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4日 11时:59分:4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佛书推荐二 » F02.坛经辩讹 » 正文

坛经辩讹 第11集 孙正德老师主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22  
核心提示:我们接着说下一段,来证明刘灿梁他对于如来藏是不知道的,而且他用想像的来解说如来藏。我们来念这一段,他说:如来藏是不是零、
 我们接着说下一段,来证明刘灿梁他对于如来藏是不知道的,而且他用想像的来解说如来藏。我们来念这一段,他说:“如来藏是不是零、空性?祂会种子起现行嘛!每一个种子起现行,起一个现行,那么每一个起现行的东西有没有成住坏空?所以起一个一,就减一个一,又没有了嘛!再加一个一,然后又减一个一,世间法不是这样吗?…这个叫作空相,那么它是零,这个取这个,还有取另一个也是,一个减一个一,又加一个有减一个一,到无穷尽,如来藏不是一直变现吗?一直变现。你这些不管怎么变现,因为是零所产生出来的,所以是乘于零,还是乘于零,它是空性嘛!空性的东西还是空性,还是回归空性,还是零!所以到这边转依如来藏,现观一切历境对缘,现观一切,它都是空性。请问?这样一来色就是空有没有分别?”
 
  这个啊!你看,零啊!有没有东西?没有欸!对不对?零是没有法的欸!那如来藏有没有法性啊?(有)他是用算术来说,零乘以任何东西都是零,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是怎么一个一又减一个一的,我不知道他的想法,就是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用世间的东西来讲。其实呢,我们来正说了你就知道,理路上是非常清楚的。而如来藏不是零,如来藏是真实有啊!有祂的真实不空的法性啊!祂的不空的法性呢,具足了真如人无我、法无我,所以祂是空性啊!对不对?这个大家应该是脑袋已经很清楚这样的基础了。所以祂因为这样子,因为无我,所以祂不会自己去做主要去现行任何一法嘛!那对于说,因跟缘成就了以后,祂就把这个法现起,祂所现起的法呢,不是空性,对不对?那么可是刘灿梁认为说:“因为是如来藏是零现起的法,所以也是零,所以你看最后一定坏掉”,不是!是因为这些每一世,每一世的五蕴它是生死法;生死法呢,就是一定是要经过有生有死,你不能说是零产生的,所以最终会归为零。而是说这是因为是生死业,造成如来藏依照这个内涵,要来出生这个有情的五蕴,对不对?那么有情的五蕴既然是因为这个生死业,而本无今有,本无今有的法又是透过我们刚刚所说的“非自生,非他生,不共生,非无因生”来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因缘一具足就有,因缘散坏就没有,要这样来说。不能说祂是属于零,而最终归于零,把如来藏当做没有;那没有又能出生法,他说有种子;可是这个种子,不会自己起现行啊!所以道理说不通,他是硬要把它凑在一起。所以我们说,每一个藉因藉缘出生的法,因为它是本无今有,有出生的法,所以一定有成住坏空的相貌,一定是没有真实自体,要藉因藉缘才能有,所以不是真实自己本来就在,对不对?不是自己本来就在,要藉什么而有,那么这些因缘是变、无常的;无常的因缘变化而才有你,而才有这个有情的五蕴;那么因缘既然是变化的,所以最后因缘变化它也会散坏,这个才是道理。所以因缘散坏以后,自然五蕴就坏灭,寿量到了;寿量到了也是因缘啊!对不对?也是这个因缘的变化啊!所以因为这样子,所以法本身呢,由如来藏藉因藉缘所出生的这个法,成就了所谓的生住坏灭,生灭现象,没有自体,没有自性,这样一个空相。这个空相意思是说,它不能久住,不能常住,没有自性,没有自体,终归坏灭,成就一个这样的相貌,叫缘起性空。
 
