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9日 11时:45分:24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大藏经精选一 » 中阿含经 » 正文

中阿含经 第八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08  作者:寺院网  
核心提示:  中阿含经 第八卷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未曾有法品第四(有十经)(初一日诵)  未曾有.侍者  薄拘.阿修罗  


  中阿含经 第八卷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未曾有法品第四(有十经)(初一日诵)
  未曾有.侍者  薄拘.阿修罗
  地动.及瞻波  郁伽.手各二
  (三二)
  中阿含未曾有法品未曾有法经第一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阿难则于晡时从燕坐起。往诣佛所。稽首礼足。却住一面。白曰。世尊。我闻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若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生兜瑟哆天。若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生兜瑟哆天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生兜瑟哆天。世尊后生以三事胜于前生兜瑟多天者。天寿.天色.天誉。以此故。诸兜瑟哆天欢喜踊跃。叹此天子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所以者何。彼后来生以三事胜于前生兜瑟哆天者。天寿.天色.天誉。若世尊迦叶佛时始愿佛道。行梵行。生兜瑟哆天。世尊后生以三事胜于前生兜瑟哆天者。天寿.天色.天誉。以此故。诸兜瑟哆天欢喜踊跃。叹此天子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所以者何。彼后来生以三事胜于前生兜瑟哆天者。天寿.天色.天誉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在兜瑟哆天。于彼命终。知入母胎。是时震动一切天地。以大妙光普照世间。乃至幽隐诸闇冥处无有障蔽。谓此日月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光所不照者。彼尽蒙耀。彼众生者因此妙光各各生知。有奇特众生生。有奇特众生生。若世尊在兜瑟哆天。于彼命终。知入母胎。是时震动一切天地。以大妙光普照世间。乃至幽隐诸闇冥处无有障蔽。谓此日月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光所不照者。彼尽蒙耀。彼众生者因此妙光各各生知。有奇特众生生。有奇特众生生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知住母胎。依倚右胁。若世尊知住母胎依倚右胁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舒体住母胎。若世尊舒体住母胎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覆藏住母胎。不为血所污。亦不为精及诸不净所污。若世尊覆藏出母胎。不为血所污。亦不为精及诸不净所污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知出母胎。是时震动一切天地。以大妙光普照世间。乃至幽隐诸闇冥处无有障蔽。谓此日月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光所不照者。彼尽蒙耀。彼众生者因此妙光各各生知。有奇特众生生。有奇特众生生。若世尊知出母胎。是时震动一切天地。以大妙光普照世间。乃至幽隐诸闇冥处无有障蔽。谓此日月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光所不照者。彼尽蒙耀。彼众生者因此妙光各各生知。有奇特众生生。有奇特众生生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舒体出母胎。若世尊舒体出母胎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覆藏出母胎。不为血所污。亦不为精及诸不净所污。若世尊覆藏出母胎。不为血所污。亦不为精及诸不净所污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初生之时。有四天子手执极细衣。住于母前。令母欢喜。叹此童子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若世尊初生之时。有四天子手执细衣。住于母前。令母欢喜。叹此童子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初生之时。即行七步。不恐不怖。亦不畏惧。观察诸方。若世尊初生之时。即行七步。不恐不怖。亦不畏惧。观察诸方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初生之时。