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1日 12时:39分:4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净土经典 » 净土圣贤录 » 正文

净土圣贤录易解(往生女人第九)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28  作者:佛博会  
核心提示:  净土圣贤录易解(往生女人第九)  慧律法师著  往生女人第九  韦提希夫人、五百侍女  韦提希。摩竭提国频婆娑罗王的
  净土圣贤录易解(往生女人第九)
  慧律法师著
  往生女人第九
  韦提希夫人、五百侍女
  韦提希。摩竭提国频婆娑罗王的夫人。他们有一位太子,名阿阇世,因随顺调达(提婆达多)恶友的教唆,而将父王关置于七重的室内。并且限制群臣,任何人都不得前往探视。当时韦提希夫人恭敬大王,于是澡浴清净后,以酥蜜和著面,涂抹在自己身体上,并在诸璎珞中盛装葡萄浆,然后秘密地让频婆娑罗王饮食,国王于是才得以不死。后来,阿阇世听闻此事,即拿著利剑,想要杀害其母。但为二位大臣劝谏阻止,阿阇世于是将母亲关在深宫,不再让她出来。当时韦提希被幽禁之后,心中愁忧憔悴,于是遥向耆阇崛山,对著释迦牟尼佛所在之处至诚顶礼,而说此言:‘如来世尊,在往昔的时候,常常派遣阿难尊者来慰问我,如今我心中愁忧,世尊的威德望重,不敢请世尊相见。所以愿佛陀派遣目连、阿难两位尊者与我相见。’说完话后,悲泣雨泪,遥向释迦牟尼佛顶礼。
  这时,世尊在耆阇崛山,知晓韦提希夫人心中之念,即敕令大目犍连以及阿难,从空而来。释迦牟尼佛本人则从耆阇崛山隐没,而出现于王宫中。此时韦提希顶礼佛足之后,便举起头仰望世尊释迦牟尼佛,世尊身紫金色,坐在百宝莲华上,而目连尊者随侍于左,阿难尊者则随侍于右,帝释梵王护世诸天,在虚空中,普雨天华。此时韦提希对著佛陀哭泣,禀告佛陀说:‘世尊,我宿世以前是犯何罪,生此忤逆不孝的恶子。唯愿世尊,为我广说没有忧愁苦恼的世界,我当往生其处,不乐阎浮提浊恶痛苦的世界。此五浊恶世,地狱饿鬼畜生盈满,众多不善之事聚集。愿我未来,不闻恶声,不见恶人。于今向世尊,求哀忏悔。唯愿佛陀慈悲如日,教我观想充满清净善业的世界。’
  此时世尊,眉间白毫放大光明,其光金色,遍照十方无量世界,然后返回住于佛顶,化为金台,十方诸佛净妙国土,皆于其中显现出来。韦提希夫人见到此胜妙的圣境之后,禀告佛陀说:‘此诸佛土虽然也是庄严清净,皆有光明,但我现今乐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唯愿世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佛告韦提希:‘阿弥陀佛去此不远,你应当一心系念,仔细观想彼国。我现在为你广分别说,也令未来凡夫、修习净土法门的人,令其得生西方极乐国土。想要往生彼极乐国的人,应当修习三种福德。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导策励众人修行佛道。如是三事,名为净业正因。’
  佛又为韦提希说十六种观法之后,韦提希与五百侍女,闻佛所说,应时即见极乐世界广大无边之相,得见阿弥陀佛相好光明及二大菩萨。此时韦提希夫人心生欢喜,赞叹未曾得见如是不可思议之境界。心中于是豁然大悟,证得无生法忍。而五百侍女,则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愿生彼国极乐世界。世尊为她们全部授记,皆当往生西方净土。往生彼国后,获得诸佛现前三昧。(观无量寿佛经)
  佛世 乐音老母
  佛陀在维耶罗国(在今日中印度)时,其所停留的地方,名为“乐音”。当时有一位贫穷的老母来请示佛陀,说:‘生老病死,从何所来,去至何所?乃至六识、六根、五大,从何所来,去至何所?’佛回答说:‘生老病死,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乃至六识、六根、五大,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譬如两木相钻出火,火还烧木,木尽火便灭。诸法亦如是,因缘合会乃成,因缘离散即灭,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佛陀并且为她广说种种譬喻,老母闻法心开悟解,证得法眼。佛陀说:‘我前世发菩萨心时,曾经是她的儿子,今此老母,寿终后当生阿弥陀佛国中,供养诸佛。于往后的六十亿劫,当得作佛,名“扶波犍”,其国土名为“化作”。’(佛说老母经)
  刘宋 纪氏
  纪氏。句容(江苏)葛济之的妻子,刘宋时代的人。葛济之是葛洪的后代,其家族世代学习神仙术,只有纪氏至心信乐奉持佛法,虔诚恭敬从不改变。有一天,纪氏正在纺织的时候,仰起头来望见天空云日开朗,空中清彻光明灿烂,忽然有宝盖幢旛自西方而来,其中拥簇著一尊如来,金色晃耀,照彻云间。纪氏因此停止纺织仔细地注视观察,心中欢喜踊跃地说:‘经典上说有无量寿佛,难道这就是吗?’说著便头面顶礼,并拉著葛济之,向他指示阿弥陀佛出现的地方。而葛济之只见到佛的半身,及诸旛盖,不久所见的圣境就隐没了。当时乡里老幼,都一起亲赌此事,因此跟从她归依佛门的人有很多。(冥祥记)
  刘宋 魏世子女
  魏世子的女儿。梁郡(安徽合肥东北一带)人。她的父亲魏世子(参见本书二二八页)及兄长都修习净土法门,而女儿也一心一意要往生西方净土。不久之后,女无疾往生,七日后又再苏醒过来,随即登上高座,持诵《无量寿经》。诵经完毕后,女下座告诉父亲说:‘我逝去后,便往生无量寿国。在七宝池中,我及父亲兄长,各有一朵大莲华,大家都将生于其内。唯独母亲没有,对此我感到非常地悲伤,所以特来告诉您们。’说完后即往生。其母亲从此以后也很恭敬地奉持佛法。(冥祥记)
  隋 独孤皇后
  独孤皇后。河南洛阳人,北周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的女儿。隋文帝尚未登基为皇帝时,就已经娶她为夫人,等到文帝登基为皇帝时,便敕封为皇后。独孤皇后生性贤明,对朝廷的政事,有很大的助益。但是性情颇为妒忌,因而后宫的妃子很少得以亲近皇帝。文帝弘扬护持佛法,敕令诸州郡,于各地遍造佛塔,安置舍利子,很多都有感应的瑞相。皇后也恭敬仰慕大乘,时常持念佛名。每当她持念佛名时,必定先更换清净的衣裳,并以沉香水漱口,如此习以为常。
  隋文帝仁寿二年(西元六○二年)八月的甲子日,皇后崩逝于永安宫,时年五十岁,当时异香满室,天乐振响。隋文帝问梵僧阇提斯那说:‘这是什么祥瑞的征兆呢?’僧答:‘西方极乐净土有佛,名阿弥陀,现今皇后往生彼国,所以示现这种瑞相。’(隋书。续高僧传。佛祖统纪)
  唐 王氏
