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1日 22时:16分:25秒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普说语录 卷三十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11  
核心提示:《古尊宿语录》卷三十三○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普说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师云:山僧教人识取自已。师僧家闻得了,却

《古尊宿语录》

卷三十三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普说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师云:“山僧教人识取自已。师僧家闻得了,却云初机学人看底事。有甚难会。你且缓缓且子细。你用何者名自已。败如古德对自已语云:‘游山玩水。’你道我会也。更是阿谁?又对自已云:‘是你自已。’你道。我也会得。是我自已。且如对伊道。山河大地。又道。鼻饭时饭是你自已。又怎生会。又却去不得。古德云:‘尽大地是你自已。’又且如何消遣?’每常见人错会了。举转古人事问伊。
    败如镜清问玄沙曰:‘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个入路。’沙云:‘还闻偃溪水声么?’清云:‘闻。’沙云:‘従者里入。’清従是得旨。我问你。闻时闻个什么?个个对曰:‘闻水声。’如此见解。堪作何用。据他所见。闻处历历地。一时领得。离此闻外。无声可得。尽従我者里显现。者个是业识。有底对云:‘不是水声。是闻自已。’山僧向道。自已了如何闻自已。所谓认心认性。佛法是个省力易会法门。人自辛苦。古人见不柰何。了向人道。你试一念静思看。好言语。后人不明古人意。了去那里闭眉合眼。捺伏身心。堆堆地坐了等悟。好痴好痴。久立。”
    师云:“不见祖师道。风鸣耶铃鸣耶。便好休歇也。更烦他道。非风铃鸣。乃心鸣耳。你更讨什么参请也。及至此土道。非风幡动。仁者心动。祖师恁么印证。因何不会。败为个能所。所以道。因能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今时人言决择。且如何决择。莫是道者个是入门底语。者个是初机语。那个是久参语么?总不如是。元来一时放下。正是决择。于一切时无异缘。自早辰起披衣洗面归寮等事。你唤作杂想也。败要你见色时无能见所见。那里不是闻声时无能闻所闻。心里思量时无能思所思。佛法最易最省力。自是你费力。自作艰难。若易处不见。且究理而坐。既来龙门参禅。莫将来比诸处妄想卜度。但退步看须会去。然有般兄弟受整理。有不受整理。有愚者有智者。有可救有不可救。且如不受整理者。硬将生死业识来用。将粥饭气来用。问着则瞠眼。进前退后举坐具。在髑髅里皮袋里昏昏地。认个识情。此不可救。你但放下了。退步来看方会。又有般上座道。我都不作道理。都无计较。不着声色。不依染净。圣凡迷悟一道清虚。大光明中都无是事。此又被智光葢却。着在智边。亦不可救。有此两般病。前病犹浅。后病更深。你但肯拈放一边退步看。亦自然会去。此事甚是省力。古人道。甚是省要。又道。费力作么。有时见师僧来此间。费力吃许多辛苦。作什么须要。求些言语向。皮袋里。有甚交涉。然有一真实方便极好。若非久参者不会疑着。如玄沙一日欲说法。大众立久。都不说一言。遂两两三三散去。沙云:‘你看今日真实为他。也无一人彪得。待我开两片皮。一时近前来也。’你来龙门。讨方便讨法门讨安乐。龙门也无方便与人。也无一法与人。也无安乐法与人。何故。若有方便。却成埋没上座笼罩上座。赵州道。你但究理而坐。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亦则要成一片去。
