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1月25日 08时:03分:5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如来藏 » 如来藏经典 » 正文

大方广如来藏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28  
核心提示:大方广如来藏经 开府仪同三司特进试鸿胪卿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鉴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三藏沙门不空奉 诏译  如是我

大方广如来藏经

 开府仪同三司特进试鸿胪卿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鉴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三藏沙门不空奉 诏译

  如是我闻:

  一时,婆伽梵住灵鹫山宝盖鹿母宅,于栴檀藏大楼阁中成等正觉,十年之后,当热时际,与大苾刍众千人俱,有学、无学、声闻、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皆得自在,心善解脱、慧善解脱,获得正智。犹如大龙所作已办,舍弃重担逮得已利,尽诸有结到于彼岸。所谓:具寿大迦叶波、具寿沤楼频䗍迦叶波、具寿那提迦叶波、具寿伽耶迦叶波、具寿大迦旃延、具寿俱郗罗、具寿薄俱罗、具寿离波多、具寿须菩提、具寿满慈子、具寿语自在、具寿舍利子、具寿大目揵连、具寿憍陈如、具寿乌陀夷、具寿罗呼罗、具寿难陀、具寿邬波难陀、具寿阿难陀,与如是等上首苾刍一千人俱。

  复有六十殑伽河沙数菩萨摩诃萨俱,从种种佛刹而来集会,皆是一生补处,得大神通力无所畏,已曾承事无量俱胝那庾多百千诸佛,悉皆能转不退法轮;若有无量阿僧祇世界有情才称名者,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所谓:法慧菩萨、师子慧菩萨、虎慧菩萨、义慧菩萨、胜慧菩萨、月光菩萨、宝月光菩萨、满月光菩萨、大勇健菩萨、无量勇健菩萨、无边勇健菩萨、三世勇健菩萨、得大势菩萨、观自在菩萨、香象菩萨、香悦菩萨、香悦吉祥菩萨、吉祥藏菩萨、计都菩萨、大幢菩萨、无垢幢菩萨、无上幢菩萨、极解宝刹菩萨、无垢宝刹菩萨、欢喜王菩萨、常欢喜菩萨、虚空库菩萨、迷卢菩萨、大迷卢菩萨、苏迷卢菩萨、功德宝光菩萨、陀罗尼自在王菩萨、持地菩萨、除一切有情病菩萨、欢喜意菩萨、忧悲意菩萨、无忧菩萨、光藏菩萨、栴檀菩萨、于此无争菩萨、无量雷音菩萨、起菩提行菩萨、不空见菩萨、一切法自在菩萨、慈氏菩萨、曼殊室利童真菩萨,如是等而为上首,有六十殑伽沙数菩萨摩诃萨俱。

  复有无量世界中,无量阿僧祇天、龙、药叉、揵达嚩、阿苏罗、孽噜茶、紧那罗、摩呼罗伽,人非人等皆来集会;复有国王、大臣、寮佐、长者、居士及诸人众皆来集会。

  尔时世尊,与百千众前后围绕恭敬供养。尔时世尊于栴檀藏大楼阁中,食时之后入佛神力故,从栴檀藏忽然涌出俱胝那庾多百千莲花,一一莲花有俱胝那庾多百千叶,量如车轮色香具足;是诸莲花上升虚空,遍覆一切诸佛刹土共相合成,如宝宫殿安住虚空,彼一切俱胝那庾多百千莲花皆悉开敷;于一一花中皆有如来结跏趺坐,具三十二大丈夫相、放百千光。是时以佛威神力故,诸莲花叶忽然痿瘁,形色臭秽而可厌恶,皆不悦意;于花胎中诸如来等,各放无量百千光明,普现一切诸佛刹土皆悉端严。

  尔时一切菩萨及四部众皆悉惊愕,生奇特想,怪未曾有。以佛世尊现作如是神通之事,大众见斯,咸怀疑惑,作是念言:“何因缘现俱胝那庾多百千莲花,于须臾顷形色变坏,甚可厌恶,无复悦意;于莲花中现如来相,结跏趺坐,放百千光明,如是光明令人爱乐?”