  王氏。隋朝人,薛翁的妻子,僧顶盖的母亲。王氏平日读诵经典,勤修忏法,一心求生极乐净土。唐太宗贞观十一年(西元六三七年)生病,因而更加勤奋恳切地念佛。不久,王氏看见前有红色莲华,其形状大如五斗的瓮子。后来又见到青色莲华充满整个室内,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降临空中。其孙子大兴随侍左侧,见到佛身高大,且高出二位菩萨之上,很久之后才隐没,而王氏早已经往生了。(续高僧传)
  唐 姚婆
  姚婆。上党(山西长治市)人,与范婆交往亲近。有一天,范婆劝她念阿弥陀佛,姚婆于是随她念佛。从此以后摒除家务,一心念佛。后来临命终时,见到阿弥陀佛降临空中,二大菩萨随侍左右。姚婆于是禀白阿弥陀佛说:‘假使我没有遇到范婆,哪里能见到佛呢?所以请佛稍待一下,等我向她辞别。’等到范婆来时,佛菩萨依然清晰可见,接著姚婆就立化往生。(净土文)
  唐 温静文妻
  温静文之妻,并州(河北正定县一带)人,因久病卧床,所以温静文教她念阿弥陀佛,妻子因此而跟著念佛。平日默诵佛名,历经二年而不间断。有一天,妻忽然告诉丈夫温静文说:‘我已经见到阿弥陀佛了,下个月中我一定往生。’往生的前三日,莲华现前,其形状大如日轮。往生那一天,妻准备丰盛的食物供养父母,并说道:‘如今我很幸运能往生极乐净土,愿父母及丈夫,专念阿弥陀佛,不久便当相见于净土。’说完后即往生。(净土文)
  宋 任氏
  钟离夫人任氏,宋朝开封府知府钟离瑾(会稽人)(参见本书一七五页)的母亲。任氏平生专志于净土法门,雕刻栴檀木为阿弥陀佛的圣像,并时常恭敬地礼拜、旋绕。年九十八岁,其生活起居仍如平常之时。有一天,忽然告诫钟离瑾说:‘人人有个弥陀,奈何抛去。处处无非极乐,不解归来。我将往生,希望你要念佛。’隔天,任氏早晨起来,烧香供佛,持念佛名。过了一会儿,即合掌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王氏、侍妾
  越国夫人王氏,宋哲宗之叔父荆王的妻子。王氏专修净土法门,不论昼夜从不间断。王氏引导诸侍妾婢女,一同发愿求生西方净土。其中有一侍妾特别懈怠散慢,于是夫人说:‘不可因你一人,坏我规矩。’便将她驱摈。妾因此感到惊惧后悔,于是发奋精进,从不倦怠。有一天,妾告诉其他的侍妾说:‘我要走了!’当天夜里大家都闻到异香满室,而妾已经无疾往生。隔天晚上,其同事的侍妾告诉夫人说:‘昨天晚上我梦见往生的侍妾,叫我代替她向夫人致谢,幸蒙夫人的训示教诲,而得以往生西方净土,无尽地感谢你的恩德。’夫人却说:‘她若能入我梦中,我才相信你说的话。’当天夜里,夫人梦见亡妾,向她致谢,就和前述的情况一样。夫人说:‘我可以到西方净土吗?’妾答:‘可以!’于是引导夫人行走。一会儿,看见一大池,池中有莲华,其中大大小小交相错杂,有的茂美也有的枯萎。夫人问其原因,妾说:‘世间修行要往生西方净土的人,才发一念,此莲池中便生出一朵莲华,然而因各人的勤奋、怠惰不同,其莲华的茂美或枯萎也不相同,精进修行的人其莲华美丽盛开,怠惰荒废的人其莲华则衰残枯萎。若精进修行且历久而不间断的人,等到忆念纯熟观想成就,其人形体消亡而神识离世的时候,决定往生于其莲华苞中。’
  后来,看见有一人穿著官服而坐,并以宝冠璎珞庄严其身,夫人问:‘这是什么人?’妾答:‘杨杰。’另外又有一人穿著官服而坐,其莲华颇为衰残,夫人又问:‘是什么人?’答:‘马玗。’(此二人都是修习净土法门,其事迹已记载于本传一六七及一七六页中。)夫人说:‘我应当生于何处?’妾引导她行走,大约数里,望见有一莲华台,金碧辉煌,光明透彻。妾说:‘此是夫人的生处,乃是金台上品上生啊!’夫人醒来后,悲喜交至。就在同一年夫人生日的那天,夫人早晨起来之后,拿著香炉烧香,并望著观音阁而站立。诸位眷属正要向前为她祝寿时,只见她已立化往生了。(乐邦文类)
  宋 陈媪
  陈媪(媪,音ㄠˇ,指年老的妇人)。钱塘人。依止灵芝律师受菩萨戒,平日一心念佛,每日礼佛千拜。有一天,放经典的桌子里迸出舍利子。陈媪临命终,见到佛来接引。于是回头向旁人说话,尚未说完话,便寂然往生。(佛祖统纪)
  宋 袁媪
  袁媪。钱塘人。依止灵芝律师受菩萨戒,随即断绝荤腥之食及饮酒,并且坚志修习净土法门,其家人都受到她的感化,如此历经二十年。有一天,得疾病,于是请圆净律师为她说法。才一会儿,袁媪即见到佛菩萨众现前来接引,接著就端坐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陈媪
  陈媪。长芦宗赜禅师的母亲。宗赜曾经著作《莲华胜会录》,普劝僧、俗二众求生西方净土。他居住在广平的普会寺,因此迎接母亲到方丈室东边的屋子居住,陈媪早晚都很精进地持念佛名。后来陈媪得疾病,因而集合大众唱念佛号。念满两天,陈媪突然合掌瞻视佛像,然后安详地往生。往生的前一天,宗赜禅师梦见母亲告诉他说:‘我见到十多位尼师来召唤我。’宗赜说:‘这是往生的瑞相啊!’说完后,陈媪坐化往生,其脸洁白如玉。后来陈媪往生后的第二天,头顶仍留有余温,其脸色洁白就如宗赜禅师在梦里所见的样子。(佛祖统纪)
  宋 于媪
  于媪。浙江钱塘秦氏的女儿。其夫以卖鱼为业。于媪有一个儿子惹上官司,因此全家破产。于媪心中忧愁苦恼,想要投江自尽,正好遇到净住寺的照法师,劝她说:‘这是宿世的业缘,总是应该逆来顺受,若是白白地投江枉死,不如念佛求生西方。’于媪突然省悟,随即燃一指于佛前,发愿要长年持斋,每日称念佛名,如是历经十年而不懈怠。于媪凡是看见一切的人,皆称之为佛子。有一天,请僧人持诵《观无量寿佛经》,她自己则拿著念珠诵念佛名,当僧众诵经,诵到十六观中观阿弥陀佛圣像的那一章时,便安详地往生。(佛祖统纪)
  宋 王氏
  王氏。安徽合肥人马永逸的妻子。马永逸修习净土法门,其事迹记载于《马玗传》。其妻王氏也持念佛名,修行十念念佛法门。又曾持诵(破地狱偈),此偈出自于《华严经》,偈颂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有一天晚上,王氏梦见地狱主者来感谢她说:‘承蒙您持偈的功德,因此地狱中的众生,有很多都往生善道了!’后来王氏卧病在床,仍然持念佛名不绝于口。往生后,诸位亲属及其侍女,都梦到王氏回来告诉他们说:‘我已得生极乐净土。’(乐邦文类)
  宋 冯氏
  冯氏。广平郡(河北永年县东南)夫人冯氏,名法信,赠少师冯珣的女儿,镇洮军承宣使陈思恭之妻。冯氏年少时多病,等到嫁入陈家之后,病情日渐加重。当时慈受深禅师居住在王城,倡导佛法,冯氏为他辟建一间修行的净室,并向他求取治病的药方。慈受禅师教她奉持斋戒、诵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夫人欢喜地信受奉行,回家不到一个月便摒除荤腥肉食,舍弃胭脂膏粉,穿著扫塔修行的衣服,修西方净土的观想。自己阅经、绕佛,行住坐卧起居动静之间,一心一意系念西方。不久,冯氏的病就痊愈了,可以像从前一样地料理家事,但是她未因此而停止修习净土法门。如是历经十年,而没有怠惰的容色,也没有自夸的神情,心地安详身体舒适,神气一日比一日旺盛。
