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3日 16时:03分:44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禅宗经典 » 禅宗语录 » 看话头祖师语录 » 正文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05  
核心提示:  卍新纂续藏经第 70 册 No. 1402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示正闻禅人  本色出家儿。须得坐披衣乃

  卍新纂续藏经第 70 册 No. 1402 天目明本禅师杂录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示正闻禅人

  本色出家儿。须得坐披衣乃可受人天供养。以教中言坐则谓诸法空。言衣则谓柔和忍辱。以禅宗言坐则谓一念不退转。言衣则谓洞悟自心不带枝叶。苟或不尔。则寸丝滴水定当慎偿。从上佛祖眼不耐见。开此个甘露法门。非求安逸也。非求闲散也。非求高尚其事而播美名。非求积聚滋多而规恶利也。古人三衣一钵外。皆目之为长物。乃频频说净而不蓄敛也。惟清苦自炼。不敢犯佗苗稼。动佗心念。密护妄情。深调禅味。则其大辨若讷。大巧如拙。誓在万人之下。不居一物之先。谦以降其身。不专己所长而眇视于不能者也。惟恐一念不存乎道。不克乎己。不利于物。不究于心也。其参学之正念。念念䇿勋。不到古人田地。虽大节莫变。大难莫夺。必期其高超远到而后已。审如是。则终身不动亦得偏界游行。亦得俱无所间然也。正闻禅人出纸求语警䇿。乃信笔以示之。诚能不违此说。则得坐披衣何忝哉。西天目山幻住道者书于环山精舍。时延祐甲寅八月二十八日也。

  又

  古人学道之有灵验者。盖偷心死尽故也。便偷心一毫死不尽。则万劫无有自成之理。直而论之。死得一分偷心。则是学得一分道。死得偷心五分。则是学得五分道。偷心全无。则全体是道。盖偷心之障道。犹飞埃游尘之覆镜光也。今人惟知有道可成。而不知有偷心可尽。或偷心之未尽而欲道之有所成。是犹坐卧于水中求其不湿。天下古今无是理也。昔永明和尚痛言。情生智隔。想变体殊。使会成公案。祖父家珍不得受用也。谓情生想变者。即吾所言偷心之异名也。一切时要教情不生。一切处必欲想不变。会须真个把生死大事横于胸中。塞于意下。情方欲生而遭其障。想将拟变而遭其夺矣。你若不以生死大事切于胸中。看个话头必于悟证。但一向遏捺它情想之不生不变。是犹元气既葬而事吐故纳新。奚为哉。古人有参禅无秘诀。只要生死切。斯言诚贯通三际。学道之大本。苟不以生死无常为己重任。而孜孜欲会禅会道而参究之。是犹使辟谷五事其耕获。而不知非所务也。前辈三十年五十年。志益坚。念尤切。行逾加。而莫肯斯须少间者。非师友䇿发丛林从臾。言说排遣方便诱进而然。盖其根本只是一个痛念生死之志。愿未由果。遂使今生不了。复何时而有自了之理哉。进道之念或自不真切。纵佛祖果有革凡入圣之神异。不翅令阿罗汉之起三毒。虽强而为之决不能悠久者必矣。有人于此必欲会道而学之。而不能照破目前浮幻不实之境缘。时遭其引。起妄念攀缘不息。且妄念既兴。虽学道之力如丘山将见。日遭其斫葬无余矣。楞严谓狂心未歇。歇即菩提。何谓狂心。但离却痛念生死之事。提个所参底话。尽形究竟之。外应有百千超卓世表之所为。皆不能出此狂心之讥耳。少林谓外绝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乃可入道。然入道且置之不问。此心还曾如墙壁也未。如其未然。欲望其道有所入。多见其不自忖矣。参禅尽一生不会。学道尽一生不明。但不轻放舍此以参以学之正念。管取有高超远到之时。苟或舍其正念。妄以情识穿凿。以佗言为己解。纵会尽古今。坐断佛祖。无乃妄陈狂见自取过咎。甚非真实道流之所为也。闻禅人出纸求做工夫细大。予因无客。信笔不觉葛藤如许。尔如有志。则予亦不为虚设矣。勉之。西天目山幻住老头陀书。

  示怀正禅人

  本色道流。真正以生死大事为任。十二时中更无斯须忘念。单单只向自己躬下着到。虽面前纵有百千般殊胜事。百千般顺意事。百千般魔难事。四面八方之所围绕。终不为其夺。亦不为其所障。自然念念不忘。心心不间。设使暂忘暂间须臾。须依旧接续将去也。不受人排遣也。不受人劝诱也。不受人笼络也。不受人欺瞒也。盖自家真心一发。决欲取证。也不问在孤峰绝顶。也不问在闹市聚洛。不问在熟处。也不问在生处。乃至一切处俱不问着。但只是有路可上。高人也行。当知道人家一个安身处。虽则一动一静皆根于定业宿缘。非苟然尔。当知非苟然处。其实如梦如幻如影如响。如今往往学道之士且不真实向生死大事上用心。最先立定脚头。不讨个分晓。却要向梦幻影响中念念分别。即此分别不已处。早是生死与交接你了也。更欲超越。又何啻却步之求前矣。然学道非小因缘。乃世间无大极之大事。倘或不能发此大志愿。向前做个倒断。则何有益于理哉。你看古人操志于此。便先将一条穷性命。断送入无魂必死之乡。尽此一报身。贫亦得。苦亦得。病亦得。难亦得。手虽不握三尺利剑。只是无物敢婴其前。是谓大丈夫决定事业。步骤不俗者如此尔。锦川怀正上人。弃家山成见受用。有志于道。良可加敬。因出纸求语就写。此以遗之。并为说偈。参禅最要心怀正。正令全提只么参。参到了无依倚处。前三三与后三三。

  示规禅人

  古者云。守规循矩。无绳自缚。欲不循矩守规。亦不能逃无绳自缚之讥。要得不堕个两头。只请向二六时中参此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参到极则之处。自缚绳豁然而有契悟日在。规禅人勉之。幻住老书。

  示业海净禅人(嗣法于师)

  男子大丈夫。负一片拨天志气。舍尘劳。离爱网。出丛林。入保社。单单为一段生死无常极大事。所以从上诸佛诸祖。大起哀悯。垂言立教而救之。良有以也。正此法道浇漓之际。扶宗树教未敢相免。若只究明自己。也须脚跟下靠得那一着子真实稳当始得也。须是自己身心放得一切下始得。若放得下。靠得稳。尽此一生与么去。为己为人总在里许。脱或不尔。虽今日四体安逸。百事现成。即是它时异日千重百匝之䥫围山也。设使纵其情欲。随其有心。流落今时。又岂止䥫围山而已哉。只如今夏转眼是半夏了也。还曾触物无碍。还曾打成一片么。不然则前半夏已过。后半夏亦尔。与么在丛林中过百千万亿夏。正是痴狂外边走。更有一个㝡急末后句真实相为。不辞举似。光阴身世浑如幻。生死无常莫等闲。