  尔时金刚慧菩萨摩诃萨,及诸大众皆悉云集于栴檀藏大楼阁中恭敬而坐。

  尔时世尊告金刚慧菩萨摩诃萨言:“汝善男子!今应可问如来.应.正等觉甚深法要。”

  尔时金刚慧菩萨摩诃萨承佛圣旨,普为一切天人世间,菩萨摩诃萨及四部众怀疑惑故,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一切世界现于俱胝那庾多百千莲花,一切于花胎中皆有如来结跏趺坐放百千光;是诸莲花忽然之间,形色可恶而令生厌,于彼花中俱胝那庾多百千如来,合掌而住俨然不动?”

  尔时金刚慧菩萨摩诃萨以伽他问曰:

  “我曾不见如来相,  而作神通之变化;
 现佛无量千俱胝,  住莲花胎寂不动。
 放千光明而影现,  悉皆映蔽诸佛刹;
 奇特于法而游戏,  彼诸佛等悉端严。
 犹如妙宝而显现,  于恶色莲花中坐;
 是莲花叶皆可恶,  云何作是大神通?
 我曾见佛如恒沙,  见彼殊胜神通事;
 我未曾见如是相,  如今游戏之显著。
 唯愿天中尊说示,  何因何缘而显现?
 唯愿世利作哀愍,  为除一切诸疑惑。”

  尔时世尊告金刚慧等上首菩萨,及一切众菩萨言:“诸善男子!有《大方广如来藏经》甚深法要,如来欲说,是故先现如是色相。汝等善听!极善听!作意思惟。”

  尔时金刚慧菩萨等一切菩萨摩诃萨言:“善哉!世尊!愿乐欲闻。”

  佛言:“诸善男子!如此如来变化莲花,忽然之间成恶色相,臭秽可恶令不爱乐,如是花中而现佛形,结跏趺坐放百千光明,相好端严人所乐见。如是知已,有多天、龙、药叉、健达嚩、阿苏罗、[萨/子];路茶、紧那罗、摩呼罗伽,人非人等,礼拜供养。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应.正等觉,以佛自己智慧光明,眼见一切有情欲、瞋、痴、贪、无明、烦恼。彼善男子、善女人,为于烦恼之所凌没,于胎藏中有俱胝百千诸佛,悉皆如我。如来智眼,观察彼等有佛法体,结跏趺坐寂不动摇,于一切烦恼染污之中,如来法藏本无摇动,诸有趣见所不能染,是故我今作如是言:‘彼等一切如来,如我无异。’善男子!如是如来以佛智眼,见一切有情如来藏。善男子!譬如以天妙眼,见于如是恶色恶香诸莲花叶缠裹逼迫,是以天眼见彼花中,佛真实体结跏趺坐。既知是已,欲见如来,应须除去臭秽恶业,为令显于佛形相故。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以佛眼,观察一切有情如来藏,令彼有情欲、瞋、痴、贪、无明、烦恼藏,悉除遣故而为说法;由闻法故则正修行,即得清净如来实体。善男子!如来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界一切有情,如来藏常恒不变

  “复次,善男子!若诸有情可厌烦恼藏缠,为彼除害烦恼藏故、净如来智故,如来.应.正等觉为于菩萨而说法要,作如是事令彼胜解。既胜解已,于法坚持,则于一切烦恼、随烦恼而得解脱。当于是时,如来.应.正等觉于其世间而得其数,是能作于如来佛事。”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如彼莲花可厌恶,  并其胎叶及须蕊;
 譬如天眼而观见,  是如来藏无所染。
 若能除去萎花叶,  于中即见如来身;
 复不被诸烦恼染,  则于世间成正觉。
 今我悉见诸有情,  内有如来微妙体;
 除彼千俱胝烦恼,  令厌恶如萎莲花。
 我为彼等而除遣,  我智者常说妙法;
 佛常思彼诸有情,  悉皆愿成如来体。
 我以佛眼而观见,  一切有情住佛位;
 是故我常说妙法,  令得三身具佛智。