  有一天,冯氏取笔书写偈颂曰:‘随缘任业许多年,枉作耕牛大可怜。打叠身心早脱去,免将鼻孔被人牵。’见到此偈的人都觉得奇怪。而夫人又说:‘本来是在清净界中,由于一时失念而至此世界。支那(中国)的缘已尽,即刻就要向西归去。此事正合我愿,有什么好奇怪的!’那年九月,得疾病。到了十二月的某天晚上,告诉侍者说:‘我已神游极乐净土,面礼阿弥陀佛大慈悲父,观世音菩萨在左顾视,大势至菩萨在右流盼,百千万亿的清净佛子,都作礼庆贺我得生极乐国。至于极乐净土的宫殿楼阁园林池沼,清净光明神妙美丽,与《十六观经》所说的无二无别。到过净土的人才能了解,不是可以用言语形容告诉你们的。’侍者赶紧呼叫其丈夫陈思恭前来,告诉他冯氏将要往生的情形,于是夫妻二人相对合掌诵念佛名。到了隔天的早晨,冯氏吉祥卧而往生。三天之后入殓,家人闻到奇妙的异香。后来荼毗火化之前,开棺一看,仍然栩栩如生。时年三十六岁。(乐邦文类)
  宋 吴氏、二侍女
  吴氏。都官(掌理军事刑狱)员外郎吕宏的妻子。吕宏早就明了佛教义理,与吴氏同一志向清净修行。吴氏有二位侍女,也断绝荤腥肉食,其中一位喜好修禅,不久之后生病,在谈笑中坐化往生,如蝉脱壳般地自在解脱。另一位侍女,则奉持戒律刻苦修行,有时整天不吃饭,每天只喝吴氏持诵的大悲咒水一小杯而已。
  有一天,此侍女忽然见到金色莲华现前,在莲华上有佛趺坐的双腿隐约可见。数日后,看见膝盖。又过数日,看见身体。再数日,头部及面容完全可以看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完全具足,阿弥陀佛端坐在莲华当中,左右则是观世音、大势至两大菩萨。后来,极乐世界的宫殿树林,也看得清楚明白了如指掌,无数的清净男子,经行于其间。如此三年从不间断。有人问:‘你曾听闻阿弥陀佛说法吗?’侍女回答:‘我只证得天眼通,尚未证得天耳通,因此阿弥陀佛所说的法,尚未能够听闻。’不久之后,此侍女自言往生的时候到了,于是就安然往生。
  吴氏平日供奉观世音菩萨非常虔诚,房室中陈列净瓶数十只,均注入净水。吴氏每日持诵大悲咒,则见观世音菩萨放光照入瓶中,凡是有病的人,喝了此水即可痊愈。此净水放置整年,水的颜色及味道仍不改变,即使在大寒的严冬里也不冻结,所以当时的人称吴氏为“观音县君”。(净土文)
  宋 龚氏、妾于氏
  龚氏。钱塘(浙江)人,是孙忭居士(本书二三五页)的母亲。龚氏平日持诵《阿弥陀经》,并且经常持念佛名。有一天,龚氏生病,请清照律师来,称扬宣说极乐净土清净庄严之事。清照律师尚未说完,龚氏就已经端坐往生了。其家有一位老妾于氏,也经常持念佛号。不久之后,梦见龚氏告诉她说:‘我已往生极乐净土。七日以后,你将来此。’七日后,于氏也安然往生。(佛祖统纪)
  宋 孙氏女
  孙氏女。钱塘人。平时经常持念佛名,并且学习持咒。后来孙氏女生病,请清照律师前来,孙氏女禀告律师说:‘我因久病而厌世,如何才能脱离五浊恶世,受诸妙乐呢?’清照律师于是为她称扬宣说极乐净土的殊胜因缘,孙氏女非常喜悦。当天晚上,孙氏女梦见清照律师给她一小杯药,孙氏女将药服下,于是疾病就顿时痊愈了。三日之后,孙氏女告诉她的侍女说:‘迦叶尊者现在在此,有大好的金色莲华座,我要走了。’说完之后随即结手印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郭氏
  郭氏。名妙圆,仁和(杭州)人,是清照律师(见第一册三一二页)的妹妹。郭氏长年持斋,称念佛名,并且课诵《法华经》及《阿弥陀经》两部经典,同时兼修方等忏法,常常谛观落日,全心全意地专注观想西方净土。有一天,忽然听到空中有声音说:‘郭妙圆,决定往生极乐净土。’郭氏曾经到清照律师的道场,举行系念会,并斋僧百人。郭氏临命终时,请清照律师为她说法,然后随即坐化往生。(佛祖统纪)
  宋 施氏、夫沈铨
  施氏。浙江钱塘沈铨的妻子。施氏与丈夫一同修习净土法门,曾经请清照律师依《十六观经》,绘画九品往生图,用来帮助观想。施氏平日时常供佛斋僧,并且印行布施《大般若经》。同时兴建径山、天宁等寺院大殿,而将所有善法功德皆回向往生西方净土。施氏与丈夫先后往生,他们临终时都见到化佛垂手接引,然后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姚婆
  姚婆。不清楚她的出身。姚婆专修净土法门,并且观想忆念西方阿弥陀佛从不间断。有一天,姚婆正向著西方念佛,忽然见到日轮中现出阿弥陀佛,相好光明悉皆具足,于是请僧思净绘画阿弥陀佛圣像。法怡法师并为之作赞曰:‘极乐世界实在是有这个地方,就只在平常日落的方向。所以释迦牟尼佛教韦提希,要仔细地观想落日就如同高悬的大鼓。善哉!姚氏这一位老太太,能以此心求生西方净土。黄昏时作观、清晨时忆想,已不知此是何年何月。行时也持诵、坐时也称念,早就忘了冷热寒暑。阿弥陀佛忽然从心想而生,在恍惚之间,突然明白清楚地面睹了相好庄严。此时虚空晴朗毫无云雾,桑榆树上还驻留著落日的光芒。而阿弥陀佛的慈光晃耀比太阳更灿烂辉煌,绀目澄清、白毫宛转,种种的妙相全部具足。眼睛见到此圣相内心感到既惊喜又悲叹,于是走告导师“喻弥陀”。(思净法师人称“喻弥陀”见《净土圣贤录易解一》页二九二),将其所见希有难得之事全部描述出来,并祈愿法师能将佛的金容以纸笔绘画下来。我听闻此殊胜之事而赞叹善哉,要我说偈颂,可惜我也没开悟。应当了知我们离佛本来就不远,但断善根的众生哪里能明白这个道理呢?虽然极乐世界远在十万亿的国土之外,其实只在我们心中的一念之间即可超越,犹如跨出一步那么容易。若有迷途之人问起路头,只要向他说这么直直地往西方去即可!’(乐邦文类)
  宋 王氏
  王氏。明州(浙江宁波市)人,每日持诵《金刚经》。王氏怀孕二十八个月仍未生产,身体日渐瘦弱。有一天,靠著门而站著休息,忽然一位奇异的僧人经过,对她说:‘你有善根,何不印行布施《金刚经》千部呢?’王氏于是依照他的指示去做。后来又斋僧千人,并且持诵《金刚经》千部。有一天的深夜,梦见金刚神以杵指著她的腹部。醒来之后,已生下两个男孩在床上了。王氏因此持斋诵经从不间断。
  年六十一岁时,突然暴毙,有二位使者为她引见冥王,王氏自己说她从小就持诵《金刚经》。冥王于是赐给她金色的床座,命令她坐在宫殿的侧边,朗诵《金刚经》一遍。冥王问她:‘你为何不念咒呢?’王氏答:‘世间没有此咒的版本。’冥王于是令鬼吏于藏经中取出咒本给她,并且嘱咐说:‘你到阳间,将此咒本辗转流通,切勿遗失。你以后寿终,直接往生极乐世界,不必再来此处了。’王氏于是苏醒过来。后来到了九十一岁时,毫无疾苦而坐化往生。其补阙真言曰:“唵!呼呼,社曳穆契莎诃。”此事发生于南宋高宗绍兴九年(西元一一三九年)。(金刚证果)
  宋 王百娘
  王百娘。明州人。年少时丧父,嫁人没多久就守寡了。于是王百娘跟著她的舅舅舍人(掌管诏告或侍从的官员)陈安行,一起居住在官舍。南宋高宗绍兴二年(西元一一三二年)夏天,王百娘忽然生病而变成聋哑,因此如果想要什么,就只能写在纸上。舅舅陈安行教她至心归依观音大士,王百娘遵照其言早晚恭敬礼拜。