则于母前而生大池。其水满岸。令母于此得用清净。若世尊初生之时。则于母前而生大池。其水满岸。令母于此得用清净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我闻世尊初生之时。上虚空中雨水注下。一冷一暖。灌世尊身。若世尊初生之时。上虚空中雨水注下。一冷一暖。灌世尊身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初生之时。诸天于上鼓天妓乐。天青莲华.红莲华.赤莲华.白莲华.天文陀罗花及细末栴檀香散世尊上。若世尊初生之时。诸天于上鼓天妓乐。天青莲华.红莲华.赤莲华.白莲华.天文陀罗华及细末栴檀香散世尊上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在父白净王家。昼监田作。坐阎浮树下。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尔时中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阎浮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于是释白净往观田作。至作人所。问曰。作人。童子何处。作人答曰。天童子今在阎浮树下。于是释白净往诣阎浮树。时。释白净日中后。见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阎浮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便作是念。今此童子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所以者何。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阎浮树其影不移。荫童子身。若世尊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阎浮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游鞞舍离大林之中。于是。世尊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鞞舍离城而行乞食。乞食已竟。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往入林中。至一哆罗树下。敷尼师檀。结加趺坐。是时中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哆罗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于是释摩诃男中后仿佯。往至大林。释摩诃男日中后。见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哆罗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便作是念。沙门瞿昙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所以者何。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哆罗树其影不移。荫沙门瞿昙身。若世尊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哆罗树其影不移。荫世尊身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游鞞舍离大林之中。尔时。诸比丘置钵露地。时。世尊钵亦在其中。有一猕猴持佛钵去。诸比丘诃。恐破佛钵。佛告诸比丘。止。止。莫诃。不破钵也。时。彼猕猴持佛钵去。至一娑罗树。徐徐上树。于娑罗树上取蜜满钵。徐徐下树。还诣佛所。即以蜜钵奉上世尊。世尊不受。时。彼猕猴却在一面。取[槎-工+目]去虫。既去虫已。还持上佛。佛复不受。猕猴复却在于一面。取水着蜜中。持还上佛。世尊便受。猕猴见佛取蜜钵已。欢喜踊跃。却行弄舞。回旋而去。若世尊令彼猕猴见世尊取蜜钵已。欢喜踊跃。却行弄舞。回旋去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游鞞舍离猕猴水边高楼台观。尔时。世尊曝晒坐具。抖擞拂拭。是时。大非时云来。普覆虚空。欲雨而住。须待世尊。世尊曝晒坐具。抖擞拂拭。举着一处已。摄持扫帚住屋基上。于是大云已见世尊收举坐具。便下大雨。于卑.高地滂霈平满。若世尊令彼大云已见世尊收举坐具。便下大雨。于卑.高地滂霈满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游跋耆中。在温泉林娑罗树王下坐。尔时中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娑罗树王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于是罗摩园主行视园时。日中后。见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娑罗树王其影不移。荫世尊身。便作是念。沙门瞿昙甚奇。甚特。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所以者何。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娑罗树王其影不移。