  “复次,善男子!譬如蜜房悬于大树,其状团圆,有百千蜂遮护其蜜,求蜜丈夫以巧方便,驱逐其蜂而取其蜜随蜜所用。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犹如蜜房,为俱胝百千烦恼、随烦恼之所藏护,以佛智见能知此已,则成正觉。善男子!如是蜜房,智者丈夫既知其蜜,亦复了知于俱胝百千众烦恼蜂之所守护;如是一切有情,以如来智见知已成佛,于彼为俱胝百千烦恼、随烦恼之所遮覆。善男子!如来以巧方便力,为害蜂者教诸有情驱逐欲、瞋、痴、慢、憍、覆、忿、怒、嫉、悭、烦恼、随烦恼故,如是说法,令诸有情不为烦恼之所染污,无复逼恼亦不附近。善男子!云何此等有情,我以如来智见为净除故,于诸世间而作佛事?善男子!以清净眼见诸有情如是清净。”

  尔时世尊说伽陀曰:

  “犹如蜜房状团圆,  众蜂护而所隐覆;
 求蜜丈夫而见已,  悉皆驱逐于众蜂。
 我见有情在三有,  亦如蜜房无有异;
 俱胝众生烦恼蜂,  彼烦恼中如来住。
 我佛常为净除故,  害彼烦恼如逐蜂;
 以巧方便为说法,  令害俱胝众烦恼。
 云何成佛作佛事?  常于世间如蜜器;
 犹如辩才说好蜜,  令证如来净法身。


复次,善男子!譬如稻、麦、粟、豆,所有精实为糠所裹,若不去糠不堪食用。善男子!求食之人,若男若女,以其杵臼舂去其糠而充于食。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应供.正遍知以如来眼观见一切有情具如来体,为烦恼皮之所苞裹,若能悟解则成正觉,坚固安住自然之智。善男子!彼如来藏处在一切烦恼之中,如来为彼有情除烦恼皮,令其清净而成于佛,为说于法,常作是念:‘何时有情𤿫去一切烦恼藏皮,得成如来出现于世?’”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稻谷与粟糜,  大小麦等及于豆;
 彼等为糠之所裹,  是不堪任于所食。
 若能舂杵去于糠,  于食种种而堪用;
 精实处糠而不堪,  不怀有情为作利。
 我常观见诸有情,  以烦恼裹如来智;
 我为除糠说妙法,  愿令速悟证菩提。
 与我等法诸有情,  住百烦恼而藏裹;
 为令净除我说法,  何时速成诸佛身?

  “复次,善男子!譬如臭秽诸恶积聚,或有丈夫怀挟金砖于傍而过,忽然误落坠于秽中;而是金宝沉没臭秽,或经十年,或二十年,或五十年,或百千年处于粪秽,是其本体不坏不染,亦不于人能作利益。善男子!有天眼者,见彼金砖在于臭秽,告余人言:‘丈夫!汝往于彼粪秽之中,有金胜宝。’其人闻已,则便取之,得已净洗,随金所用。善男子!臭秽积聚者,是名种种烦恼及随烦恼;彼金砖者,是名不坏法;有天眼者,则是如来.应.正遍知。善男子!一切有情如来法性真实胜宝,没于烦恼臭秽之中,是故如来.应.正等觉,为于有情除诸烦恼臭秽不净,而说妙法当令成佛,出现世间而作佛事。”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有人怀金砖,  忽然误落于粪秽;
 彼处秽中多岁年,  虽经久远而不坏。
 有天眼者而观见,  告余人言此有金,
 汝取应洗随意用。  如我所见诸有情,
 没烦恼秽流长夜,  知彼烦恼为客尘;
 自性清净方便说,  令证清净如来智。