  有一天,在小睡的时候,忽然见到观世音菩萨现身,指示她修行的捷径,教导她每日面向西方,顶礼阿弥陀佛。并且授以偈颂曰:‘净土周沙界,云何独礼西。但能回一念,触处是菩提。’又说:‘你可普遍劝人持诵此偈颂。’后来,不到一个月,聋哑二病突然痊愈。舅舅陈安行说这是因为她的念力精纯恳切,因此佛菩萨的感应就如同山谷的回响般应声而至。并将此事刻印记载下来,以广泛流传她感应的事迹。(夷坚志)
  宋 朱氏
  朱氏。名如一,明州薛生的妻子。年二十多岁就过著衣著朴素、奉持斋戒的日子,并且虔诚地修习净土法门。朱氏曾经用黄色的绢布,请善于书写的人恭写《法华经》,自己再以鲜绿色的丝线刺绣经文,一针一线之间绵绵密密毫无间断,经文的字体一笔一划非常清晰明朗,如是历经了十年才完成。朱氏这十年中唱念及顶礼佛名,共八万四千遍。后来,又刺绣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像。学习《法华经》,过了三个月便会背诵。接著,又阅读《华严经》、《大般若经》、《楞严经》及《圆觉经》都能贯彻通达其义理。又刻镂木版为图,劝人念阿弥陀佛。接受其图的人,必须念满十万声,然后回向西方净土。受她感化的人达到二十万人之多。不久,建造茅屋于坟墓旁边,其中的一室用来供奉佛像,一室用来静坐,另一室则用来抄写经典。供给服侍她的只有一位婢女,茅屋内只有主仆二人一起同共甘苦。
  南宋光宗绍熙四年(西元一一九三年)春天,朱氏把她所有陪嫁的东西全部卖掉,拿来作三日的法会、斋请一千位比丘。且集合僧俗二众一万人,一起唱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同时制造宝幢,将她刺绣的经典装在七个卷轴中,并写上参与念佛法会者的姓名,然后送到罗罗道场的僧堂中供奉。十二月,朱氏现出小病,将要命终时,自己起来端身趺坐。她的丈夫薛生说:‘我们薛家没有这种坐著往生的方式。’于是请她就寝,然后吉祥卧而往生。时年三十七岁。(乐邦文类)
  宋 陆氏
  王宜人(古代官员之母或妻的封号)陆氏。浙江钱塘人,朝请大夫王玙的妻子。陆氏时常持诵《法华经》,一心一意求生净土。平日每当拜忏一次,就同时唱念佛名万声,如是历经三十年。有一天,突然得了小病,听到天鼓自鸣,随即面向西方端坐,双手结印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蔡氏
  蔡氏。钱塘人。很早就丧夫寡居,平日持诵经典称念佛名,并且每日至诚礼拜,如是精进修行超过二十年。有一天,蔡氏忽然见到金色莲华出现于空中,急忙拿出平时修行的课目成绩将它放在怀中,然后安详坐化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项氏
  项氏。名妙智,浙江鄞县人。丈夫逝世后,非常殷勤恭敬地奉持佛法,平日时常持念佛名。项氏有两个女儿,后来都让她们出家为比丘尼。项氏曾预先订做一个棺木,等到即将往生时告诉女儿们说:‘我想要坐化往生,用棺木如何能坐化往生呢?’女儿们说:‘佛也是用金棺吉祥卧而逝,没有什么不好啊!’项氏于是讽颂《观无量寿经》(上品往生章)然后转身向著西方,两手结印,微笑而往生。此事发生于南宋理宗绍定六年(西元一二三三年)。(佛祖统纪)
  宋 沈氏
  沈氏。名妙智,浙江慈溪人,年长后嫁给章姓人家。沈氏从小就持长斋,每日课诵佛号,嫁人之后,仍然坚志佛道从不改变。沈氏心地慈悲怜悯有情的众生,时常救济饥寒的人。后来患得轻微的疾病,反而更加恳切地念佛。有一次,忽然见到阿弥陀佛踊现于虚空中,菩萨圣众左右围绕,并放白毫光来到沈氏的处所,就好像长虹驾凌于空中,如千灯普照一般地光明。过了一会儿,沈氏即安然而往生。此事发生于南宋理宗端平二年(西元一二三五年)。(佛祖统纪)
  宋 钟婆
  钟婆。嘉禾(福建建阳县)人。每日持诵《阿弥陀经》,并称念佛号,达二十年之久。有一天,钟婆告诉儿子说:‘西方极乐世界的圣众遍满虚空并且有大白莲华,清净光明普遍照耀,我要走了!’说完就端身正坐,合掌而往生。(佛祖统纪)宋 梁氏女梁氏女。山西汾阳人。年少时眼睛就瞎了,后来遇到一位僧人,教她持念阿弥陀佛。过了三年,双眼忽然复明,梁氏女因此持念佛名从不间断。有一天,见到空中幢旛宝盖下临,阿弥陀佛及诸大菩萨同来接引,接著就往生了。(佛祖统纪)
  宋 黄婆
  黄婆。潮山(广东潮安县)人。平日专持佛号,同时兼诵《法华经》及《金刚经》。有一天,突然得下痢病,自知往生的时候已到,于是断食,每天只饮水数杯。有一天晚上,邻庵的僧人善修梦见黄婆来辞别说:‘我将往生西方净土。’两天以后,黄婆向著西方念佛,端坐而往生。此时天空中有红色云霞光彩显耀,覆盖在她的房屋上,村里的人都看得很清楚。(佛祖统纪)
  宋 崔婆
  崔婆。山东X川县人,是东平梁氏的乳母。崔婆为人纯朴敦厚,很早就断绝荤腥血肉之食。雇主的母亲晁氏,比较喜好禅学,而崔婆在旁边每日只是诵念阿弥陀佛,从来不曾间断,也不计算念佛的次数。年七十二岁患得下痢,反而更加努力持念佛号。有一天,忽然唱念一偈颂云:‘西方一路好修行,上无条岭下无坑。去时不用著鞋袜,为有莲华步步生。’有人问:‘崔婆你何时将往生呢?’婆答:‘申时(下午三~五时)。’后来果然如此。荼毗后,唯独舌头没有被火化,其形状如莲华的样子。(往生集)
  宋 陶氏
  陶氏。江苏常熟人。陶氏自从丧夫后便一人独居,平日时常持诵(普门品),曾经梦见观世音菩萨以莲华授之。又梦见梵僧传授给她一卷经典,打开来看,乃是《阿弥陀经》。醒来后,取出《阿弥陀经》来持诵,宛如宿世以来就曾经学习过一样。有一天晚上,陶氏的房中有光,其光明照耀如白天一般,而阿弥陀佛就现身站立于经典的封套上。陶氏因此更加虔诚地持诵《阿弥陀经》,后来经卷上竟然迸出舍利子,总共超过十分之一升。(佛祖统纪)
  宋 李氏
  李氏。上虞(浙江)胡生的妻子。丈夫逝世后,每日持诵佛名及《阿弥陀经》,日以继夜,声音响彻房屋的内外,如是达十多年之久。有一天,李氏正端坐著念佛,突然有一位僧人现前,以粉红色的宝盖覆盖在她身上,并说道:‘十五日子时,你将会往生。’李氏问:‘法师您是什么人?’僧人答:‘你所诵念的人。’李氏于是辞别诸亲好友。到了十五日的那一天,奇异的香气芬芳浓厚,光明照耀整个室内,李氏则正身端坐安详地往生。经过七天后火化,其牙齿、舌头及眼睛都没有损坏,并获得舍利子无数。隔天,火化的地方生出一朵白色的花,大小约二寸多,但不知此花的名字。(佛祖统纪)
  宋 盛媪
  盛媪(媪,音ㄠˇ,年老的妇人)。钱塘人。每日诵念佛名,同时课诵《观无量寿佛经》。后来,无缘无故突然生病。有一天,自己坐起来,命令旁人准备热水。沐浴完毕后,面向西方端坐,然后问旁人说:‘你们有听到大磬的声音吗?西方净土的众圣将要来了!’不久,盛媪合掌,笑著说:‘佛、菩萨都已经到了,金台也现前了,我要走了。’说完后便往生。(佛祖统纪)
  宋 黄氏