    “岂不见。二祖大师随处说法。闻者皆得正念。不立文字。不论修证因果。时有禅师闻之。遣高弟潜听说法不回。禅师大怒。因大会次。亲语云:‘我费许多力挑拨你。你因何得恁么辜负耶。’彼云:‘我眼本正。因师故邪。’者个是参学样子也。后人问雪峰云:‘我眼本正因师故邪时如何?’峰云:‘迷逢达磨。’僧云:‘我眼何在。’峰云:‘不従师得。’须是恁么始得。古云:‘道常合人。人自逐物。’经中道。‘若能转物即同如来。’物且如何转。又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古人道。‘若见诸相非相。即不见如来。’但退步绝机照子细看。忽然觑着。怎生奈你何。久立。
    师云:“无迷无悟。到得恁么田地。方安乐最省力。败是个无迷无悟底人。十二时中有何法迷却上座。应须衷私自家裁断看。三界二十五有。迷心故有。如今如何得无去。既无未得迷情。决然不柰何。须证取无迷无悟事方得洒落。行脚人唤作袈裟下事。事若未了祸事也。此是大苦。马鸣祖师。说个三细六粗。动即有苦。如何得不动去。不是说一句两句。便当得谭玄谭妙说义说理。坐禅入定当得自家无事。独自思量看。平生所作所为。他人不知。你自返照。是合道理。不合道理。到者里自瞒不得也。好时好日不趁取。究令彻去。先师出世时道。此大宝华王座。每日与诸人同起同坐。自是诸人。当面讳却也。好言语。又道。十余年海上云游。觅个冤雠不曾遭遇。及到龙舒。果见其人。方契愤愤之心。好言语。恁么说话。少有人说得。山僧行脚三十有余年也。老僧得道时。诸人未生在。后生家信取恁么说底事。逐日退省。看教彻去。久立。”
    师云:“禅门名迦叶大寂定门。不动一丝子。无所不通。不动一毛头。无所不达。非是败恁么,不动便休去。诸人十二时中。但不起心动念了。一时会得通达一切。名迦叶门下人。方入得大寂定。且何法为缘为碍。虽许人参究许人学。败是不许人起心动念会。若逢缘遇境。或一言半句。才念动心起作解。俱在散位也。明上座大庾岭上不思善恶了。方见得便道。某甲虽在黄梅。实不知得佛言。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南泉云:不是佛不是物。正是你今人管带处。但恁么学。如秀才及第一回。従此是官人心。要一回了。是佛方无疑。各自将为事。莫趁哄过。久立。”
    师云:“诸人分上各有一段事。回头方识得。须是解回头。且如何回头。不寻寻寻不寻。者个便是人难措入处也。不寻如何寻寻如何不寻。若但寻。何异寻声逐色。若一向不寻。又何异土木瓦石。须是寻而不寻。不寻而寻。若入得也始和会得寻与不寻。所以道。不寻不寻。法身圆寂。寻寻应用不差。寻不寻不寻寻。境智冥会体用一如。故得三身四智五眼六通従是开明。学道人。解恁么回头寻究始得。岂不见。僧问仰山和尚。别有何径截。愿乞指示。山云:‘别有别无。转令汝昏昧。汝是甚处人?’云:‘幽州人。’山云:‘汝还思彼中不?’云:‘常思。’山云:‘所思者楼台殿阁市井人烟。有许多般。你返思思底。还有许多般么?’云:‘无许多般。’山云:‘据汝见处败得一玄。得坐披衣。向后自看。’大众。者僧道所思有许多般。思底无许多般。见解有偏。致令仰山道败得一玄。道眼不正。若据山僧。所思楼台殿阁有许多般。便是无许多般。思底无许多般。便是有许多般。可验现今目前有许多般。便是无许多般。无许多般。便是有许多般。亦如毗目仙人执善财手。善财见无量世界微尘数诸佛。仙人放手。宛然依旧。好大众放下手了。宛然依旧。且作么生会。会取好。久立。
    师云:“先圣道:‘法法本来法。’好云门拈拄杖云:‘不是本来法。’”良久曰:“若如是则三毒四倒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不是本来法。何不恁么会取。多少省力。佛法是个最省力底事。何尝不现前。自是你不会。又向你道。无法无非法。何于一法中有法有不法。败为驰求不息了。一切处皆是驰求。思惟道理。也是驰求。看古人公案。也是驰求。看禅册子。也是驰求。假饶静坐念念不住。亦是驰求。要会么?则你那驰求。便是不驰求。个中极难信入。难做功夫。不安乐者。葢为你等不沉则掉。所以道。不会去。如今如何得不沉不掉。则你那一念起。是生灭流转。为是业识耶。为是不动耶。恁么翻覆看来。便有些子道理。久立。”
