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3日 12时:14分:00秒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香的知识 » 香的历史 » 正文

魏晋香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1-11  
核心提示: 自汉代之后,随着帝王用香的讲究,用香之风日益流行开来,众多贵族争相效仿。香品成为身份的象征。六朝时期的上层社会注重修饰姿
  自汉代之后,随着帝王用香的讲究,用香之风日益流行开来,众多贵族争相效仿。香品成为身份的象征。六朝时期的上层社会注重修饰姿容、增添风度,熏衣、佩香、敷粉等十分流行。“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方褥,凭斑丝隐囊,列器玩于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颜氏家训》)也在历史上留下了很多轶事,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典故。 一、荀令留香 曹魏时有尚书令荀彧(yù),好浓香熏衣,所坐之处香气三日不散。后人也常用“荀令香”、“令君香”来形容人的风雅倜傥。如王维“遥闻待中佩,暗识令君香。”白居易有“花妒谢家妓,兰偷荀令香。”李商隐有“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襄阳记》载:刘季和喜欢用香,甚至如厕后也要熏香,于是被人取笑,刘季和便争辩说:“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为我如何令君?而恶我爱好也。”意思是我爱香的程度还远不如荀彧呢,凭什么嘲笑我呢? 二、傅粉何郎 魏明帝曹睿怀疑何晏(宰相、玄学家)是由于敷了脂粉才面色白皙,就趁暑天给他热汤饼吃。何晏吃得大汗淋漓,便用衣袖擦汗,不仅没擦下什么脂粉,面色反倒更白了。(《世说新语•容止》)黄庭坚“露湿何郎试汤饼,日烘荀令炷炉香”即写何晏与荀彧。 西晋权臣贾充的女儿贾午,与贾充的幕僚、相貌俊美的韩寿私下生情。贾充家中有皇帝所赐西域奇香,染之则香气多日不散,贾午偷出来送给了韩寿。韩寿身上的香气让贾充起了疑心,发觉之后,便让女儿嫁给了韩寿。(《晋书•贾充传附贾谧传》) 四、石崇厕内熏香 东晋的石崇富可敌国,家中厕所也要熏香。厕内“常有十余婢侍列,皆有容色,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厕者,皆易新衣而出,客多羞脱衣”,而王敦却举止从容,“脱故着新,意色无怍。”一贯生活简朴的尚书郎刘寔到石崇家,如厕时见“有绛纹帐,裀褥甚丽,两婢持香囊”,以为错进卧室,急忙退出并连连道歉,石崇则说,那里的确是厕所啊。(《晋书•王敦传》、《晋书•刘寔shí传》)
 
关键词: 香的文化 香的历史
 
[ 知识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