荫沙门瞿昙身。若世尊日中之后。一切余树影皆转移。唯娑罗树王其影不移。荫世尊身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在阿浮神室中。尔时。世尊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阿浮村而行乞食。乞食已竟。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入神室燕坐。尔时。天大雷雨雹。杀四牛.耕者二人。彼送葬时。大众喧闹。其声高大。音响震动。于是。世尊则于晡时燕坐而起。从神室出。露地经行。时。彼大众中。有一人见世尊则于晡时燕坐而起。从神室出。露地经行。即往诣佛。稽首作礼。随佛经行。佛见在后。问彼人曰。以何等故。大众喧闹。其声高大。音响震动耶。彼人白曰。世尊。今日天大雷雨雹。杀四牛.耕者二人。彼送葬时。大众喧闹。其声高大。音响震动。世尊。向者不闻声耶。世尊答曰。我不闻声。复问。世尊。向为眠耶。答曰。不也。复问。世尊。时寤不闻此大声耶。答曰。如是。尔时。彼人便作是念。甚奇。甚特。极息至寂。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之所行。所以者何。寤而不闻此大音声。若世尊寤而不闻此大音声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一时在郁鞞罗尼连然河边。阿阇惒罗尼拘类树下初得佛道。尔时大雨。至于七日。高下悉满。潢涝横流。世尊于中露地经行。其处尘起。若世尊潢涝横流。世尊于中露地经行。其处尘起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魔王六年逐佛。求其长短。不能得便。厌已而还。若世尊魔王六年随逐世尊。求其长短。不能得便。厌已而还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我闻世尊七年念身。常念不断。若世尊七年念身。常念不断者。我受持是世尊未曾有法
  于是。世尊告曰。阿难。汝从如来更受持此未曾有法。阿难。如来知觉生。知住.知灭。常知。无不知时。阿难。如来知思想生。知住.知灭。常知。无不知时。是故。阿难。汝从如来更受持此未曾有法
  佛说如是。尊者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未曾有法经第一竟(二千九百十七字)
  (三三)
  中阿含未曾有法品侍者经第二(初一日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王舍城
  尔时。多识名德.上尊长老比丘.大弟子等。谓尊者拘邻若.尊者阿摄贝.尊者跋提释迦王.尊者摩诃男拘隶.尊者惒破.尊者耶舍.尊者邠耨.尊者维摩罗.尊者伽惒波提.尊者须陀耶.尊者舍梨子.尊者阿那律陀.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隶婆哆.尊者大目干连.尊者大迦叶.尊者大拘絺罗.尊者大周那。尊者大迦旃延.尊者邠耨加[少/(兔-、)]写长老.尊者耶舍行筹长老。如是比余多识名德.上尊.长老比丘.大弟子等。亦游王舍城。并皆近佛叶屋边住
  是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年老。体转衰弊。寿过垂讫。宜须侍者。汝等见为举一侍者。令瞻视我可非不可。受我所说。不失其义
  于是。尊者拘邻若即从坐起。偏袒着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我愿奉侍可非不可。及受所说。不失其义
  世尊告曰。拘邻若。汝自年老。体转衰弊。寿过垂讫。汝亦自应须瞻视者。拘邻若。汝还本坐
  于是。尊者拘邻若即礼佛足。便还复坐
  如是尊者阿摄贝.尊者跋提释迦王.尊者摩诃男拘隶.尊者惒破。尊者耶舍.尊者邠耨.尊者维摩罗.尊者伽惒波提.尊者须陀耶.尊者舍梨子.尊者阿那律陀.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隶婆哆.尊者大目干连.尊者大迦叶.尊者大拘絺罗.尊者大周那.尊者大迦旃延.尊者邠耨加[少/(兔-、)]写长老
  尊者耶舍行筹长老即从坐起。偏袒着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我愿奉侍可非不可。及受所说。不失其义
  世尊告曰。耶舍。汝自年老。体转衰弊。寿过垂讫。汝亦自应须瞻视者。耶舍。汝还本坐
  于是。尊者耶舍即礼佛足。便还复坐
  尔时。尊者大目干连在彼众中。便作是念。世尊欲求谁为侍者。意在何比丘。欲令瞻视可非不可。及受所说。不失其义。我宁可入如其像定。观众比丘心。于是。尊者大目干连即入如其像定。观众比丘心。尊者大目干连即知世尊欲得贤者阿难以为侍者。意在阿难。欲令瞻视可非不可。及受所说。不失其义
  于是。尊者大目干连即从定起。白众比丘曰。诸贤知不。世尊欲得贤者阿难以为侍者。意在阿难。欲令瞻视可非不可。及受所说。不失其义。诸贤。我等今应共至贤者阿难所。劝喻令为世尊侍者
  于是。尊者大目干连及诸比丘共至尊者阿难所。共相问讯。却坐一面。是时。尊者大目干连坐已。语曰。贤者阿难。汝今知不。佛欲得汝以为侍者。意在阿难。令瞻视我可非不可。受我所说。不失其义。阿难。犹村外不远有楼阁台观。向东开窻。日出光照在于西壁。贤者阿难。世尊亦然。欲得贤者阿难以为侍者。意在阿难。令瞻视我可非不可。受我所说。不失其义。贤者阿难。汝今可为世尊侍者