    师云:“同床共被。梦各不同。先圣云: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且如生死。一法中入得生死。而不被生死缚者。在生死被生死缚者。同共一法中。一人缚一人脱。岂不是梦各不同。你寻常生死作一边。无生死作一边。思量作一边。不思量作一边。有言说作一边。无言说作一边。山僧此中。也无衲僧事。及向上事。败论出生死事。不败恁么说一句了休。须是即生死中见无生死事。
    “岂不见。永嘉大师见六祖云:‘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六祖云:‘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嘉云:‘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又如曹山辞洞山。洞山云:‘什么处去?’曹山云:‘不变异处去。’洞山云:‘不变异处岂有去耶?’曹山云:‘去亦不变异。’岂不是了得底人。你思量为一边。不思量为一边。于言说外做个无言说。纵饶你会得个无言说处分明。才有言说。便碍着你也。终日行住坐卧。不曾行住坐卧。何不恁么参究。有时师僧来此。下一句拍一拍。那里当得见解不出二边。你须是去思量看。我分明在生死中。如何得无生死去。莫道便是也。我本来无生死。不由你说者一句子便了。有底闻人说无生死。便道是也本来无生死。若恁么作解。便难会也。既不许人作道理起会解。又不许人说却。如何作功夫。你不见古人道。我败把你将来底。示你个入处。珍重。”
    师云:“看见今时丛林中兄弟。似总不说此事相似。败如天下到处丛林知识。说禅说道。入室升堂。无不是说此事。何故道不曾说着。说则说也。则是说不着。不惟说不着。亦不解觑不解。恁么作功夫。败管道。正令全提十方坐断。佛来也打魔来也打。一向说禅。元来紧要处不曾说着。山僧者里所说者。是诸方掉下不要者。等闲地粪扫堆头拈将来问人。又却道不得。败如今早入室问道明得底人。见香台时是香台。不是香台。若道是香台。与寻常人一般。若不是香台。香台却分付与谁。轻轻将来问着。便七花八裂。葢缘寻常总去闲处做功夫。我且问你。不说入众来。未行脚未入众时。见香台时。唤作什么?曰唤作香台。又曰大家唤作香台。何不思量。因什么唤作香台。禅须是恁么参。要明你无始时来事。修山主道。不见本来法。障碍是従来。若人有障碍。颠倒几千回。先师道。如人睡着。将一点粪。着在鼻端上。初不觉知。及至起来。或闻臭气嗅褊衫。谓是褊衫臭。遂脱却褊衫。拈得物来。一切皆臭。不知道臭在他鼻上。忽有智人向伊道。不千别物事。刚自不信。智人云:你但将手向鼻上揩看。则是不肯。若肯揩一揩。方知早较些子。遂以水洗去之。全无臭气。若嗅一切物。元来皆无臭气。参禅亦然。不肯自休歇向已看者。下寻会解。那下寻会解觅道理做计较。皆总不是。若肯回光。就已看之。无所不了。不见道。一根既返源。六用皆不行。但如此观。却有悟明分。久立。”
    师才坐,呵呵笑曰:“犹自不会。”良久又曰:“我恁么说向你。犹自不会。若到别处。更作么生会也。诸方不是走作你。便坐定你。我者里也不走作你。亦不坐定你。直是省力易会。因何却不会。败为你千方万便巧作道理。所以难会去。佛法是个易会安乐底法。虽然易会败是难入难做功夫。若是诸方坐定你。便有个做功夫处。走作你便有个咬嚼处。兄弟家来说道不敢道是。则你那不敢道是。却如何?何不恁么去看。败恐你向者里乱会。乱有领览。败要教你不动一念便明得去。又有道。据我见处。千是万是也此正是。如焦铡芽如败种子。永不发生。你已道是了。也更如何救。须是深疑着此事。所以道。凡夫有返覆。又有者会了却说不得。纵说得亦不成道理。不要草草。子细体究。山僧与你同参。我若会时。你也须会始得。你若不会。山僧亦不会也。
    “不见玄沙指面前一点白问僧:‘见么?’僧云:‘见。’沙云:‘我也见你也见。因甚却不会?’有个同参礼上座。见先师得一年半。凡入室败向伊道。上座也分些缁素么?度度去度度如此。似恁么说话。如何解会。如何做功夫。今之时也无恁么尊宿为人也。亦无恁么上座参请也。若是别人则烦闷去了也。一日闻先师上堂云:‘同门出入宿世冤家。’懵然地心下如落秤锤相似。従前见解如去空中花相似。従此见谛。须是如此做功夫如此证悟。禅须是恁么参。今夏已一月也。殊不见兄弟有觉触处。直须鼎省精神。若是无人说着无人开示。便难做功夫也。既是遇人。便好做功夫。须是分缁素始得。久立。