  示双运寺宝监寺

  男子大丈夫。各各有一所无尽价宝藏。昼夜放光动地。无量劫来到今日。未曾毫发为间为断。自是你举心动念处。为一点无明当头一障。障住了也。所以穷劫孤露不得受用。于是三世开士说一大藏教。分明是特为你未识此宝者曲垂方便耳。今则要与此宝一念相应。直须放舍身心及一切差别情念。十二时中单单提起个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行疑坐疑猛利无间。若不彻悟至死不休。然此宝不在四大身中。亦不在三界二十五有之内。但只管切切在念。孜孜用心。忽尔向用心不及处冷地省着。便见杨岐三脚驴。石窗破盏灯。总是轮王库藏中物。利济无尽。正恁么时。忽然有人问伊索此宝。未审如何抵对。大德辛丑幻住(某甲)书。

  示田侍者

  父母非我亲。谁是㝡亲者。莫问亲不亲。俱要一切舍。舍教内也空外也空。单单提起四大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话。工夫绵密不通风。如是三十年忽尔自省。平田婆打牛一下。举眼无亲道自隆。

  示本色道人

  要做本色道人。别无佗巧便。单单只要不惜身命。忘死向前。猛做一回。做到着力不得处。用心不得时。正好用心。久久与么捱。与么行。十个有五双。管取心空及第去。如今多是根浮脚浅。无主宰。无正见。无力量。无作略。轻遇着一些子逆顺境界。便被佗搀夺去。便乃着力不得。用心不得。殊不知着力不得。便是眼光落地时。着力不得。那时既无著力处。便是出牛胎入马腹底路头也。今日眼眨眨地用心不得。便是你腊月三十夜无用心处底影子现前也。那时无用心处。未免大开两眼被佗生死无常热瞒去也。本色道人既无父母之奉。妻子之养。征役之劳。口体之费。单单一条性命㝡先要与之拈向壁角落头。只有个要了生死底心。提起个所参话头。今日也只如是做。明日也只如是做。莫问三生六十劫也只如是做。纵使䥫围山高仞。也柰何你一个坚固不退转不变易底心不得。管取一念超越无疑矣。你信此事不及。靠此事不稳。踏此事不实。把此事不定。敢保你无所济知此事者必矣。古之所谓但辨肯心决不相赚。

  示禅人

  行之力则到必远。学之苦则悟必深。学者当谋远大之计。莫期浅近之功。无上大道。高越泰华。广逾十虚。一切有情本来具足。自非圣贤器量而欲穷其高尽其大者。犹跛足之鳖望千里之程。岂朝夕可能达哉。所以古先圣人知其不可强。乃有渐而顿。顿而圆之义。晓然载于典籍矣。今之学者不究其本。但朝登诸祖之门。便欲暮收诸祖之效。其操心只大矣。其用志亦远。却不思无量劫流入诸趣。多生习妄集聚此身。动是五欲八风更相涉入互为主伴。且如从生已来五味煎其口腹。轻安覆其肌体。声色蠹其心志。浮伪盗其真实。乃至起灭取舍顷刻万状。所谓本具足者。将斫葬无余矣。往往以浮薄斫葬之质。而欲载其浑全无杂之道。犹败漏之舟使其力胜万斛而过东海。望其不倾不覆其可得哉。或曰德山见灭纸烛而领大法。盘山闻歌薤露而悟彻厥旨。彼皆不离见闻而迥脱常情彻见源底。何其易也。抑亦岂假劳形死心祛情塞妄然后而得哉。噫。如德山携钞疏过南方。为妪所难。骤见龙潭。志亦苦矣。盘山遍历诸方。至于歌舞之际。正念炳然。心亦切矣。但见其悟道之易。而不知心处积虑未尝易也。要知今日之所易。即昔日之所难。今日之所难。即后日之所易也。倘今日之不难则后日安有易于今日者矣。学者悟此。终不肯怀自画之见耳。世有客作下贱之人。为主所使。劳形竭力不敢自怠。少有过隙则怒骂鞭叱靡所不至。未尝猒离。何其忘嗔怨之若是耶。无佗。为利所摄而然也。倘加嗔怨。则主将见逐。必失利养而志瞋怨也。学道之士少为境所触便生退堕。然以利配道。霄壤不侔。何求利之切而求道之略耶。当悟此以勉之。

   示禅人

  上人若要超生死。日用单提那着子。莫问得力不得力。万劫千生只如此。提不起处猛提撕。举不起时须举起。切莫住轻安。轻安不是西来旨。切莫顾危亡。才顾危亡迷正理。更须不得坐在静闲。闲忙中见闻知觉里但只常教一念绝所依。非但忘嗔亦忘喜。等闲和个忘亦忘。信脚踏翻东海水。非不非是不不。差之毫𨤲失之千里。

   示禅人(雄藏主)

  做工夫只是一个信心。信知有此一段大事。提起所参话。昼夜只是与么参去。政当参时。也无纯一不纯一。得力不得力底道理。纯一得力总是妄觉。非工夫边实有此事。提起话参时。只是一个没柰何。总无第二个境界。今日参不得。今日不柰何。明日参不得。明日不柰何。乃至三十年参不得。三十年只是一个没柰何。或未到悟明之际。若有半点柰何之心。皆堕情计。非真工夫也。此事要与生死大事为对。不是世间可学可求可用心之事。参禅如咬䥫橛子相似。政当咬时。有甚柰何处。你若耐得许多没柰何。便是有力量真辨道人操志也。海东雄上主求语警䇿。乃笔以告之。

   示禅人

  参禅只要所参之疑情蓦然破碎。直下洞无界限。胸中自有一种天然妙慧。永不堕古人途辙。是谓一了永了。一证永证。都不存一点知见解会。如人到家。信手拈来莫非旧物。要用便用。自然与古人符合。你若不曾恁么洞然神悟一回。都不许你将古人相似语言起心凑泊着意和会。直饶你凑泊得浑仑。和会得一体。堕在知解网中。若要一念子直捷透顶透底解脱自在。决无是处。于是只要你于未悟之际提个所参话。莫问三十年二十年。真参实究。不存半点气息。如个大死人一般。忘𥨊忘餐。兀兀地究到情妄俱尽。不知不觉踏着故乡田地。豁尔神悟。这个消息自然迥别。你可不痛以无量劫中死生大事为念。真实𢬵长远身心。的实参究。断无你悟底时节。不是小事。你若只要会禅注解道理。不妨取佗三祖信心铭.永嘉证道歌及黄檗心要等广说道理底文书。熟读熟记事。恣意高谈阔论。若不自悟。总是弄业识结生死业说。入轮回网中去。于诸苦趣又从头受过。如今诸方多参此相似禅。只贵解说得通。不思心识情妄绞沥不干。是谓恶知恶觉。古人谓之野狐涎唾。一点人心则狂见万端矣。子细子细。你此去将所记底古语尽情吐却。单单靠取个所参话。远𢬵一生两生。脚踏实地参去。此事要断你生死命根。定可逐旋解逐旋参。堕在业识中。佛也不救。