  尊者阿难白曰。尊者大目干连。我不堪任奉侍世尊。所以者何。诸佛世尊难可难侍谓为侍者。尊者大目干连。犹如王大雄象。年满六十。憍发力盛。牙足体具。难可难近谓为看视也。尊者大目干连。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亦复如是。难可难近谓为侍者。尊者大目干连。我以是故。不任侍者
  尊者大目干连复语曰。贤者阿难。听我说喻。智者闻喻。即解其义。贤者阿难。犹如优昙钵华。时生于世。贤者阿难。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亦复如是。时时出世。贤者阿难。汝可速为世尊侍者。瞿昙当得大果
  尊者阿难复白曰。尊者大目干连。若世尊与我三愿者。我便然可为佛侍者。云何为三。我愿不着佛新故衣。愿不食别请佛食。愿不非时见佛。尊者大目干连。若世尊与我此三愿者。如是我便为佛侍者
  于是。尊者大目干连劝尊者阿难为侍者已。即从坐起。绕尊者阿难。而便还去。往诣佛所。稽首礼足。却坐一面。白曰。世尊。我已劝喻贤者阿难为佛侍者。世尊。贤者阿难从佛求三愿。云何为三。愿不着佛新故衣。愿不食别请佛食。愿不非时见佛。尊者大目干连。若世尊与我此三愿者。如是我便为佛侍者
  世尊白曰。大目干连。阿难比丘聪明智慧。豫知当有讥论。或诸梵行作如是语。阿难比丘为衣故奉侍世尊。大目干连。若阿难比丘聪明智慧。豫知当有讥论。或诸梵行作如是语阿难比丘为衣故奉侍世尊者。是谓阿难比丘未曾有法。大目干连。阿难比丘聪明智慧。豫知当有讥论。或诸梵行作如是语。阿难比丘为食故奉侍世尊。大目干连。若阿难比丘聪明智慧。豫知当有讥论。或诸梵行作如是语阿难比丘为食故奉侍世尊者。是谓阿难比丘未曾有法
  大目干连。阿难比丘善知时。善别时。知我是往见如来时。知我非往见如来时。知比丘众.比丘尼众是往见如来时。知比丘众.比丘尼众非往见如来时。知优婆塞.优婆私众是往见如来时。知优婆塞众.优婆私众非往见如来时。知众多异学沙门.梵志是往见如来时。知众多异学沙门.梵志非往见如来时。知此众多异学沙门.梵志能与如来共论。知此众多异学沙门.梵志不能与如来共论。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安隐饶益。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不安隐饶益。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得辩才说法。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不得辩才说法。是谓阿难比丘未曾有法
  大目干连。阿难比丘虽无他心智。而善知如来晡时从燕坐起。豫为人说。今日如来行如是。如是现法乐居。审如所说。谛无有异。是谓阿难比丘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作是说。诸贤。我奉侍佛来二十五年。若以此心起贡高者。无有是相。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奉侍佛来二十五年。初不非时见佛。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奉侍佛来二十五年。未曾为佛所见诃责。除其一过。此亦为他故。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从如来受八万法聚。受持不忘。若以此起贡高者。无有此相。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从如来受八万法聚。初不再问。除其一句。彼亦如是不易。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从如来受持八万法聚。初不见从他人受法。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从如来受持八万法聚。初无是心。我受此法。为教语他。诸贤。但欲自御自息。自般涅槃故。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此甚奇。甚特。谓四部众来诣我所而听法。若我因此起贡高者。都无此相。亦不豫作意。有来问者。我当如是如是答。诸贤。但在坐时。随其义应。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此甚奇。甚特。谓众多异学沙门.梵志来问我事。我若以此有恐怖。有畏惧。身毛竖者。都无此相。亦不豫作意。有来问者。我当如是如是答。诸贤。但在坐时。随其义应。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复次。一时。尊者舍梨子。尊者大目干连.尊者阿难在舍卫国婆罗逻山中。是时。尊者舍梨子问曰。贤者阿难。汝奉侍佛来二十五年。颇忆有时起欲心耶
  尊者阿难白曰。尊者舍梨子。我是学人。而不离欲
  尊者舍梨子复语曰。贤者阿难。我不问汝学以无学。我但问汝奉侍佛来二十五年。汝颇忆有起欲心耶
  尊者舍梨子复再三问曰。贤者阿难。汝奉侍佛来二十五年。颇忆有时起欲心耶
  尊者阿难亦至再三白曰。尊者舍梨子。我是学人。而不离欲
  尊者舍梨子复语曰。贤者阿难。我不问汝学以无学。我但问汝奉侍佛来二十五年。汝颇忆有起欲心耶
  于是。尊者大目干连语曰。贤者阿难。速答。速答。阿难。汝莫触娆上尊长老