  所以呢,他说:“这样一来色就是空,没有分别”。他说:“转依如来藏,现观一切历缘对境,现观一切都是空性,色就是空。”这个就是回到《心经》里面所讲的,对不对?《心经》里面是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要记得有前提“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对不对?前面的前提是行深般若波罗密多,祂转依开悟了以后,转依如来藏以后,祂的行不是浅行啊!是深行啊!对不对?祂能够深行,深深地去行这个怎么样来转依如来藏,而行一切身口意行,来修除祂的这些烦恼习气。“照见五蕴皆空”,这个五蕴皆空的道理是什么?下面就讲它的道理了。为什么五蕴皆空?因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然后呢是什么?“诸法空相,不生不灭”,最后说“空中无色”。从这个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到这个“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在告诉你五蕴空相的道理。因为五蕴空相,为什么会不生不灭?没道理啊。五蕴空相是有生有灭的啊!诸法空相为什么会不生不灭?表示祂不是在纯粹讲五蕴法嘛!前面的前提是什么?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对不对?前提是这位菩萨--证悟的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了以后,照见五蕴皆空,为什么呢?色为什么是空?受为什么是空?想为什么是空?色受想行识一一嘛。那么下面从色开始跟你讲,色即是空啊!色的空,为什么是空?因为色它也是(我们刚刚说了嘛)要藉因藉缘才出生嘛!这里面这个空呢,我们要知道,空有五蕴的空相以及如来藏本身的人无我、法无我的空性啊!这一个层面以外,还有一个是什么?无生也是空。发现到五蕴它本来无生欸!什么道理是本来无生啊?因为五蕴它原来都是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功能,由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功能,你要去推究说,什么时候如来藏开始有这五阴十八界的种子功能?不能推,不能这样推。因为本来就归属于如来藏所拥有的种子功能,对不对?如来藏本来无生,那请问,五阴十八界是不是也是本来无生?(是)然后因为有这些业缘,才被如来藏藉因藉缘出生嘛!所以这个能够观察到,这个法的道理也是无生,也是五阴空相的道理喔!因为无生,没有生就没有相,对不对?欸!有生就有生相,有灭相啊!可是如来藏无生,所以我们说祂无相啊!那你五蕴为什么也成为无相?也是空?是因为祂发现到这个种子功能,原来就是归属于如来藏本来具足的,这个只是其中一种啊!不是说所有的种子功能,如来藏只有这个十八界种子功能,不是!如来藏还有自己的功能德用。那么因为这样子观察以后,你才发现到色即是空。空的道理就像我们刚刚说的,说它本来就是藉因藉缘出生,不能自生,然后呢因缘而有;既然是本无今有,终归坏灭,同时又是因为如来藏藉因藉缘出生;又能够现观到如来藏能够摄持五蕴,对不对?欸!跟五蕴在一起嘛!可是如来藏又是真如无我,没有在这里生起一念的我,也不知,自己不知道自我的存在呀!如来藏从来没有自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们这的意识觉知心,对不对?都会自己说我在这里听经,我在这里听法,我在忆佛,我在打坐啊,就是自觉自己的存在嘛!我的感受,我的想法啦,这都是自己觉知心在自觉自己存在啦,我想什么?我在做什么?可是如来藏从来没有觉照自己的存在。祂藉因藉缘把法出生了以后,也没有觉得说那是我出生的,我所拥有的;虽然我们这些五阴十八界法是祂拥有,可是祂从来没有起一个念头说,这是祂所拥有的;所以我们才说,这个样是什么?空性嘛!你就说祂本来解脱,不受系缚嘛!对不对?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说:“唉呀!祂的法性都不受染着,本来自行清净涅槃。”这也是空的道理呀!所以你知道“五蕴皆空”这里面的空,涵盖了五蕴本身的空相,还有观照到能够出生五蕴的空性,还有观照到,如来藏本来无生,以及五蕴本身为什么也是无生?这样才叫作“照见五蕴皆空”。因为你看后面说,就是在解释这个嘛!是不是?“色就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然后呢“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有没有?这不生不灭的道理,是不是也是空的道理?(是)对!
 
  所以你看,不是刘灿梁讲的说:“证悟如来藏以后,转依如来藏,现观一切法都是空性”哪是他说的这个?所以他说:“色就是空,色是空性”说这样叫色就是空,对不对?这个色就是空的道理,不是说色跟空就没有分别;不是说你转依了以后,然后这个你知道说如来藏有空性,然后一切都是如来藏的所生,所以你就以为说,那个也有空性,所以就没有差别了,色与空就没有差别了,这个不是《心经》的意思。《心经》的意思,就是我刚刚解释的意思。所以我们知道说,就算没有开悟,知见正确的话,在 导师的座下熏习,也不会讲成这样子,也不会讲的这么离谱的这样的意涵。就算你没有开悟,你想说,我告诉你,《心经》的意思是怎样?你看了 导师的《心经密意》,你也不会说成说:“你转依如来藏以后,看到一切都有空性”,那就色跟空就没有分别,你就不会这样说了。你知道五蕴皆空的道理,涵盖了哪些空?刚刚我所说的,涵盖了五蕴的空相;还有呢,能够出生五蕴的如来藏的空性,以及无生的道理,对不对?才有所谓后面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八不中道。因为般若就是中道嘛!所以我们刚刚不是强调嘛!要记得前提喔!“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对不对?可不是普通开悟的人喔!不是一般开悟的人马上就能够这样;何况刘灿梁没有开悟呢。
 
  那接下来,再来看他下面所说的,他说:“所以世间的诸法是空相,它是建立在空性如来藏的基础上,空相就是缘起性空。所以,空相缘起性空,都是建立在空性如来藏的基础上。没有空性如来藏的种子起现行,叫作断灭空”。
 
  你看本来好像对,后面又错了。没有错,空相不能单独存在,一定有空性所摄持,因为有空性的法,才能呈出现空相。可是呢,他因为不知道真正的道理,所以他最后就会露出马脚。他说:“如果没有空性如来藏的种子起现行,叫断灭空。”他又认为种子真实有,对不对?应该说如果没有如来藏这个因,那就是断灭空,这样讲才对!那我要先声明:我今天,把他的过失提出来,把对的说法说出来了,他也许将来,他就来看我的光盘,然后就纠正他的说法,对不对?未来如果他说的变成对了,我告诉大家,在他还没有正式忏悔,没有正受三归依,没有正受菩萨戒的,他的所说一切都还是盗法。因为他这是盗我所说的,变成他的嘛!对不对?我是不怕大家学的,因为你是佛弟子,你是菩萨嘛!你会了以后,我是希望大家赶快会多一点,赶快增长多一点。可是今天刘灿梁以及不愿意来改正的人,如果今天看了片子以后,修正了,那么所说的一切仍然是盗法,我们现在先声明。
 