   示禅人

  参禅并无一切造作。只要一个为生死大事。正念真切提起所参话也。不要与精进昏散较量多少。将心较量转成散乱去也。但去寻个稳便处住了。不问年深月远。但有一日精神。参取一日。久久不变不异。不知不觉自然有开悟之时。如未获开悟。切不得将心意识向一切佛法道理上卜度。不怕道业不成也。勉之。老幻如此说云。

   示禅人

  参赵州因甚道个无字。大要紧只向话头上坚立志愿参。起大疑情参。除所参话头上用心之外。更不可向情意识中把定名言法相。起念领览唤作幻起灭。即此指幻生幻灭底一念子。觌体是生死根源。又将意识和会佗古人道无明实性即佛性等语。即在胸中皆是识量分别。甚非真正参究。如今须是将从前解底古人相似语言一剪剪断。令胸中无一点知解。单单只靠取赵州因甚道个无字话。生与同生。死与同死。直待情妄泯。知解消。不知不觉蓦尔向绝见闻处冷冷地眼开。方是到家消息。此事不是容易会底。但𢬵取一片久远不退转身心。不患其不相应。你若无此久远坚密志愿欲求悟。动念驰求转入邪路。记取记取。

   示禅人

  参禅是真实心地法门。决定要了生死大事。当知一念疑惑即落魔界。政做工夫时。心念杂乱妄想纷然。不问是善是恶是真是妄。总不要管佗。但只向话头上着到。于所参话上一靠靠住。其昏散纷飞之杂念久之自息。如不息时。亦不要强去遏捺佗。但是你做工夫之正念绵密便了。其做工夫之正念坚密。自然念消。念消则超然顿悟有期。既悟了自然有个见处。可谓来生后生妄与不妄。及与大慧和上大悟小悟。有许多没许多。自然了于自心处。不着问人也。你如今未悟。且不要闲思量这个杂事。只添得你昏散愈多。

   示禅人

  参禅学道有甚巴鼻。生死无常不是儿戏。坐断情识揩磨志气。永绝爱染永忘嗔恚。勿起狂心妄谈佛智。看个话头冷冰冰地。但尽此生勿暂抛弃。拟求速悟转落魔魅。但不懈怠何须猛利。此事本无难与易。但存正见不痴颠。何患不明西祖意。

   示禅人

  做工夫只要以生死大事蕴于胸中。提起话头。孜孜而参。密密而究。但令心不妄缘情无异见。不问勇猛不勇猛。成片不成片。宽着长远身心做将去。久久自会悟明。决定不落别处。你若离此正念之外。于能所造作知解心中瞥生一念。较量是与非得与失。皆属妄缘。非正念也。

  示海东诸禅人

  今朝明朝新岁旧岁。生死无常随群逐队。世法与佛法都不要理会。单单一个所参话。顿在蒲团禅板边。谁管你三十年二十年。灭却身心死却意气。精进上加精进。勇锐中添勇锐。捱到情忘见尽。时个个心空真及第。幻住某甲新正第四日奉为海东诸禅人说。

  重阳示海东诸禅人

  今朝九月九。黄花处处有。所参那一句。但𢬵长远守。守到心孔开。决定无前后。东海鲤鱼飞上天。惊起法身藏北斗。

  示海东可翁然禅人(住京师南禅寺)

  山河大地不碍眼光。明暗色空消归自己。举心动念不是别人。见色闻声本来成现。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此等说话。稍负聪明者举皆知有。只许你记得多。说得熟。若要与脚跟下生死情妄十成脱略。不胜其霄壤相远矣。不惟生死岸边。便只是白日青天大开两眼。对声对色遇顺遇逆。一念子起灭转见消融不过。直饶对是非顺逆一一消化得过。亦是弄精魂作主宰鬼家活计。有甚用处。如今在处教人参禅。多只是参此等禅。惟贵言通不求心悟。若是此个至灵之心。不曾向真实田地上洞悟一回。任你将聪明之姿向释迦达磨以至临济德山肚里一时辰走过千百遭。彻见心肺。政是痴狂外边走也。真实有志要为死生之者。断断不肯踏此途辙。单单靠取一个所参底无义味话头。顿在面前。如大死人相似。惟有一个真参实究之心。都不起一点要会禅会道底妄想。纵使政于参处释迦弥勒尽将三昧倾吐入你心腹。亦与当时吐却。情愿尽其形命不了佛法。决不于未悟之前妄将意识向它人奇特施设沾取一点。误入识田。是谓野狐涎唾能使人眼见空花。痴狂外边走。大不济事。你若参到百年后。了然于己躬下无所趣向。政是第一等清净好人。你但信心不退。来世后世决定还你有个真正悟明底时节。你若急性便要会禅。只这个急性底便是真入轮回网罗中无间然也。老沩山谓。此宗难得其妙。切须子细用心。老幻如此说。只要人决了死生大事。不要人只管将心识向义路上穿凿古今。你若放个生死不过。当恁么脚踏实地行取。你若只要会禅佛。也为你不得。然可翁求语警䇿。老幻(某甲)书。

  又

  古者谓神光独耀万古徽猷。入此门来莫存知解。楞严亦谓。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从上若佛若祖。扫荡学者之知解。非得已也。盖知此道是一相平等法门。厚若地擎。廓如天布。无你容心处。无你留意处。无你着力处。乃至无你蹲坐处。只贵于未屙已前逴得便行。拟涉思惟即没交涉。今时人见与么说。便将意识领览。入知解网中。不求真正悟明。你若不曾真正向脚跟下划然开悟一回。任你遍将传灯录中相似语言以心意识荷负将去。依它作解。一味说此事本来具足。佛与众生元无欠少。寻常着衣吃饭总是成现三昧。你更拟心别求佛法。却成好肉剜疮。说得也相似。争奈你不曾向情忘识尽处悟明。以其不悟。说愈亲而识愈炽也。若是真正要究明死生大事底。都不肯于未悟时妄存知解妄会佛法。一切时中单单靠取个所参底无义味话。如咬生铁橛相似。朝咬不断暮咬。今年咬不断便𢬵取来年咬。愈咬不断但𢬵取不退转无间断咬去。更说甚三十年五十年。咬到极则处。管取有个卒地折嚗地断底时节。但坚操此要咬断底信心。不变不易。更有甚么不了办底大事。自是你趣道之正念不坚不密。未曾向所参话上立得脚牢。偶见人说相似般若。又乃将心学解。苟存此等谬见。若要真正悟明。是谓却步求前。无是理也。可翁首座负聪明之姿。有决了死生之大志。无端㝡初沾惹了一种相似知解。三余年留山中。近方信得及。不为知解所惑。兹忽起乡念。立大志。尽其晚年力究深穷。以期正悟。复出纸再求警䇿。由是引前语以告之。更有个㝡末后句。两手分付。不于悟处期超越。徒向闻边守见知。记取记取。

