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18日 20时:58分:13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禅茶知识 » 正文

茶思禅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2-20  
核心提示:天色已晚,远处的山峦正吞噬着最后的一缕夕阳,周围的山脊已变成黛色的了。我一个人坐在曹溪寺的茶堂里,手边的一盏普尔正慢慢凉
天色已晚,远处的山峦正吞噬着最后的一缕夕阳,周围的山脊已变成黛色的了。我一个人坐在曹溪寺的茶堂里,手边的一盏普尔正慢慢凉去,一阵寒意爬上双肩。已是暮秋了,虽然山上的松柏依然翠绿,可是低矮的灌木叶已尽黄,秋风袭地而来,扯下行将凋落的黄叶,抛向空中,纷纷扬扬……
  

  寺院里的老元梅落尽了枯叶,光秃秃的枝干给人无限萧索之意。传来了敲“省板”的声音,那是僧侣们该吃晚饭了。“施主,茶凉了。”我猛然抬头,见一小沙弥站在一旁,手里提着热水壶,微笑的望着我。我点点头,从沉思中醒来,用手指了指茶碗,示意他添水。滚烫的水从壶里倒出,冒着白色的热气,我的心里也不觉泛起了一点暖意。
  

  端起茶碗,啜了一口,觉得淡而无味,才想起来,这已经是冲了第五道水了。“人情宛如茶叶水,越泡越淡。禅机便是世间法,弥久弥深。施主,该换茶叶了。”一个中年僧人从茶堂的里间禅房里走出,笑着说偈道。我知道他是寺院里的知客僧,法名“本微”,听说是厦门佛学院毕业的。几年前,还是了见大师当家的时候,我曾常来拜访大师,和本微有数面之交,故而认得他。可是几年过去了,了见大师也去了别处寺院当家,我也长久没有来这里了,所以他可能不记得我了。
  

  我竖起右掌,掌心向外,上半身略躬,以佛门单掌之礼向本微打了招呼。本微笑笑,在茶堂里的大日如来像下的香炉里添了三枝香,然后打开茶柜的门,去取茶叶。我笑着说道:“不必了,本微师,既然茶叶如人情,又如何换得了呢?”本微仍然微笑着,说:“茶叶就是茶叶,淡了就该换的。”我心中猛然一动,是啊,淡了就该换了,许多事情,就宛如这茶叶一样,随着如滚水一般的激情一次次的冲泡,总会慢慢的淡去的,可是许多人看不透这其中的道理,虽然淡了,却还是要去泡它,在这上面消磨了许多的心智,可却终究跳不出“执”,不懂得换“茶叶”,最终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形销骨削。
  

  “茶叶就是茶叶”,其实世间许多纷繁芜杂的事,岂非就如这浅显的道理一样,只是我们太“愚痴”,所以才会堕入魔障,终日不得解脱。我的一位朋友,曾深爱着一个女孩,他是性情中人,是那种为了爱可以付出生命的人。可是这个女孩却背叛了他,他从此十分消沉,认为自己此生不可能再爱,许多年过去了,仍然孤独一人,他不是也和这茶叶与开水一样吗?“淡了就换吧”,我也曾劝他放下,可是他却一意孤行,渐渐习惯了这种“执”,从而忽略了许多的美丽。想到这里,我不禁摇了摇头,把新的普尔茶饼拜开,捻碎,放入茶碗中,倒上热水,顿时,一股浓郁的茶香弥漫四周……
  

  窗外,夜已渐酽,夜风送来秋虫的吟唱,鼓楼上穿来了阵阵鼓声,所谓“晨钟暮鼓”,我知道,这是僧侣们上晚课的时间了,我忽然觉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凉,我抬头看见本微,他正手持数珠,默念佛经。我问道:“本微师,你适才所说的茶叶就是茶叶,是有所指吗?”本微的目光里闪动着狡黠的的笑意,也不回答,念道:“真空不空,执相非真,破相亦非真,问世尊如何发付?在世出世,徇欲是苦,绝欲亦是苦,听吾侪善自修持。呵呵,时候不早了,施主早些下山吧。”我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感激,是对本微,还是对这普尔茶?我也说不清,我双手合十,告别本微,跨出山门,大踏步向山下走去。
  

  茶思禅想   
  茶
  或浓
  或淡
  怡人心神
  唇齿留香
  一成不变的日子
  叶叶留情
  静思
  畅谈
  沁入肺腑
  润人心田
  多姿多彩的生活
  片片感动
  闭目
  养神
  一壶清茶
  百味人生
  禅
  目空一切
  静静的忘我
  尘缘逸梦
  四大皆空
  日夜轮回的佛珠
  木鱼声声
  心头上的那架钟
  身亦静
  心亦静
  佛独醒

 
 
[ 知识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