  “复次,善男子!譬如贫穷丈夫,宅内地中有大伏藏,纵广正等一俱卢舍,满中盛金,其金下深七丈大量;以地覆故,其大金藏曾不有言语彼丈夫:‘丈夫!我在于此,名大伏藏。’彼贫丈夫心怀穷匮,愁忧苦恼,日夜思惟,于上往来,都不知觉,不闻不见彼大伏藏在于地中。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住于执取作意舍中,而有如来智慧、力、无所畏诸佛法藏,于色、声、香、味、触耽着受苦;由此不闻大法宝藏,况有所获,若灭彼五欲则得清净。

  “复次,善男子!如来出兴于世,于菩萨大众之中,开示大法,种种宝藏;彼胜解已,则便穿掘,入菩萨住。如来.应供.正遍知,为世间法藏,见一切有情未曾有因相,是故譬喻说大法藏,为大施主,无碍辩才、无量智慧,力、无所畏,不共佛法藏。如是,善男子!如来以清净眼,见一切有情具如来藏,是以为于菩萨宣说妙法。”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贫人家伏藏,  金宝充满在于中;
 是彼不动不思惟,  亦不自言是某物。
 彼人虽复为主宰,  受于贫乏而不知,
 彼亦不说向余人,  而受贫穷住苦恼。
 如是我以佛眼观,  一切有情处穷匮;
 身中而有大伏藏,  住诸佛体不动摇。
 见彼体为菩萨说,  汝等穿斯大智藏;
 获得离贫作世尊,  能施无上之法财。
 我皆所说而胜解,  一切有情有伏藏;
 若能胜解而精勤,  速疾证于最胜觉。

  “复次,善男子!譬如藤子、多罗子、赡部果子、阿摩罗果子,由其子芽展转相生成不坏法,若遇地缘种植,于其久后成大树王。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以如来眼,见一切有情欲、瞋、痴、贪、无明、烦恼乃至皮肤边际,彼欲、瞋、痴、无明、烦恼藏中有如来藏性,以此名为有性;若能止息名为清凉,则名涅槃。若能净除无明烦恼,是有情界是则名为大智聚体,彼之有情名大智聚。若佛出现于天世间说微妙法,若见此者则名如来。善男子!若彼见如来.应.正等觉,令诸菩萨摩诃萨咸皆悟解如来智慧,令显现故。”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藤子之中树,  藤芽一切而可得;
 于根赡部咸皆有,  由其种植复得生。
 如是我见悉无余,  一切有情喻藤子;
 无漏最胜佛眼观,  是中备有如来体。
 不坏是藏名有情,  于中有智而不异;
 安住在定处寂静,  亦不动摇无所得。
 为彼净故我说法,  云何此等成正觉?
 犹如种子成大树,  当为世间之所依。

  “复次,善男子!譬如贫人,以一切宝作如来像,长可肘量。是贫丈夫欲将宝像经过险路,恐其盗劫,即取臭秽故破弊帛以缠其像,不令人测。善男子!是贫丈夫在于旷野忽然命终,如来宝像在于臭秽弊恶帛中,弃掷于地,流转旷野;行路之人往来过去,践踏跳蓦,不知中有如来形像。由彼裹在臭秽帛中,弃之在地,而皆厌恶,岂生佛想?是时居住旷野诸天以天眼见,即告行路余人而言:‘汝等丈夫!此秽帛中有如来像,应当速解,一切世间宜应礼敬。’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以如来眼,见一切有情如彼臭秽故帛烦恼,长于生死险道旷野之所流转,受于无量傍生之身;彼一切有情烦恼臭秽故弊帛中,有如来体如我无异;如来为解烦恼秽帛所缠裹故,为诸菩萨而说妙法,云何得净如来智见去离烦恼,得一切世间之所礼故,犹如于我。”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秽帛令厌恶,  缠裹彼之如来体;
 宝像秽帛之所缠,  弃于旷野险恶处。
 诸天天眼而见已,  即告行路余人言:
‘宝像在彼臭帛中,  应当速解而恭敬。’
 我以天眼如是见,  我观一切诸有情,
 被烦恼帛之所缠,  极受忧恼生死苦。
 我见烦恼秽帛中,  结跏趺坐如来体;
 安住寂然不倾动,  皆无所有解脱者。
 为见彼已而惊悟,  汝等谛听住胜觉;
 一切有情法如是,  于怖畏中常有佛。
 即解彼已现佛身,  彼时一切烦恼静;
 是故号名于如来,  人天欢喜而供养。