  黄氏。浙江明州人,很早就丧夫,因此回娘家依靠父亲,并且精进修行净土法门。后来,黄氏临命终,看见佛来接引,于是结手印而慢慢地跟随行走,接著突然站立往生。其家人用竹器过滤石灰洒在地上,看她是否回魂回到家里,第二天早上起来察看,发现地上生出莲华一朵。(佛祖统纪)
  宋 王氏女
  王氏女。江西吉安县人,年少仰慕净土法门,每日诵持《阿弥陀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及《金刚经》等诸经典。后来王氏女的母亲病亡,即将入殓时,流血覆盖其遗体上,王氏女于是发誓说:‘若我的孝心真实,愿母亲的遗体不生臭秽。’发誓完,流血随即停止。等到入殓时,接近其遗体,已经完全闻不到臭秽之气。不久,父亲又娶继室,而王氏女则跟继母一同修习净土法门。
  有一天,王氏女生病,请僧前来开示净土观门。王氏女突然起身要衣服穿,然后吉祥卧,手里抓著观世音菩萨圣像前的宝幡,稍后安然地往生。即将入殓时,其继母用竹器过滤石灰洒于室中,后来现出莲华数朵。(佛祖统纪)
  宋 楼氏、女妙聪
  楼氏。名静慧,寺簿(掌管文状、簿书的官吏)周元卿的妻子。楼氏曾经阅读《传灯录》,发明见地。后来,恒心净土法门,念佛不断。晚年生病,有一天,突然见到莲台现前,化佛无数,异香满室,才过了一会儿楼氏就往生了。
  楼氏有一个女儿名妙聪,因为母亲的教化而发心学佛,同样也一心一意坚志念佛。后来生病,请僧行忏法,妙聪在恍惚中看见己身穿著新的净衣,登上七宝楼阁,绕佛并且顶礼。于是妙聪告诉家人说:‘我勤修净土法门,西方已经现前了。’说完便向著西方吉祥卧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周婆
  周婆。安徽太平县人。早年就修习净土法门,一直到晚年更加精进虔诚。有一天晚上,周婆胡跪称念佛名,接著就安然往生。当时邻居看见有数位僧人振锡而行走,周婆跟随在他们的后面。转瞬之间,只见他们慢慢地腾空而上,向著西方飞去渐渐隐没。(佛祖统纪)
  宋 朱氏
  朱氏。浙江吴兴县人,持念佛名达三十年之久。同时持诵《金刚经》,每当打开经卷时,常常说有众圣降临监顾,因而不敢坐著。有一天,朱氏忽然断食,每日只饮清水数杯,经过四十天,梦见三位比丘,手里拿著莲华,告诉她说:‘我以前为你栽种此莲华,今日将要盛开,所以来迎接你。’醒来后,迎请僧人前来一同唱念佛名,朱氏则端坐念佛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裴氏女
  裴氏女。山西汾阳人。裴女不事婚嫁清净自居,至诚恳切专志念佛。临命终时,取火烧香并说道:‘阿弥陀佛来迎接我,我将要往生了。’不久,天华从空飞落下来,裴女即安详地坐化往生。(佛祖统纪)
  宋 孙媪
  孙媪。浙江明州人。孙媪守寡三十年,平日常常持念佛名。同时亲手缝制衣服、棉被及鞋袜,供养诸比丘僧。有一天,得轻微的疾病,梦见自己到了忏悔堂,身上披著缦衣,随著诸比丘经行绕佛。醒来后,即沐浴更换清净的衣服,并请僧人行忏法,而孙媪自己则亲自到佛像前,诵持《阿弥陀经》,诵到经文中的“一心不乱”时,突然左手结手印,安然地坐化往生。此时,空中奏出天乐声,无论远近都听得到。(佛祖统纪)
  宋 秦媪
  秦媪。名净坚,松江(江苏)人。秦媪立志仰慕佛法,并厌恶女人身。所以与丈夫分开居处,严格持守清净戒法。秦媪每天早晚修行净土忏仪,礼佛千拜。同时阅读《华严经》、《大般若经》、《法华经》、《金光明经》等诸大乘经典,每天都如是精进修行而没有一时一刻的懈怠。有一天,正当她端身静坐于房屋的时候,忽然有光芒照耀空中,其光明胜过皎洁的太阳,然后秦媪就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蒋十八妻、夫蒋十八
  蒋十八之妻。浙江海X人。中年时,跟丈夫一起立志修行,从此断除爱欲,每日持诵大乘经典,如是经过四十多年。有一天,夫妻俩各自盥洗漱口,更换新衣,燃香后一起唱念佛名,并各自书写一首偈颂,然后同时往生。蒋十八所写的偈颂曰:‘这个幻身,四大合成。今日分散,各归其根。诸幻既灭,灰飞烟绝。如空中风,犹碧天月。既无障碍,又能皎洁。一切永断,无有言说。四十年来,脱离嗜欲。惟阐大乘,朝诵暮读。今朝撒手西归,自有现成果足。’其妻偈颂曰:‘看过莲经万四千,平生香火有因缘。西方自是吾归路,风月同乘般若船。’(闲窗括异志)
  宋 沈媪
  沈媪。钱塘人,持念佛号十多年,一天比一天精进修行。曾经请画师,绘画八尺的阿弥陀佛像。等到生病时,沈媪便将佛像安设在床前,早晚一心系念阿弥陀佛,并请僧人前来一同持念佛号。大众正在念佛时,忽然告诉大众说:‘有一位高大庄严的僧人,授我金色的莲华座,我将乘坐之。’于是端身于佛像的供桌前。大众因此更加努力地唱念佛号,此时沈媪说:‘念佛的功德,已经让我登上莲台,我要往生了。’说完后即闭上双眼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孟氏
  孟氏。陕西醴泉县人。嫁人之后,才患得长期难治的疾病,后来有位僧人教她专念佛名。孟氏依此修行三年,有一天,忽然告诉丈夫说:‘你赶快通知诸位亲属,我将要去了!’等到为她送别的人都聚集而来之后,孟氏烧香供佛,与大众一起唱念佛名。一会儿,孟氏见到一位法师振锡于空中,并说道:‘你将往生。’突然之间旛盖从空中翩翻而至,阿弥陀佛与菩萨同时都来到,孟氏于是随佛往生。(佛祖统纪)
  宋 陈氏
  陈氏。江苏吴兴县人。受持斋戒,以禅坐课诵为乐。持念佛名达三十年之久,同时持诵《法华经》五千部;《金刚经》、《阿弥陀经》各五千四十八部。有一天,陈氏突然不饮食,其家人问她是什么缘故,她回答说:‘想要求见佛!’说完后即吉祥卧而往生。(佛祖统纪)
  宋 胡媪
  胡媪。名净安,浙江会稽人。平日专修净土法门,顶礼阿弥陀佛八万四千相好,每一相好各顶礼一拜,如此顶礼共有四遍之多。后来,突然得轻微的疾病,胡媪见到阿弥陀佛前来迎接,于是安详坐化而往生。当时路过她家的人都听闻空中有天乐之声,隐隐约约地向西方而去。(佛祖统纪)
  宋 周氏、公婆
  周氏。福建建阳县人,嫁给孙氏,与公婆一同修习净土法门。曾经感应到房屋中的佛像现出光明,香华盈满桌上。有时空中显现诸佛菩萨,有时则听到天乐。或者听到空中诵经的声音等种种的感应瑞相。(佛祖统纪)
  宋 郑氏
  郑氏。名净安,浙江钱塘人,平日时常持念佛名。有一天,郑氏突然生病,听到空中有声音说:‘你再过不久就可往生西方,千万不要妄自懈怠。’后来,佛现于她前面,身真金色。郑氏随即从床上起身,面向西方端坐。郑氏有一位儿子名义修已经出家为僧,于是召唤他回来,请他讽诵《阿弥陀经》,郑氏即安然而往生。后来,她的女儿夜里梦见郑氏告诉她说:‘我已得生极乐净土了!’(佛祖统纪)
  元 周婆