  示灵叟古首座(住丰州万寿)

  参禅要决了生死疑情。此疑既决。则一切是非差别同时俱决。既如是决了。方知本来无一物。于无一物处也无疑者也。无生死者亦无决者。亦无受如是说者。一切收归自己。不思善不思恶。法性本来平等。到这里更说有微尘许是佛是法是禅是道。皆堕妄缘。且禅道佛法尚是妄。又何疑与不疑非妄者哉。 你若实未曾向己躬下打彻一回。洞见源底。便向尘劳虚妄心中恣生妄见。将他本来无一物之语。以情意识和会卜度。便道无三界可出。无涅槃可证。说得也相似。只是和个说底都成妄见。拟将妄见要脱佗生死。不异抱薪救火转加炽焰。无有是处。 你若真实要做工夫。先将个生死无常大事顿在胸中。无斯须少间。单单提个话头。尽此一报身蓦直做向前去。切不得要前思后算。做得上也与么做。做不上也与么做。久久不变不易。工夫熟。伎俩忘。诸妄消。不觉不知以之悟入也。 夫无熟与不熟。疑情无起与不起。古人谓。参禅无秘诀。只要生死切。你一个为生死大事之心至切至真。只从个真切心上总是疑情。自然不加排遣。做作久久。此为生死切。心不间。则首尾一贯。更何法可以为留为碍者哉。 你一个为生死正念不真不切。但只管强提话头。猛起疑情。决定不会开悟。但强得一时。疑得一时。其强之之心少退。则疑之之情与之俱失矣。 但当工夫做不纯一处。都不要强起疑情。只消把生死无常思量一遍看看。到无可柰何。别无方便可以破除。惟有一个话头又猛提起。与之做去。做得上也与么做。做不上也与么做。做到不柰何处。便是工夫熟时亦不可做熟想。只是粘头缀尾做去。倘如是做。如不彻证则无此理也。说难说易皆当人以己量而分。其实绝无有难易之说。且如德山见吹灭纸烛便解承当。灵云见桃花应时领略如此机缘。是易耶难耶。当知在德山灵云分上则易。在佗人分上则不易也。你若实不以生死大事为己重任。决意咨参。愿求正悟。纵使将千七百公案一一注解。教你便会。可谓易也。殊不知会语则易。要透佗死生情妄则难之又难矣。但能信取一个话头。密密参取。亦不必问其难易。久之心明性彻。则难之与易不胜其赘矣。 无字与烧撒了。那个是我性。已是两重。使我示你个话头。则不胜纷杂。工夫转见多端。你今日只将前面两个话头上那个看得熟。只将个看得熟底立定脚头。便与么𢬵死𢬵生。一念万年与之做去。做之不已。一处透千处万处一时透。做到两忘迷悟。双泯圣凡之际。回观千七百则闲言长语。特翳眼金屑耳。子细子细。我三年不写字。亦不与人说话。以兄远访。不觉葛藤如此。更不多及也。

  示海东渊首座

  工夫上说起疑情。当知疑情初无指授。亦无体段。亦无知觉。亦无把柄。亦无趣向。亦无方便。亦无做作安排等事。更无别有道理可以排遣得教你起疑。其所谓疑者。但只是你为自己躬下一段生死大事未曾明了。单单只是疑此生死大事。因甚么远从无量劫来流转迨今。是甚么巴鼻。又因甚么从今日流入尽未来际。决定有甚了期。只这个便是疑处。从上佛祖皆从此疑。疑之不已。自然心路绝。情妄消。知解泯。能所忘。不觉忽然相应。便是疑情破底时节也。在前古人也不曾去看话头参公案。上蒲团做模样。只是切切于生死大事上疑着。三千里五千里撞见个人。未脱草鞋便蓦直问。我为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千人万人都是如此出家。如此行脚。如此求人。如此学道。初不为第二件事。设有亦不为也。后代以来。宗门下不合有许多露布葛藤。往往脚未跨门。便被此一等语言引诱将去。堕在葛藤窠臼中。唤作佛法。唤作禅道。流入知解罗网中不得出头。惟益多闻乃所知障。于道实不曾有交涉。于是近代尊宿。眼不耐见丛林中有此一病弊。待你未开口时。但只把一则无义味话头撇在学人面前。只要你放舍一切身心世间诸缘杂念。并禅道佛法语言文字等。只教你向此话头上起大疑情参取去。正当参时。也不是要明佛法了参。也不是要会禅道了参。也不是要求一切知解了参。其所用心参者。单单只是不柰自己有个生死无常大事何。所以参到话头破处。则生死大事与之俱破。生死大事明处。则一切语言文字与之俱明。离死生外别无话头。离话头外别无生死。虽则从上古人只疑生死了悟道。今之人只疑话头了悟道。其所疑之事似或有异。其悟之道其实无古无今无杂无异也。正当疑话头时。也莫求方便。须信参禅无方便。也莫求趣向。须知参禅无趣向。也莫求把柄。须知参禅无把柄。其所言方便者。即个话头便是方便。即个话头便是趣向。便是把柄。但只要信得及靠得稳。此生参个话头。决定要就此话头上打彻。如打未彻。初无障碍。只是自家欠一种猛利。欠一种坚固。欠一种不退转。欠一种信得及把得定耳。但能把得个参话头底正念住。也莫管佗昏沉散乱。也莫管佗动静语默。也莫管佗生老病死。也莫管佗苦乐顺逆。也莫管佗成就不成就等。乃至除却个参话头底正念之外。纵是三世佛历代祖同时现前。以第一义谛无上法要倾入我心腹中。亦须当时与呕却。亦莫管佗。盖此事不在佛祖上。不在境缘上。不在文字上。不在知解上。但只在你一个信得生死无常大事极处。所以不柰个生死何。参古人话头。除却参古人话头底一念子外。更拟向第二念中寻讨。大似拨波求水尔。古人道。密在尔边。又何曾有一法与人。为见闻为持守。惟今日教你看个话头。早是不得已也。更若离此话头外别作思惟计较。展转没交涉。久后工夫熟。时节至。疑情破。须知疑者参者乃至和个话头打归自己。更无一法当情。亦无一法为了为不了。故教中谓。森罗万象一法之所印。只个一法亦无讨处。其何话头之有哉。但辨肯心。决不相赚。海东渊禅人日居僧堂中。因看话头处未通。出纸求指示。乃直笔以此答之云尔。