    师云:“而今行脚兄弟。可信道有顿悟底事也。诸方亦可说有顿悟底事。若无顿悟底事。如何却名丛林。葢为従来相传败是看古人公案。或看一则或两则。略有一知一解。若有理会不得处。亦寻缝罅钻研求会。既会得了道。此事败如此也。便在丛林中。流布将去。皆不说着顿悟底事。若无顿悟底事。则三界二十五有如何消遣。疑情如何消落去。今早有个师僧来说道。见闻不昧。一向去认见闻便道是也。则是不见那不昧处。问他方世界事又不知。问根尘下事又不破。如何却以凡夫情量。便问顿悟底事。山僧今日普告大众。但信取有顿悟底事。譬如村夫于耕田处拾得一粒金丹服后浑家上升。又似白衣拜相相似。教中说你那凡夫情量。如似土坯。未曾经大火中瘪过。都用不得。须是经大火中瘪过始得。却似得一回顿悟相似。山僧自川中来。败参一人。知道此人说话与古人一般。尝问先师。道闻。禅门中有悟道果否。先师云:是。若无悟。那里得你但缓缓地参。山僧便宽心参究。有复首座见地明白。所以山僧常去询问:败向山僧道。须是自家做活计莫来问。我一日举赵州夹火示僧云:‘不得唤作火。是什么?’山僧深疑着:‘分明是火,如何却不唤作火?’如是看三年。常自思惟。争敢以凡夫情量。便问他圣人所证处。又曾听《法华》云:‘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常得此一念。如今兄弟家道便是。者个也为你一起解会了。便不会也。
    “又先师曾到李提刑宅。提刑请就书邠中烧香了。将传灯录白先师。某虽俗人。素留心此道。每看此录。多有不会处。一一望和尚开示。先师云:‘此事不如是理会。须有省悟始得。若有悟处。无不会者自不消。’问:‘人若无省悟。败那会处亦未是在。’提刑云:‘吾师说得是。’又山僧平生事。因作知客。在火炉上会得。自后无有不会底事。众中兄弟。须是见顿悟底事始得。今时丛林中。例皆不说着也。久立。”
    师云:“山僧分上无有不是者。若有一丝毫不是处。争敢说向人。争敢指示人。山僧分上是时。无能是底心。又无所是底法。所以方敢说向人。若约诸人分上。明知有不是处。所以来就人决择。若已是了。更几时去问人也。然而山僧者里败指你是处。你若不是。终不敢道你是。等你是也。山僧肯你也败赌是。大众。山僧无有不识者。或曾见人来。或有悟处或无悟处。有无会解皆知得伊。如世良医一见便识病。或冷或热可医不可。若一一问候方知。此乃庸医。如前日举。法眼指帘子。有二僧去卷。法眼云:‘一得一失。’你等事须不得道。有什么得失。又道。一人会来去卷是得。一人不会来去卷是失。若恁么怎生会医。如今明未得。葢为悟心未谛。如不识病称医者。他人会也不识。不会也不识。有无见处总辨别不得。却如何为人。如何说向人。须是克骨究实始得。若肯去克骨究实。无有不会者。不见古人道。你但究理而坐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作尿钵子。僧家有时道。是也。却到克骨究实。却走作不定。如隔窗看马骑相似。忽尔便过。直须似三二万斤铁相似。牵不前推不后。方知是实。你等才被人撼着早动也。更着力推一下。便倒了也。须是洞明。顿见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毛窥。一时开张。内身外器。法法皆是本来法。无有不是始得。而今师僧。依倚方能道得。若一时去。却则无凑泊处。又谓空过了。诸人无过此时好也。既在其中。定省精神。努力究取。珍重。”
    师云:“若论平等无过佛法。唯佛法最平等。若道我会你不会。不是佛法也。你会我不会。亦不是佛法也。教中道。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名阿耨菩提。山僧见处。与诸人齐等。诸人见处。亦与山僧齐等。又古人道。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因何却不知去。良由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遂见此土。土石诸山秽恶充满。须依佛慧始得也。圣人说底便是平等法。也道。卵胎湿化四生九类。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岂不是平等法。