  于是。尊者阿难答曰。尊者舍梨子。我奉侍佛来二十五年。我初不忆曾起欲心。所以者何。我常向佛有惭愧心。及诸智梵行人。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复次。一时。世尊游王舍城。在岩山中。是时。世尊告曰。阿难。汝卧当如师子卧法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兽王师子卧法云何
  世尊答曰。阿难。兽王师子昼为食行。行已入窟。若欲眠时。足足相累。伸尾在后。右胁而卧。过夜平旦。回顾视身。若兽王师子身体不正。见已不喜。若兽王师子其身周正。见已便喜。彼若卧起。从窟而出。出已频呻。频呻已自观身体。自观身已四顾而望。四顾望已便再三吼。再三吼已便行求食。兽王师子卧法如是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兽王师子卧法如是。比丘卧法当复云何
  世尊答曰。阿难。若比丘依村邑。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村乞食。善护持身。守摄诸根。立于正念。彼从村邑乞食已竟。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至无事处。或至树下。或空室中。或经行。或坐禅。净除心中诸障碍法。昼或经行或坐禅。净除心中诸障碍已。复于初夜或经行。或坐禅。净除心中诸障碍法。于初夜时。或经行。或坐禅。净除心中诸障碍已。于中夜时。入室欲卧。四叠优哆逻僧敷着床上。襞僧伽梨作枕。右胁而卧。足足相累。意系明相。正念正智。恒念起想。彼后夜时速从卧起。或经行。或坐禅。净除心中诸障碍法。如是比丘师子卧法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如是比丘师子卧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世尊教我师子喻卧法。从是已来。初不复以左胁而卧。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复次。一时。世尊游拘尸那竭。住惒跋单力士娑罗林中。尔时。世尊最后欲取般涅槃时告曰。阿难。汝往至双娑罗树间。可为如来北首敷床。如来中夜当般涅槃
  尊者阿难受如来教。即诣双树。于双树间而为如来北首敷床。敷床已讫。还诣佛所。稽首礼足。却住一面。白曰。世尊。已为如来于双树间北首敷床。唯愿世尊自当知时
  于是。世尊将尊者阿难至双树间。四叠优哆逻僧以敷床上。襞僧伽梨作枕。右胁而卧。足足相累。最后般涅槃时。尊者阿难执拂侍佛。以手抆泪而作是念。本有诸方比丘众。来欲见世尊供养礼事。皆得随时奉见世尊供养礼事。若闻世尊般涅槃已。便不复来奉见世尊供养礼事。我亦不得随时见佛供养礼事
  于是。世尊问诸比丘。阿难比丘今在何处
  时。诸比丘白曰。世尊。尊者阿难执拂侍佛。以手抆泪而作是念。本有诸方比丘众。来欲见世尊供养礼事。皆得随时奉见世尊供养礼事。若闻世尊般涅槃已。便不复来奉见世尊供养礼事。我亦不得随时见佛供养礼事
  于是。世尊告曰。阿难。汝勿啼泣。亦莫忧戚。所以者何。阿难。汝奉侍我。身行慈。口.意行慈。初无二心。安乐无量。无边无限。阿难。若过去时。诸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有奉侍者。无胜于汝。阿难。若未来诸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有奉侍者。亦无胜汝。阿难。我今现在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若有侍者。亦无胜汝。所以者何。阿难善知时。善别时。知我是往见如来时。知我非往见如来时。知比丘众.比丘尼众是往见如来时。知比丘众.比丘尼众非往见如来时。知优婆塞众.优婆私众是往见如来时。知优婆塞众.优婆私众非往见如来时。知众多异学沙门.梵志是往见如来时。知众多异学沙门.梵志非往见如来时。知此众多异学沙门.梵志能与如来共论。知此众多异学沙门.梵志不能与如来共论。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得安隐饶益。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不得安隐饶益。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得辩才说法。知此食啖含消。如来食已。不得辩才说法。复次。阿难。汝虽无他心智。而逆知如来晡时从燕坐起。预为人说。今日如来行如是。如是现法乐居。审如所说。谛无有异
  于是。世尊欲令尊者阿难喜。告诸比丘。转轮圣王得四未曾有法。云何为四。刹利众往见转轮王。若默然时。见已欢喜。若所说时。闻已欢喜。梵志众.居士众.沙门众往见转轮王。若默然时。见已欢喜。若所说时。闻已欢喜。阿难比丘亦复如是。得四未曾有法。云何为四。比丘众往见阿难。若默然时。见已欢喜。若所说时。闻已欢喜。比丘尼众.优婆塞众.优婆私众往见阿难。若默然时。见已欢喜。若所说时。闻已欢喜
  复次。阿难为众说法。有四未曾有。云何为四。阿难比丘为比丘众至心说法。非不至心。彼比丘众亦作是念。愿尊者阿难常说法。莫令中止。彼比丘众闻尊者阿难说法。终无厌足。然阿难比丘自默然住。为比丘尼众.优婆塞众.优婆私众至心说法。非不至心。优婆私众亦作是念。愿尊者阿难常说法。莫令中止。优婆私众闻尊者阿难说法。终无厌足。然阿难比丘自默然住