  示无地立禅人

  回光返照四字。是独脱凡情。超入大悟之域底境界。你工夫未到此个田地。且光作么生回照。作么生返。你若未到真正悟明之地。但有可回可返之理。皆是自瞒。以其悟得彻处。则其心光不待回而回。觉照不待返而返矣。以无所待故也。无光可回。亦无照可返。是谓一行三昧。从上佛祖总向这里垛跟。甚非意识情妄所可到者。如今有等痴人。静僻处收视听。绝见闻。如木石相似。唤作回光返照。似恁么照得三十年。念念要脱佗生死不得。但将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猛利一提提起。日而参夜而究。行而疑坐而拶。政当如是看时。切不得作回光返照想。但参究不得处。政是放身舍命时。久久纯熟。忽尔开悟。曾不自知而回光返照毕矣。若更作回光返照会。依旧不曾悟在。立无地禅人求警䇿语。(某甲)为书。

  示夫上主

  据如所言。十二时中作主。不得不识。离却所参话头外又唤甚么作主。当知即个话头。便是你主。但常令此所参底话头不离心念。便是作得主。亦不可起作得主想。古人大意上初不曾有作主之说。如沩山谓强作主宰。莫徇人情。乃一时发人之精进之词。非道也。 又谓昏沉散乱是非逆顺等上看话头之说。此说初无难晓底道理。自是你晓不得。强生知见。且如正看话头之顷。忽尔昏散顺逆等境现前。便当奋起精神向昏散顺逆中看。久久昏散顺逆情妄自消耳。有人见此昏散顺逆等现前。便乃瞥生疑妄。谓毕竟别有何方便可以去此昏散等习。又乃归咎于根器宿业及种种境缘才起此心。则于昏散上重加昏散。顺逆中又添顺逆也。所以教你昏沉散乱时只就昏沉散乱上看。也不是别有何物可看。亦不是看昏沉散乱是何物。亦不教你于昏散顺逆等别寻巴鼻。只教你便就昏散等上单单提起话头自看。永不放舍。亦不妄起第二念。分别此是昏散顺逆等。此非昏散顺逆等。大凡做工夫只要悟话头。不要你排遣昏散等。你但痛念生死无常大事。单单提个话头。起大疑情以求正悟。惟是生死念切。自然话头绵密。于看话头绵密处。昏散等自然不现。凡是做工夫时见有昏散等。即是你念生死之心不切。看话头之念不密耳。 又言。于话头上起疑。恐落思量之说。差矣。古人只为个生死大事未决。三十年二十年。三千里一万里。逢人便问我为生死大事。何曾看话头起疑来。虽不看话头起疑。而一个生死大事未决之心。便是古人疑处。近代参学之士。苦不以生死为事。况是宗门繁盛语言滋多。脚未跨门先以记持语言为务。把个为生死之正念一隔隔断。于是近代尊宿不得已将个没义味话头瞥在你八识田中。教你去却一切知解。单单只向此话之所未晓处疑着。其所疑者如撞着个银山铁壁相似。面前更无寸步可进。才起第二念便是落思量。但不起第二念即是疑情。其疑情中自然截断一切知见解会等病。忽尔你于所疑处触翻。方知如古人一言半句真个是大火聚吹毛剑。不可犯也。但辨信心。无事不了。

  示宗己禅人(住常州法云禅寺。号复庵。法嗣于师)

  赵州因甚道个无字。此八个字是八字关。字字要着精彩。看你若依稀仿佛。半困半醒似有似无。恁么参去驴年也不会发明。参禅全是一团精神。你若精神稍缓。便被昏散二魔引入乱想狂妄窟中。作颠倒活计。参到精神不及处。蓦忽猛省。方知只个精神。亦无著处。便见自己即宗。惟宗即己。宗外无己。己外无宗。惟己与宗俱成𥧌语。己禅人求警䇿之语。乃直笔以似之。就为说偈。赵州因甚道无字。自己与宗都莫论。尽力直教参到底。便于无佛处称尊。

  示雄禅人(法嗣于师)

  四大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 你若真实要悟明自己。但于十二时中单单提起此个话头。粘头缀尾。不断头蓦直做向前去。政当做时。都不要将一切语言文字义路道理等来取证。做工夫时不要别觅休歇。亦不要配合古人做工夫上是同是别。才生此心都落知解。永不与道相应。 第一须是放得从前知见解会底禅道佛法净尽。 第二须把生死大事顿于胸中。念念如救头然。若不顿悟。决定不休。 第三须是作得主定。但是久远不悟。都不要起第二念向外别求。任是生与同生死与同死。有此真实志愿。把得定。管取心空及第有日矣。雄禅人但与么信取好。

  又

  此道无向背。绝商量。你拟心则千里万里没交涉。你若不拟心。亦无你凑泊处。做工夫看个话头。身心勇猛打成一片。如银山铁壁相似。既是成一片。身与心。人与境。觌体混融。不容有所知。苟或知是一片。则又是两片三片了也。安有混融之理哉。如今真实做处。都不要问一片不一片。但有一日精神。参取一日。岁久月深。不自知而以之悟入。决不相赚。只凭你一片决定信心。除却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外。见人说禅说道便与劈面唾。生死无常不是小事。𢬵取三二十年脚踏实地死工夫捱将去。不怕瓮中走却鳖。雄禅人但恁么信教及。一任东山西水去。

   又

  若真个打成一片时。亦不知如银山铁壁。既知是银山铁壁。即不可谓之打成一片。 如今莫问成一片不成一片。但将所参话头只管粘头缀尾。念念参取。参到意识尽处。知解泯时。不觉不知自然开悟。 政当开悟时。迷与悟。得与失。是与非等一齐超越。更不须问人求证据。自然稳怗怗地。无许多事也。子细子细。要到这个时节。须放教胸中开阔岁月久长可也。

   又

  劳自己之力。安佗人之念。是菩萨用心。但存此心向道。则道无有不相应者。 老氏谓。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谓雄者安己而劳佗。谓雌者安佗而劳己也。犹水聚而为溪。常德之在躬而不可离也。 做工夫。无邪正曲直难易之差。但念无常慎勿放逸。则步步皆正而不邪也。但信自心作佛而不向外驰求。自然心心质直而不致乎曲矣。但是工夫做不上。疑情疑不起。乃至百千障缘同时现前。此个要究明大事之心凝然不加摇动。则于理易会而不难矣。 但是道业边遇一切难入之处。俱是自心作障。此心若肯得尽。直至佛祖地位。更无别有所谓障碍之者。其学道之正念但自肯得尽。谁管三十年二十年。自然稳怗怗地。无半点疑惑。安有自肯而复有障碍自外而至者耶。守雌之心念念无间。真积力久不加造作。养之既专。守之亦力。道缘克备。触处皆真。任运无差。于法自在。直造世雄之域而不自知也。伟也哉伟也哉。雄禅人寄单山中。以乡中老成者未有寄单之地。乃让而佗之。其为义之心与道相须而远矣。出纸求语为一切处警䇿。故直笔以遗之。老幻(某甲)书。