  “复次,善男子!或有孤独女人,恶形臭秽容貌丑陋,如毕舍支,人所见者厌恶恐怖,止于下劣弊恶之家,偶然交通腹中怀妊,决定是为转轮王胎;然彼女人虽复怀妊,亦曾无有如是思念,唯怀贫匮下劣之心,由心羸劣常作是念:‘我形丑陋,寄于下劣弊恶之家而过时日,亦不足知是何人类生于我腹。’如是,如是!善男子!一切有情无主无依,生三有中,寄于下劣弊恶之舍,为生死苦之所逼迫。然一一有情有如来界、具如来藏,是彼有情不觉不知。善男子!如来不令一切有情而自欺诳,佛为说法:‘善男子!汝等莫自欺诳,发大坚固精进之心,汝等身中皆有佛体,于其后时毕成正觉。汝今已入于菩萨数,即非凡夫;久后亦堕于如来数,即非菩萨。’”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妇人无依主,  形容丑恶令厌怖;
 寄于弊恶下劣家,  或时而有王胎孕。
 彼怀如是之胎孕,  决定是为转轮王;
 其王威德七宝围,  统领四洲为主宰。
 彼愚丑女曾不知,  于已腹中有如是,
 在于贱贫弊恶舍,  怀贫穷苦心忧恼。
 我见一切诸有情,  无主受于穷迫苦;
 在于三界中耽乐,  身中法藏如胎藏。
 如是见已告菩萨,  一切有情具法性;
 胎中世利有光明,  应生恭敬勿欺诳。
 发坚精进以修持,  不久自身成作佛;
 不久当坐菩提场,  解脱无量俱胝众。

  “复次,善男子!譬如以蜡作模,或作马形、象形、男形、女形,泥裹其上而用火炙,销炼真金铸于模内,候其冷已,是其工匠将归舍宅;其模外为黑泥覆弊,形状燋恶内有金像,或工匠及工匠弟子,知其模冷,即坏其泥,既净持已,于须臾顷,是金宝像则便清净。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来以如来眼观见一切有情,如金像模,外为烦恼泥所覆裹,于内虚冲满有佛法无漏智宝。善男子!我今观见一切有情悉皆如是,在菩萨众而说妙法,若菩萨摩诃萨,若得寂静清凉,如来为彼有情,以金刚器仗净其法眼,除其烦恼及随烦恼,为净如来智宝藏故。善男子!如来犹如持宝像者善男子,而破彼色及随烦恼,令得解脱是名如来。善男子!如来.应.正等觉,见一切有情如来藏,为无边俱胝烦恼藏中之所沉没,为彼有情破烦恼藏,于佛智见安立无上正等菩提。”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譬如外色泥作模,  于内空虚无所有,
 销炼真金满铸泻,  其数或百或一千,
 工匠之人知冷已,  则破其泥现于像;
 泥除则净其宝像,  匠意雕琢皆成就。
 我见一切诸有情,  犹如金像在泥模,
 烦恼于外而盖覆,  如来之智处于内。
 若得寂静及清凉,  前际清净智菩萨,
 以法器仗而捶击,  烦恼由斯悉摧坏。
 所有如来之佛子,  犹如金像令可爱,
 常得天世人供养,  圆满身相具十力。
 我见一切诸有情,  如是清净成善逝,
 成就善逝成佛眼,  满足无上萨婆若。”