  那接下来就是知道说,他不晓得什么是真如,不晓得中道。不知道中道,真如讲的就是这个中道的实性,不知道,所以他不知道,如果没有如来藏的这种所谓的无生的自性,祂一定要有这种本来无生的自性,一定要有这种真如的自性,一定要有这种中道的实性,才能有缘起性空,才有诸法空相的,一定要有这个基础。不是种子起现行啊!不是种子起现行。
 
  那接下来我们要看下一个,就是在22页。22页第几个地方呢,证明说他所说的如来藏是什么都没有的。这个倒数第二段的,摘录自刘灿梁讲《佛藏经》〈净戒品五之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呢,他说:“空性!什么都没有,也不会思惟、也不会了别、也不会判断什么都不会,也不起任何作用行动,所以祂离见闻觉知。”
 
  这个是他对所谓什么叫空性,什么是如来藏的解读。但是我们知道,这是想像的。他认为这个空性什么都没有,就只会种子起现行,他的所知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呢,当然啦,如来藏是离见闻觉知没有错,如来藏离见闻觉知这一点,我们告诉大家,你要找如来藏,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去参究,如来藏离见闻觉知。可是你不能说如来藏不会了别,不会起任何作用行动,不会什么、、、,因为如来藏有法,祂有祂的菩提性,在《维摩经》里有一句话“不会是菩提”,可是什么?“知又是菩提,了众生心行”,祂那个知,不是我们见闻觉知的知,对不对?所以如来藏的心行,祂的这个很微细的,非常微细的。你只有证到祂以后,才能知道说:“唉呀!这个是如来藏的知啊!”可是祂的知不是你意识的知啊!你意识的知,就是现在的见闻觉知,法尘上的见闻觉知,不是这个。而是你开悟以后,你透过你对如来藏的现前领受,然后用智慧,用你所证的这个智慧去衡量而知说:“嗯!这个是如来藏,知是菩提的意思是在这里”,因为你的意识心,祂不是任何一个法尘啊什么,你的意识心到不了祂嘛!意识心到不了如来藏的,因为祂是被如来藏所生啊!祂是枝末法;所以意识心到不了根本这个如来藏的。你知道吗?如来藏得藉意根触法尘,对不对?还得要五根触五尘,对不对?有这个六尘,然后这个意识心才了知这六尘,才有这个意识心的知啊!你看,祂意识心连五根都到不了,祂怎么能到得了如来藏呢?所以说这个知,不是我们意识觉知心的知。可是祂如果像这个刘灿梁所说的说:“祂不会思惟,不会了别,不会判断,什么都不会”,那祂如何藉祂的法去出生万法?祂一定有法性,有祂的这种慧,所以才有所谓的“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谛”嘛!七种心的境界嘛!这个第一义谛心的境界,可不是你意识心的境界呀!这个是种智的范围喔!种智的范围。所以我们刚刚讲到那个祂的定慧的部分,等一下会讲到祂的定慧的部分。在讲说他所谓的定慧一体,他不知道定是什么?慧是什么?这个慧讲的就是如来藏,祂不是完全如木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呀!而是说,当你开悟的时候,告诉你朝着这个方向去找祂,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找祂。可是不能把祂解读成说,祂什么都不会,祂的不会是六入而已;祂不是没有什么法,祂不是空什么都没有,对不对?对刘灿梁来说,如来藏什么都没有,那不是顽空吗?就他内心所知,就是好像一个顽空一样。一个顽空,不知道那个第八识是什么?完全不知道的!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证明他,我们一再的证明他,他确实不知道第八识心在哪里?哪个是第八识心?没有亲证,那知见完全都没有建立。那悟呢,别说!完全是误解。
 
  现在再回到这个第九页,第九页他讲的这个定慧。就是我们讲的六祖讲的定慧,我要让大家去了解这个以后,再回过头来正解六祖的“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
 