  示日本元禅人(住京师真如禅寺。号古先。法嗣于师)

  此心迷成生死。悟成涅槃。然生死之迷固是难遣。殊不知悟之涅槃犹是入眼金尘。当知般若如大火聚。不许一切凑泊。你做工夫之心不肯真切。不能于㝡初一念上拍盲坐断。十二时中硬剥剥如大死人相似。靠个所参话一切斩断。每于坐不断处而生异计。作难想。作易想。引起差别情妄纷然交接于怀。不能随处剪断。立十种重愿。必欲凭此愿力剪断浮思幻想。如石压草。便立千种重愿也压不得。转见疏阔。

  你不思生死无常是无始时一段最大因缘。必欲相应都无异方便。惟有一个所参话。直下但辨取一片不退转不改易不迁变底决定正念。生与同生。死与同死。设使于未悟之际。千释迦万弥勒倾出四大海佛法入你耳根。总是虚妄尘劳。皆非究竟。但是你一个正念靠不稳。其颠倒狂妄千途万辙了无休歇期。子细子细。元禅人勉之。

  示圣门哲禅人(住京师真如禅寺。后号明叟。嗣师)

  昔僧问马祖如何是佛。祖云即心是佛。此一句话直是软顽一切人。是说个个领略得去。及至问伊道。那个是你心。你便东指西指认色认空。说道说理。展转没交涉也。且心既不可指。你又唤甚么作佛。索性没讨头处。须知此事端的是悟始得。你若不曾悟去。任你尽世认个即心是佛。及至眼光落地时。讨个心也不见。讨个佛也不见。甘受轮回。悔将无及。如是唤作参禅者。你乡里人比比皆是。争似将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话。立定脚头。一气拍盲。参向前去。若不亲到大彻大悟之地。决定不休。能如是立志参究。久之顿悟。则知即心是佛与个无字总成剩语。圣门哲禅人求语警䇿。老幻(某甲)书。

  示字海文侍者

  从上佛祖痛以死生大事因缘未由决了。积劫于菩提海中深熏熟炼不舍寸阴。乃至于菩提法中舍弃百千万亿形命。视富贵恩爱不翅飞埃之过目。一念子孜孜矻矻提起古人无义味话头。向三条椽下七尺单前忘寒忘暑废寝废餐。其不至大发明大休歇之地不已也。具如是体裁。一个个透顶透底首尾一贯。然后以所得处就人炉鞴中重煆再炼。必使纤尘净尽脱白清洁。于生死涅槃岸上游戏自在。是谓心空及第者。岂似今人脚跟浮浅。不肯死心死志向真实田地。硬立脚头以求真脱。只贵于册子上记持。口耳边染习。惟欲会禅便了。殊不知死生大事于脚跟下依旧黑漫漫。不惟无有益。而害之矣。字海文侍者求语警䇿其入道之径云。

  又

  做工夫只要信得及。从最初一念信教及之。如是三十年永不生第二念。愈参不得愈加精进。愈做不上愈加勇猛。你于做不上参不得处。瞥生一念疑惑妄见。起种种情解若凡若圣等。都堕落生死坑阱底。根本参禅但参不得时。不要说根器钝。不要说业障重。不要说时节晚。不要说不遇人。大意只是你一个为生死底正念不真不切。此心若真切。说甚么三十年。便是三十生也不生惊怖。密□切地打捱向前。古人道钓竿斫尽重栽竹。不计功程得便休。或你不具此等体裁。参禅学道总是倒见。真正道流所宜守者。文侍者勉之。老幻作如是说。

  示定林了一上人

  若了一。万事毕。且一作么生了。若要觅个了处。一切用心皆是平地风波。都无你了处。但将一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顿在胸中。默默地𢬵此一生。坚密身心与之𤺊捱将去。政当𤺊捱时。不得你了会。亦不得你不了会。了与不了都是妄见。你若住此妄见中。展转无你了处。但只将个所参话横于胸中。今日也恁么参。明日也恁么参。于所参处应有一切殊胜奇特境界现前。总是魔怪。更不得第二念认着。及与遣除。乃至分别取舍以为。则但有此心俱落意地。要脱佗生死根尘也大难。但是三十年二十年不获悟明。惟加坚密𢬵得。生与同生死与同死。于所参话一念子靠教稳怗怗地。不动不摇。久之异情不起。妄念平沉。于无所觉知处蓦忽猛省。方知至一之道。于未行脚时已尝了了。政不待别有所了而了也。是谓定林。你若不曾恁么真正悟明一回。便恁么唤作了也不得。唤作一亦不得。更要唤作定林大远在。予说不虚。一禅人道念绵密。年齿方盛。尽有发越祖道之姿。但辨肯心。决不相赚。

  又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眨得眼来。早成窠臼。此事那里讨半点商量分。直下知归已涉途程了也。参禅但未能向朕兆未分已前拍盲按下。且不可匆匆草草。你便𢬵取一生去理会。此生不辨又𢬵取来生结果。此事是你通身具足底。更过三十生亦不怕亏损一毫。惟要真实于死工夫边豁然悟一遍。便是心空及第之时。你若不能死尽偷心。拟将心识向它文字语言上撮掠。堕落意地。纵使会得道会得禅。不知是痴狂外边走。一禅人年齿壮盛。有真参之志。再来山中求警䇿。古所谓但辨肯心不相赚。复何警䇿之云乎哉。勉之。

  示意禅人

  佛法全体是你具足底。你才瞥生一念要向佛法上着到。早已堕落意地。永劫不与佛法相应。你若真正不肯放过生死大事。又不向一念未起时披襟荷负。但将个四体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话。随你一切处住坐。密密参取。正当参时。但是从前记忆得底经教义理并古今宗乘中公案语言。并不得记半个字在胸中。亦不得将半个字挂在口皮边。十二时中兀兀如大死人相似。只如此单提所参话参取。久之不退。自有个超然顿悟底时节。你若未亲到此个正悟底时节。只要将心意识向相似语言上和会知解。任你解得一担禅道佛法。是名咂啖野狐涎唾。万劫无你了辨处。意禅人记取记取。

  示因禅人

  但信教自己及提起所参话。宽着程限。𢬵取久远参去。自然有人悟入之时。不可于正参时生一切疑虑之心。又不可生一切速求开悟之心。譬如行路力极则自到了。 止参话头做工夫时。但有一切见闻知觉奇特殊胜应验等事。皆是魔缘。但不生心随逐。久则自解。你若瞥生一念乐着之情。从此堕入魔境。自谓发明。却成狂乱。 悟道如人到家。面前物境既是故家。一一自然稳当明白。更无纤毫疑惑之念。苟存半点疑惑。决定不是故家。便须𢬵去别参。或不尔则谩成异见矣。