  复次。一时。佛般涅槃后不久。尊者阿难游于金刚。住金刚村中。是时。尊者阿难无量百千众前后围绕而为说法。于是。尊者金刚子亦在众中。尊者金刚子心作是念。此尊者阿难。故是学人。未离欲耶。我宁可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观尊者阿难心。于是。尊者金刚子便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观尊者阿难心。尊者金刚子即知尊者阿难。故是学人而未离欲
  于是。尊者金刚子从三昧起。向尊者阿难而说颂曰
  山林静思惟  涅槃令入心
  瞿昙禅无乱  不久息迹证
  于是。尊者阿难受尊者金刚子教。离众独行。精进无乱。彼离众独行。精进无乱。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彼即于现法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尊者阿难知法已。乃至得阿罗诃。尊者阿难作是说。诸贤。我坐床上。下头未至枕顷。便断一切漏。得心解脱。若尊者阿难作此说。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尊者阿难复作是说。诸贤。我当结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阿难便结加趺坐而般涅槃。若尊者阿难结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谓尊者阿难未曾有法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侍者经第二竟(四千三百九十九字)
  (三四)
  中阿含未曾有法品薄拘罗经第三(初一日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般涅槃后不久。尊者薄拘罗游王舍城。在竹林加兰哆园
  尔时。有一异学。是尊者薄拘罗未出家时亲善朋友。中后仿佯。往诣尊者薄拘罗所。共相问讯。却坐一面。异学曰。贤者薄拘罗。我欲有所问。为见听不
  尊者薄拘罗答曰。异学。随汝所问。闻已当思
  异学问曰。贤者薄拘罗。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几时
  尊者薄拘罗答曰。异学。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
  异学复问曰。贤者薄拘罗。汝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颇忆曾行淫欲事耶
  尊者薄拘罗语异学曰。汝莫作是问。更问余事。贤者薄拘罗。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颇忆曾起欲想耶。异学。汝应作是问
  于是。异学便作是语。我今更问贤者薄拘罗。汝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颇忆曾起欲想耶
  于是。尊者薄拘罗因此异学问。便语诸比丘。诸贤。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以此起贡高者。都无是想。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未曾有欲想。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持粪扫衣来八十年。若因此起贡高者。都无是相。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持粪扫衣来八十年。未曾忆受居士衣。未曾割截作衣。未曾倩他比丘作衣。未曾用针缝衣。未曾持针缝囊。乃至一缕。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乞食来八十年。若因此起贡高者。都无是相。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乞食来八十年。未曾忆受居士请。未曾超越乞食。未曾从大家乞食于中当得净好极妙丰饶食啖含消。未曾视女人面。未曾忆入比丘尼坊中。未曾忆与比丘尼共相问讯。乃至道路亦不共语。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此说。诸贤。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未曾忆畜沙弥。未曾忆为白衣说法。乃至四句颂亦不为说。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已来八十年。未曾有病。乃至弹指顷头痛者。未曾忆服药。乃至一片诃梨勒。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结加趺坐。于八十年未曾猗壁猗树。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于三日夜中得三达证。若尊者薄拘罗作此说。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复次。尊者薄拘罗作是说。诸贤。我结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薄拘罗便结加趺坐而般涅槃。若尊者薄拘罗结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谓尊者薄拘罗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罗所说如是。彼时异学及诸比丘闻所说已。欢喜奉行