  佛告金刚慧菩萨言:“善男子!若在家出家善男子、善女人,于此如来藏经典法要,受持、读诵、书写经卷,为他广说,得福无量。或有善男子、善女人,或余菩萨,为于积集如来智故,精勤供养一切如来,于一一世界,成就如是色三摩地;由此色三摩地威力,过恒河沙诸佛世界;过恒沙数俱胝那庾多现在诸佛,于一一佛所供养承事,并及菩萨声闻僧众。如是乃至过五十恒河沙诸佛世尊,当于和畅安乐之时,各送百千珍妙楼阁,一一量高十逾缮那,纵广正等一逾缮那,如是一切以宝成天妙香器,散种种花,成办种种受用之具,日日如是乃至千劫。金刚慧!若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发菩提心于此如来藏经,取其一喻,或在于身,或在经卷。金刚慧!以此福业与前福业,如来安立百分、迦罗分、千分、百千分、俱胝分、俱胝百分、俱胝千分、俱胝百千分、俱胝那庾多百千分,不及于此迦罗一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金刚慧!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求无上菩提者,于彼诸佛世尊,并及菩萨声闻大众,取曼陀罗花百千斛,日日供养,复满千劫。金刚慧!若余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发菩提心闻此如来藏经法要,乃至合掌礼敬作随喜语。金刚慧!以此胜福善根,与前善根献花功德,如来安立比前功德,百分、迦罗分、千分、无数分,不如一分。”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或有乐求菩提者,  闻此经典而受持,
 乃至书写于经卷,  若能恭敬于一偈,
 应听彼福而无量,  发生无量福德藏。
 得闻如来之藏经,  若能求胜菩提行,
 以神通力住上乘,  供养恭敬人中尊,
 并及十方声闻众,  乃至满足于千劫,
 多千劫数如恒沙,  超于彼数不思议。
 一一世间行无量,  纯以宝作妙楼阁,
 其量高十逾缮那,  纵广有一逾缮那,
 涂香烧香而供养,  于中七宝微妙座,
 以妙缯彩敷其上,  及余妙座皆敷设,
 其数犹如恒河沙,  一一供养于诸佛。
 一一送彼如来所,  所有刹中诸如来,
 其数犹如恒河沙,  悉皆供养而承事。
 若有智者闻此经,  取于一喻而正行,
 若能受持及读诵,  此福超过前福聚。
 有情归依于此经,  疾证于彼无上觉,
 此如来藏相应法,  若智菩萨能思惟,
 一切有情胜法性,  速疾觉悟自然智。”

  佛告金刚慧:“以此得知,如是法门,于诸菩萨摩诃萨成多利益,能引萨婆若智。金刚慧!我念过去无量无数广大不思议无量不可说劫,从此已后,当于是时有佛,名常放光明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调御士.无上丈夫.天人师.佛.婆伽梵。金刚慧!以何因缘彼佛世尊名常放光明?金刚慧!彼佛世尊常放光明如来.应.正等觉为菩萨时,在母胎中,以身光明透彻于外,普照东方十佛刹土微尘等百千世界;如是照已,乃至南西北方四维上下,各十佛刹微尘等百千世界普皆照曜。金刚慧!彼诸世界,由于菩萨在母胎中身光普照,而是光明令人适悦发生欢喜。金刚慧!由彼菩萨身光照故,微尘数百千世界,是中有情为光照触,获大威德,色相具足,具念、具慧、具行、具智、具于辩才。是彼诸世界中一切有情,堕于地狱、傍生、阎魔罗界、阿苏罗趣者,由彼菩萨身光明照,光才触已,一切皆舍恶趣之身,生于人天。是彼诸世界所有人天,由于菩萨身光照触,皆于无上菩提得不退转,获五神通。是彼诸世界所有不退转菩萨,以彼菩萨身光照触,光才触已,悉皆成就无生法忍,各各获得名五百功德转陀罗尼。如是微尘百千世界,由彼菩萨身光明照成吠琉璃,黄金为绳以界八道,一切宝树八行布列,花果庄严,色香殊异;是诸宝树,香风摇击,从其树出和雅悦意微妙之声,所谓:佛声、法声、僧声、菩萨声、菩提声,根、力、觉分、解脱、等持、等至之声。由宝树声,彼微尘数百千界中一切有情,悉皆获得法喜禅悦。是诸世界中所有一切有情,远离地狱、傍生、阎魔罗界、阿苏罗趣。是彼菩萨在母腹中,光明如月合掌而住,昼夜六时常放光明,乃至诞生。金刚慧!是彼菩萨,亦初生已便成正觉。彼佛世尊既成佛已,而于身中常放光明,乃至般涅槃时常放光明。彼佛世尊般涅槃后,所有舍利置于塔中常放光明。金刚慧!以是因缘,彼时人天号彼世尊,名为常放光明如来。