  这个讲的不是在讲我们六识心本身。而是说定慧一体呢,如来藏本身从来不对六尘万法以及祂所出生的法起任何一念说:是由我,是我所生。从来不起任何一念,对任何的万法不会贪爱,对不对?这个不就是定吗?你看我们这欲界的时候要修禅定,不是要你赶快去对六尘不起念,对不对?安住在自己的这个定境法尘,是不是这样?那你得要加行用功啊!才能够好像对六尘不起念;可是如来藏本来如是,本来就对六尘万法不起念,所以才说祂叫作“那伽大定”嘛!因为祂这样子的情况之下,祂又能够以祂的这个真如法性,有祂的这个功能德用,能够了知哪一些业?业的内涵应该要呈现什么样的果报?因为这些一切的业种都是祂所摄持,所以祂一定要能够有了别业种的能力,对不对?所以他怎么可以说祂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呢?祂只是没有你这六识觉知心这种对六尘的了别,对六尘的这些所谓的这个思惟,没有六识心的这种心相而已;可是祂的慧可广的不得了啦,祂的慧就是我们要修的种智。如来藏的慧,这个可以说学到佛地才具足圆满,你知道吗?所以这定慧一体是因为祂本身可以对一切万法都如如不动,不起任何一念,维持在人无我、法无我的状态之下,这个才是如如不动啊!祂的如如不动的道理,就是真如人无我、法无我嘛!可以跟藉因藉缘出生万法,可以跟万法同在,可是却对万法如如不动,这是祂的慧呀!所以不是二啊!意思是在讲这里。那“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讲的就是指如来藏那个样子,祂永远就是那个样子。那可是刘灿梁解释的是:“慧就是你的六识心产生的智慧”,他根本不知道如来藏有这种所谓的菩提心性啊!根本就不知道。
 
  你知道他怎么样来指责 导师吗?你们看最后一页,《楞伽经详解》,他怎么指责 导师吗?最后一页是30页。我们说他怎么指责 导师,因为他讲到说 导师的错误很多。因为刚刚讲的这些法,导师都在《楞伽经详解》里讲过,可是他不会,他不懂,他不懂这些东西。他说这个,我们从30页来讲,这是他2009年,两年前的事情,讲《起信论》讲课的时候,他说,他说啊:“我们不会互相批判对方”。可是呢他明明是在指控我们正觉,却说没有在批判我们。他说:“就是这个东西嘛!”他以为说悟了就是这个嘛!可是他悟的跟我们悟的一样不一样?(不一样)差太远啦!一个是外道盗法所得,想像的东西;我们是真实所证的。所以他说同是这个东西嘛!“他的弟子,破参弟子…他跟着你啊!…他跟着你啊!(等于意思是说跟着老师),又不能当亲教师”,意思说纵然在大陆破参,也不能当亲教师。可是他哪知道我们的这个计划,我们对亲教师的培训,我们付出很多的心力的,他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对于我们大陆破参的菩萨,怎么样在培训?他都不知道。将来要出来当亲教师,也是跟我们一样不会讲错法的,这个理路上一定对的。这个要培训,不是说开悟以后,你赶快去开班讲经,你就是已经可以法布施,你就可以内外一如。开悟以后讲经就内外一如啦?完全在灌迷魂汤嘛!让那些学的人头晕,晕船了,不知道错误啊!所以他就在指责 导师,你看他说:“他跟着你又可以写论文,写博士论文,又可以跟你学正法,很有意思啊。”不知道他讲什么。最后他说“现在广州班有萧老师的弟子…大陆导师来不了,怎么办呢?互相没有什么好争的嘛!”我们没有跟他争啊!我们只是因为他坏正法,我们现在不是在跟他争啊!在今年二月我就有就说过了:“我不是跟你们争眷属,争你对我错,是因为过失太重了,我们要来让你知道过失在哪里?”二月份我就这么讲。我们不是在跟他争,是他违犯了法毗奈耶,我们必须要来制止,回归 佛陀本来弘传如来藏正法的本意,回归 佛陀怎么样教导菩萨的方式,我们来回归这个。其实我们都没有一点互争的意思,他不肯回归佛的意思,他才是跟正法争,跟 佛争嘛!
 
  他说“古代的禅师你看,弟子,不会把自己的弟子后跟…抱得紧紧地。”我们从来没有说要这样做。“跟谁有缘?那是累劫以来打下的因果,…为什么把弟子抱得紧紧地不可动呢?这样不对呀!”我们 导师从来没有抱着弟子的腿不放,是我们抱着 导师不放啊!因为我们觉得“唉呀!太多,学不完哪!导师赶快再教我!”是我们抱着他“导师您不要离开我们!”因为 导师好几次是要退隐,知道吗?他好几次想退隐,说:“既然你们都开悟了,你们就由谁来带就可以,我就继续修我的道。”可是我们不肯哪!导师从来没有说,哪个人求你留下来,求你,从来没有过。因为他是不懂正觉里面的门风,完全不懂我们依法不依人的态度,是因为这个法太殊胜了。我跟大家说过,我开悟以后十几年,一直跟着 导师熏习,才学到这么一点点。跟 导师差太远,差太远啦,才学到这么一点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学到导师的几分之几,我都不敢想啊!所以他这个是不懂得说善知识的可贵之处啊!他的学生就说我们是有所得法,所以他有时候误导人太严重,误导人误导太严重,是要让他跟他学的人完全脑袋都是装他的东西,这个是很可怜的。
 
  他说:“他设的网站,跟那些师父斗得一塌糊涂”,那么这个也表示说,表示刘灿梁是认同那些被我们辩证的大法师的意思,才会叫作斗。因为我们不是斗,我们说法义辩证,对不对?如果今天他所悟的是真,他就不会说我们是跟那个法师斗。因为他们是用离念灵知,对不对?用处处做主的心,用一念不生,用这个六识论来误导众生,我们只是把这个法义的内容说出来,我们没有在跟人家斗啊!我们只是把如何是真正的法,如何是走错了路线,让大众知道。可是今天刘灿梁如果说,他真的是属于学正法的,如果说他真的是有正知正见,他不会说这是斗啊!他只会说:“唉呀!萧老师太辛苦了,跟人家结这么多不善,觉得好像被人家怨啊!”只会这样讲。不会说我们在跟人家斗。可是如果他认为是斗,表示他的想法,他的知见其实是跟他们那些法师一样。可是我们这几天讲出来发现到,证明他果然是跟他们一样,对不对?落在觉知心上面,误解如来藏嘛!
 