  薄拘罗经第三竟(九百八十字)
  (三五)
  中阿含未曾有法品阿修罗经第四(初一日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鞞兰若。在黄芦园
  尔时。婆罗逻阿修罗王.牟梨遮阿修罗子。色像巍巍。光耀暐晔。夜将向旦。往诣佛所。礼世尊足。却住一面
  世尊问曰。婆罗逻。大海中阿修罗无有衰退阿修罗寿.阿修罗色.阿修罗乐.阿修罗力。诸阿修罗乐大海中耶
  婆罗逻阿修罗王.牟梨遮阿修罗子答曰。世尊。我大海中诸阿修罗无有衰退于阿修罗寿.阿修罗色.阿修罗乐.阿修罗力.诸阿修罗乐大海中
  世尊复问曰。婆罗逻。大海中有几未曾有法。令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婆罗逻答曰。世尊。我大海中有八未曾有法。令诸阿修罗见已乐中。云何为八。世尊。我大海从下至上。周回渐广。均调转上。以成于岸。其水常满。未曾流出。世尊。若我大海从下至上。周回渐广。均调转上。以成于岸。其水常满。未曾流出者。是谓我大海中第一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潮未曾失时。世尊。若我大海潮未曾失时者。是谓我大海中第二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水甚深无底。极广无边。世尊。若我大海甚深无底。极广无边者。是谓我大海中第三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水碱。皆同一味。世尊。若我大海水碱。皆同一味者。是谓我大海中第四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中多有珍宝。无量璝异。种种珍琦。充满其中。珍宝名者。谓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螺璧.珊瑚.虎珀.马瑙.[王*毒]瑁.赤石.琁珠。世尊。若我大海中多有珍宝。无量璝异.种种珍琦。充满其中。珍宝名者。谓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螺璧.珊瑚.虎珀.马瑙.[王*毒]瑁.赤石.琁珠者。是谓我大海中第五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中大神所居。大神名者。谓阿修罗.干塔惒.罗刹.鱼摩竭.龟.鼍.婆留泥.帝麑.帝麑伽罗.提帝麑伽罗。复次。大海中甚奇。甚特。众生身体有百由延。有二百由延。有至三百由延。有至七百由延。身皆居海中。世尊。若大海中大神所居。大神名者。谓阿修罗.干塔惒.罗刹.鱼摩竭.龟.鼍.婆留泥.帝麑.帝麑伽罗.提帝麑伽罗。复次。大海中甚奇。甚特。众生身体有百由延。有二百由延。有三百由延。有至七百由延。身皆居海中者。是谓我大海中第六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清净。不受死尸。若有命终者。过夜风便吹着岸上。世尊。若我大海清净。不受死尸。若有命终者。过夜风便吹着岸上者。是谓我大海中第七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
  复次。世尊。我大海阎浮洲中有五大河。一曰恒伽。二曰摇尤那。三曰舍牢浮。四曰阿夷罗婆提。五曰摩企。悉入大海。既入中已。各舍本名。皆曰大海。世尊。若我大海阎浮洲中有五大河。一曰恒伽。二曰摇尤那。三曰舍牢浮。四曰阿夷罗婆提。五曰摩企。悉入大海。既入中已。各舍本名。皆曰大海者。是谓我大海中第八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世尊。是谓我大海中有八未曾有法。诸阿修罗见已乐中。世尊。于佛正法.律中有几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世尊答曰。婆罗逻。我正法.律中亦有八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云何为八。婆罗逻。如大海从下至上。周回渐广。均调转上。以成于岸。其水常满。未曾流出。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渐作渐学。渐尽渐教。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渐作渐学。渐尽渐教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一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潮。未曾失时。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施设禁戒。诸族姓子乃至命尽。终不犯戒。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施设禁戒。诸族姓子乃至命尽。终不犯戒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二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水。甚深无底。极广无边。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诸法甚深。甚深无底。极广无边。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诸法甚深。