  “复次,金刚慧!彼佛世尊常放光明如来住世之时,有一菩萨名无量光,与二十俱胝菩萨以为眷属。是时无量光菩萨,于彼常放光明如来.应.正等觉,已曾问此如来藏法门。金刚慧!是彼常放光明如来.应.正遍知,于五百劫不起于座,广宣说此《如来藏经》。以种种句于法了别,无碍辩才,百千譬喻,哀愍摄受彼菩萨故,是故广演此如来藏甚深法要,于彼十方各十佛刹微尘数俱胝百千世界中,菩萨以小功力而皆警觉。金刚慧!彼中菩萨闻此《如来藏经》,乃至得闻此经名号,一切渐次善根成熟;已成熟已,各于异国而成正觉,除四菩萨摩诃萨不取菩提。金刚慧!勿生异念,当彼之时,无量光菩萨岂异人乎?即汝身是。何以故?汝金刚慧于彼,往昔为菩萨时,名无量光。金刚慧!彼佛世时,其四菩萨不取菩提者,所谓:曼殊室利菩萨、得大势菩萨、观自在菩萨,则汝金刚慧是为第四。金刚慧!如是大利益如来藏法要,菩萨摩诃萨,由闻此故佛智成就。”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昔常放光明世尊,  过去之世无量劫,
 以身常放大光明,  照曜俱胝百千界。
 初成无上正觉已,  彼时无量光菩萨,
 问彼世尊此法王,  如是经典彼时说。
 当彼佛时闻此经,  从于彼佛而闻已,
 悉皆获得胜菩提,  唯除于此四菩萨。
 得大势及观自在,  曼殊室利为第三,
 第四即汝金刚慧,  当于是时闻此经。
 昔时无量光菩萨,  即是于汝金刚慧;
 当于彼时为佛子,  我曾于先行胜行。
 闻此妙经之名号,  从师子憧如来所,
 恭敬合掌闻此经,  我昔由此善根业,
 速得最胜菩提位,  是故智者持此经。”

  尔时世尊复告金刚慧菩萨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被于业障之所缠缚,得闻此《如来藏经》,受持读诵,为他敷演;由彼闻此经典,读诵受持、讽诵敷演、书写经卷,以小勤劳业障销灭佛法现前。”

  尔时具寿庆喜白佛言:“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缠缚业障,彼得几佛世尊加持说法,获得多闻,得与如是法要相应?”

  佛言:“庆喜!若善男子、善女人,于百佛所得加持说法,或有二百,或三、四、五百,或千,或二千,或三、四、五、六、七、八、九,或十千佛所加持说法。或有二百千,或有俱胝那庾多百千佛所,得说法闻持。庆喜!若有菩萨得此如来藏法,书写经卷、读诵受持、思惟其义、为他广说,而彼菩萨应作是念:‘我今获得无上菩提。’其人应受人、天、阿苏罗供养恭敬。”

  佛说是已唯然欢喜,尔时世尊复说伽他曰:

  “菩萨闻此修多罗,  作是思惟获胜觉;
 若有人手得此经,  人天礼拜应恭敬。
 诸佛世尊大导师,  称赞彼人人中最,
 亦名最胜之法王。  若经入于彼人手,
 是人照曜如满月,  应受礼敬如世尊,
 能持法炬为世雄,  由入此经于彼手。”

  尔时世尊说是经已,金刚慧菩萨摩诃萨等,并诸菩萨、诸大声闻众、人、天、阿苏罗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方广如来藏经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