  然后“像那一本书,你看他每一本书,好像一本书这么厚,真正讲正法不到三分之一,三分之二都在骂人”。我们 导师没有在骂人,完全是在法义辩证,对不对?(对)大家可以知道,完全是在法义上的辩讹嘛!如何是真正的,如何是错误的,如何不是 佛的本意,我们举经文出来证明说:佛的本意不是这样,不是像他所说的,这个怎么是骂人呢?这个差别很大。
 
  他说,他继续说:“你说那些师父怎么受得了啊?所以我们现在的书出来,…不可以有任何批判,任何…,和为贵…,那一本书?‘不管大小事…’语出论语。”意思是用《论语》的方式,用世间法来弘扬佛法,你看颠倒。他说:“现网站是正乱,得罪那么多师父,台湾的那些师父,联合起来,抵制!把他的书一套一套烧掉了。”那么我们就要他举证,是哪位大法师烧掉正觉或正智的书?他要举证,不能随便讲讲,他这个不能随便讲。“出多少,我买多少,都烧。”他刘灿梁有这么做吗?他的学生说:“老师!没有啊,没有丢啊!”意思说他们,当初刘灿梁是叫他们的学生读 萧老师的书,可是后来就说:“萧老师2003年以后的书不要看啦”,我们是跟大家讲说,他开始对正觉开始评判,所以对 导师也有一些毁谤。
 
  那么他继续讲说:“还有问题呀,因为那个宗教局的公文传下来”。那他要举证啊!举证公文在哪里?我们要请他把那个公文的影本印给我们。因为他所说必然要有因缘,对不对?有凭证才可以说嘛!
 
  “你看把他列为什么、、、”,邪魔外道嘛!他没有讲。因为他一直在跟人家说:“你看把正觉列为邪魔外道”,他讲的就是这的意思。可是我们要他把公文举证出来,在哪里?不能随便讲讲就算了。“因为得罪了台湾所有师父,两岸的佛教界是相通的,台湾的佛教协会就行文…,”所有我们也要请他举证,在哪里?拿出来!不能随便说说。因为他是随便说说的嘛!
 
  “所以,我们将来书整理之后,出来啦,有两个书局要出我的书,一个中华,一个…,两家,…,我是讲,我现在书通通给中华去出算了,中华比较正统,中华书局”他只要出来任何一本书,我们都一一辩证,我们在这里先声明。只要刘灿梁出任何一本书,我们这个破参的人,我们可以一个人分派一本,他们都写得很高兴(鼓掌!)太容易辩证了,因为错的太离谱,因为你们都知道错在哪里,何况我们破参同修。将来如果说他的书出来,你们说你有能力辩证,我们就让你辩证。
 
  “另外,其他那种世间法,…我们在所有经典,我们只作翻译,简单的批注一下,不要有任何批判!印证,没有我印证都不算?哪有这个话!所以,…我没有我慢重,所以,个子小嘛!”你看!他嫌我们 导师个子小。我们导师不在这里作文章,那是你的口,那是你的想法。导师,导师是如来藏,哪有个子大,个子小?对不对?所以你看他有没有证悟如来藏?没有!因为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丈夫相,哪有所谓个子大,个子小?
 