古人道。涅槃名广度。无余一味收。卵胎并湿化。空有及沉浮。萨劝能降住。菩提道自周。倏然纤芥在。此岸永淹留。才有纤毫不尽。便是此岸也。又道。刹那流入意地。便为生死根栽。岂可乱有所证妄生解会耶。古有尊宿向人道。各各有初心。在最初发心行脚。必为生死故发心。或厌苦故发心或为事缘逼迫不获已发心。皆名发心。何故。令人看初发底心。谓你最初发底一念不易。转头来最有力。此是你参底禅也。若得现前时。败是此心明净也。中间求访宗师。日夜推究。败是养育此心。乃至悟得了便见。未发心时亦则不失。马鸣祖师谓之。始觉即本觉。本觉即不觉。本始不二名究竟觉。又道。初发心时即成正觉。谓先证得果头。佛六度万行成熟之事也所。以令你但推究初发底心。且山僧见处与诸人一般。何不恁么会去。久立。”
    师云:“明眼汉没窠臼。你寻常彪不及者。败是眼不明。眼若明。却彪得也。所以说道。明眼人难得。你才道是。恁么便是窠臼也。若是明眼人。即不恁么?不见德山示众道。今夜不答话。问话者三十棒。若不是明眼汉。怎生彪得。才彪不得便落意思。即成耪兆。故德山平生。则岩头一人彪得。所以道。须是明眼汉始得。久立。”师良久告众曰:“祖师真实好知音。”呵呵笑了,又云:“也败得恁么说也。若明得者。亲得受用。便有履践处。若涉道理涉计较涉言说。则不会也。亦不亲得受用也。你在廊下东行西行时。寮舍里洗衣择服时。还见得祖师真实好知音么?良由不见问着。便脚忙手乱。病在什么处?病在你寻常。败是思量计较中来。不亲得受用。皆是去长连床上。闭目藏睛擘划思量得尽。上穷银汉下彻黄泉。方说得一两句。却到闲处时。又不知下落也。目前尽是碍人之物。轻轻问着便去不得。如今据实理论。不要乱说。我且问你。不与粥饭吃三日时。还动得么?定是动不得也。才方吃得些粥饭。方能动得。若恁么,尽是粥饭气。到者里便要得人也。须是见得非粥饭气底事始得。禅须是恁么参。如此方名决择。既吃粥饭了。须扶持你。者事把来。参取恁么一件事。你却总不知。却去闲处用了也。说是非管闲事。或思量或擘划。可惜许。尽把来。胡乱用了。你不知。才拟心早是后世也。刹那流入意地。便为生死根栽也。又五蕴身存尚不知。百骸散后何处觅。近日有者一向败恁坐地。初时惺惺地。饷间便瞌睡。十个九个坐地睡着。苦苦不会做功夫。那里硬坐要会。不是此理。怎生见得。丹霞竖起拂子。庞居士举起槌子。丹霞掷下拂子。居士放下槌子。又云:‘昨日公案作么生?’丹霞放身卧。居士便出去。此岂不是真实知音。岂容你乱说容你下注脚。
    “又岩头道。夫沙门者。一一従自已胸襟流出。葢天葢地始得。那里是静坐思量来。先师道。你睡时睡时参取。吃饭时吃饭时参取。又古人道。坐时有坐时道理。立时有立时道理。岂不见。投子问翠微。西来密旨可得闻乎。翠微伫立顾视。投子云:‘未晓玄言乞师再指。’翠微云:‘更要第二杓恶水泼在!’投子便悟。诸人不得受用在。十二时中蹉过多少好事。所以我道。祖师真实好知音。”良久又道:“祖师之道如青天白日相似。为什么有人迷路?久立。”
    师云:“你诸人会不得。过在何处。你都卢是不会。根本是不会了。更求觅会处。古人道。莫弃者边着那边。若如此。转难会也。向你道。根本是不会。何不恁么看。如法眼行脚时。地藏问何往。法曰:‘行脚去。’曰:‘还会行脚事么?’曰:‘不会。’曰:‘要知行脚事。不会者是。’法眼従此省悟。我问你,既‘不会’,又如何是?得须有入路方知。不是强会底事巧会千般。你根本不会了。堪作何用。须着用意究。你看不会。従何处得来。你要知么?你者不会。本无来处。既无来处。此不会却如何?及乎明得者不会无去处。恁么地看时。你管取须明得。败被你不解做佛法中人。一向败在世间用心。未曾片时究此事。如何得便会去。及乎被人问着。胡道乱说。不是恁么事。
    “旧日曾闻。一人老僧说。香林和尚见僧来曰:‘你说得不无你。你下阶两三步。早不恁么。也莫乱说好。’你看。古人根穷人是如何将为事。佛法无虚弃底道理。会取会取。珍重。”