  参无字。只要向无字上起疑情。参道赵州因甚道个无字。十二时中只与么参。正当参时不问有思量分别无思量分别。有思量无思量属妄想。如今只要你单单向所参话上起疑情。乃至总不要一切境缘上作分别想。但离却所参话外别起一念。不问是佛念法念。俱是非正念。皆生死种子。 真实做工夫底人。十二时中念念如救头然。如一人与万人敌相似。那讨闲工夫向身命世缘上着到。亦有甚工夫要求人开发。更有甚闲工夫要问人讨言句觅解会。更有一等人。三日不得人开发。便乃心下茫然。无所施其巧。这个总是逐妄流转。不是做工夫底人。大率做工夫底人。如做贼要偷人金帛相似。行时行要偷。坐时坐要偷。闲时闲要偷。忙时忙要偷。更那肯露此要偷之心要人看见。愈要偷得切。则愈藏机得密。心心尔。念念尔。久之不退。管取到古人地位。岂似伊十二时中做主不定。只要随它妄想流转。强作主宰。走在蒲团做模样。念念驰求不肯休歇。那讨相应底时节。记取记取。光影如流。速宜自省。

  示然禅人

  参禅但信得一个话头。及便只参一个。但是正参底也。用赵州因甚道个无字话外。更有一归何处话现前。你但莫采它。久之自然忘去也。你如今但𢬵取一片长远身心去参。切不可要求速得成就。若存速成就之念。久久引入知解网中去也。参禅但存了一个痛为死生大事底正念。守个所参话三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只与么去。永不要起一念要求速悟之心。此心才生即是妄念。永不与道相应也。 你但不要求速悟。你底工夫熟。时节至。譬之行路。虽不期到。但行步不歇不断。自然到也。然禅人但恁么信去。莫要学别人求速悟底走入邪路去。你可将此话就说与你许多乡中人知之。

  示妙然禅人

  参禅只要信得及。便就话头上参去。都不要将意识向一与万上卜度。你若卜度道一是何物。万是何物。直饶你指点得明明白白。政是痴狂外边走。永劫不与道相应。你若信得及处。也不要问一是何处之一。万是何处之万。你只管一便只是一。万便只是万。但向一归何处下立定脚头。一念万年参将去。参到心空及第大悟彻时。即一而万。惟万而一。一不是万。万不是一。了然于胸中矣。你若未悟。任你将一与万说得花簇簇。总不出个颠倒妄想。然上人信之。

  示玄禅人

  赵州因甚道无字。但于十二时中密密举起大疑情参去。都不疑它与庭前柏树子并须弥山话是同是别。你若将意识向话头上较量。展转引入业识网罗中。永劫无你悟处。参禅要断生死命根。别无方便。你但截断种种知见解会。单单靠取个所参话。不问年深岁远。尽情靠将去。不怕不悟。你若一念子靠不稳。凡见做不相应处多生解会。安有解会之心能断生死命根之理。 你乡里人从来无人说做工夫底道理。多只是向理路上知解将去。直饶解得释迦肚里破。正是业识茫茫都无是处。沩山道。此宗难得其妙。切须子细用心。大不容易。但辨久远真实心参去。决不相赚。 赵州道。为伊有业识在。这一语是赵州金刚眼睛。不说学人有业识。你若向业识上会。和赵州金刚眼睛同时瞎却。 你如今不要问有业识无业识。只是单单提起前话。不转头。不起念。参所久之。自然悟去。别不要生一点知见。也不要问大疑小疑起与不起。才存此见。已是早转头起念了也。

  示牧上人(病中)

  遗教经云。譬如牧牛。执杖视之。勿令犯人苗稼。沩山谓。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回来。百丈云。子真牧牛也。当知四大是身病。六根是心病。一个话头要你参究是禅病。一念洞明当处超越是佛病。细而言之。但涉见闻解会皆是病源。而况偶乖摄养四体违和。这个是病中之病也。如今要医治此病。初无难事。但只将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顿在枕头边席上子。此是万金神药。更要此药灵验别无方便。但放教胸中冷冰冰地空寂寂地。百不思百不虑。佛来祖来总与置之那畔。不要把正眼觑着。直得胸中前无思后无算。表里如枯木寒灰。便是无常杀鬼现前总与一齐坐断。如是操守是谓真牧。是谓良医。是谓涅槃堂里禅。是谓出家行脚之本据也。更有一句未暇指陈。待伊药病两忘却向你道。牧上人病中求语警䇿。乃笔此以警之。

  示逸禅人

  疑情无大小。但疑之重是谓大疑。疑之轻是谓小疑。何谓重。但说着个生死事大。便自顿在胸中。要放下也放不得。如大饥之人要求食相似。自然放不过。虽欲不举。不自由而举之也。是谓重。故名大疑。此大疑之下。自然废𥨊忘餐身心一如。亦不知是大疑。自然疑之不休息也。如古人看无字立庭中。急雨至身上皆湿。亦不知身上有雨湿。因傍僧唤醒乃知身上为雨湿。此是工夫纯熟忘境忘缘。此便是大疑。当大疑之时。你胸中方有一念子知道是大疑。早是错了也。不成大疑。此大疑之境界。不属你要得。直须是你心中为生死大事之正念真切。无一点安排计较。日久月深都无间断。自然现前。直是无你着力处。你做工夫都无方便。也无商量处。只要你一个为生死底正念真切。久久自然超越。你晓不得做工夫。以至生出许多知解。 如今都不要生一切解会。亦不要说道我根性微劣。亦不要言我于般若缘浅。亦不要问人求善巧方便委曲开示。但有一点异见都魔外。十二时中单单靠取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话头。今日参不得今日靠取。明日参不得明日靠取。乃至今年明年今生明生亦都不要问久远。但是参不透时只与么靠将去。除了你自辨长远身心做工夫去底正念。便是释迦达磨倾吐禅道入你心腹也救你不得。记取记取。

  示英禅人

  禅宗有一等聪利之人。始焉于师家语言下解会得相似。便尔承当。当时师家不暇攻其悟不悟。一时放过。于是一以自己所入处展转教人。于是不要疑话头。只贵现成领略。互相带累入知见网中。说时似同。行处了无交涉。 有一等初根愚钝。见说参禅须看话头起大疑情。方顿悟入。于是硬剥剥地三十二十年靠取个所参底话头。首尾一贯不肯放舍。久之情妄顿消尽。然开悟后来。凡遇学人请益。必欲令人看话头起疑情做工夫。似此等师家为人。虽曰难于进入。却始终不坏人根性。 自有宗门已来。虽云直指人心。其涉入门户千途万辙。各各不同。盖师家据一个直指之理。狥人根性及自家悟入之由不同。所以诱引不同。原其至理。究竟之处一皆了脱死生大事为期。余无可为者。众生识性多差。不能一屙便休。又有悟后又要见人之说。或有得个入处又要履践之说。此皆是悟处不能一蹋到底。尚带异执。不能与人解粘去缚。于是有见人履践。若约一悟永悟底。断无此说也。古人虽不看公案起疑情。但于未悟时用心与今人彻底不同。若教今人不做工夫。个个都坐在颠倒网里。 古人有云。依它作解。障自悟门。圆觉经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毋令求悟。惟益多闻。增长我见。