  “所以他的弟子为什么很多弟子都出走了,不但出走,还跟他打对台,他最早几个得意弟子,什么许大至啦,什么杨荣灿啦,什么罗玫玲。我搞不清楚,一大票,最早跟他的全走光了,都光了,一个也没有。”我跟大家说,这个部分呢,出走的人,不是说这个是 导师我慢重,说一定要他印证。今天我问大家,这个法是 导师所弘传的,法是什么?是真的黄金,导师弘传之前有没有人出来说真的黄金?(没有)都是说那个镀铜嘛!对不对?都是亮晶晶的镀铜。等我们 导师出来以后才说:“这个才是黄金!那个是镀铜。”所以开始有人说:“喔!原来那是真金哪!”那可是要辨别什么是真金,是不是只有 导师能够辨别?(对)对呀!导师能够辨别说:“这个你是真金没有错!”当然是要 导师来印证啊!导师虽然写书出来,可以 导师有很多关节点都没有写呀!真正勘验的地方,勘验的地方 导师都没有写喔!哪里是对?哪里是错?从来没有写在书里面,你怎么可以说 导师《公案拈提》有写了?导师书哪里写了“我一看我就知道我就悟”?没有,差得远啦!真正勘验的东西,都从来没有写在书上。所以一定要经过导师勘验,当然要导师勘验印证啊!因为真金鉴定的方法没有外传,连我们都不能验,不能说:“我来印证就好!”我都不行,因为 导师没有授权哪!就算说在禅三里面我们当监香,我们也没有印证的资格啊!我们只是帮忙一下而已。所以 导师来印证这个合不合理呀?(合理)对!那么如果说,有他的弟子,一开悟的弟子说:“你不让我印证,那我要出去自己印证。”请问是 导师错还是他的弟子错?(弟子错)对呀!是弟子错啊!他想要自己出去,自己成为一方之师出走了,请问跟 导师有什么关系?(没有)对呀!,可是你看刘灿梁,他就说因为导 师我慢重嘛,导师哪有我慢哪!这个我慢的意思是说:他要比较谁证得高,谁证得低嘛!才叫我慢嘛!可是 导师的弟子,哪有一个会超过 导师的?没有人会超过 导师。纵然说弟子的知见与师齐,减师半德啊!禅师不是这样讲吗?纵然说,假设,我说假设,我今天能够知见与 导师一样,我功德减半,我怎么可以说我要超越 导师?那么今天这个要出走的人呢,都是因为他们自己以为他们已经跟导师一样超越,那个不是 导师我慢,是这些弟子我慢啊!知道吗?所以你看刘灿梁这样子是不是在说是非?(是)他这个根本不是在法义上着墨,他是在说是非。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说是非,我们是在法义上着墨。我们举证这个的意思是说:他呢,看了《楞伽经详解》不懂,可是却来指责 导师,那我们等一下会讲到,他怎么样去讲 导师《楞伽经》的东西。所以这些出走的人,都是自己想要做人家的老师,想要统领、领众,想要能够印证别人,想要自己成为那个弘法的另外一方之师嘛!这个是有私心。有私心,有过失,可是不听教导,不忏悔,不听 导师的指教,不忏悔,那只好离开了,这结果就是这样子。所以他们不知道2003年,他们谤法以为自己悟对了,可是是悟错了;谤法以后,又回过来现在说,他们悟了也是阿赖耶识,可是没有忏悔呀!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忏悔?可是他们现在又主张说,他们的法没有错,是同修会里面的人有问题,所以他们才离开的。可是你看《辩唯识性相》、《假如来藏》、《识蕴真义》、《灯影》,这几本书在不在?(在)都在证明他们谤法,对不对?(对)对嘛!所以表示他们还是没有忏悔,有忏悔就不会讲说:“他们悟的也是阿赖耶识,他们离开,不是因为法错。”这个表示他们没有忏悔。表示说,因为刘灿梁跟这个退转的杨荣灿本身是有往来的,所以他就是听杨荣灿的片面之词,就认定这么一回事了,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其实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样,我们写在书里面东西,他也没有仔细在看。
 
  接下来说:“被印证破参后都出走了,出去干什么?跟他打对台。你看,我还鼓励你们出去讲法,他不允许。除了我之外,正法以外,他们破参以后、、、,就那个杨荣灿受不了,马上就离开了。所以我们这一点,你们出去的话,你们出去以后和为贵。”
 
  这个部分,刘灿梁过失很重。他本身悟错了,每一个人,他把他说什么是如来藏,这样以为跟他印证说:“你悟对了以后,马上你出去讲经,你赶快出去讲经开班,你这样子的话,能够成就法布施,很快就能够成为初地;然后你呢,只要观察一切法都是空性,那你就清清净净了。”就是说给他灌迷汤,说他“现在已经成为开悟的悟者,然后又是明心见性,开班讲经啦,讲经不会错嘛!讲经哪会错?佛经嘛!”可是悟错了以后经典乱解释啊!对不对?那不是让这些被他误导的人,犯更大过失吗?他就是这个样子,现在等于说,被他推出去当老师的人,没有办法拉下脸说:“我悟者身份要被你收回去,”被我们收回来“又不能当老师,那我当然不肯!”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正知正见可以断我见,很可怜啊!我们希望说今天这些,他们将来还是能看得到。那么刘灿梁认为说:“要以和为贵”,认为说法错的人不要去批评,以和为贵。那么他是这样的态度不是菩萨,真正的菩萨不会任凭让法被坏灭,就像现在。为什么我得这样子?种种的因缘,不管色身的问题,不管天气的问题,不管什么,要来说些内容给大家听,为什么说不可以像他那样子?悟错了以后,还把这个悟错的东西一直传、一直去让更多的人犯错误,为什么不行?因为菩萨不忍见众生过失越犯越重嘛!那我这样做好像不是以和为贵,好像不能和气生财。可是菩萨不是这样子,菩萨不看在说:“将来他们是不是会怨我?”不过我不会想这个,我是想说:“我能不能救他?能不能让少一点人,不要太多人一直犯过失下去。让他们能够停在什么地方?不要再继续增长他的这个恶业。”我们只想到这个,怎么样让法不会被破坏?菩萨看到的只有这个;而不是说我如何以和为贵。如果今天 导师也以和为贵,请问大家能够听到正法吗?(听不到)因为他也只能讲相似的佛法,也只能讲六识论的法,才能以和为贵呀!对不对?不然就跟人家不一样,不一样怎么合呢?合不来嘛!因为一个是八识心王,一个是六识,怎么合?永远合不来呀!一个是断灭法,一个是中道的正法,怎么合呢?没办法合嘛!所以正法,就是 导师有讲嘛!因为正法是真,所以就是总是有人要把正法拿出去运用嘛!如果这个法不是真,为什么要急着出去做什么?对不对?因为外面的这些六识论的山头多得很嘛!
 
