。也不问三十年二十年。但有一日光阴做取一日。久远信心坚立志密。不知不觉忽尔开悟。方知此道不从人得。如哑子得梦。从上若教若禅多少没意智者。总向这里瞥脱。政当做时。苟存一念外缘。一念取舍。一念爱憎。一念子任差别情妄随物流转。更存一念记持学解等情识。不能应念剿绝。欲望它鉴破光亡。无异却步求前。决无有相应之时也。玉溪讲主鉴公需以警䇿。乃扶病直笔以告之。

  示勤江魏公信士

  古教谓。惟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其所现之身。非心悟神廓亲具正眼者。自余皆知之。非见也。勤江信士魏公日诵法华。笃信斯道。尝以书来山中。予因有笔戒。不克亲染。兹梅峰来。俾别书亲笔以授之。然坚密之旨。纵使千佛出来。谈之于口书之于手。总不密也。古人谓。密在尔边。但能于一切时中单提个四大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话。于语默动静之顷久远纯熟。忽尔开悟。则所谓坚密之旨如十日并照。更不待第二人开口也。勉之勉之。(某)书。

  示柏西庭禅人

  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往往不识赵州本意。乃注解云。即色明心。附物显理。信手拈。信口道。皆可答之。当时但说涧下水流长也得。陌上桃花红亦得。祖师西来意若如此注解得去。其颇负聪明者皆可将文字语言一状领过。祖师意只成言语流通。欲了死生无常。不翅抱薪救火耳。祖师意须是悟始得。或不曾真正向脚跟下真实悟去。一任你将聪明之姿并一千七百则葛藤一串穿过。说得盛水不漏。正眼看来何异痴狂外边走。从上佛祖眼不耐见众生为迷妄自蔽。不得已吐一言半句。如吹毛利剑。如热䥫火轮。劈面挥。直欲断人命脉独脱根尘。干干净净做个洒落道人。安肯教人向他语言上咂啖。返增迷妄自投结缚于死生之场。不惟孤负古人而亦埋没自己。岂细事哉。真正参学之士。尽一生向工夫边着到。或不开悟便𢬵取来生后世。决定要讨个倒断。安肯茅缠纸裹口出耳入而已哉。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有志要决了大事者。切不得向意根下卜度。又不得将相似语言配合。但𢬵取一生脚踏实地壁立万仞参取。但心无异缘意绝虚妄。久远不退不愁不会祖师西来意也。柏西庭上人宜勉之又勉之。慎勿自负聪明堕落意地。佛亦不能救矣。老幻(某)书。

  防情复性

  性起为情。情生为业。业感为物。夫万物由情业之所钟。当处出生随处灭尽。荣枯祸福等一梦幻。此吾佛之教。之所以示。群生虽一本乎性。而有世间出世之殊。世间之学。防情之谓也。出世之学。复性之谓也。防情。有为也。复性。无为也。二说不可相滥。苏公子由注老子序。以六祖不思善不思恶之说配中庸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之意。一也。又谓中也者即佛氏之言性也。和也者即佛氏之六度万行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非佛法何以当之。此说颇类妙喜以三身答子韶之甥所问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之说。盖一时善权方便。破彼情执而已。岂三身之理止于是哉。窃闻儒之所谓中庸者。必使人之情合乎至中。则经常之道可传之无穷也。岂特人心为然。至若天地万物一禀中庸而生化。微中庸则至眇之物亦不能自育也。内而治身。外而治国。谓中庸者不可斯须忽忘之也。使中庸之不在。则天地万物寻而变灭。且人焉得而独存乎。盖中庸乃建立生化之枢机。故圣贤举而明之。为教化之本也。中庸施之于亲则谓孝。达之于君则谓忠。及之于物则谓仁。布之于人则谓教。以至传之于世则谓道也。是道即指中庸之体而言之。含容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初。发而皆中节之谓和。言中节者乃中中庸之节也。惟过与不及则不中节矣。既中中庸之节。则知万物不期育而育。天地不期位而位。故情业无尽则生死何有已也。世间之说极于此矣。吾佛祖治出世之说。乃异乎其所闻。何则。如六祖谓不思善不思恶之际孰为本来面目。乃复性之大旨也。子思谓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发而皆中节之谓和之说。乃防情之极论也。然致中和位天地育万物盖情业所感。非性理之有是事也。惟子由未尝不知。而曲引此说者何也。子思言天命之谓性。指中庸之体也。率性之谓道。指中庸之用也。修道之谓教。欲人依体用而契中庸也。道也者不可须臾离。可离非道者。必使其举念动心无斯须不在中庸之域。防情之论极于此矣。彼清净法身即圣凡同禀之性元也。圆满报身即法身所具之神通光明也。千百亿化身即法身遍在一切处也。然法身如日轮也。报身如日之光也。化身乃由光而普。性无知也。性无为也。谓复性之说理穷于是。似未易与率性修道者同日而语也。妙喜以复性之学会防情之教。子由以防情之教会复性之学。一儒一释各秉善权而融会之。使二家之说不相悖。或不之辩。则至理不胜其悖矣。或者以余说为然。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毕)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