甚深无底。极广无边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三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水碱。皆同一味。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无欲为味。觉味.息味及道味。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无欲为味。觉味.息味及道味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四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中多有珍宝。无量璝异.种种珍琦。充满其中。珍宝名者。谓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螺璧.珊瑚.虎珀.马瑙.[王*毒]瑁.赤石.琁珠。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多有珍宝。无量璝异。种种珍琦。充满其中。珍宝名者。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支圣道。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多有珍宝。无量璝异。种种珍琦。充满其中。珍宝名者。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支圣道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五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中大神所居。大神名者。谓阿修罗.干塔惒.罗刹.鱼摩竭.龟.鼍.婆留泥.帝麑.帝麑伽罗.提帝麑伽罗。复次。大海中甚奇。甚特。众生身体有百由延。有二百由延。有三百由延。有至七百由延。身皆居海中。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圣众大神皆居其中。大神名者。谓阿罗诃.向阿罗诃.阿那含.向阿那含.斯陀含.向斯陀含.须陀洹.向须陀洹。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圣众大神皆居其中。大神名者。谓阿罗诃.向阿罗诃.阿那含.向阿那含.斯陀含.向斯陀含.须陀洹.向须陀洹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六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清净。不受死尸。若有命终者。过夜风便吹着岸上。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圣众清净。不受死尸。若有不精进人恶生。非梵行称梵行。非沙门称沙门。彼虽堕在圣众之中。然去圣众远。圣众亦复去离彼远。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圣众清净。不受死尸。若有不精进人恶生。非梵行称梵行。非沙门称沙门。彼虽堕在圣众之中。然去圣众远。圣众亦复去离彼远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七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复次。婆罗逻。如大海阎浮洲中有五大河。一曰恒伽。二曰摇尤那。三曰舍牢浮。四曰阿夷罗婆提。五曰摩企。悉入大海。既入中已。各舍本名。皆曰大海。婆罗逻。我正法.律亦复如是。刹利种族姓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彼舍本名。同曰沙门。梵志种.居士种.工师种族姓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彼舍本名。同曰沙门。婆罗逻。若我正法.律中刹利种族姓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彼舍本名。同曰沙门。梵志种.居士种.工师种族姓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彼舍本名。同曰沙门者。是谓我正法.律中第八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
  婆罗逻。是谓正法.律中有八未曾有法。令诸比丘见已乐中。婆罗逻。于意云何。若我正法.律中有八未曾有法。若汝大海中有八未曾有法。此二种未曾有法。何者为上.为胜.为妙.为最
  婆罗逻白曰。世尊。我大海中有八未曾有法。不及如来八未曾有法。不如千倍万倍。不可比。不可喻。不可称.不可数。但世尊八未曾有法为上.为胜.为妙.为最。世尊。我今自归于佛.法及比丘众。唯愿世尊受我为优婆塞。从今日始。终身自归。乃至命尽
  佛说如是。婆罗逻阿修罗王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阿修罗经第四竟(二千三百六十二字)
  (一万六百五十八字)(初一日诵)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