  所以说今天这一点,我们知道以后,那么还要讲到一个他讲 导师的,这里是29页,是他讲 导师的地方。就是说他一直不如实语的说,29页就是他讲《六祖坛经》的时候,他讲,刘灿梁说:“师父跟我说:萧平实的书早期还可以,后面都在骂人”我们刚才说过,不是骂人,是法义辩正,从来没有骂过人嘛!因为他永远在事相上转,不知道法义辨正,菩萨在摧邪显正为了众生,为了正法的永续,菩萨该做的事他不知道。这个法义辨正的事情,不是骂人。他不作法义辨正,把这个事相拿出来说,才是在骂人,对不对?(对)从刚刚那样子。
 
  他说:“居然印了几句:‘除非我正觉所印的经书批注经典以外,所有其它的印的都是皆错’,太过分了”。可是错的部分,解释错的部分,只是讲真实语嘛!如实语嘛!对不对?如实讲出来,那要讲过分是他认为,他自己这么和稀泥的方式,以和稀泥的心态来看,才会说过分嘛!
 
  后面他又讲什么:“这我同意是过分了,哪有正觉是对的其他都错的,他的楞伽经十本有没有注错我都知道,我把他挑出来,我还打电话给他。还注错误了,考证错误了。”
 
  我告诉大家,刘灿梁他说这些话,他得把证据拿出来。他从来没有打过电话。他说他打过电话给 导师,从来没有打过,这说谎啊!然后他说,这个“注错了,考证错了”,那他应该举证出来,对不对?他今天既然讲,他应该跟他学生说:“我告诉你他错在哪里?”应该像我们这样说,他在哪一本书第几集第几页,他讲什么什么,这里错,是不是应该举证?你要举证才能说人家说错了。就像我说,我说刘灿梁法义错,我就举证,对不对?我举证很多,果然错啊!我没有误会他啊!可是他却没有举证,就来说 导师的注解错了,这个是在说谎,这个是他的本质,他说谎是他的本质,他永远在说一些跟事实不合的话。所以他说谎的本质造成他说,这个解释经典的时候变成也是不如实语,对不对?不如实语,不如实按照经典所说的来解释,而且还戏论,把佛拿出来消遣,这种的口业叫作什么?口业里面叫绮语。我们口业里面有什么?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对不对?绮语的意思就是这个,讲话呢,就是戏论、戏谑、消遣,这个他犯的口业就是绮语。因为一个佛弟子,他永远是如实语;尤其是你要讲课弘法的情况之下,一定要如实语。而且在生活中的事相上,呈现出来也是如实语。不会是我这个人平常如实语,而平常是讲这个绮语,然后讲经的时候,我就讲如实语。因为一个人的习气是一样的,习气是一样的。他这个绮语的口业,后面我们都会继续让大家知道。
 