  又

  死生大事是无量劫前流浪至今。非一朝夕所成者。今日要将此无量劫前所流浪生死根尘和底一翻翻转。甚非易事也。须以决定志气尽形命为期。此生或不了辨。便𢬵取来生后世与之打捱。当知此事无你着力处。无你急性处。无你用情处。转着力转迷闷。愈急性愈纷飞。益用情益昏散。但只要一切处密密切切。把定一个所参底话头。一切处不得放舍。不得间断。只与么徐徐切觑捕将去。第一不要指立期限。第二不要避喧求寂。第三不要拣择境缘。第四不要住心待悟。第五不要计算功程。第六不要别觅方便。第七不要遇难而忧。第八不要逢顺而喜。第九不要瞥生畏怯。第十不要取舍依违。离此十事。谨守个四大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话。尽平生乃至未来际只如此做向前。此回更做不上。不可再换所参话也。英禅人宜勉之。

  示廓禅人

  昔少林对梁王曰廓然无圣。直下生死永尽。无常永灭。无禅可参。无道可参。虽然你便与么领略。堕在毒海。万劫无你出处。要与此道相应。也须是悟明始得。你真正要求悟明。但将个赵州因甚道个无字𢬵取一生。真实身心铁石志气。向三根椽下放舍平生见闻知解。冷冰冰地硬立脚头做去。讨个分晓。古人谓。参禅一着要敌生死。不是说了便休。既休不得。也须做个倒断。方能一切处廓然开悟也。廓禅人但如是参取。

  又

  赵州道个无字。不是有无之无。赵州道个有字。不是有无之有。宗师家一期方便教人看个无字。自此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只要向话上讨个分晓。初不作有无会。你今朝但辨一片真实信心。教及单单靠取个无字。蓦直如此参去。纵使无字上三十年参不透。忽老赵州再出世来说与你道。你如今若参有字便教你悟道。你若是个真正痛为生死发决定信心底人。闻如此说。应时便与喝退。宁可向无字上不悟。决不肯随人语转了求悟。你若随人语转了求得悟来。正是痴狂外边走。断断不了生死。宜知。

  示荣藏主

  提撕话头时。言无味。你拟唤甚么作味。言味且置。你又向何处进取一步要求味。及要进步。皆是根本妄想。你拟存此心要做工夫究明死生。展转没交涉。你如今要知味么。但于所参话上绵绵密密去。不要别求方便。做得做不得只么参到头去。即此便是滋味。即此便是进步底道理。除此别要求味求进步。总是颠倒妄想。万劫无你了处。古人学道但只为个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也无话头得参。更问如何。更觅如何。劈脊便棒。栏腮便掌。已是老婆心。更有甚较量分。亦有甚语话分。今时人自信不及。不柰你何。把个无义味话与你参究。更嫌没滋味。更要讨进步处。大似开眼说梦。荣上主随众双径。向道之心坚笃。出纸求语警䇿。乃直笔以示之云尔。

  示澄禅人

  心本澄湛。元无污染。工夫亦无做不做之异。一切施为只要悟明自心耳。此心不属一切安排。须是悟始得。或未由正悟。任你万般玄解千种思惟。如人以手撮摩大虚。安得大虚之体遭你摩撮。一切时提起所参话。密密无间断参取。正当参时。都不要作一切计较抟量。只如个枯木死灰绝气息守将去。守到情消识尽处。忽尔开悟。那时澄湛不澄湛。如哑子得梦。惟自知耳。更须和此所知之念同时扫荡。始庆快也。澄禅人求语警䇿。幻住(某甲)书。

  示海东空上人

  佛祖不耐见你有一种生死情识。如灯焰似水涓。无暂停时。其所不停处。不着声便着色。不着空便著有。不着功用便着无为。不着圣便着凡。念念不停。随处取着。以其所著处。便是刀斫不断锯解不开底生死。当知此生死情识。是于毕竟无中成究竟有。自缠自缚。未尝有斯须少间。如今真个要了此一段不少间断底生死。直下便发起一片真正决定不间断底心。提起古人话头。密密地与之究竟将去。此一段工夫。真实无你凑泊处。无你驰求处。无你和会处。亦无你弹避处。惟有此真实信心者乃能趣入。近代尊宿多是不本生死大事为学者之要务。往往只欲其速会禅道。未免将个单头浅近之语诱其自知解而入。纵使知得十成。解得明白。若不曾于生死情识上独脱一回。总是痴狂外边走。而况学者又自无决定志气。每每先向工夫上做几时。久无趣入。不知不觉瞥起异心。随人落草。但觉口里水漉漉。说得花簇簇。只是与道全乖。俱无是处。今古之下只要求一人三十年二十年不变不异不动不摇。乃至呼唤不回。罗笼不住。不着此不着彼。不着圣不着凡。虽曰不着一切。而亦不作不着一切想。孤迥迥峭巍巍。前念也与么。后念也与么。单单只有一个要决了生死无常底心。孜孜尔兀兀尔。趁之不去。撼之不摇。提起个四大分散时向何处安身立命。只就此话下逼起疑情。决定要知安身立命处着落。政与么做时。忽若有人将百千禅道佛法灌注入你心中。也须直下便与呕出。宁可尽此一报身不悟。决不肯于未悟时染习他禅道佛法知见解会一毫发许。亦不于未悟时起一毫发许心念要会禅道佛法。盖禅道佛法无你会处。见闻知觉无你避处。虚妄情识无尔断处。生死无常无你了处。你若拟起一毫发心念要会要避要断要了。愈不相应去也。所以此事古人喻之如大火聚。除非是个真实猛利大丈夫。不顾性命奋身直入。更不拟议亦无一点异见。单单只要决了生死无常。久久纯熟。不觉不知打成一片。等闲豁开正眼洞见本源。方知禅道佛法不待会而会。见闻知觉不待忘而忘。虚妄情识不待断而断。生死无常不待了而了矣。即此谓之参学事毕撒手到家底时节。到此更要你掀翻见网。打破法窟。抹过那边。扬身物外方。堪为克家种草。你若悟了。更只坐在悟处。一切处粘手缀脚。无你大解脱分。然古人一生取辨。岂肯徇缘徇境含藏偷心暗摇识海而虚延岁月者哉。说则词繁。记得古人道。努力今生须了却。莫教永劫受余殃。斯言尽之矣。予复何言。海东空上人出纸觅语为进道之径。乃忘其多言以笔之云。

  天目中峰和尚普应国师法语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