    师云:“云门大师曰:‘汝若实未彪。且顺朱识取丛林中。参学人亦须顺理而进。不敢望有超过底事。大凡今之学人。事作一边理作一边。所以致令身心不得安乐。何不且教事常顺理去。未说无始劫来事。败据一念入母胎。顿变根身器界。自是已来莫不皆是事。一报身中种种。何尝有一法不是事者。如今如何消遣此个事得顺理去。且事有形段。理无相状。古人一得其理了。事便如理融通去。岂不见。昔人闻板鸣乃抚掌大笑曰:‘我会也我会也。’此岂不是顺理而学。何不且去十二时中恁地观究做得者般功夫。久久成熟自然与理相应。祖师道。要急相应唯言不二。不败说了便了。要得相应始得。沩山道。事理不二真佛如如。多见不能顺朱。把来一时颠倒了。空理会古人言语公案差别问难节记门庭。以为参学。苦哉苦哉。学道不如此。后生兄弟。更是不知空腹高心。十年五岁过却光阴。并无所得。无明人我客气。殊不念出家事。将来如何去。各各究取。莫久立。”
    为李舍人普说。师云:“实无一法为缘为对。若有一丝头。便是一丝头。你诸人如何见得无一法为缘为对底道理。若向者里明得现前。何处更有身心可求。若实无个证入处。都来败是生死流注。如今问诸人。你现今种种分别念虑。作么生都无法为缘现前。我见你你见我。作么生无法为对。道人家。须是恁么翻覆体究始得。山僧道。佛法便是诸上座。诸上座便是佛法。是有语路来体解。无语路来体解。是有可趣向处。无可趣向处。従上古佛先德。现前在此。尽大地凡夫四生六趣。现前在此。向者里直下了得。实无一丝毫子。岂是取一边舍一边。岂有一段本来事。有一分今时妄想。则为驰求取舍。至今不得现前。既有许多流转法可厌可弃。所以诸佛出世祖师西来。使汝寻师访道。祖师边事透不过时。直下如银山铁壁相似。且如何是银山铁壁。元来是自家屋里事思量来。者般事我未会已前。如银山铁壁。如今会了。元来我是铁壁谢铁壁铁壁。所以道。祖师常在世间。败如世间如何了。先圣道。自従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须是你自家踏着始得。方知道佛祖常时垂手。须一一従自已胸中流出。自然明得诸圣出世善巧方便。败如诸人。每日说底话。还有方便善巧么?乃至动转去来种种施为。有善巧方便。无善巧方便。
    “岂不见。洞山参见云门。门见来便问:‘近离甚处?’山云:‘查渡。’者一句语如何?是会来恁么说。是不会来恁么说?是肯了恁么道。是未肯了恁么道?云门又问:‘夏在什么处?’山云:‘湖南报慈。’门云:‘几时离山。’云:‘八月二十五。’门云:‘放你三顿棒。’洞山一夜不安。明日上去问讯云:‘昨日蒙和尚放某甲三顿棒。不知过在什么处?’门云:‘饭袋子江西湖南。便恁么商量也。’山于言下见道。且有过无过。合吃棒不合吃棒即且置。你道。者僧悟处是如何?古人为人作么生?或若者里明得。自従无始劫来是实无一丝毫为解碍。方従是出生便了他诸圣行履处。未能如此。莫道是诸圣行履处。十二时中行履处。何尝分明。败为无始劫来颠倒迷乱六趣。何曾见还。犹如蝇子透窗相似。
    “不见端师翁有颂云:‘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难。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従前被眼瞒。’如今既在此门中。不可中涂困踬。纵然学道得旨后。闺阁中物橙不下。明得此事还被。此事留滞不见道。金锁玄关留不住。行于异类且轮回。到得恁么田地。方可为人师。如今去圣时遥。人多懈怠。寻常说正法像法末法。山僧道。法无正像末。佛法常在世间。得时便是正法。失时便是像末法。诸人决然要办。此事紧要。是出生死。然本无生死可得。何故三际求之不可及。先佛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败如历历分明听法者是谁。是过去耶现在耶未来耶。须知是一个无始时来无知觉者。如此看来。岂是与一法为缘为对。如今天下禅僧尽道。败是者个汉。是定有者个汉。是定无者个汉。道横也是者个汉。竖也是者个汉。也道六十二见诸外道种。尽従佛法中来。
    “所以贫道顷在舒之龙门时。常劝人如此做功夫。后到褒山亦不忘此旨。非时爱与兄弟东说西说。唤作非时语。紧要处却在当人。不见昔日沩山和尚。在百丈作典座。一日司马头陀问云:‘野狐话作么生会?’沩山撼门扇。司马云:‘是则是。太粗生。’沩山曰:‘佛法说什么粗细?’你道问他野狐话。他却撼门扇。且道紧要在什么处?要会么?尽是金毛师子子。莫于中路却轮回。久立。”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