  周婆。浙江鄞县人,精进修习净土法门。遇到每年的正月初一,周婆时常持禁语戒,并且昼夜端坐,一直到正月结束后才停止。到了每年夏天七、八月则布施茶水,如是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而不改变。有一天晚上,周婆梦见巨大的莲华遍覆于整个街道,自己手里拿著念珠,经行于莲叶上。不久之后,周婆患得轻微的疾病,她的邻居在夜里,看见宝盖幢旛自空中而来,进入周婆的大门内。天亮后,周婆即合掌唱念佛号而往生。(往生集)
  元 张夫人
  张夫人。不清楚她居住的地方。晚年持长斋,每日诵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到了年七十九岁,还每天晚上熄灭蜡烛而静坐,静坐时四面墙壁皆放光,并显现出诸璎珞。张夫人临命终时,烧香的桌上,有如篆字形状的轻烟盘旋围绕而形成佛的形像。一会儿,变成真金色,佛像的眉毛及眼睛如图画般的清晰,一手下垂好像接引的样子。香的轻烟才一消失,张夫人也即刻往生了!(净土节要)
  明 薛氏
  薛氏。是武塘(江苏六和县)一带世家的女儿。当年其母亲梦见星星进入怀中,然后薛氏就出生。薛氏后来嫁入周家,生下五个儿子之后就守寡了。平日专心修习净土法门,乐善好施从不厌倦。薛氏的房屋中供奉观音大士,烧香吐出的烟,盘结成莲华的形状,旁人都见到此殊胜的景像。明神宗万历十五年(西元一五八七年)五月生病,家人请人为她医治并以稀饭给她食用,薛氏拒绝,从此开始断食,到了九月六日,延请僧人礼忏,薛氏说:‘拜满了四天,我的事就完成了。’于是设立西方阿弥陀佛像,昼夜不断地念佛,命令诸位儿子们一同唱念佛名,而妇女不得进入室内。
  到第五天早上起来,要清水来盥洗双手,诵持“甘露真言”,穿著新的净衣,戴上志公帽,长跪于佛前,又唱香赞、赞佛偈及三自皈依,并顶礼三拜,然后诵念佛名一百零八声。到了正午,薛氏跏趺结手印而往生。其神情气色看起来很和乐的样子,家人都闻到莲华的香味充满整个房屋之中。薛氏留下遗言要准备坐龛,不要用棺材,不准迎请鬼神,不准烧纸钱,也不要杀生来祭祀,后来诸位儿子都遵从她的的遗言。(往生集)
  明 方氏
  方氏。安徽桐城县秀才吴应宾的妻子。年三十岁即守寡,坚守贞节以自誓,并专修净土法门。家有一位老妇也持戒,朝夕随侍在方氏的旁边。明神宗万历十三年(西元一五八五年)方氏已经五十岁了,患得轻微的疾病,于是呼唤老妇两人相对唱念佛名,早晚从不间断。后来自己沐浴更衣,清晨起来,燃香礼佛后,退回坐在床榻上,安然而往生。(往生集)
  明 徐氏
  徐氏。嘉定(江苏)陆生的妻子。徐氏丧夫后,坚志修行净土法门。徐氏以前曾经把千金借给他人,后来自己将债券烧掉,不向人追讨。衣箱里面的衣服、物品全部都用来布施。早晚皆在佛前礼拜课诵,如此历经十年。有一天晚上,徐氏忽然呼唤侍者说:‘你看看东方的天空亮了吗?我往生的时候到了!’说完后就高声唱念佛号,合掌而往生。(往生集)
  明 许氏妇
  许氏妇。杭州人。为人谨慎敦厚,每日课诵佛名,学佛愈久愈是坚定念佛。有一天,召唤家人前来,与他们诀别说:‘我将去了!’然后穿著洁净的衣服端身正坐,拿了一朵天目白华插在头发上,随即安然而往生。(往生集)
  明 于媪
  于媪。河北昌平县于贵的母亲。于媪专修净土法门,到了晚年更加坚定念佛法门。有一天,于媪拿著她自己所穿的衣服,将衣服洗得非常干净,并告诉他的儿子说:‘我将于某日往生极乐净土。’儿子并未相信。等日期一到,于媪把小茶几放在庭院中,然后就在茶几上坐化往生,此时空中隐隐约约有天乐的声音,同乡的人都听到了。(往生集)
  明 潘氏
  潘氏。名广潭,工部(掌管工役营造的官府)的主管浙江余杭人李阳春的妻子。李阳春一向喜好布施,晚年时常诵念阿弥陀佛名号。李阳春往生一年多之后,现神识于潘氏面前,并登上楼阁打开窗户,大声说:‘要修行!要修行!’潘氏精通古今之学,刚开始喜好诋毁佛教,到了晚年皈礼云栖大师,从此以后便断绝荤腥血肉等食物,并学习禅定,夜里时常跏趺静坐一直到天亮。同时修诸功德,布施钱财无数。
  明神宗万历三十九年(西元一六一一年)冬天,得疾病。隔年正月,潘氏自知已经一病不起,于是遗嘱交待家里的财产。不久之后,告诉家人说:‘我是三世的清净僧,今天将偕同观音大士往生西方去了。’然后称念佛名不绝于口,屈三根指头而后往生。入殓时,遗体轻软,面貌仍然栩栩如生。(虞德园集)
  明 朱氏
  朱氏。仁和(浙江杭州)秀才孙标的妻子。平生奉持斋戒,专修净土法门。曾经有一次燃灯礼佛时,灯光的光彩灿烂耀眼,化成五彩色,并有佛跏趺其上。后来,朱氏即将临命终时,端坐合掌且不断地称念佛名。到入殓之时,其面貌仍然栩栩如生。(学佛考训)
  明 祝氏
  祝氏。湖北公安县龚仲淳的妻子。其外甥袁宏道兄弟喜好谈论佛法,祝氏听闻净土法门后,即深信之,于是专持佛名,同时持诵《金刚经》。有一天,祝氏告诉他的儿子们说:‘佛说三天后将要来接引我。’等时间一到,自己沐浴更衣,然后坐在厅堂内,所有的眷属呈拱形排列。过了一段时间,祝氏自言:‘阿弥陀佛到了!眉间放白毫光,长达数丈。’又说:‘我见到一僧,相好庄严,自称是须菩提,然后刹那间化为一百多位僧人。’有人从旁告诉她说:‘《金刚经》中总共提到过一百三十八次的须菩提,就是这位尊者了。’诸眷属一起烧香供佛、诵念佛名,祝氏即微笑而往生。当时阁房中有一位九岁的婢女,此时正卧倒在地上,忽然大喊地站起来,说她见到数位戴著金甲的巨人,拿著幢旛为夫人的前导,其幢柄掠过她的脸颊,痛得不自觉地叫出声。大家察看婢女的脸,有伤痕清清楚楚地在脸上。入殓完后,棺木中时时散发出奇异的香气。(袁中郎集)
  明 张太宜人
  张太宜人。(明、清五品官吏之母或妻的封赠)金氏。绵州(四川绵阳县)人,普安知府张怀麓的妻子。其家世虽然富贵丰裕,但对自己却非常地节俭。金氏中年丧偶,教导儿子们都极有法度规矩,儿子正道及正学,皆以中科举而扬名。张太宜人晚年获得有关西方净土的书籍,阅读之后,一心向往西方极乐世界,早晚不断地礼拜课诵。有一天晚上,告诫孙子们说:‘你们要好好地读祖父收藏的书,我要走了!’说完后即呼唤侍女烧香供佛,然后端坐而往生。数日后,托梦给孙子说:‘我刚从西方来。’大家才知道张太宜人真的往生极乐净土了!(白苏斋集)
  明 杨选一妻
  杨选一的妻子。南昌人,寄居于南京。年三十岁生下儿子之后,就和丈夫分居了,任由丈夫再娶侍妾,自己从此以后持长斋念佛。经过十五年之后,那一年的八月,杨妻背上长疽,痛入骨髓,看见有一恶鬼持刀追杀她,但有大力神赶走恶鬼,从此她的疼痛就顿时止息了。事后,随即告诉丈夫说:‘我将往生了,有四位童子来迎接我,请用清茶供养他们。’丈夫问:‘将往生何处?’杨妻答:‘往西方净土。’说完后即合掌,唱念佛名而往生。(净土晨钟)
  明 钟氏
  钟氏。仁和(杭州)人,是张后溪续娶的妻子。年四十岁丧夫,于是持长斋,钟氏每日诵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如此持续四十多年。其住处时常可以听闻天乐鸣空及唱念佛号的声音。明光宗泰昌元年(西元一六二○年)十二月,钟氏卧病数日,每日只喝一碗汤。到了隔年的元旦,对家人说:‘莲华布满于地上,幢旛宝盖悬于空中,你们也见到了吗?’说完后就口中一直唱念佛名而不停止。到了黄昏时,钟氏吉祥安然地往生。(净土全书)