  那他说导师“讲话要负责”,可是他没有给任何证据,说我们错,负什么责啊!“所有我讲一旦成名后会有大头病,称师作祖。我告诉你现在正觉那东西给你不能拿,你要跪下去敬礼,正觉啊,还有萧老师都是这样子。”我跟大家说这个部分,我们之前对 导师想要恭敬,导师都不准。我得跟大家说说这个过程,因为他这个指控很严重。因为以前我们在禅三的时候,早期我们都是外借场地,我们在四年前才开始自己有祖师堂。早期外借场地就是一定要布置,一定要把整个场地布置成我们这个禅堂的样子,然后整个居住的地方要怎么,寮房要怎样,都是导师亲自早早就来,去这里做这里弄,拿着扫把拿了什么去自己动手去做,完全就让人家不知道说:“这个就是主三和尚!”因为有的人没见过 导师啊!那后来几次我们说:“导师您不行啊!”这样子这个,当然 导师是因为他修道没有我嘛!所以他什么都做啊!可是我们说:“可是 导师,我们这个法大家都要尊敬欸!因为尊敬,尊敬了法,就要尊 导师欸!因为对法对老师不尊重的话,就是不重法喔!”我们跟 导师这样子说。导师没有一下就答应,要怎么对 导师尊敬,他想啊,他说:“让我考虑一下”,还想喔!后了我们一再的请求说:“导师!要让来打三的人对法尊敬,对今天主三和尚要尊敬啊!对主三和尚尊敬,才对法尊敬啊!”我们一再请求,后来呢,才有说:“导师您慢一点您不要一开始抢在前面做,这些事给我们护三的做就好。”一开始就是这样。因为我从开始破参,参加禅三,一直延续十几年,禅三我都有去护三,所以每一次情况我都很清楚,我都亲身经历,我不是听说来的,所以这个过程。后了我们请求以后,导师才晚一点来,才有所谓请师的这个过程,我们才有说,开始以后起三以后才请师。这个请师还是我们一再请求,导师才接受我们请师。然后请师以后,还有一个说,到小参室,为了对法尊敬,才说 导师接受你一拜,本来说要三拜,后来进小参室才一拜嘛!应该是要礼三拜的,可是 导师说:“一拜就好!”因为本该尊敬这个传法者嘛!是因为这样慢慢演变出来的,导师从来没有要求说,“你要怎么尊敬我”。因为 导师自己知道要修道,要除我执,对不对?所以一次一次的我们的请求以后,才有现在说要对 导师请法。最后呢,从来我们这个已经破参的人,跟 导师说话做什么,从来不胡跪的,导师从来没有要求我们要胡跪请法的,我们胡跪请法,导师都说:“起来,起来,起来!”我们跟他礼拜,他跟我们回礼啊!你们去受戒的时候,因为导师这时候传戒说:“不用礼拜,不用礼拜!”拿着缦衣给你们,可是礼拜叫 导师怎么回礼呀?没办法。可是我知道同修们一心就是对 导师就想要礼拜嘛!就礼拜,所以劝不停啊!因为不要礼拜,你偏偏要礼拜,可是这个不是 导师的意思啊!导师从来没有说叫你跟他礼拜的,从来没有!后来我们,现在就是说,每个人进去跟 导师说话,就欠身一下,我们一胡跪什么,导师就会叫我们:“请起啊!不用啊!”因为他从来没有在这里要求我们的。所以后来说,有在我们的各个班级,亲教师讲课的时候,因为很多外面来的人,对亲教师很不恭敬,他们认为说:“你讲的我都知道。”对亲教师不恭敬了以后,感觉到这个学员的慢心一直重起来。这个时候又有人提议了,提议说:“学员都是亲教师在带啊!可是对亲教师不恭敬,怎么办呢?”因为他们是来求法啊,后来就说:“那进小参室请他们胡跪请法吧!”这个地方,可是没有要他们要来礼拜亲教师,我们也不受,我们不受礼拜的,因为 导师都不受,我们还受。对不对?我们怎么可能会受大众礼拜?因为每次你们要礼拜:“唉呀!请起,我腰不便。”我没办法回呀!请大家不要不要这样做!因为我们不可能接受大家的礼拜。所以到最后才有说:这个学员要请法,胡跪请法。没有说你得跪下要拿东西,不是这样子的,有没有?这个演变过程是因为说,学员自动自发说,对导师生起尊敬心,是后来发现到说:“对亲教师如果不恭敬,遮障自己啊!”是因为这样子来的。因为他们自己发现到说:对亲教师起分别心,觉得说这个亲教师我不熟,感觉听了不是心里很相应,不恭敬啦!不恭敬以后,他一而再,再而三遮障自己,后来他累积了福德,去禅三以后发现到说:为什么他在这个求法上面一直不顺?原来是对亲教师不恭敬啊!所以我们为了让大家在求法上能够顺利,才有所谓胡跪请法这件事,就是至少要生起一个恭敬心,但是没有说你得跪下,否则你不能拿东西,他这个指控太严厉了!指控太严厉!还有在禅三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到说,为什么我们请求说:“一定要尊敬法主!”因为我们就是发现到,很多人来打禅三的时候,一副漫不经心的,因为禅三是选佛堂啊!他这一副漫不经心的,好像说,“你要给我什么东西赶快跟我吧!”用这种态度来的。我说:“怎么慢心这么重啊?不得了啦,要调,要调!”发现到我们这里没有调他,所以我们就慢慢调,慢慢调!慢慢告诉他:“你在这里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你要恭敬啊!你在 佛菩萨面前,你怎么会这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所以慢慢有一些规矩出来,你要每天在佛前胡跪发愿请法,这个是让他对法恭敬、对 佛菩萨恭敬的教导;而我们从来没有说,像刘灿梁所指控的:“你要跪下敬礼,你拿东西你要跪下”,没有,没有这样子!这个真的是无根毁谤,他一定要提出证据。因为这个过程,在禅三的过程,以及每一班带班的过程,这个演变,我说的都是如实语,都有菩萨可以举证,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导师从来没有要求我们要称他,以前早期的还称导师是师兄呢,真的!在早期跟 导师一起共修来成导师萧师兄,萧师兄啊!真的,我没有骗你!那到后来才称老师,所以怎么可以说老师竟然会设这么多规矩,没有!是因为我们发现到,来求法的人慢心重啊!对 导师、对亲教师不恭敬,要怎么求法呢?是要什么“师尊而道显”。你要尊敬你的老师啊!他传法给你,你要这么尊敬?这个是一个礼仪的问讯是起码的。那胡跪请法,在 佛世也有教啊!佛世里面还教导说,你要怎么样胡跪做什么,甚至你看观世音菩萨,慈航倒驾对不对?你看祂还什么?顶戴阿弥陀佛,有没有?(有)祂对阿弥陀佛多恭敬啊!那这个倒驾慈航的如来,说成为观世音菩萨都这样了,何况是我们。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