  明 吴氏女
  吴氏女。太仓(江苏)人,出生时是端坐而被生下。年纪稍长,专心于佛事,事奉双亲非常孝顺,不愿嫁人。若有人劝她婚嫁,她就指著天发誓。最初跟随她的兄弟学习文字之义理,后来诵持佛经,都完全能通晓其大意,朝夕礼拜极为虔诚。有一天,突然梦见天神教她以梵文书写的准提神咒,若是有病苦的人,以梵字的准提神咒治疗,其病痛立刻痊愈。吴女曾经在梦中得知宿世之命,自己告诉人说:‘我以前曾是宋代的高僧,此次转生是专为报答父母之恩而来的。年二十三岁时当能成就道果。’
  明思宗崇祯四年(西元一六三一年),时年已经二十三岁了,闭关于一间室内,专修净土法门。仲冬十一月的月底,现出轻微疾病,自己作偈颂辞别世间,勉励双亲坚定修行慎勿懈怠,到了正午,叫人找出戒指将它戴上,然后吉祥卧而往生。后来,将入棺时,红光满面。母亲为她整理头发时,有异香从头顶中散发出来,一直飘到户外,整个晚上都没有消散。经过四年后荼毗,骨头晶莹如玉,而头顶则呈黄金色,后来家人建造一座塔来供奉她。(续往生集)
  明 卢氏
  卢氏。名智福,徽州(安徽歙县)人程季清的妻子,晚年迁居于湖州。程季清奉持佛法极为虔诚,努力地修习种种的福德善业,而卢氏也竭尽财力来帮助他。卢氏长年持斋,每日课诵佛名二、三万声。卢氏律己甚严而慈悲恩惠下人,从来不曾恶言骂过人。明思宗崇祯五年(西元一六三二年)患重病,请古德法师为她授五戒,并向法师询问净土法门的法要,卢氏听闻后即一心一意求生西方净土。其夫程季清为她诵《华严经》至入法界品的五十三参时,为她一一讲解说明,卢氏全都能领悟了解。程季清又勉励她说:‘百劫千生的生死大事,就在此一举。你要努力直往,不要犹豫。’卢氏于是高声念佛,夜以继日地不断念佛。如此经过半个月,她的母亲及女儿来探视她,卢氏都婉谢拒绝请她们回去,并且说道:‘不要扰乱我的意念。’
  十一月八日,卢氏突然见到莲华现前,阿弥陀佛化身垂手接引,卢氏的身心雀跃不已,急忙索取香水沐浴,面向西方恭敬合掌,一直不断称念佛名,然后吉祥卧而往生,当时刚好是正午。到了傍晚,摸她的头顶,其头顶温热而可灼手,时年三十九岁。
  后来,蕅益大师为她著作传记,并且作赞曰:‘令人哀痛的三界生死,是以爱欲为根。此根本若不拔除,哪里能希望往生西方净土。西方清净的莲华世界,永远脱离尘缘俗情,此尘世的情缘若能断除,则净土的形质才可成就。真是勇猛啊!智福居士,实在是女中英豪。在一日一夜之间,能净念相继成就不可思议功德。极乐世界的莲华台来接引时,正念分明眼里看得清清楚楚。对于子母之间的恩爱,能以大智慧如枯木寒冰般地放下。命终时吉祥卧而平静地往生,永远地辞别痛苦的六道轮回。我今随喜其功德,愿共一切的众生,顿时断除爱欲的情网,而证入不可思议之门。’(灵宗论)
  明 费氏
  费氏。湖州(江苏吴兴县)双林镇沈春郊的妻子。费氏年轻时就守寡,以纺织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持斋数十年。费氏供养三世佛的画像及以檀木雕刻而成的观音大士像。每天诵持《金刚经》一部,及念佛号千声,无论寒暑都不间断。明思宗崇祯十一年(西元一六三八年)湖州一带有大的流行性传染病,女婿张世茂迎接费氏到他家中居住,而她只携带观音大士的圣像同行。费氏独自居住一层楼,将每日持经及称念佛名的功德回向,祝愿此香能够直达佛的净土。这样过了三年,有一天空中有香气环绕著楼房数日,粉墙上突然涌现出三世佛像,殊胜庄严精巧美妙。远近之人莫不感到惊讶而竞相走告,因此前来瞻礼的人日益增多。有的人以清净的巾布擦拭之,其色泽愈显光明。又过四年,有一天费氏告诉女婿说:‘我想返回故居。’回到故乡后,费氏便洒扫烧香,礼佛诵经。直到第三天早晨,自己沐浴更衣之后,端坐念佛。到了中午时刻忽然大声呼唤:‘佛来了!我要走了。’接著向大众告别而后往生。时年七十三岁。(巾驭乘续集)
  明 李氏
  李氏。刘道隆的母亲。李氏年四十岁时,开始持长斋奉持佛法,并开辟静室一间,供奉观音大士。李氏每天早晚礼拜佛像,并持念佛号千声,即使是在大寒大暑的天气里也不中断。曾经刻印《金刚经》布施给他人。每次遇到生日,就告诫儿子及媳妇不要买酒,并且礼忏一日或三日,如此历经二十五年。李氏即将往生的前一年,曾经延请僧人诵经七天七夜。后来,李氏梦见所供奉的观世音菩萨拿一串念珠,展示给她看并说道:‘这串念珠送给你,而念珠的数目,就是你往生极乐净土的日期。’仔细一算念珠的数目,是五十三,李氏醒来仍记得梦中的情形。到了明年五月十三日,李氏忽然告诉家人说:‘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请为我同声唱念佛名,助我往生。’于是儿子媳妇们便坐在她床榻前念佛。李氏自己则面向西方,端坐而往生。其子刘道隆叙述其事迹,以劝勉世人修行。(金刚持验记)
  明 李氏
  李氏。黄太宜人(明清五品官吏之母或妻的封赠)李氏。是南京仪制主事(主仪礼制度之官员)建昌人黄端伯的母亲。李氏贤明仁慈,志心信乐佛法。晚年时则诵持《金刚经》、《地藏经》日益虔诚。有一天晚上,李氏梦见自己端坐于山顶上,而佛光照临其身。醒来后告诉儿子说:‘我往生西方净土的时候到了!’不久之后,现出轻微疾病,端坐而往生。(建昌志悬榻编)
  清 陈妪
  陈妪。江苏常熟县人。居住在城南,以纺织为业,坚信佛法。平日随著纺织车的声音而唱念阿弥陀佛,整天不绝于口,如是三十年而不变。有一天,陈妪忽然召唤其子前来,告诉他说:‘你没有看见空中的宝盖幢旛吗?我将要往生了。’说著便拍手大笑。自己取热水沐浴完之后,即合掌念佛而往生。此事发生在清世祖顺治十年(西元一六五三年)。尚书翁叔元正好微服出巡到此地,听闻此事,便亲自前往探视。只见陈妪神情专注地端坐著,而房室中弥漫著袭人的香气。后来,翁尚书于晚年著作的《净土约说》中,记载其事迹以做为证明。(净土约说书后)
  清 张寡妇
  张寡妇。江苏常熟县人。居住在小东门外,平日安于贫苦坚守贞节,一心一意专持佛号,不论在清净或污秽地方都一心念佛,不曾有丝毫的间断。后来,张寡妇因下痢病而往生。往生后只遗留下一条破裙,臭不可闻,有人将它丢弃到河流之中,忽然见到莲华互相交错盛开,五色光彩灿烂耀眼,散布于水面上。看见的人觉得很惊异,而将裙子取回,并送给某庵,作为佛像前供桌的围布。此事发生于清世祖顺治年间(西元一六四四~一六六一年)。(果报闻见录)
  清 陆寡妇
  陆寡妇。江苏常熟人。年二十岁,丧夫,于是奉持斋戒,一心念佛,从来不曾与人争执。年六十七岁往生。往生以后,焚烧其衣裙,当余火烧烬时,忽然见到金光迸出,灰烬中很清楚地有佛像在里面,共有数十尊。乡里的人聚集围观,看到的人都烧香膜拜。当时是清圣祖康熙三年(西元一六六四年)。(果报闻见录)
  清 杨氏
  杨氏。张秩斯的妻子。杨氏的父亲杨次弁,是出自于虞山严家的教化。由于严家世代学佛,所以杨氏从小就归心于佛法。嫁到张家不久之后,礼僧德真为师,从之受持三归五戒,并断除爱欲。年二十七岁,病危,因而发愿求生西方净土,并在房屋中供奉阿弥陀佛圣像,高声唱念佛名。经过五天,房屋中便闻到栴檀的香气。到第七天,杨氏闭上眼睛,一会儿就见到观世音菩萨告诉她说:‘莲华的种子,已成就一半,另一半就看你的工夫了。’杨氏问:‘从何处著手?’答:‘撒手便行。’杨氏听完即合掌念佛,然后趺坐而往生。(续往生集)
  清 江氏
  江氏。浙江余杭县严讱公续娶的妻子。讱公原本就是云栖莲池大师的弟子,信奉净土宗的教法。江氏自从嫁到严家后,也非常坚定地信奉佛法。江氏每天早晨鸡鸣便起来,然后跪在佛前唱念佛名千声,接著又持诵诸经咒。凡是佛前供香、燃烛、供茶水等事,江氏都亲自去做而不劳动侍婢。清圣祖康熙七年(西元一六六八年)三月六日,早课完毕后,突然觉得身体疲困,于是便回房休息。过了一会儿,江氏忽然大声说:‘观世音菩萨来了!’便催促准备热水,沐浴之后,就枕而安然往生。入棺时,脸色红润,手足柔软,好像很快乐解脱的样子。(净土全书)
  清 徐太宜人
  徐太宜人,钱塘徐浩轩的母亲。徐太宜人一生非常恭敬地奉持佛法,一心称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绘画佛像为图,图的旁边累计数千圈,以计算她诵念佛号的次数。每一幅图圈画完毕之后,就放入黄布袋中。如此持续了数年,而于清圣祖康熙三十四年(西元一六九五年)往生。往生的那一天,其家人在盆里焚烧其黄布袋。忽然听到盆内有爆破的声音,仔细一看,盆内有五色的光生起,黄袋子的布已烧成黑色而布面上出现楼阁栏楯,重叠于四周。中间涌现莲华数十朵,华上各有一尊佛合掌趺坐。又出现诸天女恭敬围绕,一一皆如粉色的画本,看见的人莫不惊讶赞叹。第二天,拾取灰烬时,看见袋子的背面所现的诸形象,都与袋子的正面相同,只是佛的后面还有一位老母执拂尘随行。其子徐浩轩为她记下此事迹。(信征录)
  清 凌氏、母叶氏
  凌氏。法名善益,吴县人张廷表的妻子。她的母亲叶氏,持长斋达四十年,礼古潭和尚为师,每天礼拜《华严经》,如此循环不停共拜了三部。母亲叶氏年八十一岁时,梦见罗汉现金色身,然后往生。凌氏年四十多岁也持长斋,同样礼古潭和尚为师。凌氏日夜六时行大悲忏法,并且礼拜《华严经》共计二部。凌氏时常在五更起来进入佛堂,其夫张廷表则煮热汤、准备水果给她食用。晚年专诵大悲咒及阿弥陀佛圣号,求生西方净土。有一天,观音大士显现其圣相,凌氏于是现出病态,并告诉她的女儿说:‘佛光满室,我走了。’说完后即安然往生。时年六十九岁。当时是清高宗乾隆三十四年(西元一七六九年)。其女儿嫁入朱家,也很虔诚地信奉佛法。并且以持诵《法华经》,及念西方阿弥陀佛圣号为平常的功课。朱家的人也因此大多受到她的度化。(善女人传)
  清 余媪
  余媪。江苏徐州宗氏的女儿,是昭月和尚的母亲。和尚后来主持扬州高旻寺,便迎接余媪到寺中,并开辟一间房间让她居住。刚搬进寺里时,非常地想家,每次与和尚谈话,便说到家里的事。昭月和尚便为她说世间是苦、空、无常、无我等法,劝母亲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但是余媪并未省悟。和尚于是不再与她见面,即使是召请他来也不前往。余媪无可奈何,只好勉强持念佛名,但是总是没有办法持续不断。住了三年之后,才稍微感到熟练,因此而发深信心受菩萨戒,早晚都很虔诚地礼拜。后来,和尚前往探视她,并问道:‘是否还很想家呢?’余媪答道:‘念佛好!不想家了。’有一天,余媪坐在庭园的前面,向著佛塔而唱念佛名,忽然光芒舒展开来,因而见到金色世界,光明耀眼无有边际,而原来的墙壁树林全部摧毁消失。余媪非常欢喜,起身想要靠近,但所见的景象即刻消失。从此以后,余媪六根寂静,日常的行住坐卧间皆不生起第二念。
  经过很久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梦见到了一户人家,有位妇女即将生产。余媪惊讶地说:‘为何到此处,我是要求生西方净土的人,入胎出胎太可怕了!’于是急忙走出来,因而惊恐地醒过来。余媪早晨起来,告诉和尚说:‘我今生的尘缘已经将尽了,请为我召集僧众唱念佛名,送我往生西方净土。’照月和尚依从她所说的话请僧助念,余媪于是向著西方坐化往生。此事发生在清高宗乾隆二十七年(西元一七六二年)。(善女人传)
  清 杨媪
  杨媪。杭州人,居住在北门外的石灰坝。年五十多岁中风,因此无法活动而僵卧在床上,并且整天呻吟。当时有一位旅亭法师,从京城要回到天目山,正好经过她所居住的地方,她的儿子设斋供养法师,并请他入内探视母亲。杨媪频频皱眉说:‘我病得很重,法师是否有好的药方能治愈我呢?’法师说:‘是有药方,但恐怕你不肯服用罢了!’杨媪说:‘如果真的有,那有不肯服用呢?’师说:‘病从色身而起,色身则由四大假合而成。你若能舍身,病自然会痊愈。’杨媪问:‘要如何舍身呢?’法师答:‘你只要将色身放下,一心一意向著西方净土,念念不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大医王,能除一切众生的病。只要能至诚念佛,阿弥陀佛自然会来救你。’
  杨媪又问:‘佛真的会来吗?’师答:‘会来!但只怕你念佛不恳切罢了!’法师离去之后,杨媪于是持念佛名,静默地观想西方净土,一天比一天恳切至诚。过了五个月,杨媪告诉儿子说:‘阿弥陀佛来了!四天后我将往生西方净土,为我请旅亭法师来,我要与他道别。’旅亭法师当时在天目山,无法赶到。预定的时间一到,另外请僧众十人,共同唱念佛名。杨媪起身坐著,面向西方而坐化往生。时为清高宗乾隆三十六年(西元一七七一年)。(善女人传)
  清 余氏
  余氏。法名真修,吴县人朱颖符的妻子。余氏年三十二岁守寡,到三十六岁时,开始持长斋并奉持佛法。晚年,将家事托付给媳妇,一心专修净土法门。年七十岁,在夏秋交替的季节,余氏梦见到了一池畔游玩。池中有一艘船,载著比丘尼及优婆夷十多人,其中有一人向余氏招手,并说道:‘到西方吧!’余氏自己心想:‘此时不去,等到岁暮年终时再去吧!’招手的人很快地说道:‘只好等下班船了。’
  到了九月六日梦见阿弥陀佛现身接引,醒来后自知时至,于是请她所事奉的文岐法师来与他道别。法师来到,因无法找到莲华,而改以莲叶送给她。余氏很高兴,因而念佛更加恳切,在她的室内室外都能闻到异香。到了十一日清晨,要热水沐浴并更换新衣,然后端坐称念佛名。一段时间后,吉祥卧而往生。当时为清高宗乾隆三十六年(西元一七七一年)。(僧正琦述)
  论曰:‘十方庄严清净的国土,只有童子身化生,没有女人之身,而韦提希夫人,因为儿子作恶忤逆,而起心厌离五浊恶世,即得亲见阿弥陀佛,受记往生。又《法华经》中,说明受持《法华经》的利益,特别授记女人往生极乐世界。由此可知娑婆世界的女人,与西方净土,有大因缘。自从净土宗盛行以来,妇女诸贤,往往能专志恳切于净土法门,因而一生取办了生脱死。那些现有丈夫相的男人,看见此事迹能不感到惭愧吗?’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